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野外蛇蛋别乱捡+番外 作者:桃子家的小安翎

字体:[ ]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第一章
 
  林星冷冷看着前面走的飞快的马向阳,一言不发。无语前面的马向阳如何一直回头看着自己,吹嘘着自己找到秘密基地多美好多漂亮,林星都没有抬头给他一个自己的眼神。
  马向阳突然停下步伐,张开双臂就像在拥抱着什么一样,林星嗅到淡淡的花香,微微抬头,目的地到了——一块小花田。
  花田仅仅几分田地大小,也许是因为它真的太小了,而且不占地方,就没有被人们给破坏掉,渐渐地人们遗忘了这个地方,它就这么无声无息的隐藏在了人类生活居住地旁边的一角,自己默默生成长大。花田周围种着几颗有年岁的白杨树,微风袭来,树叶飒飒作响就像是大自然在歌唱一般,阳光似乎格外眷念这片不大的花田,温暖地照在土地上,带着诗情画意般的情调。
  这种温暖,真是让人沉迷——的确是个好地方。
  “小星星,你看这里,能不能让你的写生的灵感一瞬间爆发?”马向阳闪着星星眼看着面前眸子上带着些暖色的林星讨好般问着。
  “也许。”
  林星瞬间恢复原样,冷冷的瞥了眼马向阳,找了块干净蓬松的草坪拍拍肉眼看不见的灰尘坐了上去。一坐上去林星就感觉屁股后面似乎被什么硬硬的东西咯住了,疑惑地将手往下摸索着,他摸到一块瞧不出质地的白色石头,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被猛烈地太阳暴晒过的原因,石头握在手里显的十分温暖。
  “咦,这个石头挺好看的!”马向阳直接抢了过来拿在手里把玩着,他举起石头向着阳光,似乎都能看到里面流缓着一圈圈的光华,让人着迷。还没等他欣赏完,白皙且骨节分明的手抢过石头,这块石头又回到了林星的手里。
  林星眼皮上掀,微微瞄了眼马向阳:“随便抢人东西可不礼貌。”
  那你还不是抢回去的。马向阳在心中嘀咕着。
  “嗳,你干什么!”
  林星并未答话,瞧见旁边一块质地比较坚硬的石块,固定住自己右手的那块莹白色石块。“啪”的一声,石块碎了,而石头却依旧那么安静的呆在泥土上,似乎在嘲笑石块的脆弱。
  马向阳毫不留情的笑出声,瞧着石头的模样十分兴趣盎然:“这块石头可真硬。”
  林星摸干净莹白色石头上面残留的泥土,从怀中拿出一块干净的方帕把它包住,放进了自己的口袋。
  “你这是做什么?”
  “给铃铛做个伴。”
  “噗!”正在喝水的马向阳一不小心把口中的水喷了出来,给花田做了一场短暂的喷泉SPA。
  “你开什么玩笑?拿石头给鱼做伴!”
  男子眉间微微上挑,安静的看着面前对自己耍宝的马向阳。
  马向阳蹲下身,从草丛里再找了个挺漂亮的菱形石块,递给林星“喏,给你家铃铛带回去,跟它说这是干爹给它送的礼物。”
  林星拿过石块,对着自己手中的莹白色石头一敲。
  菱形石块——卒。
  马向阳默默移开点位置,用手抬了抬自己有点年久失修的下巴。
  两人都没发现,林星手中的莹白色石头表层出现了一个细小的裂缝。只是不一会儿石头流出细微的银色光芒,硬生生迅速把表层的裂缝给修好了。
  男子安静优雅的拿着画板看向在自己面前盛放的花田,内心一阵柔软,在他的衣服口袋中,莹白色石头不安分地动了动,瞬间又沉浸了下来。
  仅仅打好线稿,林星确定自己已经记住了面前美好的景致,收起画板看向马向阳。马向阳回以他温暖一笑,只是林星眼中毫无波澜。
  走在回家的小道上,马向阳哥俩好的拍了拍林星肩膀:“如果你这幅画被导师看中,可得请我——”
  还没说完,小道旁边的巷口处冲出来一个男生。
  “林星!”
  马向阳头疼的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又来了……”
  林星目不斜视的继续往前面走,似乎刚刚男生叫的不是他一样。
  男生怒气冲冲的就想上来拉住林星的手。马向阳急忙上前保护住林星手的贞洁:“哎哎哎,欧阳廉,君子动口不动手啊,你可别随随便便在路上给我们拉拉扯扯。”
  欧阳廉听马向阳这么说,直接脚就踹了过去,被马向阳机智的躲开。
  “马向阳!关你什么事!你个娘娘腔!”要不是你老是阻拦,林星怎么会连一句话都不愿意跟我说!
  这句话瞬间把还在笑着的马向阳给激怒了“嘿——我娘娘腔。欧阳同学,虽然吧,我是秀气了点,也总比某些人总想着被人压得的好吧。”
  “马向阳,你个人渣,我怎么想着被人压了!你——都是你把林星教坏了!”
  马向阳狐假虎威的牵住林星的胳膊,秀恩爱一样说:“小星星,你瞧瞧,总是有人来凶我!不过今天小爷我开心,收到你的礼物,这才不跟一些有毛病的人计较!”
  林星皱眉看着快要黏到自己身上的男子,微微侧身躲避。
  “礼物?”
  马向阳悄悄地拧了下林星的腰,见欧阳廉脸色越发不好看,像出恶气般语气越发甜蜜:“对呀,哎哟人家知道你放哪了,我自己拿。”
  从林星口袋里翻出了那块细心包着石头的方帕。
  “马向阳!你还要脸吗!”欧阳廉只觉得自己胸口快要呼不出起一般,气急败坏的就冲上来抢方帕。两男子瞬间殴打成了一团,不一会就吸引了路上走过人们的注意,甚至有人停留下来拿起手机对着他们开始录像。
  两人争斗中方帕掀开一角,欧阳廉瞧竟然里面只是包着块石头,瞬间气笑了:“我以为你宝贝个什么东西,原来就是快破石头。”
  “哼,有人连石头都没有呢。”
  欧阳廉狠狠地盯着马向阳,瞧着聚集的越来越多的人,一时间落不下来脸快速的走了。
  看欧阳廉终于走了,林星马上夺回马向阳手中的石头,再次包好放进口袋。瞧着四周把他两聚成一个真空地带的人群,浑身上下都冒着冷气盯着人群。人们被林星这么不自在的看着诺诺地离开,有些胆大的也只是骂嚷了几句看没有好戏可以观看便嬉皮笑脸的离开。
  “呸!”马向阳看着林星这一动作“你个死没良心的。”
  林星默默拉起有些气虚的马向阳,等他一站稳又马上放开了自己的手。抗拒着马向阳的靠近。
  “活该你这自闭症总不好!”马向阳看林星对自己还是像个防贼一样,又想到自己对他的态度,一时气愤口不择言,等听到自己真的这么说出口又马上打了自己两耳光“瞧我说什么胡话。你早晚都会好,医生说了,你这病不是多严重的,多出来走走就行了。”
  林星点了点头,向前走去。
  马向阳不知道林星到底有没有听进去,见他这样,自己也不敢再说什么话让人家生气,就像个小媳妇一样跟着他走。
  走到家门口,林星回过头。
  “今天谢谢。”
  “啊?”马向阳愣了愣,爽朗笑了笑,即使在傍晚男生的笑依旧那么充满阳光“说什么谢呢!咱们两兄弟不是么。况且欧阳廉那家伙敢说我娘,我就分分钟不乐意。”
  林星点了点头,往家里走去。
  马向阳见他走进家门,这才敢在他门口嘀咕一句:“他敢这么光明正大的追你,我也很不乐意。”
  马向阳暗自讽刺自己——还真是朋友关系好使。
  这个时候林星已经回到自己房间,躺在了床上对着床边的一个观赏性鱼缸发呆。
  鱼缸只养了一只金鱼,林星叫它铃铛。鱼是林星得了自闭症之后养的,其实金鱼已经不知道死了多少只了,林星不管养什么宠物都死,可林星就认死理。只要自己养的金鱼死了,就再买一只金鱼,然后继续叫它铃铛,也不管鱼愿不愿意。
  
 
  ☆、第二章
 
  见铃铛有了礼物这么‘开心’,林星满足的扯了下嘴角,倒在床上睡着了。鱼缸底的石头还在有一会没一会的冒泡泡,隔了很久还能听到轻微的“嘶嘶”声。
  等第二天醒来,林星就觉得今天是黑色的。他一起床还没感受到阳光的温暖,就发现了件大事——他的铃铛跳出鱼缸——自杀了。看来今天必须要去鱼市一趟,买新的金鱼。
  想到鱼市那人山人海的架势,林星感觉到了一阵阵的头疼,半眯着眼看着鱼缸,感觉昨天自己丢下去的那个石块貌似长大了一点?应该是自己的错觉吧……
  转头再次看向地毯上已经咽了气翻着白肚皮的金鱼——这金鱼怎么也会自杀?他照顾的它不好吗,让它这么丧失鱼生的希望?林星感觉到了深深的挫败感,第一次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该去养别的宠物了。
  毕竟被鱼讨厌成这样的人,也不怎么多见……
  林星走进教室,原本吵闹的教室声音都瞬间调低了好几个音量。不管周围人开始轻声说着他的名字咬耳朵,径直走到自己的座位坐了下去。
  “你来了啊,今天怎么这么晚。”马向阳走到他面前敲了敲桌子。
  林星微微抬起下颚,安静的看着他。清晨的阳光照在他常年不怎么出门的皮肤上散着淡淡的柔光,柔软了林星总是清冷的面部线条,也柔软了马向阳的心。
  “铃铛死了。”
  “啊?”
  林星很不满意马向阳的走神,可好歹是朋友,得留点面子:“我把它埋了。”
  “所……所以呢?”
  “……”
  终于明白林星在说什么的马向阳尴尬的笑笑。见林星本来便很好看的薄唇紧紧的抿成一条线,马向阳知道他不开心了。
  “今天下午没课,中午我带你去吃好吃的。我请客。”
  林星低下头,如白玉般的手指灵活的转动着铅笔,想了会他摇了摇头。
  “我要买鱼。”
  马向阳正还想说什么,老师进来了。他只好麻溜的回到自己的位置。
  听着上面老师天花乱坠的说着历史,马向阳怎么都听不进去,总是走神看着前面,那一片真空地带中唯一的林星,林星并不是不受人欢迎,甚至可以说林星很受人欢迎,只是那个男人安静的让人不忍去亵渎,到最后就莫名其妙被人迎上了‘神座’,得到众人仰视。
  记得小时候,林星没有得自闭症,总是笑笑的,很得长辈们的喜欢。
  可是很悲剧,他有个哥哥,即便那个哥哥很疼爱这个唯一的弟弟。可大家族都这样,会选择最好的最适合的继承人,而他的哥哥很优秀。所以还没3岁的林星就这么被他爸妈放弃在了中国,只留下一个保姆和别让,林星也只能在过年的时候才去遥远的大洋彼岸见自己父母一面。
  后来渐渐地,林星再也不会笑,不愿意说话,直到有一年春节他哥哥硬是带着他去医院检查,才发现,他有了轻微的自闭症。那时候,听说林星的父母开始想要挽救甚至可以说是弥补这个小儿子,可林星却开始永远的将人拒之门外——
  “马向阳。”讲师环顾教室四周“马向阳!”
  “哎哎!到!”马向阳被同桌推了一把才清醒过来,连忙起身正儿八经的看向讲座上已经气得满脸通红的讲师。
  “你做什么呢!”
  “老师,我在思考苹果如果砸到爱因斯坦会怎么样。”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