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从难而返 作者:R先生的猫(上)

字体:[ ]

 
书名:从难而返
作者:R先生的猫
 
 
文案 
笑成曾经把爱情看得胜过事业,然而跌跌撞撞十余年,几经沉浮,才发现自己错了。
一朝翻盘,从难而返。
然而重来一次,因缘际会竟然又遇到了他差点都记不起来的那个人——
“这一次我最多还你一个吻。”
 
而卫邵歌——
他极其出色。
英俊迷人,能力出众,头脑聪明。
就像是金色的太阳,散发出无穷热力,让人情不自禁被感染,被激励。
但是他不快乐。
“我病了,你是我的药。”
 
——————
食用说明:轻松正剧风,不虐,主攻强强,CP笑成X卫邵歌
 
内容标签:强强 因缘邂逅 重生
==================
 
  ☆、第一章
 
  他极其出色。
  生来就是那些被偏爱者之一。
  他英俊迷人,阳光热情,浑身上下燃烧着永不熄灭的熊熊火焰,稍稍靠近一点,便会被引燃心中追随的渴望。
  他能力出众,头脑敏锐,手腕高明。
  处理复杂的人际关系得心应手,围绕着他的人都真心喜爱他,欢迎他。
  他运动出色,被赋予了古希腊勇士的体魄,力与美在他身上完美合一。
  他性格谦逊,风度翩翩,却同时具有领袖气质,即使是对手,也不得不真心钦佩。
  他就像金色的太阳,散发着无穷的热力,让人情不自禁被感染,被激励!
  但是他不快乐——
  “我病了,你是我的药。”
  第一章
  “砰!”的一声,网球场维护的铁网兀自震动不休,刚刚拼尽全力冲过来的网球却已经弹了回去。
  笑成这会刚好从外侧走过,压根没被惊到——这在S大早就习以为常,S大的学生特别热衷运动,他们的体魄往往和头脑一样发达,这真有点难以置信。人们总是认为,老天给你打开了一扇门,就一定会关上七八扇窗,事实证明,并非如此。
  笑成目光随意的从十几块场地上掠过,已经看不出刚刚那个球飞来的方向,他微微一笑,并不在意。
  网球场是下沉式的,能让球这么大力的冲到维护上,从角度和力度来看,这人一定是个高手。
  笑成抬起手机又看了眼上面的复杂的图表走势,笑意加深。他没直接回宿舍,而是先去了趟图书馆把最后一点事情处理完。
  等到他弄完一切回到宿舍,走上楼梯拐进走廊的时候,远远看见自己宿舍门口,似乎站了一个人。开学没几节课,杨家鹏和宁坤是本地的,都不着急来,早先就给他打过招呼,第一周点名那什么,就靠他了。笑成稳稳一笑,然后把这俩人暂时拉黑了。
  第一周基本都是专业课,全班二十一个人,他一人点三个的名,你当老师傻还是他傻?
  也就那两只二货想得出这个主意。
  逆光有点看不清是谁,笑成一边掏出钥匙,一边走上去。那个人侧着半个身子站着,手里还提着东西,侧身的轮廓渐渐清晰起来。
  这人他不认识。
  “嗨!”笑成先打了个招呼,那人快速的回过头。这下能看清楚了,他确实不认识。要是身边有个这么帅的哥们,他也不能够被安上“经管一枝花”不是?
  “嗨,”那人也笑了,笑容特别好看,也很有感染力。
  笑成却一瞬间升起些紧迫感,他扬了扬眉,不经意开口问道,“你找谁?”刚刚好打断了对方的节奏。
  被抢了主动权,对方也没露出什么不舒服,毫不在意的扬了扬手中的东西,“刚打球回来,忘带钥匙了。”
  笑成看见对方手里提着的是一个挺专业的网球包,另一只手拿着半瓶功能型饮料。
  注意到笑成疑惑的神色,他马上解释道,“我是你舍友。”
  笑成就笑了,“呦,我怎么不知道?”他开了个玩笑,其实已经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S大宿舍大部分是四人间,大一分宿舍的时候,他们宿舍刚好三缺一。这哥们估计是哪里落单了,来加塞的。
  他拿钥匙打开了门,就看见本来空出的那个床位下面已经堆了许多东西。笑成回头看了眼,正要说话,就听到对方扬起来的声音,“啊,我刚打球时看见你了,不好意思啊,没吓到你吧?”
  对方嗓音明亮温暖,真诚又充满活力。
  就像没有丝毫挑衅。
  笑成手腕一顿,把手中的东西放进柜子里,又取了衣服就走进盥洗室。他本来是不打算冲澡的,不知道怎么脑子一发热就进来了。还真是难得,竟然有人能让他第一次见面就隐隐对峙上。笑成冲了一会热水,又忍不住乐了起来。
  自己也真够幼稚的。
  他没继续幼稚下去,快速洗完,换上干净衣服,拉开门,一边擦头发一边走出来,“水温刚好,你可以冲个澡。”
  那哥们已经光着膀子爬了上去开始铺床了。虽然已经九月了,南方温度仍然没降下来,刚打完网球回来,他热得不行,干脆就脱了上衣扔到一边。
  笑成两三下擦干了头发走过去。对方刚把蚊帐挂好。
  “要帮忙不?”
  对方探出半个身子,啧,身材真是没得说。人家也不客气,坦坦荡荡道了声谢,就让笑成帮他把枕头什么的拿上来。就像是之前那么点似有似无的对峙和芥蒂压根就不存在似的。
  笑成不由得也有点佩服。他在这个年纪……人和人真是不能比。
  他把擦头发的毛巾挂到脖子上,开始一样一样的往上递东西,开始还是规规矩矩的递着,后面两人都有了点不耐烦,变成了一样样往上扔。
  零零碎碎的东西被笑成一个接一个扔上去,速度越来越快,对方全都一个不漏的接住,甚至有一个飞得远了点,他探出一半身体伸手一捞,竟也精准的握在了手里。
  “不错啊!”笑成夸了一句,后面的耳机充电器什么的,更是飞的毫无顾忌。直到最后把眼罩飞到了蚊帐顶上,两人一愣,都笑了起来。
  对方笑的坐倒在床上,一只长腿跨过栏杆垂了下来。
  小腿肌肉好看极了,修长流畅,淡淡的小麦色,一看就是长久运动出来的。
  人一伸手就把蚊帐顶上的眼罩取了下来。笑成看见桌子上还有一沓书,顺口问了句,“书放上去不?”
  上面马上传来声音,很干脆,“这个不用。”
  笑成瞄到最上面的那本书名——《逃避自由》,也就没伸手去碰,反而更加后退了一步,“那行,还有什么要帮忙的,你叫我。”
  “谢啦啊。”
  头顶上传来一声响亮的回应。
  头发已经干的差不多了,笑成本来还有点事情,只是现在多出来了个室友,也不方便在宿舍做了。他看了眼时间,就在柜子前换了身衣服。转头对方已经收拾好了,正爬下来,笑成问了句,“要去吃饭吗?”
  然后他敏锐的捕捉到对方脸上闪过一丝犹豫。如果不仔细,是绝对无从发现的。
  他已经预料到对方要拒绝了。结果却听到干脆利落的回答,“成啊,我请客,我知道外面有家馆子不错。”
  笑成有点诧异。
  他本来是出去吃饭,顺便招呼了一句。不过毕竟是舍友,趁这个机会熟悉熟悉也好。
  “等我冲个澡。”
  “不急。”笑成应了声。
  对方刚刚拉开柜子,又突然转身,笑容热情友好,“差点忘了,我是卫邵歌。”
  他深棕色的眼瞳深处,像是亮起了一束天光似的,有些梦幻的通透,同时,嘴角笑容又那么温暖,明亮。他注视着笑成,伸出了右手——
  在这同时,笑成浑身几不可觉的一顿。
  随即微微怔忡,好像是在回忆,又好像是在确认什么。那些他开始以为会刻骨铭心,后来又以为早就抛在身后的,居然不知道从哪个犄角旮旯钻了出来,浮现出一个还算清晰的轮廓。
  然后,卫邵歌几乎确信自己清楚看到,对方俊朗的面孔上轻松之色刹那间消失不见,一种说不出的古怪如同裂纹一般攀爬上来,但是这仅仅只持续了几秒钟,就恢复了原状。
  对方同样伸出手,握住了他的,稍稍用力,力度和时间都恰到好处,不会显得漫不经心或者过分热情。
  “我叫笑成。”
  卫邵歌马上用力回握了回去,“以后就是一个寝室的哥们了,多多照应啊。”
  笑成谦虚的笑笑,然后玩笑的锤了锤对方肩膀,“互相照应,快去冲澡吧,一会没热水了。”
  卫邵歌“哎”了声,转身就进去了。过了一会,盥洗室就传来哗哗的水声。
  直到这时,笑成才放松的呼出憋在胸口里的一口气。身体里涌起的莫名情绪虽然来势汹汹,但也消散的极快。
  笑成并不为此担心,对于他来说,这些“还未发生”的,其实是过去而非将来。他不会因此受到影响。
  况且——卫邵歌。他几乎都要忘记这个名字了。
  其实他已经忘记了。
  毕竟现在一切都有所不同,他又不是一个过分执着过去的人。
  要是没有人提醒,他大概永远也不会去回想自己大学生涯中,曾经还有这么一个人存在——
  极其出色,温暖明亮,就像金色的太阳,散发着无穷的热力,让人情不自禁被感染,被激励!
  确实,情不自禁。
  大学五年,他暗恋了对方四年,最后被一个吻打发。
  想想还真是……妈蛋的。
  他明明已经和上辈子完全不同了。
  重生在高考之后,他毫不犹豫选择了复读。然后凭着实打实的分数,考取了S大经管院。虽不是什么特别骄人的成绩,但也明确拒绝了父亲对他人生的安排。
  他没有浑浑噩噩被父亲托朋友塞进医学院,更没有认识一个寝室的卫邵歌。所有的一切都走上了正常的轨迹。
  而不是像上一世……直到卫邵歌大四那年出国进修,才画上句号。
  即使是上一世,笑成也没有像是影视里的男主角那样,不顾一切追上去。
  他性格开朗,喜欢玩笑,和谁都玩得开,骨子里却天生有着种骄傲,从来没变过。大学里一段不能述之于口的感情,只是他过往人生的一个小小的片段。不论有多深刻,时间一长,也就渐渐淡成了一张薄纸。并没有后来毕业之后,工作处处不顺,辞职引发父亲勃然大怒,以及后来经商跌跌撞撞,吃的不少苦头,让他来的记忆深刻。
  当然,现在不一样了。
  某些遥远的回忆带来些许虚弱一扫而空。
  笑成忽然失笑,没想到自己重读了进度条,竟然还触发了这个隐藏副本,就是以他在社会上摸爬滚打练出的好涵养,也忍不住要骂一句脏话!
  不过他又想笑。
  现在他甚至连这个人的面容都记不清楚,当初却求而不得了整整四年,想想还真有意思。
  盥洗室的门被拉开。
  卫邵歌擦了擦湿漉漉的头发走出来,对笑成笑道,“刚洗完水就凉了,幸好。”
  笑成回应的笑了下,“运气真好。”
  他现在已经完全冷静了下来,重新以一个旁观者的角度观察对方,几句话之后,他就忍不住在心里感叹对方成熟沉稳,一点也没有这个年纪的年轻气盛和冲动。
  血气方刚的年纪,往往把面子看得极重要,又容易骄傲,自以为是,过分的高估自己。就刚才到现在的接触,卫邵歌对他这个第一次见面的舍友,表现的十分大度,虽然也有些隐隐的互不相让,但终究还是很克制很谦逊。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