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我只喜欢你+番外 作者:叹离尘

字体:[ ]

 
 
 
☆、陈念
 
?作者有话要说:  重新修了背景,民国架空                        
  清晨的雾气弥漫,远方偶尔人来走过,全成了星星点点的几个摇曳。
  朝气湿重,作弄地整条弄堂里湿嗒湿嗒。墙角泛着黏黑的淤泥早已被昨日的雨水冲刷的干干净净。
  于是弄堂横七竖八的衣裤又在头顶上晾起。
  这个早晨含着丝丝凉意。
  “陈念,你给我停下。”不远处传来陈昭气急败坏的喊声。
  弄堂里的声音清亮,起早的几户人家纷纷探出头来张望。
  陈念一个尴尬顿了顿脚步,又充耳不闻的朝前走去。
  “陈念,你再走个试试。”说罢,男人一个快跑制住了陈念的脚步。
  陈念望着被陈昭拽住的左手转去看他,只见得陈昭的眉目间微含着怒气,倒是一身长衫衬得他越发英挺。
  陈念瞧他便气不打一处来,直皱眉嚷道:“放手!”
  陈昭被他这倔脾气也激了怒,“给你念了书倒是这副性子,对父亲也是这般嚷叫。”虽嘴上说,陈昭依旧心疼地松开陈念的手。
  陈念傲着脸,道:“呵,娶姨太太的人倒是有理。你不最讲究民主了吗?怎么的强迫起人家姑娘?”陈念气不过,却引来陈昭一阵笑,“三儿如何看出我是强迫?再说,这林家小姐还没入陈家,你却怒。”一番言语只换得陈念的一声冷哼,高傲地又好不俊俏。
  “小张,把少爷请到车里去。”陈昭招手便让小张半拉半磨地好声将陈念劝回车去。
  这祖宗可得罪不起。
  陈念,陈公馆的独一少爷,方圆百里哪个不认识他。当初陈大当家在公馆门口捡到这孩子便惹得沸沸扬扬。
  陈昭也血气,二话不论就将那孩子收入公馆认作养子。虽是养子,实则年差只有十三岁罢了。
  把五岁的孩子养到现在,如今十二年晃过,却比亲生子女还要亲。于是陈念养成了一身独横的脾气。等到陈昭察觉也改不回他的品性。
  这不,前些时日陈昭的堂兄自作主张地替他招来一门亲事,落了个回绝的尴尬,陈昭才不得不亲自登门道歉。
  没想到事情传入陈念的耳朵,他却拍桌子大怒,在屋里大声骂起陈昭的不道义。
  陈念只听得前半段林家小姐要过门就再听不进后半句话。
  其实陈昭娶妻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儿。已三十壮年,但为了陈念不娶妻做得够仁义。
  公馆里的下人传到点儿风声便在饭后茶余乱饶舌根。说这陈小少爷一点儿不懂事,做个样子就应守好本分别乱了规矩。
  当时陈念正在后院里散心,听到片些言语气得差点前去教训下人们,又不知怎的转念一想甩袖出了门。于是有了清晨的一出。
  陈念坐在车里依然瞪着双眼气愤地望向陈昭,“你带我回来做什么,我今日不想回那地方。”
  “三儿当真不听解释?”陈昭好笑地看他。
  “呵,有什么可听。你想娶便娶又关...”
  “我回绝了林家人。这本来就是堂兄自作主张的误会。”陈昭打断陈念的话。
  果真不然,陈念的表情滞了滞,很快又恢复过来。过了好一会儿才紧接着上句话道:“又关我何事。”说罢扭过头去。
  陈念也不知为何心里会如此不满意陈昭的婚事。一听到那消息心里便和充了气似得,可现在又如释重负。
  正如下人们所说陈昭是该娶亲,但....
  陈念心思如乱麻,才给陈昭冠上个“强迫”的莫须有罪名来慰藉自己。
  陈念这样想着,陈昭那头却乐开花来。他一手揽来陈念的腰,轻声道:“是爹错了。”
  陈念白了他一眼,心念想着:“他能有什么错?”
  陈昭对陈念存的什么心思,不言而喻。他也不觉得奇怪,想着陈念便决心往后定要同他一起,哪管陈念接不接受。
  可陈念哪能知晓,还以为陈昭当他是个小孩儿随意的糊弄。
  “当家,公馆到了。”小张出声道,下车转去打开车门来。
  陈昭若有所思地应了声,刚想拉过陈念的手却未料到他像个兔儿似得窜出车去往屋里跑。
  陈昭无奈笑笑,望着他的背影,往日冷峻的心像似化了冰,宠溺的摇摇头。
  不过陈念今日一出倒给陈昭折腾出些许希望来。他就认为陈念对他也是有情,只是还未发觉罢了。
  什么父子不父子,什么,驳议不驳议。
  陈昭向来是强盗性子,既然喜欢上的是自家养子,索性认了栽,奉上心去把他锁到自己身边来。?
 
☆、误会
 
?  陈念也不知怎么的就下意识地躲避起陈昭来。因为误会现在反羞愧,逃窜似得跑回房间将自己摔入那西洋的弹簧床,又不管干不干净便扯过绒丝被盖在头上。
  “三儿,开门。”门外传来陈昭的声音。
  陈念倒不理那“嘭嘭嘭”的敲门,只管道:“我不会开的。”
  门外一声闷笑,“呵,这房间可有我的一份,三儿就把我关外面?”
  陈念一听一口闷气提到胸口,“给你开总行了吧。”说罢扯开被子光脚往门口走去。
  他竟忘了他还与陈昭共枕一张床,这睡房的主人不是他。
  当初陈昭收养他时便一直同陈念住在一个房中。以前为了照顾方便而如今是习惯了。
  可现在陈念便后悔了不搬出陈昭的睡房,打开房门却是一脸的讥讽:“我走总行了吧。”他看着陈昭依旧是笑脸淡淡。
  “好三儿,是爹错了。”
  “呵,你有什么错?”他又不知为何同陈昭拌起嘴来,明明都弄清楚误会。
  “怎么的也不能给三儿娶个同三儿一样年岁的林家小姐,岂不是折煞了三儿的面子?”陈昭堵着门不让陈念逃出门去,解释的好不虔诚。
  陈念知道陈昭给了个台阶下,心里也便平静下来,转过头去冷哼一声。
  “乖三儿,晚上有个酒会快去准备准备。”陈昭揉了揉陈念的发,宠溺道。
  他倒是疼陈念,也不计较。
  “什么酒会?”
  “罢是平日里的应酬不碍事。”陈昭推着他进门。
  刚才的事儿像翻了过去,两人不再提起。
  陈念拿出一套浅蓝的长衫来正想穿上就被陈昭阻拦住。
  “怎么?”陈念抬头望他。
  陈昭笑脸吟吟,摇头拿过手中的长衫道:“不穿这件。”说罢取来一件西洋服饰。
  当下的年轻人都喜这种服饰,但陈念见了却频频摇头,“这西洋玩意儿……”
  “这西洋服饰虽比不上咱老祖宗的东西,但做工反是精致。我专程请英国大师定,三儿也就穿上这一回吧。”陈昭递上衣服,笑意直尽眼底。他倒是挺想瞧瞧这服饰穿在陈念身上的模样,定是个俊俏少爷。
  陈念抬头望他一副期待样子便也无可奈何的接去,嘴里还不太接受道:“就穿上这一回罢。”
  于是转去到屏风后换上了那套服饰。等到出来后竟发现陈昭换上了和他同一款式的西洋服。
  他瞧着陈昭不禁生出了几分满意来,“换下这长衫竟生出了不同的感觉,到酒会上那些贵小姐罢是又要多瞧上几眼了。”话说到最后反变了味道。
  陈昭听出这话中的醋酸味儿心情不由的更好上了些许,“哪能同三儿相比,这俊俏模样让人见了多是欢喜。”
  陈昭一面打趣,一面拿过鞋弯腰替陈念穿上。他看见陈念那光着的双脚皱起眉来板起脸心疼地责怪道:“这冷天里光脚不嫌冻坏了身子?”
  陈念倒不心疼,可陈昭看着却心抽的慌,想着以后定要好好教训教训这个糟心的坏小孩儿。
  陈念笑嘻嘻道:“爹别气,以后注意还不成。”
  陈昭听罢无奈极了也不接话,顺着陈念的手向往房外又去。
  天色渐暗,空中又下起了点儿细小的雨丝。扬扬落落的打在脸上夹杂着一丝的寒意。
  陈昭赶忙让小张开来备好的车子将陈念往车里送。
  酒会不过如此。
  到了酒会,陈昭便与几家商场上的老板寒暄了几句。
  陈念见着没有他的事儿就离了陈昭的跟前,一个人百般无聊。
  厅前来的热闹,厅后的夫人们也拉开了几张麻将桌看似已经打上好几圈。
  陈念绕过麻将桌来到院后的池边微微松了松领结,初次穿这西洋服还不是习惯。他稍稍透了口气,心里暗骂起洋鬼子的玩意儿。
  “您好,请问酒会在哪里进行?”
  一声柔音把陈念唤了回来,他转头一看竟是一位穿着洋装的妙龄少女。
  “请问酒会在哪里进行,一不小心迷了路。”那可人的小姐俏皮的吐了吐舌头,两腮的酒窝深深,好是动人。
  陈念失了失神,又被那小姐再次重复的问题红起了脸来,他尴尬地咳嗽了声道:“沿小道向前走便是。”
  可人的小姐懊恼的敲了敲自己的脑袋,“原来这么近,是我愚昧了。”话一顿又抬起头镇重地向陈念道了谢才匆匆离去。
  陈念望着那渐离的身影,不自然的撇过头去,心里想道:“哎,这些小姐竟与往日接触的姑娘全然不同。”
  在公馆被保护的周全的陈小少爷哪能知道现在的姑娘举着的全然是解放,自由的高旗。
  想罢,转过身去便发觉远处站着一个人影,陈念欢喜地喊道:“爹。”
  远处的陈昭向他走来,“陈念。”
  陈念依旧沉浸在欢喜里却未察觉出陈昭语气中的怒火来,还迎起笑脸道:“刚刚...”
  话还未落,却被陈昭接了去,“刚刚同你讲话的小姐是谁?”他眉头紧皱,怕要发起大火来。?
 
☆、林氏父女
 
?  “刚才那是个迷了路的冒失的小姐。”陈念转头疑惑地看着陈昭,问:“怎么了?”
  陈昭听陈念一番解释,看着他无辜的语气气笑道:“三儿觉得那小姐如何?”
  陈昭心里依旧窝火,看着方才陈念和一陌生姑娘谈笑风生的样子怒气便上来了。
  他的三儿,只能是他一个人的三儿。怎么能对着姑娘如此云云。
  怀着那样近乎病态的心念,陈昭才想过去打断陈念和那小姐却转念一想便克制住了。
  那样的阻断必定了拂陈念的面子。于是陈昭只得愤恨的咬牙切齿。
  陈念沉思道:“这小姐的确大方。”
  陈昭可是急,脸也顿时黑下不少:“呵,三儿可是喜欢?”
  陈念笑看他,问:“怎么了?”
  陈念只以为陈昭像众下的父母一样,怕得下辈的婚事,于是道:“爹莫要担心,三儿对那小姐别无他意。”
  陈念哪能知晓陈昭听出了别番意味儿,只见他顿然笑颜逐开。
  他揉着陈念的软发,道:“咱回家。”
  “不还没结束吗?”陈念见他不再气愤也便不提那事儿。
  “早走些也没事儿。”一来这酒会实在无趣,二来怕再惹出些是非。
  陈念牵起陈昭的手,笑吟道:“好。”
  陈昭看得他越发欢喜,紧了紧陈念的手往别院外走去。
  已是傍晚时分,夫人们还在不倦地搓着一圈又一圈的麻将。
  陈昭和酒会的主人告了别便同陈念走出酒会。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