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欲望庄园 作者:WingYing

字体:[ ]

   
 
 
    第一章
    
    我抱着莉莉,另一只手拿着一个箱子,里面只有几件衣服和为数不多的现金。
    “我们得快一点,马上要涨潮了!”爱玛焦急地说,凌乱的头发在风中飞扬,它们枯燥发黄,像是马厩里没人要的干草,但她曾经重视它如命,每天都要花上数小时在打理它。
    两边的潮水拍打着石头,它似乎不足为惧,可一等到太阳完全升起来,这一条唯一通往自由的路就会被彻底淹没,而我们将会被永远留在这个地方。
    浓厚的晨雾阻挡了我们的视线,我们看不见尽头,却只能一直前进。莉莉吸.吮着拇指,她没有哭闹,只是挣扎无辜的双眼看着周围,我感到庆幸,因为她将会忘记这一切,她的人生将重新开始。哦不,我们的人生,都将重新开始。
    冷风像是锐利的刀子,无情地削割着我们。我感觉我的四肢已经快要失去知觉,可我们不能停下,我仿佛听见了来自背后的犬吠声。我告诉我自己,那只是个幻觉。因为我们只不过是不存在的幽灵,没有人发现我们的存在,也不会有人发现我们的离去。
    “朱利安,我们快要到了!”爱玛兴奋地叫起来。
    潮水已经淹到了我们的脚踝,我也终于看见了前方向我们敞开的大道,爱玛雀跃地拉起我的手,像只要飞出笼子的金丝雀。
    黎明的光辉照耀前方的路,我突然间充满了力量,我几乎喜极而泣,我知道,所有的噩梦即将终结,我终于能摆脱这一切。
    直到枪声响起的前一刻,我也依然如此深信着。
    我曾经有个双胞胎妹妹——朱莉娅。
    为什么是“曾经”?因为她死了。天花夺走了她的生命,那个女孩就这样永远停留在五岁的年纪。
    许多人都以为我已经遗忘了她,亦或许,他们自己也从未再想起过。
    美丽的朱莉娅,她有一头像是金箔一样闪耀的金发,笑容犹如包着蜜糖的果实般甜美,他们叫她安琪儿,认为她是最可爱的天使。
    只有我知道,她并不是什么天使,而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小恶魔。
    她是个撒谎精,还干了许多坏事——她喜欢把虫子扔进茶壶里,或者是把尿壶倒在床上,她还曾经把训斥过她的简小姐推下了楼梯。那时候是深夜,可怜的家庭教师被奇怪的声音引出了房间,然后她将她推了下去。我目睹了这一切,悲惨的叫声响起的时候,朱莉娅发现躲在门后的我,她对我露出了一个笑容,竖起食指放在嘴前,这是她的暗示。她在说,这是我们两个之间的小秘密。
    从那天以后,简不再来为我们上课,听说她的下半生都要躺在床上,一开始,每个人都为她的不幸感到惋惜,可是很快地,大家却不再提起她。
    朱莉娅的恶作剧总是层出不穷,但是从来没有人会怀疑她,因为她看起来是那么无害、纯洁。所有人都爱她,而我也是如此。大抵是由于世人对美貌的一种宽恕和偏爱,就像我们的妈妈,她过人的美貌使她从身无分文的乡下孤女,摇身一变成为弗莱特夫人。她曾经以自豪的语气说,女人是花瓶,只有美丽决定她们是否具有被收藏的价值。
    后来想想,朱莉娅和她可以说是如出一辙。她们都令我又爱而又恐惧。
    而我和朱莉娅,则像是一个镜子的反面。除了样子,我们没有丝毫的共同点。我害羞呆板,从不知道怎么撒谎,因为胆小而害怕犯错,我就像是她的影子一样跟随着她,她也乐于如此,我们一直形影不离,宛如左手和右手,我总以为这样的关系会持续到永远,直到病魔带走了她。
    我依然记得,那个夜晚。
    我走进朱莉娅的房间,那里的窗子都封死了,这是医生的嘱咐,为了避免病人被外头的浊气侵扰。没有人愿意照顾一个天花病人,屋子里飘荡着一股难闻的臭味,只有蜡烛发出微弱的光,朱莉娅躺在床上,我几乎要认不出她来,她全身的皮肤都溃烂了,黄色的脓从疮口流出,腐烂味和排泄物的臭味混合在一起,形成令人作呕的气味。
    她看着我说,我快要死了。
    听到这句话时,我感到很难过,就像自己的另一半灵魂正在慢慢被剥离一样,我渴望她早点结束痛苦,回到天父的怀抱。
    她问,你会一直陪我,对吗?
    当然。我说,我希望我们永远在一起。
    朱莉娅笑了起来,她的嘴咧开,猩红得像是血的颜色。
    她的手抬了起来,指着桌子。那里有一把用来削水果的刀子,她说,把它拿过来,朱利安。
    那把水果刀很锋利,尖端在黑暗中闪烁着亮眼的锋芒。我把它取了过来,我不知道朱莉娅想做什么,我只是想满足她现在的每一个愿望。
    当我拿着刀子走到她的面前时,朱莉娅的双眼睁得很大,就像是突然被灌满了力量。那溃烂的唇动了起来。
    把它扎进这里。她指着我的胸口说。
    我以为她是在恶作剧,但是她是认真的。她说,朱利安,我们不是要一直在一起吗?你只要照着我的话做,我保证,我们再也不会分开。
    她的话使我动摇,我慢慢地将刀子对准我的胸口。
    快点!
    她恶毒地催促。
    我的双手在颤抖,刀锋距离我的心脏只有一线之隔。
    最后,我放弃了。它从我的手心里滑了下来,我转身头也不回地跑了出去,朱莉娅的尖叫尾随着我,我掩住耳朵,远远地逃离。
    朱莉娅的死让所有人悲伤,可是就跟家庭教师的命运一样,很快地,没有人再提起她。
    两个月以后,我的新妹妹诞生。她取代了朱莉娅,成为了大家嘴里的安琪儿,而朱莉娅终于在所有人的心里彻底死去。除了我。
    我每天都看见她。在面对镜子的另一个我时,我都觉得那是朱莉娅。她从一个五岁的小女孩,一年一年地跟我一起长大,她长得越来越像妈妈,甚至比她还要美丽,可是我总是从她眼里看到讥讽以及对我的怨恨,我知道,这是她的诅咒,这是对我扔下她独自存活的惩罚,并且这个诅咒将与我终身伴随,从生到死。
    镜子晃动了一下,两个工人将它搬了出去,朱莉娅也跟着消失了。
    “朱利安,快点,我们必须动身了!”楼下传来了妈妈的声音,我从床上站起来,立刻有人将这张床给抬了出去。
    从今天开始,这里的所有一切,包括这幢房子,都不再属于弗莱特。
    父亲死了,在春天的时候。那是一场意外,被发现的时候,他的马车一半陷进在沼泽里,没有人救得了他,他们眼睁睁地看着他被泥沼所淹没。
    他是一个商人,心地善良,帮助了很多贫穷的人。可是在他遇难的时候,没有人能为他伸出援手,而在他死后的不久,他的债主就找上门来。
    妈妈什么也做不了,就像她无法阻止银行拍卖我们的房子。如同她曾经说的那样,她只是个美丽的花瓶。
    “噢,朱利安。”我拿着箱子下楼,看见一个女人和三个孩子站在客厅。就算穿着朴素,也依然遮掩不了她的魅力,她哀伤地抱住我们,说:“相信我,宝贝们,马上会好起来的。”
    爱玛已经是十一岁的大姑娘,比起两个弟弟妹妹,她看起来镇定得多,只是依依不舍地看着她那些美丽的衣服被扔进一个大箱子里,“妈妈,我真的不能留下我最喜欢的那件裙子吗?”
    “亲爱的,听我说。”妈妈捧着她的脸,这时候她脸上的阴郁突然间一扫而空,好像刚才的悲伤只是眼前的错觉:“我保证,妳马上会有更多的新衣服和首饰,妳会发现妳损失的这一些根本不值得一提。”
    摩根已经有六岁了,他眨眨眼,天真地问:“那我也会有新的玩具吗?还有我的小马驹,它还会回来吗?”
    “当然!”妈妈将他和莉莉抱在一块儿吻了吻,“你们会有数不尽的玩具和娃娃,你们还会住进比这个大好几倍的房子,你们还会有自己的房间,不管想要什么都能拥有。”
    他们几个人露出了兴奋雀跃的样子,外头响起了一声催促,妈妈冲我们招手:“好了,孩子们,我们得马上赶路了。”
    我抱起了莉莉,爱玛牵起摩根,我们四个孩子跟在妈妈的身后,从此离开了我们一直生活的房子。
    我们用身上仅剩的钱雇了一辆马车,马车又小又破,我们全部人挤在里头,空间显色十分拥挤。没多久爱玛他们就开始抱怨起来,妈妈只能不断安抚他们,告诉他们接下来的生活会有多么美好。
    世事总是变化无常。
    在爸爸死后不久,妈妈就找到了一个新的丈夫。
    没有人晓得他们是怎么认识的,不过她总会有办法的,就像不管再怎么拮据,她总会让自己看起来体面漂亮,去参加各种各样的舞会,她一向喜欢这些精致而华丽的游戏。
    “他叫诺曼?布莱尔德,许多人大概从未听说过,因为他并不喜欢抛头露面,可是在当地十分有名。”妈妈摇着扇子,车厢里很闷热,还飘着一股古怪的气味。妈妈并不常提起那位布莱尔德先生的事情,现在大概是无事可做,她才告诉我们这一些。
    从那些零零散散的信息中,我们知道了一些关于布莱尔德的事情。他是一名乡绅,却腰缠万贯,据说在印度还有好几家工厂。本来这样的人也并不愁娶,可要命的是,他是个瞎子。
    我们在马车上待了三天,一直到第三天的半夜,她将我们每个人叫醒,“该下车了。”
    外头很冷,弟弟妹妹们都在瑟瑟发抖。
    “没有人来接我们吗?”爱玛搓揉着双手。我们看着前方,直到大雾中出现了一条路,通道两边白色的水波徐缓地拍击着。妈妈让我们拿起东西,“我们得快一点,这里到了天亮就会涨潮。”
    莉莉没有抓稳手里的娃娃,它掉了出去,滚进了水里。她大叫一声,我把她放下来,想要把它捡回来,却听见妈妈说:“由着它去吧,我们必须赶路。”
    莉莉开始哭闹,我只能把她抱起来,我们继续前进。那之前我回头看了一眼,那个娃娃已经沉进了水底,再也看不见。
    我觉得我们走了很远,每个人都又冷又饿,终于,我们看见了白雾中明亮的灯光。
    “我们到了!”妈妈高兴地说。
    白雾似乎跟着渐渐散去,我们看到了一幢宏伟的屋子,远比我们过去的房子还要大上许多,而且我们到的时候,已经有个人拿着灯在等着我们。
    那是个粗犷的男人,看起来像个猎户。他披着斗篷,那双黄澄澄的眼看见我们四个人的时候露出了轻蔑的模样,他说:“这就是妳的孩子?”他捏起摩根的脸,举止轻佻,妈妈马上挥开他的手,把摩根护到身后:“罗伯特,注意点!”
    “他们四个跟妳长得一模一样。”他拿起煤油灯,在我们脸上照了一圈,“令人生厌!”
    “够了,罗伯特。”妈妈喝止了一声,他才稍微收敛了些。接下来她转向我们,抱着我们每个亲吻了一下,“你们跟着罗伯特,乖乖听话,我马上就会去看你们。”她转向我,“朱利安,照顾好你的弟弟妹妹们。”
    我沉默地点头。接着,她拿起了自己的皮箱,走进了白雾之中。
    妈妈去敲了大门,等了好一会儿,一个管家模样的人将门打开,看见妈妈时他露出有些讶异的神情,“克劳利小姐,我们以为您还有五天才会过来……”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