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天降金山不好拿 作者:金樽半盏(下)

字体:[ ]

 
 
 
  要是换做以前,何霆说不定也会吃上两口,反正是送上门的。不过有了李小贺,虽然对方没说,他还是很自觉地管理自己。这是恋人的基本义务,这个都做不好,小家伙绝对会分分秒秒翻脸的。他可不打算考验某人的气量。
  何霆本以为蒋曼如会直接到房里勾引。没想到她还是个要脸的。先让下人带着自己进来。换衣服的时候何霆闻出了衣服上的味道不对。虽然用的是上好的迷.药,一般人觉察不到。但是何霆做了多年的情报工作,这种东西一闻就知道了。
  那么接下来的事情就顺理成章了。压根不给蒋曼如靠近的机会,何霆直接就换衣服离开了。至于发现李贺,小家伙的气息他太熟悉了,一靠近就知道。从某种意义上说,李贺也是很有动物的只觉得的。
  “所以说蒋曼如是穿着cuī情的衣服被冒牌货送到了房间里。然后两个人就顺理成章地在一起了?”
  “差不多吧。你可以打电话给你大哥问问。”说到大哥两个字的时候,何霆吐字变得慢起来,仿佛想要在嘴巴里多含一会儿,慢慢地咬碎,然后吐掉。
  李贺白了他一眼,立马拨了一个电话给马晓天。然后听到一个非常狗血的场景描绘。
  在和蒋曼如春风一度之后,这对男女彼此都还算满意。然后就打算长期交往。虽然一开始蒋曼丽有点瞧不起冒牌货的出身,但是人家到底有法定遗嘱的数十亿财产继承嘛。也算是潜力股。
  而马二婶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彻底西斯底里了。死活要蒋曼如和冒牌货分手。她一直打算让敢女儿高攀一户好人家。现在和过去不同,就算之前有过男人也没事。而对于冒牌货,她则是想赶尽杀绝。毕竟,就是因为冒牌货他们才少拿了几十亿的财产。马二婶怎么都不会答应的。
  总之,这是一个非常具有狗血意味的早上。
  ?
 
☆、心怀叵测的交易(上)
 
?  “阿霆,你知道不,当冒牌货衣冠不整地从蒋曼如的房间里出来的时候。我二舅妈的脸都绿得和老黄瓜差不多了。”在从马晓天那里获得第一手资料之后,李小贺就迫不及待地过来献宝了。对于他家二舅妈,也就是马二婶,李贺可从来都没有一点好的看法。
  “然后她就冲了过去,一把把那个冒牌货推到一边,闯进了蒋曼如的房间里。”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和两人预料的机会一模一样。现先是一阵西斯底里的叫嚷,接着就是啪啪啪的耳光声音。再后来就是砸东西和厮打的撞击声。
  后来连那个冒牌货也看不下去了,直接插手拉架。别的不说,马二婶那战斗力,在愤怒的情况下简直是开了无双。别说蒋曼入根本毫无还手之力,就是那个冒牌货在第一时间内也是被压着打的。感觉上简直就是一个狂战士的表现。
  不过,到底还是冒牌货年轻力壮,最后总算把马二婶推到了一边。这位一看武力不行,就开始撒泼打滚,直说冒牌货占了自己女儿的便宜,要他赔偿。
  这个说法很有意思,马二婶似乎并没有要把蒋曼如嫁给冒牌货的意思。毕竟,在她看来,不过是一夜情,放在过去对女孩子来说是污点。至于现在,只要不是滥。交,一般的这种行为根本就不是问题。
  只要把这个冒牌货收拾掉了,蒋曼如有马家做靠山,分分秒秒就能再找一位金龟婿。至于冒牌货本人,虽然遗嘱里是说要给他几十亿的财产。可惜马二婶根本就不认,在她看来,这笔钱早晚都是马家人的。冒牌货被扫地出门只是时间问题。她可不会把好不容易培养出来的女儿就这么送给一个很快就身无分文的穷小子。
  在听完李小贺幸灾乐祸地描述之后,何霆很有兴趣地问:“那么女方是什么态度?蒋曼如也是成年人了,那个大妈又不是她的亲妈,总不可能什么都听她的吧。”
  李小贺眼睛一瞪,很是吃味地说:“怎么,这个时候倒是关心起那个女人来了?是不是昨晚送给别人以后开始后悔。打算以后找机会自己吃一次啊?”
  某绅士哭笑不得地用手梳理了一下李小贺的头发:“就是问问而已。我觉得那个女人不会舍近求远的。”
  虽然不愿意承认,不过绅士何在这方面的判断确实很精准。那天早上,蒋曼如和马二婶之间确实爆发了一次有史以来最严重的冲突。
  原因无他,蒋曼如不愿意放弃现成的金龟婿去赌一个不确定的未来。虽然何霆的身价更高,人也更帅。但是他身边的追求者实在是太多了。就算蒋曼如对自己有信心,但是压力也是非常大的。就算最后得手,这位身后还有枝繁叶茂的家系,无论是事业上还是金钱上,所受到的掣肘也不会小。
  而冒牌货这边,他是父母双亡,亲戚只有马家。因为继承遗产的关系,两边的关系也是降到了冰点。并且几十亿的财产落到这位头上,就算比何家出身差又怎么样,有钱才是硬道理。再加上他人年轻,长得也不错,更重要的是,蒋曼如觉得自己还是可以掌控这个男人的。所以蒋曼如觉得与其找个成功率很小的超级金龟婿,冒牌货这种经济适用男也不错。
  对于蒋曼如的打算马二婶当然不答应啊。要知道,冒牌货拿的可是她家的钱,蒋曼如跟着冒牌货就等于合伙从她这里抢钱。这事根本就不能善了。
  总之,后来又陆续听到了别处的消息。说是马二婶干涉恋爱自由。把自己干女儿打破了脑袋送到医院里。原本关系一直非常和睦的母女两人,现在和陌生人差不多了。不过,蒋曼如这边还可以,至少冒牌货对她殷勤备至。看样子算是抓住了。
  对于李蒋两人的勾搭成。jiān,大家的风评都不太好。尤其是几位上层的太太小姐,提起来的时候满眼都是鄙视。一来是因为两人的出身都不高。一个孤儿,一个养女,而来就是羡慕嫉妒恨了。人家出身再怎么不行好歹也是有钱啊。几十亿的身价,就算是在东海市大大小小的生意人都要给上几分面子。则还不算产业影响呢。
  不过,这些或许对于东海市的上层会有一点小波澜,但是在李小贺和何霆看来,完全就不是问题。因为他们都知道那个是冒牌货,也知道该怎么怎么收拾他。对于他们来说,顶在前面的冒牌货从来就不是问题的根本。
  又过了两三天,李贺接到了一个电话。电话里的声音有点陌生,但是可以听得出来,是一名年轻的女性:“李先生,您好。我是贾丽丽。”
  李贺愣了一下,想起来这位就是老威廉的另外一个助理。不过一直都很低调,根本不想郑书那样不停地利用冒牌货来刷存在感:“贾小姐啊。进来可好?”
  “一别数日,过得倒是有点寂寞。”贾丽丽的声音低低的,轻轻的,很有点小女人的缱绻温柔,一般的男人听了,难免会产生移动情迷。不过李贺不同,他只喜欢男人。可以算是天生就有抗体吧:“贾小姐说笑了。”
  不清楚为什么这个时候贾丽丽会打电话过来,李贺也不点破。反正主动的一方往往是有事相求,他坐着等看对方的出牌就好。
  “我这里有一笔生意想和李先生谈。不知道是否可以赏个脸?”果然,见李贺不上钩,贾丽丽也就直接摊牌了。
  这种打着谈生意的幌子和自己拉关系的事情,李贺遇见的实在是太多了。自从他正是成为何霆的小助理之后,几乎每天都能收到这样的电话。明着是说请他,暗地里都是因为何霆。李小贺也不是傻瓜,这种事情他还不清楚吗?
  更何况贾丽丽还是一个大美女,这简直就是公私两便的企图啊。贪图他男人的想法太直接了,李贺都不忍直接点破。
  “贾小姐说笑了。我只是一个小助理。哪里有什么能力谈生意。”李贺又拿出了自己常用的推磨手段:“真要是笔大生意,贾小姐不如直接找我老板谈更好。他是何家的人,才是真正有钱有权的。”李小贺顿了一下,又继续说道:“贾小姐这样的美人,又这么有能力,是我老板最欣赏的那一种。我觉得你们会有共同语言。”
  没错,李小贺就是在挖坑,反正他知道绅士何不敢背着自己偷吃,所以经常把人推出去料理他招惹的麻烦。
  这一次也不例外。既然是冲着何霆来的,你们就面对面玩一局好了。我就不奉陪了。
  李小贺的算盘打得很好,不过贾丽丽的反应却是出乎他的意料之外:“李先生,我的这笔生意与何先生五官。只能和你谈。”
  “我倒是不知道有什么生意必须和我谈。我可只是个助理,接不到什么大生意。”
  
  “七八十亿的生意都不算大的话,大概真的是我的眼界太小了。”贾丽丽似乎对于李贺耍花腔的方式并不讨厌,很配合地和他一起绕圈子:“这可是关于马家遗产继承和那个所谓的李贺的。”
  一听贾丽丽这么说,李贺顿时就警觉起来。
  似乎觉察到对方的情绪出现变化,那边的贾丽丽再接再厉:“李先生,明天下午三点,我在晋江酒店等您。白鹤厅,您要是不来的话,我就只好和别人谈这笔生意了。”
  在打出一记重拳之后,贾丽丽已经知道自己的话会有效果的。她也干脆地直接挂上电话。还有24个小时,足够这位李先生思考的。
  李贺放下电话的时候觉得手指冰凉。这种不安定的感觉又再度来袭了。这一次是直面自己身份的暴露。
  虽然李贺并不是非常在意被人识破自己的身份,毕竟他身边常年都有保镖保护,而且以何霆的能力,只要自己不作死的话,基本上不会有太大的性命问题。
  但是,这是建筑在李贺自愿暴露上的,或者是在他故意放出线索之后被暴露的。再要么就是对方是一个非常强大的人,手里的资源超出自己这边几倍,在这种情况下暴露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
  然而,千算万算,李贺都没有预料到,自己现在的马甲居然会被贾丽丽这样一个女人识破。他倒不是看不起贾丽丽。毕竟,能成为老威廉的左膀右臂,在马氏财团里有着重要位置的女人本身就不容易让人小觑。
  但是,她也只是一个小助理。要知道,贾丽丽能识破自己的身份,那么郑书也随时有可能识破。相似的还有马晓天等人。这实在是有点危险。
  不过,到底是哪里出问题了?李贺一下午都木木地坐在沙发上,他实在是想不通,及阿里阿里的资源也就那样,和自己也只直接接触过一会。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让这个女人看出了破绽。
  这实在是太危险了。
  ?
 
☆、心怀叵测的交易(中)
 
?  何霆回来的时候正看见小家伙坐在沙发纠结着。现在已经是冬天了,天黑的很早,屋子里没有开灯,小家伙就这么孤零零地缩在沙发上,隐喻的轮廓透着那么点寒酸与可怜。
  没来由地一阵心痛,何霆也不开灯,径直走过去直接坐到李贺身边,伸手就把小家伙搂到怀中。温暖的大头摸着柔顺的头发,一下一下的仿佛在给心爱的猫咪顺毛:“在想什么呢?”
  “在思考。”虽然回答的人一本正经,但是听在何霆耳朵里确实觉得分外地可爱。
  “思考什么呢?人生吗?”无论自己还是李贺都是非常现实的人,在他们的眼中只有最现实最物质的一面。虽然也有精神上的部分追求,不过也就是局限于看书看电影什么的。再进一步的深处思考则一点都没有。
  他们各自的命运从很早就已经确定了。在享受巨大资源的同时,人生的选择权也变得可有可无。这个世界上从来都没有十全十美的人生,学会从好处看就足够了。
  所以何霆也不会多说什么,只是安慰兴致地亲亲李小贺的额头:“没事别瞎想,好好休息。”
  这种惯常用的招数在今天却出乎意料地没有用了。李小贺郁闷地用头撞了一下绅士何的下巴:“别闹,我正想事情了。”
  难得看小家伙这副反应,何霆也来了兴趣,他俯下身子,望着小家伙:“到底是什么事?”
  “那个贾丽丽你知道吧。”
  听到这个名字,何霆也稍微愣了一下。好在他是做情报出身的,记忆方面一直很好:“老威廉的助理?和郑书平级的那个?”
  “是的,这个女人不简单。”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