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原来你也在这里 作者:观音土

字体:[ ]

 
 
 
    第1章 事有前因
 
    参看乱了乱了第十八章,有空我来用安思的身份补……
 
    第2章 这是哪里?
    
    夜深了。诺大的理疗室里,寂静无声,靠近墙边的一排精密仪器小心的不去遮挡踏脚线处的应急指示牌所发出绿荧荧的光,临街的落地飘窗几乎占据了满满的一面墙,此时却被蓝白相间的帘子挡得密不透风。正对着窗是一张窄窄的床,全金属的质地,却被裹上一层细腻的白漆,仿佛极力掩盖着金属坚硬的本质。就在床上,有一个人安静的睡着,可是,显然有人似乎并不因为他此时的安静就掉以轻心——捆在他手脚四肢上的皮带子虽然没有紧紧的勒住皮肉,可是,却已经完全能够限制住他的自由……他是被限制的!毫无疑问!却不是被孤立的,一张薄薄的毯子轻柔的盖在他的身上,四周被精心的压实了,蓝白相间的毯子一角,印着几个深蓝的大字,在昏暗的灯光下依稀可以分辩出:X市临床医院。
    萧易,X市最年轻的外科医生,最杰出的骨伤专家,最英俊的新一代革新外科应用技术发起人,最有前途的X市临床医院的接班人……此刻,寒着一张脸看着自己血肉模糊的肩膀,不理会面前那个疯狂暴走的发小的喋喋不休……
    “镇定剂!镇定剂!又是镇定剂!再这样下去,他会傻掉的!”朱业垮下一张脸来,满屋子乱转,“这下怎么办!?我怎么跟他的父母交待?就要瞒不住了,三天了,他再这样下去,我就真的瞒不住了……”
    萧易,皱眉道:“实话实说,不就行了……”
    实话实说?朱业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实话实说!换你会信吗?只是从楼梯上跌下来,整个人就像中邪了似的,要么一声不响的昏睡,要么全无意识的发狂,尖叫,外加撕咬……他这三天来甚至连眼睛都没真的睁开过!
    萧易叹了口气,“好好的,怎么这么不小心……”
    朱业无力的坐下了,“他说学习地点要设在他家……我本就不想去的。这小家伙整天的就会色迷迷的看我,可这次,我见躲不过,就只好去了……谁想他这么兴奋,会从楼上掉下来……”
    色迷迷?萧易嗤的笑出声来,“真看不出来,他长得弱弱小小的还挺具有攻击性的。不过,你还真是有人缘。”
    你还笑得出来,朱业气得手指头乱颤,被一个富家少爷看上很高兴么?我又不是你,我不喜欢男人的!
    萧易再次笑出声来,我只是开玩笑的,不过,你是怎么惹上这小家伙的,我可没见你有那么热爱工作,还帮人课后辅导,你现在已经穷苦到要靠补习来赚生活费了么?真的那么穷的话,直接把你那宅子买了就是了,干嘛受这种苦?
    朱业摇头叹息,不是的,你知道他是谁?他是真正意议上的富家少爷,富世家族的少爷!他爹只在香港一处就有几亿资产,我们家老头子一听说他儿子要找人补习,献宝似的双手把我奉上去了……我也是没有办法呀,我家老头子和他家有生意要做,全靠这一下子翻身呢!萧易,看在老朋友的份上,你帮我个忙,至少,要他清醒过来……
    萧易不笑了,皱眉道:“你当我是神仙下凡么?我只是外科医师呀!他是这里有病……”萧易用手戳点朱业的头,“这里!……这里,不是我的专长!”
    朱业一把推开他的手,少来,开颅手术,你做得少么?
    萧易摇头,“我说的是精神,他的外在没有病,我不是精神科的专家,没办法帮你的忙了……”萧易微笑道看着朱业落魂的耷拉下脑袋,这才笑咪咪的补充道:“不过,要是他的确是富家人的话,我倒是有他们家族的病历史,可以查一下,他以前有没有出现过这种状况!”
    你怎么会有富家的病历史?朱业几乎不敢相信……
    不要小看我,萧易站起来,“我在学术上,还算得上权威,准确的说,我在三年前,就被富家聘请为私家医学顾问了,换句话讲,我是他们的家庭医师!虽然,我按季拿钱却从没有解答过他们的问题。当然,也是因为他们从没有向我咨询过什么……我也只是在照片上见过这个小家伙,赎我眼拙,之前,我没认出他来!”
    还等什么?找出来看看吧,只要他以前有过发病史,那我就可以如实对他父母说了。朱业看到了希望的光。
    我只是不明白,像他这种身家的孩子,不都是在国外有名的贵族学校混日子么?怎么会在你们学院一板一眼的死学?
    你不明白?我也不明白呀,总之有钱人家的想法,不是轻易可以猜得透的……朱业扭过头看了一眼隔壁病房的实时摄像监控系综,说得有些莫不经心,黑白显像的摄像头内可以清淅的看到,毯子滑落在地,皮带完好无损,而床上现在已经空无一人了……
    安思惊恐的倦缩在房门一角,轻轻揉动酸痛的手臂,目光不住的四处打量,黑暗中幽绿的眸子闪着虹彩样的光芒。
    这是什么地方……这里的每样东西都透着怪异与危险,带着莫名与不确定,几日来的影像有着太多的不明白,一切的一切都显得那么不同寻常……门外传来急切的脚步声,安思伏低身体,悄声隐匿,房门猛的被外力冲开,一个人向内急急走来……是个机会!
    安思果断出手,死死卡住来人的咽喉,尽力压制声音的颤抖不想泄露自己的情绪:“你是谁?”
    我是谁?朱业要疯了……
    朱业只觉得血往上涌,整个人被一股大力向后死死按着努力供血的心脏显然不知血液的通路已被堵塞,大量的新鲜血液被双手绞扣在颈部以下,得不到养分的大脑 间变得一片空白,太阳穴泊泊的跳动,越来越烫的脸很快就涨成了猪肝色……“救……命……”“小和在哪儿……?”声音冷的像冰,不渗杂任何情绪的波动。
    “怎么了?”天花板上的灯被人随手打开,萧易大踏步走进来,“天,富莫……你干嘛?”
    突如其来的光芒一下子让安思不知所措,更大的惊慌来自门口的那张绝美的容颜……舅舅……手上的力道松了,朱业跌落在地,咳,咳咳……好不容易通过来的空气激得朱业连内脏都要咳出来了。咳,咳,你想要我的命么?朱业弱弱的抗意,一直缺氧的大脑痛得要裂开了,眼前像有无数只血红的小鸟在飞。
    太过快速而来的事实容不得思考,长久企盼而来的人突然出现在眼前……“舅舅,快,快想办法,快去救小和……小和,很危险!”
    
    第3章 初到贵地
    
    小河?那是环保局要做的事,至于舅舅嘛,萧易笑,我可没有那么有钱的妹妹!萧易微笑着,像条大尾巴狼,“乖,过来~”
    安思迟疑着,受了蛊惑般的,还是走了过去……
    坏事的还是朱业,主要是他见不得萧易那泛着坏笑的脸,还搞不清楚现状的他,猛回头,怒吼了一声,“富莫亚!你疯了!!”
    安思猛的僵了,他惊慌四顾,看不清四周的方向,住事今生,时光转逝,白驹过隙,一切的一切走马灯似的在脑海中转。不是这里,不是舅舅,一切都不对……要逃,要逃出去……安思对准旁边厚重的幔幕窗帘冲了过去,刚才那里有光在闪,一定是个出口。
    朱业目瞪口呆的看见安思向窗户冲去,嗵的一声脆响,哗的一下,被怪力扭下的窗帘撕落在地上,钢化的玻璃幕墙像空气中结网的蜘蛛,慢慢的结出美丽的细纹,转眼间结满了整整一面墙……
    这里是九楼啊……
    朱业已经吓傻了,“萧,萧易,怎么办……”
    萧易一直堵门站着,也目不转睛的看着,此时长吸一口气,喃喃着,“朱业,你惨了……这下子,你等着赔钱吧!”
    朱业跳起来,我不是说玻璃,我是说那小子,你看啊,你看见了吧,他要跳楼啊!!
    朱业不理他,一个人走到蒌顿在地的安思身前,蹲下,轻轻问,“那么害怕么?”
    真的那么害怕么?
    安思轻轻抬起头,看见面前的面孔,就会安心,虽然这个不是自己的亲人,还是安心。
    这个小小的纤细少年,伏在萧易身上,轻轻的哭了,“舅舅,我该怎么办……”
    萧易轻轻问,“出了什么事?谁是小和?”
    安思开始缓缓的说述,一个阴谋,一个过去,一个牺牲,一个迷惑……
    屋子里两个人安静的听着。
    过了好久,朱业抬起头看萧易,“你怎么看?”
    萧易摸着下巴,轻叹着,你想听官方解释还是我个人看法?
    两个都要,朱业眼巴巴的看着……
    官方看法是,这孩子闲书看多了!我个人看法嘛,比较跟不上潮流,我觉得,这孩子是借尸还魂。
    借,借什么?朱业再次蒙了,你真信那个?
    我也不信,萧易站起来,顺手把安思也拉起来。
    总之,人是醒了,目前看也是安全的,我做为医生的任务已经完成了,明天再来检一下心电图,脑电图,各项血常规……还有刚才手肘碰的伤要用红花油揉一下。好了,今天没事了,天也还早,你可以把他带回去了。哦,对了,明天你要把玻璃的钱带来,不然,帐单会在三天内寄到你家。萧易灿然的笑着,还有一件事要提醒你,这孩子这会儿脑子不好,你最好别带他回你那28层楼高的家。
    萧易转过身,给了安思一个大大的拥抱,“好了,你叫安思?好名字,你可以和那个家伙走了,那是你的奴隶,你当奴隶用吧,他会保护你的,保护你不受,呃,不会坏人的欺负。”
    喂……朱业的抗意被自动过滤了。
    安思此时呆呆的,对萧易有些依依不舍。
    萧易轻轻的笑了,“明天我们还会见面的。我是你舅舅,我难道还会逃跑么?”
    安思,第一次绽放微笑,像雪地里骤开的雪莲。
    突然安静下来的安思,让朱业措手不及。
    习惯了疯疯颠颠样子的富莫亚,终日里吵吵闹闹,现在一下子见他惨白了脸安静的坐在车里,朱业感到前所未有的喜悦,当然了,朱业没有被幸福冲昏头脑,幸福来得太容易那也就不是幸福了,朱业现在觉得这是一个阴谋,大大的阴谋,他死也不是信什么借尸还魂,那只狐狸,没错,那就是只狐狸!那家伙为了逼他就范,阴谋阳谋还用得少么?就他那近乎满分的成绩,还用补那门子的课,那家伙,只用了两周就说服了他家老爹相信了他那奇怪的高中成绩好,大学一定烂的怪异理论,他就成了最直接的受害者。话说回来了,他其实最见不得富莫亚安静,这是反常的,在富莫亚身上,一切的反常只有一种解释,那就是,有人要倒霉了。看看现在也没别人,那么,那倒霉的人自然就不做第二人想。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