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海盗的灯塔+番外 作者:东施娘

字体:[ ]

 
文案 
我这辈子活得浑浑噩噩,安心蜷缩在一方阁楼之上,远离外界。
后来,我却被我灯塔引诱,开始想方设法出这阁楼。
“灯塔的光 划破浓雾
那是最后的救赎
那是最后的归宿”
 
PS:非乱/伦文,无血缘关系!!!
第一人称试水文,渣贱文,十分狗血,前期虐受,后期虐攻,小受万人迷向,雷者慎入!
与《渣受过来,我不打你》同背景文,但两文没有相关联。
 
内容标签:年下 豪门世家 情有独钟 怅然若失
搜索关键字:主角:戚云维 ┃ 配角:戚子越,戚沉昀 ┃ 其它:大懒,控制欲,变态
 
  ☆、第1章 chapter 1
 
   我觉得自己是个平淡的人,不爱出门,不喜欢那些男孩子喜欢的游戏。
  戚子越说我活得跟老年人一样。
  戚子越是我的侄子。
  我看了外面的天气,日光正好,我忍不住推开雕刻着菱花的木窗,探出头。我都想出去玩了,突然听到人声,我循声看去,发现我那乖侄子和几个与他同年级的少年向这边走来。
  我住的是戚家老宅的阁楼,虽然是阁楼,却装潢很好,该有的配置都不少,而且很古朴。我只能说戚沉昀很懂我的喜好,戚沉昀是我哥,但是跟我隔了15岁,而且在我眼里,他是一个暴君,但他大多时候都很控制自己的情绪。
  “诶,那是谁?”一个声音突然冒了出来。
  我才发现自己趴在窗子上的傻样子被人发现了,看见乖侄子和那几个少年都盯着我看,老脸一红,立刻缩了回去,顺便把窗子关了。
  戚沉昀不喜欢我见外人。
  但外面的声音却依旧传入我的耳朵。
  “子越,那是谁啊?”还是之前那个声音。
  “我小叔。”我很容易就听出戚子越的声音,而且我听出来他的声音有些不高兴。
  “不是吧,你小叔那么年轻,还那么……”
  他的话没有说完,就被戚子越打断了,“他是我爷爷的老来子,别说他了,我们走吧。”
  我坐在椅子上,心里却痒痒地想出去玩,我很久没有出去了,上一次出去还是戚沉昀带我出去的,可是我不喜欢跟他呆在一起。
  因为他不仅是个暴君,还是个人渣。
  晚上,人渣过来了。
  人渣今年也有35岁了,不过看起来很年轻,皮肤白皙,朗目星眉,放到古代也要被人称一句“浊世佳公子”。
  他眼神深幽,看不出什么情绪,“你是不是要跟我说些什么?小维。”他一把扯下领带,往凳子上一坐,他这一动作都让我感觉他坐的是龙椅。
  我知道他生气了。
  虽然不知道他在生气些什么,但是为了我自己的小命,我只有乖乖挪到他面前,还没说话,他就一把扯过我,让我坐在他的大腿上,一只手搂着我的腰。
  我认为他是人渣,原因就在这,他把自己的亲生弟弟当女人用,可是我反抗不了。
  记得两年前,也就是我十八岁生日当天,老爷子去世得早,我就像是戚沉昀的另外一个儿子,我跟戚子越只隔了5岁,戚沉昀很早就结了婚,是家族联婚,当时戚家就像一个即将倾倒的大厦,然而戚沉昀把自己卖了,换来了转机。
  我大嫂很争气,结婚一年就把戚子越生下来了,当时我才5岁。
  我八岁那年,老爷子就去世了,当时的我不理解去世是什么意思,就一直哭着闹着要找爸爸,戚沉昀一巴掌就对我招呼过去,我就不敢吭声了。
  我还记得他当时对我说的话,“小维,你要是不乖的,我不会要你的,我把你送给别人,反正你妈不是我妈。”
  我觉得这是他把我当女人用的一个原因。
  我妈是见不得的光的外室,年华正好的时候遇见了老爷子,她当时正做着她的大明星梦,老爷子就把她的梦弄醒了,她本来以为这个把她从小县城里接出来的男人是她恩人,她想报恩,却没想到报恩的方式是这样。
  她跟了老爷子五年,最后难产死了。
  老爷子便把我从医院直接抱回了戚家老宅。
  我从来没有见过我妈,也许老爷子想要弥补我缺失的母爱,把我妈的大部分些遗物给了我,其中就有我妈的日记,我就从日记读到我妈那短暂的那一生。
  我知道我妈肯定长得很美,要不然老爷子不会直接把人从小县城弄出来,让我妈跟了他那么多年,还允许她生下我,甚至在她死后,我还见过老爷子拿着她的照片哭。
  我从小就知道我跟戚沉昀不是一个妈生的,所以我从小就怕他。
  在我过完十八岁生日后,我更怕他了,我没有想到会这样对我,我觉得那个晚上是我最黑暗的一个晚上。
  他死死地摁住我,身下的动作几乎让我痛得泣不成声,他说,“小维,你这辈子只能是我的,你敢逃,我就打断你的腿,你要是挣扎,我就把你的手折断,我不介意养一个瘫痪的你。”
  那晚过后的第二天,我就再也没有见我的大嫂。
  我逃跑不了,我就闹绝食,绝食到了第三天,他带着医生给我打营养液,他的眼神很凶恶,“小维,你就继续绝食吧,下次我不给你打营养液了,我给你吸毒,你神志不清,就不会闹绝食了。”
  后来,他还用皮带狠狠抽我一顿,我就暂时安分了。
  只是我心里还是不愿的。
  在我又一次逃跑被他捉回来,他没有打断我的腿,但是我从此都不能像同龄人一样去上学,他没有帮我请家教,而是帮我买了很多书。
  对了,我从十八岁以后便开始住在阁楼上了。在外界看来,我这个不甚重要的戚家二少就同消失了一般,还好我一般不与人太亲近。
  戚沉昀意味不明地看着我,大拇指在我的唇上暧昧地蹭着,“哑巴了?今天你都做了些什么?”
  我突然知道他为什么生气了,“我只是想晒下太阳,我很闷。”
  他沉默了一会,我继续说,“我没想会让人看见。”我抬头看了他一眼,这个人渣此时正直勾勾地盯着我看。
  “那我们过几天去国外玩下吧。”
  可以出去我当然开心,但是我不想跟他出去。
  他似乎看穿我的想法,冷哼一声,“小维,乖一点,不乖有你的好果子吃。”
  我没好气地瞪他一眼。
  戚沉昀倒是没生气,他一向不跟我这些小动作计较的。他突然抱起我往浴室走去,“洗澡去。”
  我挣扎了几下,“我洗过了。”
  “我还没有。”
  戚沉昀真是个暴君。
  等我们从浴室出来,我浑身动都不想动一下了,瘫软在戚沉昀的怀里。
  他动作很轻地把我放在床上,过了几下,他也上床了,把我搂在怀里,我哼了几声,他立刻在我臀部上轻轻拍了一下,“别闹,快睡。”
  “不舒服,疼。”我声音很委屈。
  戚沉昀低低一笑,“活该,谁让你刚才缠着我不放。”
  “屁,你个人渣。”
  他又在我臀部上拍了一下,“不准说脏话。”
  我懒得跟他争了,把头往他怀里一埋,与周公约会去了。
  这个人渣今天真是使劲在折腾我,太过分了。
  等我睡醒,戚沉昀早离开了,我坐起来,揉下头,看着自己一身暧昧的痕迹,就想把那个人渣捉到我面前,扒掉裤子狠狠打一顿屁股。
  想到这,我笑出了声。
  呆在这小小的阁楼上,我早已经学会了自娱自乐。
  爬起来梳洗过后,就摁了下床头的金铃,过了一会,就有人给我送早餐来了,不过却不是一贯送早餐来的小安,而是一个我并不想见到的人。
  戚子越把盘子往桌子上一放,就在桌子旁边的凳子上坐下,上下打量了我一番,才用那少年清越的声音唤了我一声小叔。
  我却局促地不知道把手往哪里放,我并不想这样尴尬地见到他,在我前一晚还和他爸上过床的时候。
  我不知道自己的衣服有没有遮住自己身上的痕迹,但是还好戚子越把视线最终停留在我的脸上。
  “嗯。”我干巴巴地应了一声。
  戚子越眼睛眨也不眨,“小叔昨晚是一个人吗?”
  我感觉自己一秒之内就烧红了脸,对于戚子越我是既愧疚又自我厌弃,愧疚是因为我成了他不完整家庭的一个很大原因,自我厌弃是因为我对我的亲侄子也怀着不干净的心思。
  如果戚沉昀是人渣,那么我便是变态吧。
  因为我爱着那个干净透彻的少年。
作者有话要说:  木马~
 
  ☆、第2章 chapter 2
 
  今天,戚沉昀回来得分外早。
  “今天子越来找你了?”他的眼里意味不明。
  我把手里的书放到床头柜旁边,抬眼看着他,“嗯。”
  “他来找你做什么?”他扯了下领带,随意地靠在墙上。
  我说,“没做什么,就是给我送了一顿早餐。”
  戚沉昀笑了,他每次这样笑,总没什么好事。
  “他给你送早餐?嗯?”
  我说,“你想说什么?不要阴阳怪气。”
  他几步走到我面前,眼底暗沉,“见了他你就胆子变大了吗?”
  我听到他这句话,却恨不得给他那张看上去毫无瑕疵的脸打一巴掌,是他害得我落得如此地步,我还记得那年盛夏他当着我的面撕掉我的大学录取通知书,我不能像一个正常人一样去读书,天天被困在一方阁楼之上。我能做什么呢?看些无聊的书籍,打发我无尽的时间。
  也许我一开始就是戚家不见光的私生子,所以就算失踪在大众面前,也无人关心。整个戚家想必都知道我戚云维是戚沉昀的禁|脔,一个可笑的暖床人。
  为什么我会沦落到如此可笑的地步?戚沉昀把我拖上他的床的时候,有没有想过我是他的亲弟弟?
  戚沉昀见我只是眼神恶狠狠地瞪着他,嗤笑一声,一把掐住我的下巴,他的力道很大,“小维,你在想什么?为什么不回答我的问题?看来胆子真的变大了啊。”
  我皱了皱眉,头一偏想挣开他的控制,他却看上去心情更加不好般,更加用力掐住我的下巴。
  “戚沉昀,我是你弟弟吗?”
  戚沉昀闻言,眼里飞快地闪过一丝情绪,但我却读不懂。
  “我从来没有承认过你是我的弟弟。”
  我听了他的话,只觉得句句戳心,越发觉得我可笑至极,想来一切都是我的错,投胎错了,不仅害死了我未见面的母亲,还害得自己成这番模样,不男不女。
  戚沉昀说,“小维,你觉得我很恶心?那么你自己呢?”他笑了,眼里是对我的嘲讽,“你的日记里写满了对你亲侄子的爱慕,你忘记了吗?”
  我想我的脸色一定很差,我以为我的心思藏得很好,除了那本日记,我把我所有难以启齿的感情都写在了上面。
  是何时,我也像戚沉昀这般变态了呢?
  我已经记不清了,被戚沉昀困在阁楼两年,戚子维有下午练琴的习惯,琴声会传到这阁楼,不知不觉中,默默听了两年琴声的我对戚子越早就了不同的感情。
  我觉得那个琴声像是茫茫海洋之上的灯塔,为迷失航道的船只指明方向。
  我听见自己的干巴巴的声音,“不是的,不是的,我对他不是那种感情,我不想拥有他,我只想远远地看着他。”我鼻子一酸,“你说得没错,我跟你一样恶心,可是我跟你不一样的地方更多,从来没有爱一个人是去毁掉那个人。”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