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饲主追捕计划 作者:锦官菜人

字体:[ ]

 
 
    第1章 不一样的小V
    
    小V觉得自己应该是喜欢姚景文的,因为每次上课无意识发呆看着窗外的时候,眼睛看去的方向总是姚景文所在位置所靠近的窗户,最关键的是,他和自己还是一类人。
    姚景文长的满斯文俊秀的,带着一副半框眼睛,夏季总是万年不变的白色体恤浅色牛仔裤,一头细碎的头发不长也不短,软软的额发遮住脑门儿,一双眼睛藏在眼镜后面,看人的时候总觉得透着股魔力。
    别人自然是不觉得有什么魔力的,小V在特别的场合感受过了两次,只觉得自己的小心思被那道力给拴住了。
    这事儿得从上个月说起,他和面条一直胡混惯了,白天在大学里咱们是一脸正气欣欣向荣的中国好学生,晚上就脱了那层皮跟恶鬼似的往酒吧一条街钻,变着法儿的勾搭青葱美少年,俨然一副情场高手的派头。他和面条都是那号人,虽说一个大学的但专业不同,头一年大一在偌大的学校双方连面都没见过,认识也是在酒吧认识的,一来二去混了个脸熟,就成好基友好朋友了,但是也就仅仅是一起泡吧的好基友而已,他们互看对方都不是自己的口味儿,连性格都很相似,整一外表不错内心逗比的蠢货,这种人做朋友还不错,做伴儿的话就跟一只哈士奇遇见了另一只哈士奇,收拾不下来的事儿!
    那天他正好在自己最常去的酒吧调戏新来的酒保,眼睛看着面嫩的年轻酒保微微红起来的脸,心头暗暗庆幸,面条那家伙今天有事来不了,今天真是赚翻了一会儿准能把这鲜嫩酒保拐床上去!要是往常对着这么美味可口的新人,他俩非得争得你死我活不可。
    坐他旁边的中年男子微微靠过来,面上带着看热闹的劲儿,用胳膊推了推小V,“别忙着勾搭了,快看那边有好戏呢~”
    这中年男子叫阿宽,因为他什么事儿都要插一脚说两句,最喜欢的就是看热闹了,来酒吧也不猎艳,就端着一杯酒坐在吧台一览众山小的瞅着偌大的一个酒吧,什么新鲜事儿都逃不过他那双眼睛,所以小V和面条都叫他阿宽,真名叫什么反而不记得了。
    不过小V也是个爱凑热闹的人,特别是这时间段吧里的热闹,按照他多年积累下来的经验,这热闹妥妥的绝对是香*艳现场,所以他兴奋的扭头朝着阿宽说的方向看去,眼睛一眯,还真他妈的是限制级画面!
    只见酒吧通往包间的走廊上纠缠着两个身影,那走廊的灯光是橙黄色的有点点暗,打在人身上远看只能是模模糊糊的黑影,所以从小V和阿宽他们这边吧台看过去就是两黑影靠在走廊墙上摸来摸去啃来啃去,被压墙壁上的那个要矮一点瘦一点,整个T恤都被撩了起来露出大半个又白又平坦的肚皮,压在他身上的人一双黑手在肚皮和腰线处游走不停,只把被压的那人摸的软了身子。
    小V他们这边发现香艳现场的几人纷纷吞了吞口水,走廊上的那两人身材都蛮修长的,脸部侧面的线条也算得上是好看,再加上两人互动胶着得实在热火,就跟看一部优质的G*V片一样,太他妈诱人了。
    基本每天在酒吧里都能有香艳现场表演,可像今天这种两人都算高品质男人的现场表演,那就不多见了,小V朝着正要说话的阿宽打了个手势,要他闭上臭嘴专心看好戏。
    可惜那边两人虽然啃来啃去的火热忘我,好像也注意到了这边的刺人目光,渐渐喘息着收住了阵脚,耳贴耳的呢喃了几句,便牵着手要往酒吧外面走,看样子是要找个地方灭灭火了。
    阿宽狠狠叹了一口气,惋惜好戏这么快就结束了,眼睛却还紧紧跟着那要离开的两人,等到他们走的稍微近一点看清楚两人长相后,哀声道,“都是新面孔啊,就没有人喜欢大叔么?小V你说是不是?”
    小V却呆愣住了,在他看清楚那矮一点瘦一点的男人的时候。
    这不……这不我班上那书呆子班长么?
    不过那边两人根本没看他们吧台这边,牵着手搂在一起已经走出了酒吧。
    小V张了张嘴,开始回想刚才趁着吧台灯光看见的脸,没带眼镜,额发稍微用了点发胶抓起来,露出了漂亮光洁的额头,一双眼睛又深又黑,脸不大五官却很挺立,估计是吻得太火热的缘故,整个嘴唇都透着红艳的水光。
    那张脸……跟书呆子班长真的很像诶……
    小V再想了一下那张脸,却又开始模糊起来,又觉得好像不是那么像……可能是灯光的缘故吧,长得像的人比比皆是,他还觉得自己长得像基努;?里维斯呢~
    酒保又走到他面前晃悠了一下,放了一杯暗夜涌动在他面前,脸上带着羞涩而又挑逗的笑意,小V一下就回了心神,带上他一贯的坏笑,伸手捏在酒保没有撤回的手上,捏了捏,“什么时候下班?我送你回家~”
    
    第2章 事儿没成
    
    年轻酒保叫柯冰,下班后带着小V回了离酒吧不远的租住房,开门关门后两人就跟饿鬼似的抱在一起,小V重重吻上柯冰,仿佛品味一般叹息道,“你小子擦唇彩了?还草莓味的~”
    柯冰低声笑了一下,声音有些嘶哑和低沉,带着少年特有的青涩味道但又显得十分纯熟,他细长的桃花眼微微眯缝起来,让灯光打在纤长的睫毛上投下两片撩人的阴影,然后鼻息间若有似无的轻轻哼哼。
    小V自然是受不了的,邪笑暗骂一句真是小妖精,最近他因为课程原因被老师追着骂着好不容易完成了一个课题研究,竟然差不多耗时了一个月时间,被文字、参考以及键盘的荼毒,他都快忘了男人是什么味道了!
    妈的,这妖精可真甜~
    “咚!咚!咚!”
    正当他俩差点就在玄关处直接擦qiang走火先来两发时,斑驳锈迹的防盗门突然发出剧烈的敲门声,那声音特别的大一听就知道不是用手敲而是直接发狠在踹门,声音之大又太过突然,吓得小V直接跳了起来,“卧槽!咋回事儿!”
    柯冰神情呆愣了一下,然后脸色迅速沉下来,虽然还带着难以抑制的绯红,但眼睛却已经失去了兴致,变成了死一般的沉寂。
    “咚!咚!咚!”
    踹门声还在继续,而且越来越大声,整个防盗门原本就年岁已久锈迹斑斑,这样猛力的踹击使得整个门框与墙体的结合缝都开始松动,边沿洋洋洒洒的开始掉白灰。
    小V暗骂一句,不解的看看门,又回头看看柯冰,
    “谁啊这是?”
    柯冰有些烦躁,伸手开始穿好裤子和衣服,表情开始变得冷冰冰的,声音平淡而无情,“一个流*氓。”
    “流*氓?”
    小V笑,伸手捏住柯冰的下巴,凑过去亲了一口,
    “你还招惹流*氓啊~要哥哥帮你解决么~”
    柯冰摇摇头,冲小V勉强挤出一个笑,
    “今天对不起了,他来了就要闹上一闹,你先回去吧,过两天我们外面开*房。”
    小V无所谓耸肩,看着还在持续不断被踹的门,嘴上一边说话一边走过去开了门,“行啊,你电话我就行,我会飞奔而来的~小妖精~”
    门唰的一下从里被打开,门外的人正要一脚踹上来,不过因为门开了失了着力点身子一冲就有些踉跄的跌进了门里。
    小V吹了声口哨,伸手,
    “兄台你好啊~虽然今天好事被你打断了不过我大人不记小人过,你有什么事儿的话就好好说嘛你看这门都凹了多委屈啊。”
    那人目光阴冷,看了小V一眼,然后就是死死的盯着门内面无表情的柯冰。
    他是个蛮高大的男人,但一点也不像柯冰说的一样是个流氓,反而浑身上下透着股正气,长得也颇英俊,整个面部线条都刚硬立体,一看就是个铁血好汉子的直男。
    小V眨巴眨巴眼睛,觉得他们俩人之间的气氛怪诡异的,透着股说不出的压抑,瘪了瘪嘴暗叹又是一对儿悲怆小冤家,没自己什么事儿了,便随意跟柯冰打了声招呼,挥挥手不带走一片云彩。
    人走了就剩下柯冰和那男人两个人对峙着,谁也不先开口说话,就那么悄无声息的看着对方,柯冰心里开始烦躁,翻了个白眼儿就开始找烟抽,心头把门口这男人骂了个屁滚尿流,外加一句窝囊废,烦躁的想打人。
    那男人看柯冰掏出烟来叼在嘴上,皱眉,出声道,
    “不是叫你把烟戒了么?你才多大,抽烟对身体不好。”
    柯冰哼了一声,开始低头翻钱包,然后打开指着里面的身份证说,“我19了,我成年了,我有权利决定要做什么和不做什么。”
    那男人走过来两步,无比认真的看着柯冰,继续劝道,
    “我是为你好,刚才那男人是谁?你怎么又乱带男人回家?不是叫你搬回去么?你知道你阿姨多担心你么?”
    “嗤。”
    柯冰把叼在嘴上的烟点燃,转身进客厅坐下,神情冷漠而不耐,“我再说一次,我长大了,我要过自己的生活了,麻烦你能不能别来烦我?你以为你谁啊?你又不是我妈你管得着我么?我不回去岂不是正好,你们一家三口过温馨小日子,我爸乐得见不到我呢”
    那男人静静的看着他,眼神透出丝波动,
    “爸他这几天身体不好,特意叫我来喊你回去的。”
    柯冰一下就被惹恼了,他唰的一下起身一脚踢翻了客厅里的茶几,茶杯烟灰缸各种杂物落了一地,发出刺耳的破碎声,他抑制不住的强烈喘气,气得发抖,指着那男人,“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想的什么!!现在假惺惺的跑来找我叫我回家了,往三年前走你们怎么不知道叫我回去!!哈……别他妈的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就我爸那德行和你妈那算盘,想要我爷爷那份遗产是吧?没门儿!”
    “小冰……真不是你想的那样……”
    “哼,怎么不是了?你看你比我大了这么多岁都还能是我爸的亲儿子,我妈前脚死了还没一年你妈后脚就进我家指手画脚了,你一个窝囊废高中都没毕业现在在我爸公司当高管开宝马住公寓,你不觉得我没拿着菜刀去来个灭门你不觉得我够情义了么?”
    那男人脸色转变了好几下,被噎的说不出话来,他向来嘴笨说不清楚也表达不出自己的意思,只急的汗都流下来了,又反驳不了柯冰的话,心头又难过又心疼,眼看眼泪都要急出来了。
    柯冰叹了一口气,指着门口,
    “你回去吧,就跟我爸说以后咱们井水不犯河水,公司那百分之三十的股份是我爷爷留给我的,记得提醒他年终分红把钱给我打账上就行,我也不去闹事儿,是我的就是我的,我不让步他也别得寸进尺,否则别怪我什么时候上公司讨回我该有的位置。”
    柯敬手足无措的站在原地,张了张嘴又说不出话来,跟块木头似的死笨死笨,看着自己的弟弟又开始抽第二只烟,皱眉嗫嚅,“少抽点烟……你才十九岁还要长身体呢……”
    柯冰斜他一眼,朝他招了招手,吐出一口烟圈,
    “过来。”
    柯敬迟疑了一下,站在原地不动。
    柯冰继续招手,没好气了,
    “过来!”
    “哦……”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