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婚前适爱+番外 作者:叶微青(上)

字体:[ ]

 
一句话简介:
 
婚前适合谈恋爱。1V1 HE,生子。
 
当习惯独立自主【自主:自己作主。自己做主,不依赖别人,也不受别人的控制或支配,按自己的主张和权利行事】的俩人有了小宝宝……
 
入坑小提示:
1.无需系统重生空间等金手指,受君自个HOLD住。生子
2.非全程傻白甜但不虐,1V1,HE!攻君即原配,无阴谋偏种田。
3.豪门世家,狗血,小苏,不纠结。细水长流(xì shuǐ cháng liú)【比喻节约使用财物,使经常不缺用。也比喻一点一滴不间断地做某件事。】的感情,越来越甜。
 
内容标签:生子 豪门世家 业界精英 情有独钟
主角:迟恒,陆攻 ┃ 配角:谢棠,苏锦凡,苏译 ┃ 其它:生子,婚恋,都市生活
 
 
    
    第1章
    
    迟恒是个生活非常规律的人,从未像最近这样犯糊涂。
    连着几天睡过头上班迟到;忘记带重要的工作文件中途折回来拿;工作时容易产生疲倦的感觉,开会一向专注的他竟然睡着了,旁边的同事推了他好几把才醒。晚上洗澡想在浴室里多呆一会儿,嗜热。
    或许是因为即将要结婚而最近又在同居,身体要适应另一种和以前完全不同的状态,因此会有一个备感倦怠的调整期。
    迟恒开车回到同居的小家,天色早已黑下来。他今天没做什么要紧事,但还是感觉精神困乏。最近腰腹处又隐隐作痛,他觉得可能是后遗症发作,因而没怎么在意。今晚他还回了一趟本宅,晚餐很丰盛但他却没什么胃口,但现在回来他又饿了。
    冰箱里有生鸡蛋、水饺、三明治、水果还有啤酒。以前他一个人过的时候,冰箱永远是空荡荡的。不过,迟恒不太想吃这些东西,他就开了一罐黑啤喝。
    冰冷的液体滑下喉管,那种冷意像是能从体内沁出来,迟恒有点后悔喝这玩意了。他皱了皱眉,想去沙发上躺下来休息。经过餐桌边时,被椅子绊了一下,在那一刹,不知怎么的,一阵剧痛骤然从小腹处升起,让措不及防的迟恒身体不受控地痉挛,额上冷汗直冒。
    他一手扣着椅背,另一只手捂着肚子,当即蹲了下去。
    他张了张口,尝试着喊了几声未婚夫的名字,可是没有回应。卧室的门关着,灯亮着。但客厅里的动静却没有被里面的人听到。
    他想要站起来,可根本做不到。那阵剧烈的疼痛在他身体里来回爆炸,像是有一只钢爪伸进体内,然后用力绞着整个腹腔。
    那种诡异的疼痛竟一阵比一阵猛。
    空旷的客厅里,迟恒蹲在地上,紧紧捂住小腹,只能压抑地喘息,喉咙里根本发不出一个完整的音节。
    剧痛持续片刻,似乎终于稍有一丝缓解。
    他用一只手撑着冰冷的大理石地面,另一只手吃力扒着桌角,终于站起来,朝卧室方向走过去。
    迟恒的手指终于触到冰冷的金属把手,他忍着痛竭力往下一转,门却没有开。
    卧室里有人,但没有动静。
    里面的人并没有留意到门外的他。
    迟恒隐隐约约地听到陆铭衍说话的声音,大概是正和谁通话。这几日陆铭衍打电话都会远远地避开他,去卧室的阳台。
    迟恒深吸一口气,他在门前站定了片刻,最终只是缓缓松开了搭着门柄的手指。
    罢了,他一个大男人难不成要其他人陪着不成。
    他转过身,一步步往玄关处走去,抓起柜台上的钥匙和钱包,“砰”的一声甩上门,径自离开。
    一个人顶着寒风打车去医院,这是夜晚十点半。
    陆铭衍放下手中的手机,在冰冷的夜风里站了片刻后,这才打开阳台的门,再从卧室走出来。他发现客厅里竟空无一人。
    他皱了皱眉,拿手机拨通了迟恒的电话,但突兀的铃声却是在室内响起的,他循着声音走过去一看,迟恒的包扔在地上,手机在里面响个不停。
    可是人呢?
    迟恒坐上车,安安静静地靠在后座,小腹的疼痛终于比方才减轻了很多,他用手轻轻按了按,那里还残留麻痛感。
    兴许只是后遗症又发作。
    他的腰腹部有伤,因为两年前他帮陆铭衍挡了一次车祸,幸好并不严重。胯骨折了,万幸没伤到脊椎,否则很可能直接瘫成一个植物人,哪能像现在这样活得好好的。他的后遗症就是腰腹部疼痛,并不经常发作,但发作起来简直痛得要命。而这一次距离上一次发作时间,似乎隔了半年多……
    医院到了。因为是工作日的晚上,排队的人不很多,迟恒很快就挂到号,窗口里递出来一张输液单,里面戴口罩的医生又嘱咐一句,“再去抽个血。”
    迟恒先去排队抽血化验,等结果出来要一两个小时。抽完血之后,他靠在候诊厅的椅子上挂输液。
    他在生物研究所工作虽说不懂医术,但看到输液单子上写着“并发炎症”,心里还是难免疑惑了下。
    怎么会有炎症?还并发?难道是腰腹的后遗症恶化?迟恒想到几天前的种种奇怪症状,深深地蹙起眉头,心里有些毛毛的。
    十一点一刻,他终于拿到自己的化验结果。
    对方是个很干练的中年女医生,鼻梁上架着一副眼镜,一上来便问,“你的家属呢?”
    迟恒心里咯噔一下,那一刻他脸上的表情相当古怪。但他很快镇定下来,平静道,“我家属去了趟卫生间,医生你有什么话就跟我直说吧……”
    后边等着看病的人还有不少,医生当然不会浪费时间非得等到家属回来不可。于是她直接问:“你的女朋友是不是有后遗症?”
    女朋友?
    迟恒先是一愣,而后点点头,“是。”
    “胯骨不正?”
    “是。”
    “几年了?”
    “两年多。”
    “什么导致的胯骨不正?”
    “……车祸。”
    女医生点点头,拿笔在面前那张单子上划些什么。
    诊疗室里一阵静默。
    迟恒心底难免有些担心惶怕,他试探地问道,“医生,这……这是不是很严重?您可以实话跟我说,就算有瘫痪的可能,我也扛得住。”
    听到这句没由头的问话,医生这才抬头看他一眼,“什么瘫痪?没有啊,谁说很严重?”
    迟恒大松一口气,绷紧的双肩也松垮下来。
    医生看到他那如临大敌又骤然放松的反应笑了笑,眼前这位看起来干练利落,很有些业界精英的味道,想必是已经结了婚的,于是女医生说,“你不必太担心你妻子,化验结果显示她的身体状况还不错。”她把单子递过去,“恭喜你们。”
    迟恒一愣,蹙着眉问,“恭喜?”
    “因为你妻子怀孕了啊。”医生笑着道。
    可这句平平常常的回答简直宛如一道惊雷,猝不及防地从天而降,直把迟恒被劈得精神恍惚。
    他僵硬地低下头,看到化验单子上,“人绒毛促性腺激素”那一栏,显示“阳性”。
    迟恒全身上下的血液陡然涌上头顶,拿着化验单的双手不可控地颤抖。
    他刚刚从后遗症可能恶化的阴影中摆脱,却陷入了更大更无边的困境。
    但医生已经低下头去了,她没注意到迟恒脸上的表情,自顾自地整理着手里的病历,“鉴于你太太有后遗症,并发炎症大概是因为胯骨不正而导致胎位不正引起。这种情况容易产生并发症,太大意的话甚至能引起滑胎,所以你要特别小心。以后等胎儿长大,有个动静,太太也会比一般孕妇痛。所以,我的建议是,让她早点辞职在家静养,你多陪着她来医院检查。我不是孕科医生,所以更具体的情况你还得去孕科做检查……”
    迟恒木愣愣地听着,手指紧紧地绞在了一起。其实医生的话他一句都没有听进去。
    老半天听不到答复,女医生抬起头问了句,“哎,你听到我说话了吗?”
    迟恒艰涩地点点头。
    医生没注意到他的异样,只是看了眼墙上的挂钟,催促道:“我要见下一位病人了。你快带太太早些回去吧,怀孕了就要多休息。”
    迟恒忘记说谢谢,僵硬地转过身,从诊疗室走到大厅,他整个人都是恍惚的,走路摇摇晃晃,步履蹒跚,还险些被人撞倒。
    他的职业就是在生物所做研究,各种罕例见过不少,很多对于常人来说匪夷所思的事情他已是见怪不怪。两性研究所还专门为此策划了一个专题科普,甚至有同性夫夫专门要求医师帮他们如此。但是!这种事无论如何不能发生在自己身上!
    是不是拿错化验单?!迟恒猛地想到这种可能性,找寻救赎般地仔仔细细细将上面的名字确认了十次,但确认的结果只是一次次提醒他这个事实而已。
    迟恒抱着脑袋,缓缓蹲了下来。
    为什么会这样?上天简直跟他开了一个太大的玩笑!
    对于大部分结婚或者即将结婚的一对,当真有了爱情结晶,这或许是天大的喜事,但这对迟恒来说却并不是。简直太突然了,惶然的震惊和失措盖过了其他任何情绪,他现在无法产生一丝一毫喜悦或是欣慰。
    陆铭衍跟他哪里是如胶似漆的新婚夫夫?他们其实没那么相爱。
    迟恒此刻的心绪异常复杂。
    这个孩子的意义到底是什么?
    他们要的只是形式,何必给他们爱的结晶?
    
    第2章
    
    迟恒回到家已经是夜晚十二点半,客厅里灯还亮着,但没人在。
    他无力地瘫倒在沙发上,很疲惫,卧室里的人还在不在他也不想去关心。
    较之于在医院的惊慌失措,迟恒一到家就慢慢冷静下来。他回想着最近同居的日子,也的确是过得平静安稳。自己和陆铭衍都挺忙,早晚碰个头,回到家两个大男人自然不会交流家庭琐事,事业上又不挂钩,没什么话好说。同居这么一段时间以来,他们连一句争吵都未曾有过。这种生活状态和迟恒单身的时候差不多。
    如果不存在今天这档子事的话,这种平稳或许不会被打破吧。不,不对,他们的关系已经在肌肤相亲的那天晚上有了微妙且不可逆的改变。
    四十多天前,哥们的婚宴,两年前打赌输了给人当伴郎,那时候迟恒还笑说,自己估计得到三十五岁以后才能结婚,谁料他两年后就跟陆铭衍订了婚,那哥们当时还打趣他,最不想结婚的人反而是订婚最早的。
    不久前,他刚和陆铭衍婚前同居,迟恒想着反正婚还没结,就算去当个伴郎也没什么,但陆铭衍没有同意,那是对方第一次对他说不。
    于是,说好的俊美伴郎就这么没了,婚宴上好多人拿这个打趣,闹腾着轮番敬酒灌他,也是图一喜庆热闹。迟恒很爽快地接下,他也是爱酒的人,那晚喝得十分尽兴,人群一直喧闹到后半夜,迟恒被香醇的酒精熏出浓郁的醉意。后来陆铭衍来接他回家,俩人跌跌撞撞地一起倒在家里的大床上。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