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天降金山不好拿 作者:金樽半盏(上)

字体:[ ]

 
☆、回国
 
?作者有话要说:  新文出来了
亲们,多多捧场哦
本文是架空都市,整个世界都是在其他的位面。没有美国、英国等等国家……
主角所在的国家是罗马共和制,有元老有执政官,有议会
恩恩                        
  【马七少投资8亿只为捧红颜,票房惨败被老头子追杀千里。】
  【马太爷抱病卧床,众子女争露脸打破头!】
  【马家嫡孙重回祖宅,意欲大权独揽!】
  【马家诸子争夺财务大权,金山一座谁人做主?】
  【明星艾莉娜号称最爱马三少,婚期就在三周之后。】
  【马二爷夫妇重归于好,夫妻合力打造晋江生态园。】
  【九子夺嫡内斗不止,马老太爷病发入院!】
  ……
  “我说老板,你确定这个时候回去插一脚是正确的?”丁雯雯一边将网上的新闻念出来,一边贱兮兮地欣赏着李贺额角上凸起的青筋:“一看就知道现在是个闹是非的好时机,没好处的话,咱们就别上赶着跳进去。中不?”
  “不是咱们,只有我回去。”李贺斜眼瞟了一下自己的助理,然后认真整理着自己的行李。袜子和内衣必须放在专用的内衣包里。护肤品专门放在化妆包,领带常用的三种颜色就可以了,西装至少要带两套……
  丁雯雯露出一张快要垮下去的肉脸夸张地说:“老大,行行好。真的不行啊。我一个人搞不定啊。”虽然她是李贺的得力下属,但是老板的工作可不是一般人可以顶得下来的。虽然项目进行的差不多了,但是后面收尾的工作也绝对不是她一个人可以搞的定的。
  “拿钱干活天经地义。”虽然丁雯雯有一张还算不错的小圆脸,不过对于龟毛挑剔的李大少爷来说并没有什么特殊的。眼看着已经哭丧得和囧字差不多得助理,李贺想了一下,还算是略带人情味地拍了拍她的肩膀以示鼓励:“好好干。你看,我连行李都没让你帮我收拾。知足吧。”
  他不说这个还好,丁雯雯一听顿时悲愤地反驳道:“老大,你那种带什么都有特定规矩的行李收纳法谁能弄得好啊!就算是十佳金牌管家也不能做到你的满意程度啊!”有个挑剔的老板,对于助理来说简直就是极限考验。显然,丁助理目前还在炼狱阶段。
  李贺也不理她抗议,直接镇压:“总之,按照我说的去做。不然扣薪水。”
  “你等着,回头我就住到你房子里去。”丁雯雯还在垂死挣扎:“吃你的,喝你的,用你的。”反正她是李贺的助理,老板家的钥匙丁雯雯当然是有备份的。
  李贺轻蔑地冷笑一声:“有本事就去住啊。反正最后你也得给我彻底还原。”
  “……”龟毛刻薄的老板,就算脸在帅也是白搭啊。
  “还不去去准备车子,我要赶飞机。”李贺将所有的注意事项都写成了邮件发到了助理的电脑里。他昨天接到外祖父病危的消息,让他赶快回国见最后一面。所以,连夜准备相关的交接工作,基本上算是整晚都没有好好休息。
  看了一眼已经眼下泛黑的李家大少,丁雯雯缩了缩脖子,很乖顺地送老板去机场。
  “这些都记住了?”李贺虽然很累,不过看起来还算是有精神。虽然李家大少不是什么明星模特,但是对自己的外表要求还是蛮高的。从衣服的折线到领带的打结花式都有自己的一套准则。绝对不会蓬头垢面地出现在人前。就算熬夜加班,李贺也从来都是精神抖擞地照常工作。他这种龟毛臭屁的个性从小就有。哪怕丁雯雯很早就认识李贺,也从来没见过这个家伙狼狈的样子。
  丁雯雯心不在焉地点点头:“老板,现在国内那么乱。你过去真的没必要吧。”虽然说是李贺的外公马老太爷病危,不过当时接电话的可是丁雯雯。老爷子在电话里的声音听起来可是当真中气十足。这种时候装病危又要李贺回去,怎么想都不会觉得是好事。
  “该去的总归是要去。”虽然丁雯雯和自己的关系一直很好,不过很多事情她还是不知道的。李贺也不想告诉她。自己和马家的关系并不是表面上看起来的那么简单。知道的太多说不定还会有生命危险。
  不过,李贺思来想去也没明白老爷子到底是个什么意思。别说,马老爷子现在其实没大碍,就算是病危需要分遗产,这也和李大少没什么关系。他的母亲虽说也算是马家的女儿,但是怎么说都是领养的。
  后来又违背马老爷子的期望,趁着建国初期自由开明的风气嫁给了李贺的父亲——一个穷教书先生。所以即便是李贺母亲健在的时候,和马家的关系也算不上亲近。
  至于十年前父母双亡之后,马老爷子也只是花了一大笔钱,让李贺去读寄宿制学校,后来更是在他18岁的时候送到国外读书。除了逢年过节用电话问候之外,李贺真的和这位老爷子没多少话可以说。不过,看在为自己垫了这么多年的学费生活费,让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儿在贵族寄宿学校里还能保持体面的份上,李贺觉得还是可以满足老头子一些不过分的要求。
  登上飞机之后,李贺无情地将泪眼婆娑的小助理甩在身后。完全不理会背后小助理咬牙切齿要打小人的表情。
  头等舱的座位还是不错的。一入座他就戴上眼罩还是补眠。从这里回国内至少有16个小时的路程。抓紧时间还能稍微休息一会。左右都不是认识的人,死要面子的李大少也就稍微委屈了一下。
  扑面而来的黑暗和倒影在瞳孔里的烈火让李贺本能地开始颤抖。那种无声的喧嚣充斥着自己的感官。明明是靠近了烈火,却依旧是浑身冰凉。一个温柔的声音在他的耳边反复低吟:“活下去,活下去……”
  李贺猛地一惊,才发现自己刚才做了一个噩梦。看着贴在自己手边的矿泉水瓶,他大概知道为什么觉得冷了。在确认周围没人注意大自己的狼狈样子之后,李大少非常装逼地将自己的表情调整到矜持和冷然的频道。然后一双杏眼开始不安分地四处观望。反正一时半会不用再睡了,瞅瞅周围也不错。
  前方坐的是两个一看就是很土豪的海外蛮夷,大肚子黄头发,虽然看衣服做工不错,但是那连椅背都无法遮住的胖肚子彻底揭露了对方身材的悲剧。
  左边的一个中年男人一看就是很精英的样子。穿着定制的西服,戴着金丝边的眼镜,手表也是六位数的货,不过手里的报纸却展现出了八卦版的精髓,出轨、劈腿、小三、撕逼样样都有,种类齐全。至于右后方的那个女人,李贺几乎是用眼睛斜着看她的。
  穿了一身平价卫衣,梳了一个土气的丸子头不说,光是苍白的脸色和可以媲美熊猫的黑眼圈就足以毁掉任何美貌了,况且这位和美貌似乎没有多少关系。
  勉强算是清秀的脸上是睡死过去的傻样,半张的嘴巴里面流出的液体直接把她手里抱着的玩具浸湿了一片。更要命的是,这个腹黑兔子的设计貌似是有专利权的,正版应该还没有投产。她抱的居然是个经典的山寨货!
  总之,李家大少就是一个挑剔鬼。左看这个不顺眼,右看那个不顺心,最后实在无聊,又再度睡过去了。
  李贺这么一觉就睡到了下飞机。从M国到新夏,一共要16个小时的航程,难得睡饱之后,整个人都变得精神抖擞起来。洗了一下脸,李贺对着镜子臭美了一会。黑头,没有;黑眼圈,没有;领带,OK;衣服,OK;顿时觉得自己帅极了。
  刚一出门,李贺就看见一个比较显眼的牌子,上面写的名字是自己。看对方的穿着,是一个很得体的年轻人,虽然看起来比较普通,但是给人的感觉还是挺舒服的,想来应该是外公派来的人。
  “请问是李少吗?”拿牌子的年轻人声音温和举止有礼,一看就是经过专业的管家训练。李贺矜持地点点头:“我是。你是外公派来的?”
  “威廉管家让我过来接您。马老先生还在住院,最近的状况不太好。”年轻人边说边把李贺让出来:“我的名字叫做郑书,是执行助理。”
  
  郑书的年纪大约在二十七八岁左右,正是年富力强又有点经验的好年纪。看他走路的姿势,应该也多少有点功夫,李贺对他还算是比较满意。
  两人刚一走出来,就看见一辆鲜艳的红色跑车停在旁边,那是今年最新款的货色,新夏国内的价格应该有七位数。别的不说,光是外形,一看就知道车主属于比较张扬的那种。在他们快要走过去的时候,正靠在车边打电话的年轻人忽然抬起头。
  男人的目光有点茫然,不过注意到旁边的郑书之后,他的表情立刻变得自信起来。接着,李贺就看见这个人直接朝着自己这边走来。不过他似乎走的有点着急,在快到面前的时候居然踉跄了一下。李贺顺手就直接将人扶住。
  “哟,表弟。好久不见。”男人也不道谢,直接一把抓住李贺的手腕:“不记得我了?我是你表哥马马晓海。”
  听对方这么一说,李贺倒是记起来自己这位表哥了。是小姨马秋红的独子,因为小时候父母就离婚了,所以跟着母亲姓马,也算是马家的孩子。从小就熊,不过对自己还算够意思。当然,这是在知道李贺是男孩子之前。之后自然是怨念满满,似乎因为李贺没经他许可就擅自变成了男孩子,搞的自己没了媳妇的意思。总之,算是一笔烂账。
  ?
 
☆、冲突
 
?作者有话要说:  本文是架空都市,整个世界都是在其他的位面。没有美国、英国等等国家……
主角所在的国家是罗马共和制,有元老有执政官,有议会
恩恩                        
  第二章冲突
  不动声色地伸出手,将对方试图上来拥抱的爪子挡住,直接变成了握手的动作,李贺的脸上依旧是谦和的表情:“是表哥啊。你一下子变得这么帅,我都不敢认了。”嘴巴上说的客气,不过心里却是在腹诽。明明只是早生了不到一个月,表哥什么的实在是太讨厌了。
  吹捧话谁都会说,但是由李贺这种矜持的表情里说出来却格外让人满足。果然,脸好,一切都好。
  “哪里哪里,你也是越发好看了。”很自然地拉住李贺的手,马晓海就打算把表弟往自己的车上带:“来来来,还没吃吧。我们先去吃饭。”
  站在一边的郑书终于放弃做背景了,他轻咳一声提醒道:“七少,我是来接李少的。”
  马晓海一个白眼过去,带着几分嚣张:“什么李少。小贺是我表弟,叫表少爷。”虽然只是月份大了点,不过马晓海对于强行当哥这点做的还是蛮顺溜的。
  “是,我是来接表少爷的。”郑书也算是从善如流。
  马晓海停住脚步,上下打量了一下郑书:“不过是威廉让人来接表弟而已,又不是我外公。你就回去说,是我带走了。”
  “老爷子还在等着表少爷。”郑书似乎并不打算就这么算了。他不动声色地走过来两步,刚好卡在去跑车的路上。看样子,这事有点蹊跷。
  马晓海很不耐烦地挥挥手:“晚一会能死啊。我先带他去吃饭,晚上再把人送过去就是了。”说完有点半强迫地拉着李贺就要走。
  郑书正色说道:“七少爷,表少爷回来是老太爷的意思。我必须要把他带过去!”语气里的坚决似乎有那么点不寻常的意味。
  李贺的目光转向一直笑嘻嘻的马晓海,对方的脸色也变得有点揣摩不透:“姓郑的,你以为自己是谁?不过是个小助理,居然拿着鸡毛当令箭。你别忘了,你拿的是马家的钱。”马晓海的表情乍看起来似笑非笑,但是眉宇间似乎有点担忧。
  然而,即便是马家小少爷面露不快,郑书似乎也不打算退让。他轻笑一声,用一种听起来彬彬有礼的强调回答:“正如七少所言,我拿的是马家的薪水,而不是七少您的。想给我发薪水,也得先继承家业才行。”原本还算亲和的脸上带着说不出的嘲讽:“虽然可能性不大,不过您还是可以努力一下,以便更好的死心。”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