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从难而返 作者:R先生的猫(下)

字体:[ ]

 
 
    “吱”的一声刹车声,出租车在机场门口停下,笑成掏出几张票子递过去拉开车门匆匆下车,同时看了眼时间,还有四十五分钟。他已经在航空公司的网站上买好了票,进入大厅直接办理登记手续,也没什么行李要打包。他买了头等舱,过了安检,直接穿过vip通道登机,时间一分不差刚刚好。
 
    笑成坐下系好安全带,心神不宁的看完救生措施的指导视频,听到广播提示关机,他掏出手机看了一眼。并没有什么未接来电,就关了手机。
 
    长长舒出一口气,闭上了眼睛。
 
    很快,飞机起飞了。
 
    客厅里,卫邵歌双手交错,抵在下巴上,像是在思考什么,过了一会,他突然站起来,快步走了出去,掏出手机,看了几秒那两个未接来电,然后拨了出去。
 
    结果耳朵里传来“已关机”的提示音。
 
    笑成下飞机之后,打了的直接赶到医院。
 
    隔壁的章阿姨接了电话就在医院大门口守着,一见笑成下车马上就要抬脚走过来。笑成点点头示意她不用动,快步走了上去,一走近马上就问道,“我妈现在什么情况。”
 
    章琳带笑成往里走,同时道,“现在没事,刚洗了胃,还昏着,医生说晚上可能会醒,身体状况都还稳定。救护车来之前我给她做了抢救。”
 
    章琳退休前是护士。
 
    笑成脚步一停,郑重道,“章姨,谢谢您。”
 
    章琳走出两步才反应过来,连忙回来拉了他一下,“说这些干什么,还不快去看看你妈。”
 
    笑成点点头,重新抬起脚步,“大恩不言谢,以后……”
 
    “行啦行啦,这些都不忙说。”章琳打断他,抬着下巴努了努,“快去看看吧。”
 
    笑成嘴唇紧抿,脚步迟疑了几秒,快步走了过去,推开门,深深吸了一口气,在病床边坐了下来。
 
    舒雁安安静静的躺在病床上,身上插满了管子。
 
    笑成目光从纠结的管子上滑落下来,落在舒雁紧闭着的苍白的面孔上。
 
    舒雁今年刚刚四十五岁,头发乌黑,皮肤细腻,如果除去眉目间挥之不去的一缕憔悴的话……比一般这个年纪的女人显得要年轻许多。
 
    她并不非常漂亮,但气质非常独特。
 
    先锋派作家的敏锐,江南女子天生的秀丽细腻,三年援边支教,七年境外记者,所锤炼出的某种坚硬,奇异的混杂在一起。她的名字从来都不是柔弱的代名词。
 
    以至于笑成从来都不觉得舒雁会……做出这样的选择。
 
    他曾经说过,如果要在笑康和他之间选一个,舒雁多半要选前者。
 
    但也只是想想而已。
 
    舒雁却竟然真的这么选了。
 
    笑成嘴角动了动,并不想承认自己仍旧有些伤心。
 
    他双手支在膝盖上,然后抵住下巴,移到嘴唇,又滑到额头。
 
    他深深的埋下头。
 
    他一言不发。
 
    “砰!”车门被狠狠砸上。卫邵歌掏出手机看了一眼,拇指迟疑了一下,最终还是没有拨出去,他决定先是先解决眼下的问题。
 
    “吱——”伴随着长长一声刹车声,金红的车身一个急促转弯,直接从马路上冲进了草坪上,堪堪停在卫邵歌的车后。
 
    “看那么快做什么?那小子能跑了不成?”李元彬语调轻松轻轻合上车门,这是他的新车,尚处于热恋期,还宝贝着呢。
 
    李元彬脸上还戴着墨镜,一副悠闲的做派,慢悠悠走过去。卫邵歌看了他一眼,把手机装进口袋里当先走了出去。
 
    “哎……等等我呀。你自己知道地方么?”李元彬快步赶上几步,他刚得了新车,心情好得很。抽空打量了一眼卫邵歌,终于察觉到了点不对劲——没法子卫少心思实在太难揣摩。
 
    “出什么事儿了?”李元彬问了一声,同时示意了一个方向,“往这边。”
 
    这是市郊的某个才刚建起来的工业产业园,还没有多少厂子入驻,李元彬就打了个招呼,弄了几个仓库平时放放东西。只是他自己也是第一次来罢了。
 
    “有事儿和你说关押?”卫邵歌笑起来,偏又带着点嘲讽的味道。
 
    李元彬顿时就明白过来,保不准真有点什么事了。
 
    他“呿”了一声,“这人是怎么回事?不是你们宿舍的吗?”
 
    卫邵歌笑了一下,在门口停下了,“大概是我什么时候得罪了人家吧。”说着示意了一下,“开门吧。”
 
    李元彬也就不问了,心想有什么马上也就清楚了,他掏出手机拨了个电话,说了几句就挂了,很快门就被从里面拉开了一条缝,李元彬当先一侧身穿了进去。里面阴暗暗的,只在墙壁最上面开了几个通风的高窗,顶上吊着几盏摇摇晃晃的黄色氙灯。开门的是个二十多岁染了个红色头发的刀疤脸,穿着件黑色工字背心,看起来一身匪气,见了李元彬却笑得阳光灿烂,“元彬哥。”
 
    李元彬却没笑,看了眼或站或坐围在仓库中间的那圈人,转头道,“得,让人散了吧。”
 
    那人哎了声,过去招呼了几声。那群人纷纷站起来,打了一半的牌往箱子上一扔,乒乒乓乓收了东西鱼贯而出。
 
    有人路过的时候间或抬头看一眼。
 
    有些好奇。
 
    李元彬他们是认识的,老主顾了,而另外哪一个?
 
    卫邵歌穿着不菲,一身休浅色闲装,袖子挽到手臂,双手插兜,露出腕上不显山露水的黑色手表。
 
    静静站在一步之外,面带微笑,一言不发。
 
    看不出是什么来头。
 
    很快仓库里只剩下三个人。
 
    那个红头发的看了眼李元彬,问了句,“要我帮忙不?”
 
    李元彬摆摆手,从口袋里掏出个信封递过去,“去吃个饭喝喝酒,这次的我明天让人打到你户头上。”
 
    那人没客气,直接接了塞口袋里,把一个钥匙递给李元彬,就出去了。
 
    这时仓库里只剩下他们两个。
 
    看着不远处双手绞在背后,蒙着眼睛,双腿也牢牢绑着的那个人人。
 
    李元彬偏头看了眼卫邵歌,把挂了钥匙的手指伸过去,“要不我也回避一下?”
 
    卫邵歌又笑了,抬脚走过去。
 
    一抽裤腿,姿态漂亮的半蹲下来,“醒了,听出我是谁了吧?”
 
 
  ☆、第七十八章
 
“卫邵歌……”语调压得低低的,马上又扬起来,“我他妈哪儿招你了?”
    李元彬嘴巴一咧,给卫邵歌挑挑眉,意思是怎么人家还挺无辜的?
    卫邵歌没说话,把垫在箱子上的报纸抽出来,扑克牌散了一地,把报纸随便扔在地上,盘腿坐了上去,样子很是轻松随意,“你说呢?”
    宁坤被捆得严严实实,手脚发麻发胀,太阳穴也嗡嗡的一跳一跳,但这都比不上他心里的耻辱。
    “一开始你就看不惯我吧,嗯?我们三个关系好,你一来什么都变了,杨家鹏那个傻逼,整天围着你转,大少爷心里很满足嘛?哈,当初你挑拨我和笑成,给我使绊子的时候,就该想到兔子还会咬人!”
    卫邵歌笑意不变,轻轻的“嗯”了一声,“你这么说我倒是想起来了,之前学院取消你入党资格,还有贫困生的评定,你肯定都算在我头上了吧。”
    宁坤大力冷笑了一声,“难道冤枉你了不成。”
    “当然没有。”卫邵歌微笑,“就是我干的。你也说了,既然是大少爷么,这也没什么困难的。对了,你知道交换生和保研名单已经出来了吗,你不会出现在上面。不过你应该也不大会失望,毕竟你的成绩,这种机会本来就很难得。”
    宁坤脸色一僵,嘴巴抽动了一下。
    卫邵歌撑起胳膊支着脸,“你看,你向学校匿名举报我,还偷拍照片寄给我周围的同学老师,我也没放在心上。所以今天把你请来这里,你也别介意,都是同学舍友,偶尔开开玩笑算不上什么的。”
    “呸,去你妈开玩笑。”宁坤挣着脖子想吐唾沫,结果被绑得太死,仅仅在地上挣了一下,只好冷笑道,“呦,雇人绑我过来,看来是事儿大了。我知道把事情公开反而对你没什么影响,你卫少不是有本事么,两三下就能压下去,我就专挑你身边的人寄了匿名信,你觉得他们看了是会找你求证还是装作不知道,要你想解释都没处开口,感觉爽不爽?你不是朋友多么,你猜猜看,你以为的铁哥们会不会在一起交换照片看,然后说你有多恶心?说不定落到哪个真的同性恋手里,天天对着你的照片打飞机,哈哈,爽死了吧。”
    李元彬简直听的目瞪口呆,低头道,“卫少,原来你这么遭人恨呐,话说我怎么没收到匿名信?”
    卫邵歌从口袋里掏出一个折了两下的信封丢上去,“现在你也有了。”
    李元彬两手接住,发现信封上印着“孙长荣”三个字,“呦”了一声,“长荣也有?”两下展开,里面是几张彩印的照片,都是卫邵歌和笑成两人的,倒不见得多亲密,除了一张床上笑成偷亲卫邵歌侧脸的之外,再就是拉拉手什么的,在他看来简直纯洁得不像话,顿时大惊失色,“你平时就这么谈恋爱呢?”他还以为以卫少的性子,非搞出什么幺蛾子来,至少也要更黄暴一点,没想单纯美好可以拍校园片儿了。
    说完他又盯着笑成亲他那张看了一会儿,“没想到你还真把人家搞定了,不错嘛,卫少果然是卫少,我就说你成。这张就归我了,可以拿去向岙磊那小子要彩头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