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在窗外静静的守望着你/在窗外静静地守望着你+番外 作者:幻想家f

字体:[ ]

 
  第一章
  
  陈君是个非常讨厌上学的人,学生时代,每个时段的毕业对他来说都是一种解脱,他本以为家长逼着念完名牌大学研究生后就可以再也不用上学了,但最终还是回到一所省里的重点高中当了数学老师。人生就是这么变幻多端,突如其来的转折总是打得你措手不及,但又不得不去承受。
  每天跟学生一起早起上班,一起吃看着就没胃口的份饭,一起放学,这让他再次进入学生时代噩梦般的三点一线生活规律。又到了九月,夏季的余热未散,中午的日头依旧毒辣,走在室外,炙热的光分子扑到漏在外面的肌肤上,仍能感受到它们无尽的能量,倒是早晚逐渐转冷,穿着半袖骑单车已经有点儿凉了。新接手的班级是高二十班,理科班,原来的班主任休产假,临时让陈君带班。陈君六月份刚送走一批高三生,对这个班级一点儿也不了解。不过开学刚两天,他便注意上了一个男生,他的行为实在有些古怪…
  第一堂课,陈君照惯例让每个同学做自我介绍,轮到靠窗最后一排的一个男生时,他把视线从窗外移到课堂,看到陈君时,他对着他的眼睛盯了一阵,然后又侧过视线,稍微吐出一小口气,低低地说:“我叫蓝夜。”然后坐下来,没再多说,然而就是因为这句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话,陈君开始注意到他。
  蓝夜——蓝色的天,寂静的夜,看到他就不自觉地这样想到。
  上课时,蓝夜会戴着一副深蓝色的细框眼镜,一到下课,他就摘下来。浅棕色的眼睛望向黑板,似在思考,又垂下长长的眼睫,埋头记笔记,脸部完全被微长的刘海遮住,看不出表情。陈君用余光瞥向他时,他便敏感地避开。陈君喜欢叫一些正溜号或是开小差的学生回答问题。但他也不知为何,在课堂上点了蓝夜的名字。其实那节课,他只讲了部分定义,没有什么需要动智商的内容,他随便提问了一个定义,蓝夜背着说出来,声音不是很低,也并不高,说完便坐下来。
  上午间操,陈君查了一下人数,没看到蓝夜,陈君问体委孙明情况,孙明说他身体不好,家长给他请假了,以前也从来不出间操。
  “那也应该站在排尾的见习位置才对。”
  “他有特权。”孙明耸耸肩。
  间操音乐放到一半,陈君忽然脑子里一股冲劲儿跑回教室,蓝夜不在,他又跑到学校的小超市,也没在那里。这时间操已经结束了,陈君寻思了一会儿,凭直觉跑进男厕去找,他看到蓝夜在用冷水冲脸,他感觉自己似乎是愣了一下,然后不明地舒了口气。蓝夜听到脚步声,关掉水龙头,朝陈君这边看,他睁大了眼睛,目光里有几分敌意,陈君原本想让他回操场上去,跟其他学生一起站排进教室,但此刻,看着蓝夜的眼睛却说不出来,他浅色的眼眸里充满了质疑、忧虑甚至惊慌,他太过敏感了。气氛异常的尴尬,还是蓝夜先开的口,“老师,你找我?”
  “我上厕所。”陈君不自然地笑了笑,往里走,蓝夜没有像其他学生那样说些:老师再见、老师,那我先走啦…这类的套话,直接转身往外走,“身体不好就更应该做间操才是,提高免疫力嘛!”必须得说点什么,不然来找他的目的是什么?陈君忽然这样说。蓝夜停住,也没说话,轻轻地瞥了一眼陈君,匆匆离去。
  第二天出间操,蓝夜占到了排里,跟着其他同学一起做间操,这让班级里乃至邻班的学生面面相觑、议论纷纷。不过他只做了一天,第二天间操,他又消失了。
  陈君还注意到每天放学后,蓝夜不会像其他学生那样急着收拾书包,他平静地坐在座位上,那是这个年纪的孩子少有的静,静的让人不自觉地想到,他本该不属于这个世界。他拖着下巴望向窗外不知名的远方,眼睛里似乎透着不明的幽怨和悲伤,喧嚣的环境下,完全被隔离掉了一般。他的头发的颜色偏浅,被长长的拉进教室里的夕阳反出淡淡的细腻的光泽,宽松的白色校服背心裹着白皙紧致的皮肤,阳光的颜色,近乎融进了那夕阳的光辉之中。他好像不太合群,干什么都是独来独往,同学凑过来围堆说话,他总会找时机避开,躲不开就敷衍地答上几句,口气也是非常冷淡。陈君想,他是不是有自闭症或是碰到了让他扫兴的事…他随口跟教过这个班英语的房老师询问了一下,得知蓝夜经常旷课,英语成绩一般,可单词背不牢,作文分一直很低。
  虽然陈君不爱管闲事,但了解班级里每个学生的基本状况是作为一名合格的班主任势在必行的义务。
  第三天放学,陈君故意在教室里批作业,多呆了一会儿,蓝夜没收拾书包,还是坐在座位上,视线望着平淡无味的窗外,那里到底有什么?陈君琢磨着。
  快七点了,保安到挨个教室清人,蓝夜开始收拾书包,他草草将作业放进去,背上书包时,眼睛在陈君那里盯了一会儿,什么也没说,走出教室。
  保安走进来,陈君把作业本落成一摞向外搬,一看是个老师,保安笑着说,“不急,老师你慢慢收拾。”
  “我这就走。”陈君把作业本放回办公室,办公室里面已经没人了,他从抽屉里拿了自行车钥匙向车棚跑。蓝夜刚好在车棚取车。学校的车棚有两层,上层放学生的车,下面则是老师放车的地方,陈君看到蓝夜打开车锁顺着斜坡往下推,踢了下脚蹬转到蓝夜前面。蓝夜低头把自行车从陈君旁边推过去,在校园内,学生是不允许骑车的,可老师就可以。陈君骑车追上蓝夜,“这么晚回家呀?”他随便找了个话题。
  “陈老师?”蓝夜目光里有点儿惊讶,他望着陈君,步子放缓了些,后又加快步伐。
  “你也骑车回家?”两人到了校门口,伸缩门已经封上了,只留一个可以通人的小门儿,蓝夜先走到门口,看着陈君,他仍在等待蓝夜的答案,蓝夜点点头,跨上车子,用力蹬了下脚蹬穿进自行车道,他的车子很破,是一辆白色的二手自行车,车杆已经长了些红棕色的铁锈,他蹬车时车子从车轴里传出嘎吱嘎吱的声响,他骑到远方,白色的身影隐匿在无数量急着回家的车辆中。
  由于路线刚好相反,陈君没继续上前追。
  第二天放学的时候有个班主任会议,开完会回去的时候,陈君特意留意了一下教室,蓝夜已经走了。
  随后的几天里,蓝夜不再晚归,一到放学,他便匆匆离开,陈君到车棚取车时都看不到他,有时他会站在车棚里等上十几分钟,仍不见他出现,蓝夜大概已经走了,似乎有意避着他。
  一天中午,陈君在图书馆借了一本村上春树的《世界尽头与冷酷边境》,走出图书馆时,他闻到一股烟味儿。在学校里,无论是老师还是学生,都不可以吸烟,但一些学生为了耍酷,偶尔会背着老师到没人的地方抽两根。陈君对气味很敏感,一向不喜欢这种味道。他沿着烟味较浓的方向走,是从树丛与图书馆之间的墙根处传来的,陈君穿过树丛,看到一个穿白色半袖校服的男生戴着白色银边儿的耳包蹲在地上抽烟,陈君震惊,那是蓝夜。然而,可能是音乐声音放得太大,没注意到陈君已经走过来了。他闭着眼睛,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眼角反着亮亮的光点,好似挂着泪,他在哭? 一般情况,看到有学生抽烟,陈君会毫不留情地把他们连人带烟逮个正着送到教务处去校纪处分,但这会儿,他竟犹豫了。烟已经烧到尽头,蓝夜深吸了一口,在地上捻灭,把烟头扔进垃圾桶里。已经快上课了,操场上没几个人,篮球场地打篮球的男生也边拍着篮球便嚷嚷着往教学楼里走。蓝夜在操场上站了一会儿,摘下耳包,似乎察觉到了什么,敏锐地回头,正巧与陈君的视线四目相接,他愣了一下,陈君想叫住他,蓝夜迅速转过身跑开了。
  放学的时候,教室里的人陆续走光,蓝夜像从前那样坐在座位上,望着阳光逐渐稀疏的窗外,目光里充满忧虑,好像一只被困在一个密闭的牢笼里的朱雀,渴望着外面的世界,陈君也顺着他的目光望向窗外,此时窗外的阳光此时竟蕴藏着几缕类似希望的味道。
  陈君到办公室拿车钥匙,要进到教室时,他听到一个女声娇滴滴地说:“蓝夜,我好像真的喜欢上你了…”接着是撕纸的声音,冷冷的男声,“说完了吗?”是蓝夜说的。教室里沉默了几秒,一个女生捂着脸跑出教室,那是邻班的文艺委员,陈君暂时叫不上名字。
  碰上学生之间表白这档子事,陈君不管,因为他还是学生的时候成绩优异,长得也比周围的男声帅气,不少女生亲自或是托人送情书给他,有时会被老师按早恋处理,叫来双方家长批评教育一番,其实只是女生单方面的原因,没必要训斥根本没想法的男生才是。陈君 犹豫了片刻,准备快步走过教室,就当什么都没听见,可他路过教室门口时,蓝夜背着书包走出来,把一团废纸扔到垃圾箱里,看还有些形状的勾着花边的碎片,一定是刚才的情书。两人同时抬头,陈君不得不停步。
  还在车库取车的没几个人了,陈君在楼下等蓝夜把自行车推下来。蓝夜有点儿抵触的情绪跟陈君一起向校外走,但他不说,只是视线望着别的地方。
  “刚才那个女生应该喜欢你挺久了。”陈君用过来人的口气跟他讲,“我上学的时候也遇到过这种情况…”
  “他如果真了解我,就不会喜欢我了。”蓝夜突然打断他的话,声音略微提高了些,但依然很轻,他呼了口气,“我跟你不一样。”
  已经到了校门口,蓝夜跨上车子骑了出去。
  
  第二章
  
  街边的店面亮起绚丽的弥红灯光,在逐渐加深的夜色中越发地耀眼。蓝夜骑到十字路口时,一辆黑色的吉普车亮了车灯,蓝夜眯起视线。吉普车停到蓝夜的自行车旁,摇下车窗,里面坐着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人,穿着藏蓝色的西服,米棕色的皮肤,当他看到蓝夜惊讶的表情时,棱角分明的脸上露出一丝意味深长的笑意。蓝夜下意识地侧过视线,装作没看见,骑了过去,男人故意把蓝夜的自行车逼到街角。
  “在躲我么?”男人望着已经神色慌。乱的蓝夜。
  “没有…”蓝夜皱了皱眉。
  男人又笑起来,“上车。”
  吉普车停到一套双层别墅,蓝夜望着别墅,眼底的焦虑又多了几分。男人在进屋的一刹那,关上门,紧。搂住蓝夜,蓝夜慌乱地别过脸,又被男人掰。过来,将他的身体死死按在门上,“想我了吗?”男人吻住蓝夜略微颤。抖的双唇,吻得快要窒。息,男人松开口,“想我了吗?”他语无伦次地说,喘息明显沉重,他粗。略。地解开蓝夜的衣扣,用力向下一扒,光。滑白皙而带着稚。气的身体暴。露在男人的面前,男人扣。住蓝夜的双手,沿着修长的脖。颈向下胡乱地吻着,品尝着蓝夜清新的男。性。气味,撕。咬着,感受着他还未发育完全的骨骼,舌。尖在胸前的红。点停顿,用力地舔。着,扯住那个凸起的小头儿用力向上。拉。扯,又让它重重地弹。回。蓝夜咬住嘴唇,一声也不吭地任。凭男人爱抚着他的身。体。男人忽然粗。鲁地扒。下他的裤子,一阵酥。痒从股缝。间传出,蓝夜呢喃着:“王总…别…”
  男人沉。溺地舔。着蓝夜的股。缝,用舌尖儿向后。庭里。勾,又将手指配合着舌。头向里。探,待甬。道适应了一根手。指的宽度,手指增加到了两根,在他的身。体里抽。插起来,接着,手指从他的股。间撤离,一个炙。热。硕。大的东西猛地抵。入了他的身体,咬住蓝夜的肩膀,发出低沉、满足的叹息。蓝夜紧攥住拳,身体开始颤。抖。男人从身后抱紧他,狂。烈地动。作起来,蓝夜咬住牙,浓重的眉毛皱缩得眉心突起,汗水沿着那俊秀的脸颊滑落,男人疯狂地在蓝夜的体。内大力抽。插,每一次进入都深。深没。底,直顶入甬。道最深处,他吐。息越来越。重,高。挺的鼻梁磨。蹭着。蓝夜耳后的敏。感,喘息着说:“蓝夜…哦…蓝夜,好棒…哦…”他干。得越来越。猛,也变得没有规律,蓝夜的双。腿发软,靠着男人的臂力支。撑着身。体,男人突然更加用力地抱住蓝夜,凶。器。再次狠狠地插。入蓝夜的深。处,一股热。流。涌。入体内,剧。烈的疼。痛让他落泪,最后那一刻,他发出一声压。抑的呻。吟,缓缓地倒在男。人的怀。里。两人躺在铺着淡棕色毛毯的地面上,男人。啄。着蓝夜眼角溢出的泪珠,温柔地,像在哄他,“明天我帮你办个假条,就在我家休息一天吧。”
  蓝夜别过头,半晌,他淡淡地说:“你不是我家长,没有资格帮我请假。”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