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老流氓与小混蛋 作者:一抹薇笑

字体:[ ]

 
 
 
 
☆、他妈的坑爹人生
 
?  老罗其人,非常出名。
  十里八乡一枝花,身材魁梧,相貌出众,手下包圆了七八个村子的山皮,钱大把。十年前买了车,五年前修了房,两年前娶了娇妻。
  今年三十五的老罗按着这个套路走下去,按理说那该是真真的人生赢家,暗里地谁不嫉妒谁不羡慕?
  然而老罗并不快乐。原因呢?简单着呢,他没有儿子。照理说,这也没什么好忧愁的。儿子么,慢慢的耕耘总会有的嘛。
  可这句安慰对老罗来说就是放屁!不但没用而且臭不可闻。用老罗的话来说,他妈的还耕耘?那老娘们老子的确刚娶他两年,可地老子早耕作了五六年了。是块沙漠都他娘的该长草了!
  老罗气啊,没有儿子来个女儿也成啊。他今年三十五了,意气风发的年华快要过尽了。钱赚够了,房子车子啥都有了,当年一个班的同学放眼望去没有哪个在他面前抬得起头的,就连媳妇儿,也都是跟他的几个里最漂亮最可人的那一个。可是……他没有孩子啊,他愁!奔波打拼那么多年,他累了。时光无情,青春有限,他快老了。
  什么都看遍了,香的臭的酸的甜的辣的,心累了,嘴淡了。得不到的是最好的,得到了反正品不出甜味了。
  喜新厌旧,吃着碗里看着锅里的,人之常情嘛。钱多了,没意思。反正渴望起了平常人的日子。看见小孩子,他羡慕,他嫉妒,他也想要一个会走会跑会闹会撒娇的孩子,叫他爸爸,嗲声嗲气的。
  闹了一两年,他都成魔怔了,生意不管了,反正摊子摆在哪里总有收成,他手下养的哪些蠢货也不尽是吃闲饭的。他一股脑儿地放心地将所有精力投入了造人这一件事儿上去了……
  然而,没用!到最后,他走在路上,看见一只小狗都父爱泛滥,然而趟着自己血的小家伙还是影子都看不见。
  他毛了,冲自家娘们发火。娇滴滴的娘们就是个摆设,除了哭就是撒泼。他更烦了。
  干脆去医院检查检查,是那娘们没用老子就离婚算球。小罗漠然地想,他好似天生就是这样,对于女人,最初是怀着可有可无的感情,后来品出了荤腥的好滋味,女人又成了发泄的工具,现在呢他有了新的心愿女人又成为生孩子的工具了。
  他的字典里没有爱情,甚至没有感情,他猜这可能是和他是孤儿的原因有关。
  出了医院 ,老罗却又产生了新的怅然。他错怪那娘们了,不是她的错,是他本身的错。
  他天生不能有孩子。和身体素质无关。男人三十一枝花,他正当壮年。
  忧郁的老罗满心的都是绝望,而没有看到身旁美艳的女子异样的眼。
  再后来,老罗,成功人士,就成功的进了监狱,被枕边人祸害的。而用的名头,老罗这辈子都不想让他人知晓。
  老罗在成功离婚的第二天入了监狱,因为钱,他在入狱一个星期后顺利拖困。
  然后呢,他就有了一个儿子。非亲生的,小王八蛋,纯种的。
  ?
 
☆、可耻的萌了。
 
?  “喂,大叔,劳烦您从哪儿来的滚哪儿去好不?这是老子的床!”老罗睡得正香,这两天处理那个糟心娘们把他弄得身心疲惫,也懒得臭德行嫌弃班房里的糟糕环境了,一头倒下,不一会儿就咕噜咕噜睡得倍香了……如果不是某个没礼貌的臭小鬼的打扰的话。
  “干个蛋?小孩子要有礼貌,没看到叔叔正在睡觉?”老罗被扰了清梦,闲的无聊,索性闭着眼睛就那么躺着逗小孩。
  “叔叔!我呸!老子有个屁的叔叔!快滚起来,不然老子发火来了!”
  小孩的声音稚嫩,听起来年纪不大,不过变声期的嗓子大声叫起来格外难听,老罗啧啧两声,没劲儿般的翻了个身,不理。
  “他妈哥比的!看不起老子!哥几个,都过来,咱几个好生教训他一顿,顺便着,明儿个一整天的饭钱都有着落了!这老家伙看着有钱!”
  小家伙开始呼朋唤友了,可惜道行不够,没人理会,不得不使用利益召唤。老罗好笑般的想,这是个小贼,这肯定是个小贼,三句话不落本行的,掉钱眼里了。
  老罗本着傻瓜才趟着挨打呢,内心里决斗一番,将懒虫掐死——这是冬天,被窝里,就算是狗窝的热度也很缠人的。
  他睁开眼,站起身来,不出意外的看到了胆大包天已经围成一团的小家伙们开始颤抖。
  老罗知道这些家伙是被自己睡姿蒙骗了。老罗这人吧,有些孩儿性,睡觉喜欢倦着睡,像小狗似的,曾经前老婆说他这是缺爱和安全感,不过他认为那是扯淡。而且天性里的懒和固执以及一意孤行让他打算死了再改。
  那不是什么没男人味的睡法,老罗心想,男人味不是睡姿决定的更多是身高,以及,肌肉。
  这不是自己一站起来,经常健身的肌肉和至少一米九的身高就把一伙子小孩子孩子吓得叫妈妈了。
  “是谁想要揍我一顿?嗯?是你么,小家伙?”老罗扫视一番,寻找目标。他的相貌缺乏严厉气,纵使生性冷心冷情,声音却天然透着暖意。
  曾经有个小情人说过,老罗的钱让她嘴软,脸让她腰软,身材让她腿软,单单声音却可以让他全身都软。
  “去他妈的柔弱好欺,耗子那家伙专门坑老子!不过这老家伙真他妈的……够味,声音好听的跟调情似的。”罗不乐心想,一边鼓起勇气站了出来,“是你老子我!乍得,你还能吃了我不成。大不了我不抢你钱了。”
  小罗一说话,老罗便敏锐地看了过去。没办法,酒桌上练出来的,耳听八方眼观六路。
  然后,老罗就疙瘩一声了。完了,他妈的完了!老罗心理有个声音在叫嚣着。
  嗷,当然不是一见钟情了。小罗不清楚,老罗却是个直的,笔直笔直的。
  老罗发现,自己翻了两个毛病,一个吧这辈子都改不了了,爱色,男人么,虽说关了灯都一样但大中华的地理位置决定了一年中不关灯的时间比较长。另一个么,最近添上的,父爱泛滥综合征。
  刚巧,自己两个都碰上了。
  这小子以后就是我儿子了,干儿子也当亲儿子疼。老罗心想,一边调整面部,卖力露出个和蔼可亲的笑容来,好像人贩子大叔。
  “小子,你叫什么名字?缺钱用么?开始你说的没有叔叔又是个什么意思?”
  过耳不忘,老罗再一次感谢自己的商人身份。他一寸一寸的扫描着小罗的脸,太他妈可爱了。正在抽条的身体,包子脸,乱糟糟的头发,叛逆的却泛着水光的眼神,脏兮兮的抹布似的衣服,一副营养不良没娘疼没爹爱只好学着小刺猬时时刻刻挺着尖锐的刺好保护自己……
  老罗被自己的想象下了一跳,没想到自己还有编故事的特长。但是……他就是这么可耻的萌了,在小罗恶狠狠的眼神下。
  他想,人生处处是意外。真他妈是名言啊。我竟然从来没发现我竟然是个天生的慈善家的料!
  ?
 
☆、有钱人这么玩儿
 
?  “喂,小孩给叔叔说说么,你的名字?别太小气么,叔叔不似都给你钱了么?”老罗嬉皮笑脸,一脸讨好。此时此刻的他,前所未有的拥有着无穷尽的耐心和激情。仿佛即使对方不搭理他,也也没什么不得了的。
  一次不耐的皱眉,也足够他没道理的欢喜好半天。
  “喂,说说嘛,小孩?或者说说你那不合格的父母?怎么穿成这个德行?”
  “要你管啊,臭管闲事的!”罗不乐翻了个白眼,径直地铺床,上铺。
  “别睡了,都潮了。到叔叔床上去睡?新的,干净又暖和。嗯……你在这里,你爸妈都不管你么?”
  “都说了管你屁事!你爸妈还不是也没管你?”罗不乐翻了个身,被子太小,床也不大,正在抽条的身体隐隐约约的透出一抹微光似的白腻。
  老罗眼睛钉在那里半天才回过神来。又扯了几句没得到回应的淡后,扳开小家伙的身子,好嘛,睡着了!合着老子一个人白唱了半天的独角戏。
  回了自己松软的床上,老罗却没有丝毫的睡意。死小子睡觉时的样子也不讨喜,皱着眉头,活像谁欠了他几百块钱似的,不过怎么老子反倒觉得挺可爱呢……
  老罗自个儿计较半天,思维不受控制的飘到了其他的地方,比如自己第一次失策竟然连一个孩子的话都套不到,比如自己泛滥成灾的莫名其妙的父爱,比如自己不着调的婚姻,又比如没道理的入狱罪名和不识相的狱警,还有不靠谱的关键时刻找不到人影的的御用律师……
  一天下来,他平平稳稳的生活天翻地覆。
  旦日,阳光明媚。老罗从睡梦中醒来,下意识的一抬手拱起被子准备起身,“啪!”四分五裂的水杯,糊了自己一手的冰凉的水。
  “咯咯咯咯~哈哈哈哈~嘎嘎嘎嘎~”四下而起的或正常或装作不正常的笑声传来。老罗无奈的站起身来,这一手的水倒是没事,可湿透了半个裤裆的水渍可怎么办哟,愁死个人了。
  “嘎嘎,罗不乐同学,兄弟这下完完全全佩服死你了,你丫的行啊,跟他肚子里蛔虫似的,算计的咋这么准?”
  “那有啥,咱们不乐同学可不是咱们这些人能比的,人家也念过书呢是不是?”
  “还有个当教师的奶奶……”
  “不愧是念过书的,下回老子看谁不顺眼,乐子帮哥们出主意!”
  “也就那傻逼人傻哈哈……”
  “滚蛋!事儿妈,话儿一个比一个多!”罗不乐笑骂,笑意却没入眼底,一个个傻逼逼!把老子的底都透出去完啦!还他妈提老子姥姥……
  罗不乐很想发火,然而到底没发。都是孤儿,都是贼,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贪财,自私,冷漠,不顾及他人,没心没肺,然而即使是他们这种人,也有一种称得上可贵的品质了,那就是团结,不管是骂你爹还是曹你祖宗了最先生气发火的都会成为众望所归的叛徒,遭到所有人的抛弃。
  虽然不能和同伴发火,但因为悲伤而孕育的怒火却并非无处宣泄。主动凑过来的老罗大大可不就是最好的对象?
  “干什么,老男人?”
  “没事,看看你不成?”
  “闲得扯蛋玩啊!”
  “疼啊,要不你的借我玩玩?”
  “滚!”
  “小孩子不能太没礼貌。认真点,给叔叔说说,家里还有人么?”
  “干嘛!不想说……”
  “好么,你是孤儿,我没儿子,让叔叔收养你给你当爸爸好不好?”
  “你发烧了吗大叔!都说了老子很讨厌你啦!才不要喊你爸爸给你当儿子呢!”
  “我会很疼你的……”
  “……滚!”
  罗不乐尿遁了。革命尚未成功,同志还需努力呀。老罗忧虑的想,老子那句话说错了?生那么大的气?瞧他,脸都气红了。
  厕所里的罗不乐小同志。他是?他不是?哎呀他就是看他那样子就像!不可能那是你的错觉说不定他是个受虐狂呢?你怎么就能肯定他是同性恋?说不定人家真的只是想收个干儿子呢!
  天人交战。
  放屁!干女儿干儿子,他妈的不就是那么一回事儿么?暗黑心理,完胜。
  “出来了?”
  “嗯。”被堵在厕所门口的罗不乐同学。
  “想好了没?叔叔很有钱,你要多少给你多少,随便你玩。”
  “……。干嘛找我啊。”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