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君住江头我在江尾+番外 作者:一只猫姓三名年(下)

字体:[ ]

 
 
 
 
 
  ——亏我刚才还想夸你怎么突然像个人似的,是我瞎了眼,你后半段说的这是人话么?我几乎气炸了肺,一句话都说不出,听着他把电话挂断就开始浑身发抖,脑子里过了无数个可怕的可能性。不会吧?我惦记来惦记去,到老让姜文这小子抢先了?他什么时候看上葛优的?他怎么知道我也看上葛优了?他俩什么时候勾搭在一起的?成了还是没成啊?葛优刚才那么袒护他就是因为这?那显得我多傻啊,说不定他早就知道我喜欢他,说不定,他在片场空闲的时候还拿这事儿和姜文当做笑料——我这时完全想不到“优子到底是不是这样的人”,满心都是,他要被别人抢走了,我为什么没早点和他说,哪怕说出来也不算后悔。可转念又一想凭什么我就这么就认命了,放手了,我看上的人,怎么就能随随便便便宜姜文那个小子?想到这我一咬牙给小刚打了个电话:“小刚,帮我买两张下午的飞机票,你陪我去趟壶口。”
  他问:“干嘛啊这么突然?”
  我说:“你嫂子要和人跑了。”
  电话里传来一声惊魂不定的怪叫:“不是吧?杜宪?开什么玩笑?!”
  我耐着性子和他说了最后一句话:“不是她。”便撂了电话,把手机狠狠地反握在手心里,姜文也好谁也好,我要的就是我要的,让我拱手让人,做梦。
  我就不明白姜文怎么就那么乐意和我过不去,或者从根上说,是我俩眼光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太过相似——葛优有什么好啊?可我就是舍不得。下午的机票很难买,我只能买了两张第二天早上的,一夜辗转反侧,第二天看见小刚这货还要给我会心一击:“老道,难得看见你对除了优子和姜文之外的人这么上心啊。”
  这小子哪壶不开提哪壶的本事越来越炉火纯青,他提到的这两个人还真就都占全了,我点了点头:“那你以为我们去壶口干什么?”
  小刚现在的思想还没进步到男人和男人也能混到一起的地步,张着嘴愣了半天才问:“......那你这是......为了姜文还是为了葛优啊?”
  我向他抛了个冷眼:“废话。”
  他小心翼翼中还带着点儿不敢置信:“......那他俩......”
  我说:“说不好。”
  于是他就慌了,他和优子共同的特质就是遇见别人的事儿比自己的还着急。飞机上不能开机,下了飞机我打车的时候就看见他悉悉索索在我背后捣鼓什么,我没管他,上车的时候我伸手:“手机给我。”
  他向我挤出个笑,极其惨烈:“哥......你这是......”
  我说:“拿来,干嘛呢刚才?通风报信儿呢吧?我又不能吃了他你怕什么。”
  我当然不能吃了他,但我现在恨不得吃了他,好叫他这辈子都逃不到别的地方去。片场说远不远,我下车的时候手里小刚的手机响了,优子的短信:“你们走到哪儿了?”
  我给他回:“到了。”然后迈开步子往里走,找他不难找,离远了就看见他缩在椅子上,拧着眉毛,手里抓了几次手机又放下,最后还是下了决心又发了一条:“这么快?”
  这条短信发出来的时候我正好走到他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他:“那还不快?”
  他受了极大惊吓似的猛地抬头,噌的站起来,哆哆嗦嗦不敢看我,还要做一个极其敷衍的笑对我说:“哥,你坐。”谁要坐,我看见他就气不打一处来,看他死活不和我对视就更加恼火,上前一步掐着他的下巴就把他的头扳起来,强迫他直视我的眼睛。其实优子和我一样高,但在我的怒火下,他总能给我自动小了一号错觉,就这么个小了一号的身体在我的钳制下抖啊抖,我还真不忍心把他怎么样——虽然我真的挺想给他一耳光的。优子看着我不敢说话,不光是身体,连眼神都是瑟缩的抖,也不知道怎么就怕成这样,看得我又好笑又心疼,到没有刚来时的那么气了。可一转眼又看见他额头上印着的那个“囚”字,虽然知道是剧情需要,但落在我眼里还像是姜文宣誓主权般烙下的章一样,心里又一阵不舒服,戳他额头的手劲也就大了点:“这什么啊?丑死了!”
  他好委屈啊,扁了扁嘴弱弱的和我顶:“本来就不好看,再丑一点又有什么关系?”我一愣,他很少委屈,或者说他即使是委屈了也不会表现出来,这还是头一次,让我下意识的就反省自己,是不是话说重了,还是刚才下手太重了。我重重叹了口气,一时间也有点忘了自己到底是来干什么的了,心想我和他置什么气,刚想说点什么安抚他一下,一只手就突兀的伸到我的视线里,把葛优拉到身后护着,然后我就听见了一个此时我绝对不想听见的声音对我说:“师哥来了,喝点水吧?”
  要不怎么说,姜文就是老天爷派下来和我作对的呢,我也没干什么,他就巴巴的过来显得自己多宠着优子,别人说一句都不行——虽然将心比心我也看不得别人在我面前说优子一句不好,可你又和他算是什么关系?不是说杀青之后这人才算姓了姜么?那你现在在这充什么正主?想到这我心里又是一阵翻腾,让我站不住,只能不动声色的慢慢坐下,手插在口袋里慢慢的握紧了:“哟,这不姜文么。不必了,我喝不惯你这里的水。”
  后来小刚对我说,这你就小家子气了,人家向你示好,你好歹也别一上来就撕破脸啊。可我怎么向他假意客套?我看着他在应付我的时候还要回身向优子安慰般笑笑,生怕别人看不出他有多在意他护在身后的人的时候,心里就难过的要命。这时他还要捡我不爱听的说:“师哥这次是来看葛大爷的?真好真好,那叫小别怎么着来着?”
  这就相当于是在和我说你和他平时住得近又怎么样?就一个小别,他就做了别人家的人了。于是我也冷笑着回过去:“比不得师弟后来者居上。”
  姜文说:“师哥,我们谁是后来者呢?我和葛大爷八几年就认识了,那时候师哥当皇帝当惯了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我们这些小演员怕是根本就入不了万岁爷的眼吧?”
  我死盯着他,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冷哼:“哟,看不出来你们两个还是同甘共苦打下的友谊基础呢,怪不得,真是贫贱百事哀。”
  我很烦,只是觉得烦,就想早点把他应付完好单独和优子说点什么,可我自己也不知道到底要问他什么,难道要说,你真的和姜文在一块儿了?那我怎么办?我喜欢你很长很长时间你知不知道?可是我又怕他会说,那是你自己的事情,和我有什么关系?我脑子里一点都不清楚,只能假笑着维持一个临阵不惊的表象,这时候姜文也笑了:“哪赶得上师哥近水先得月,不过您捞到那月亮那是月亮么——就是一个影儿吧?”
  “姜文你说谁是猴子呢?!”
  我突然被戳到了痛处,疼的我几乎一瞬间失去理智,不管不顾的在片场大吼起来,完全想不到这是在片场,他们在拍戏,还有那么多人看着,只想先把葛优带回去,怎么带回去都好,绑回去都行:“你!马上!收拾东西跟我回去!!!”
  他吓了一跳:“戏都排到现在了,再回去你这不是让人家剧组这么多人为难呢么?”
  其实他说的是实话,可我现在真的什么都听不进去,看着他推诿的样子想到的也只是他和姜文串通好了,用这种方式折磨我,说出的话自然就越发的不客气:“我管你这个?!剧组换演员的事情新鲜呐?你以为少了你这么个臭鸡蛋人家还不做槽子糕了啊?!!”
  如果是平常,他也就真和我走了,或者是服个软,给我个台阶,我也就不说什么了。可今天优子不知道是打哪儿来的勇气,在我还没缓过气来的时候,就听见他用同样的分贝对我吼了回来:“是不新鲜!可我也没听说过哪家主演半道上退场的!就算是臭鸡蛋现在也和槽子糕搅合到一块分不出来了都!”
  我突然就傻了,我真没想到他能这么对我,可转念又一想我又算什么呢,我凭什么对他的事指手画脚的,我凭什么就心安理得的觉得,这个人理所应当的就是我的?因为他对我好?别傻了陈道明,他之所以会对你好,是因为他对每个人都会好,你又在自作多情什么?我突然就什么都不想争了,爱谁谁吧,我最终还是输给姜文了,输的心不甘情不愿,却无可奈何。
  你们相亲相爱,你们百年好合,你们以后再也不要让我看见。我在心里默念着这句话,站起身头也不回的走了,小刚追上来,在我身边轻声说:“其实......今天来的就不是时候。”
  我说:“别说了。”
  当天晚上小刚陪我喝酒,一杯又一杯的,我给小刚不知满了多少杯:“来,喝,一口干,不喝不是兄弟。”
  他喝的舌头都大了,憋了半天才说清楚:“憋倒了!哥!憋倒了!你也不看看你喝的是什么!你那杯子里是水啊!”
  我冷冷一眼看过去,他就立马噤声了,一脸苦大仇深的把那杯酒喝完,又被我倒上一杯。喝到最后反倒是滴酒未沾的我看起来更加癫狂,举着杯子,手指的是小刚骂的却是我自己:“陈道明你就是贱你知不知道?你就是贱!自取其辱好受吗?好受吗?!你算是他什么人啊你?有你这么作践自个儿的吗?!!”
  小刚醉的连手指都抬不起来:“你......”刚说了一个字,就一头栽在桌子上睡死了。我呆呆看着手里的杯子,心里慢慢平静下来了,一眨眼,就有一滴眼泪沉沉掉了下来,在杯子里溅起一滴水花。
  我不生气,我只是在难过自己,难过这个会因为这种事而变得连自己都不认识了的自己,难过那个在今天怎么也没能鼓起勇气告诉心上人我有多喜欢他的自己。我父亲从小就教过我很多事情,什么君子成人之美,什么爱人之事悦人之好,可是我心里还是越不过这个坎儿,我没法不喜欢他,就算是他是姜文的,我也没办法。可我也不知道,我还能做什么,过了今天,我又要以什么样的姿态去面对他。我在黑暗中尽量使自己哭的声音不弄醒小刚,为什么没人能告诉我呢,我该怎么做,为什么没人能告诉我,我懂得那么多的道理,为什么依然过不好这一生。
  
 
☆、【6】
 
作者有话要说:  心血来潮赶出一章,凑合着看吧,毕竟只是H前的过渡章,毕竟......我已经那么迫不及待的想写H......                        
  6.
  后来我还真就别着劲儿,再也没联系过优子,他倒是给我打过一次电话,没说完一句就让我挂了——虽然说我挺期待着他能先向我服个软的,这份期待不亚于我刚认识他的时候天天等着他给我打电话的日子。可打了电话我又能说什么呢?陈道明是骄傲的,总不至于让他说两句好听的就哄过去,然后就装看不见似的,真就祝他们天长地久了。可我心里也知道,再怎么气,心里也还是放不下这只傻兔子,撂了电话心里还真就紧了一下,说不上是期待还是什么,隐隐还有点盼着他再打过来,结果这一等就没了声息。我犹豫半天,拿起电话给他拨回去,心里想着我就听听他要和我说什么,听完就算了,结果第一次正在通话,第二次直接就关机了,气的我差一点又摔了手机。
  “你说他这叫什么事儿?耍戏人呢?”我一脸愤懑的对小刚说,小刚拦住了我已经递过来的酒瓶:“哥哥!真不能再喝了!再喝我就得去洗胃了就没人陪你说话了!”
  我说:“那成,那你喝水。你说他......”小刚摆摆手,拦住了我要骂人的话头:“你先等会儿先等会儿,你生什么气啊?从逻辑上看,你了解整个事情的原委么?你是站在一个什么立场上啊?你是因为什么生气啊?是因为优子私自接活儿?不是吧?”
  我一挥手,幅度有点儿大差点儿打着他:“甭和我说这些没有用的!逻辑,逻辑是能解释一切,那逻辑能解决一切吗?是我承认,我这事儿办的逻辑上说不通,可是......”
  我说不下去了,心里酸的要命,把脸埋在手心里,用力揉搓,传出来的声音也就闷闷的:“你别笑话我。”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