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婚前适爱+番外 作者:叶微青(下)

字体:[ ]

 
    第61章
    
    三岁半的小孩子,五官虽然还稚嫩得很,但至少已经长开,应该可以称得上是有了样貌。真如齐燃开玩笑所说,你们陆家基因强大。陆栩大部分遗传了陆家,长相也是。他的眼睛很大很黑,但又不像很多小孩子一双灵动的眼睛会经常滴溜溜地转,他老是定着不动,又不爱说话和玩耍。因而在一帮活蹦乱跳的毛孩子里面,他倒显眼。
    虽然三年没见一次面,但陆铭衍依然能认出这个孩子,毕竟陆栩是孤立在群体之外的,让人一眼就能注意到,再看他的长相,心中便有了几分猜测。
    彼时陆铭衍还不知道这孩子患有自闭症,还以为他是再正常不过的,那可是他和迟恒的结晶,不说绝对的上等,至少得是中上吧,怎么可能不正常?
    孩子有专门的看护一直陪着也没有和其他伙伴一起玩耍,陆铭衍以为,那是因为孩子年纪太小在一群哥哥中间玩不开,还得单独照顾,再加上刚来还没混熟。所以他当时也没觉出什么异样。
    “这孩子叫什么名字?”陆铭衍走过去,问那位照看孩子的年轻看护。
    “陆先生您来了啊,”她先恭敬地问了声好,继而回答道,“这小男孩叫陆栩,说来也蛮巧,跟您同一个姓呢,栩是栩栩如生的那个栩。”除了齐燃和他医疗队里的人,其他人并没有机会也没有权限知道,这孩子的父亲就是他们的陆先生。
    但陆铭衍自己清楚。
    护士话音落了之后他也跟着沉默,若有所思。
    孩子姓陆,迟恒到底是怎么想的。
    而小火星人陆栩,正专心致志地玩着手里的空糖盒,一点都不好奇来人是谁也一直没抬头。
    “陆栩,”陆铭衍半蹲下来,视线和孩子平齐,柔和地问道,“让我抱一下好不好?”
    陆栩听到声音便抬起头,看了看眼前的人,然后又把头低下去,继续玩那个糖果盒。
    陆铭衍伸出双手,试图抱起孩子,但是,陆栩才被碰到时,就发出了不耐烦的轻哼,然后挣脱,一溜到护士小姐的身后,躲了起来。小手抓着护士及膝的裙摆,从她身后探出小脑袋,小心翼翼地瞅了瞅。
    陆铭衍没觉出什么不妥,只当孩子胆小,他走过去,再次伸出手,语气轻柔,“宝宝乖,让我抱一下,我是爸爸。”
    一旁的护士惊讶极了,目瞪口呆,怀疑刚刚那一句是不是听错,又或者只是陆先生在跟小孩子开玩笑。
    陆栩把脸缩回去,好半天闷闷地回了一句,“……你不是,爸爸。”他现在好歹能说出较完整的句子,虽然语速很慢又断断续续。
    陆铭衍极有耐心,笑了笑,抓着孩子的小手,力道柔和,“栩栩,你先出来让我抱抱,然后我解释给你听好不好。”
    可陆栩却不让他牵着,费力把自己的小手拿回来,似乎已经产生抵触情绪,他身子缩了缩,看向陆铭衍的目光很不安,甚至有些害怕,鼻头红了,声音有点委屈,“你不是……不是……”
    陆铭衍又往前走了一步,不厌其烦地伸手,但这次却被陆栩狠狠挠了一下再用力推开,并且用尖细刺耳的童声叫喊:“走开!走开!你走开!”
    陆铭衍看着自己手背上的那道血痕,震惊和难以置信的同时,整个人还有点懵,怎么会这般排斥?甚至还有攻击行为?孩子这么讨厌自己吗?
    没有伴随他成长,尤其是在最为关键的前三年里,没有出席过一次,现在父子俩跟陌生人又有何差别?
    陆铭衍突然感到一阵落寞和难受。
    见状况不妙,护士赶紧把过分紧张的陆栩抱了起来,轻轻拍着他的背,在自己怀里哄着,“栩栩乖,不哭啊,陆叔叔不是坏人,不用害怕……乖,宝宝乖……”
    陆栩在她怀里抽泣,一开始还胡乱挣扎,乱踢乱抓,但后来总归是慢慢安定了下来,大抵是闹累了,他趴在护士肩上吸鼻子。
    护士小姐终于大松一口气,欣慰地摸了摸陆栩的脑袋,然后转向陆铭衍,说:“陆先生也不怪您,毕竟这孩子认生得很,对陌生人以及不熟的人就是这个反应,您别往心里去,别跟小孩一般见识。”
    陌生人……他是孩子父亲,可孩子并不认,还很排斥,现在是外人在讲话安慰他。
    天底下这么失败的父亲,大概只有他了吧。
    陆铭衍的眸光稍稍暗了下来,一动不动地看着,甚至都不敢再上前靠近。孩子的小身子伏在别人的怀里,缓慢地起伏。他看着又下意识地又伸出手,想代替护士轻轻摸摸孩子的背,但伸出的手很快又收了回来,沉默。
    护士还想再解释几句,但蹬蹬蹬的脚步声阻止了她开口,是脸色冷淡的女医生走了过来。护士看到她正欲问好,但她不由分说也不事先打招呼地直接从护士怀里接过小孩,护士一愣,但也无话可说。
    女医生抬手摸了摸孩子的后颈,陆栩没有反抗乖乖的。这反应真是她想要的,于是满意地抬起头,看向陆铭衍,“谁说这孩子认生的,你看在我手中还不是乖乖的,陆先生,你有没有想过,孩子之所以这么排斥你,是迟恒刻意给他灌输的。”
    闻言陆铭衍神色不变。倒是一旁的护士犟起了脸,用莫名其妙的目光扫了女医生一眼,像是不明白她为什么这么说。
    “看来迟恒根本不承认你是孩子的父亲,虽说这孩子也姓陆,但那只是为了隐姓埋名的方便罢了,他自己都改了姓名,这样能避开被查到。要真姓了迟,顺着这个姓就能把他找出来。你看他多聪明多有手段,既在你心上挠了一把,又为自己行了方便,一举两得啊……”她用复杂的目光瞟了陆铭衍一样,似乎是在表示同情,但又透着一股隐隐的轻蔑,“啧啧,真是难为你一直把他放心上,就算以前有多次机会也不从让我们留下他的血样,但可惜啊,你在他心里的地位并不对等……”
    “管好你自己份内的事,”陆铭衍冷淡地打断她,“这件事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
    她意味不明地笑了笑,“算我多嘴了陆总。”
    陆铭衍没有再接她的话,而是转向旁边的护士,但是在他开口之前手机响了,接起来一听是齐燃找他。
    挂掉电话后他跟护士叮嘱了几句道个谢,匆匆转身走了。离开之前,他还想抱抱孩子,哪怕摸一下也好。但孩子蜷在女医生怀里非常安静安详,像是睡着了。怕再次打扰他惊动他,陆铭衍只好按捺了那些想法,先行离开。
    看到人走了,女医生把孩子扔回给护士,招牌式的冷漠模样,吩咐道:“带他来我的治疗室,例行检查。”
    “噢……是。”护士小心翼翼地接过孩子,但是她感到很奇怪,陆栩怎么突然蔫蔫的没精神,也不怎么动弹,完全没有刚刚的样子。
    “主任,小孩是不是不大正常?没有刚刚那么有精神,无精打采的。”
    女主任却头也不回,只嘴上答道:“抱他的时候注意点,我在他后颈上扎了麻醉针,别给我摁进去或是弄掉了。”她的语气平淡得很,像是在说,给发病乱吠的狗扎了安定而已,急什么急。
    护士轻轻转过陆栩的脑袋,小孩子虚弱地哼了一声,在孩子白嫩又脆弱的后颈处她真找到了那根细小的针,麻醉的,应该还有麻痹镇定的效果。
    她倒吸一口凉气,一阵寒意从脚底漫上来。要知道,扎小孩子的针,又是那种极其脆弱的部位,只要稍微偏一点,或者力度不对,兴许能要了他们的小命,若是扎在脊椎上,很可能终身瘫痪,所以下针得格外格外小心,但她竟然在接过孩子的时候就顺势并且不露痕迹地下去了,还用这个来跟陆铭衍争辩……
    护士轻轻把孩子脑袋又掰正,小心地抱着,心里很不是滋味。
    要是一般小孩吃了这种暗苦,还知道发出声音讲话,哪怕说一句“阿姨你干嘛扎我”,大概就能当场揭穿,但陆栩却不行,他做不到,就连稍微复杂的句子都说不了。
    护士看着女主任的背影,说:“只有像您那样高超精湛的医术,才敢这么扎,换了是我估计早就吓死了,哪还能一边跟陆总这么心平气和的说话呢。”她笃定那个女人懒得回头看她们,所以说这话的同时,能大胆地在脸上表现出厌恶。
    “我很不喜欢爱吵的小鬼,尤其是那个尖叫声,不仅刺耳还让人烦躁,但凡他能像其他孩子那样乖巧聪明一点,我也犯不着这样了。”因为下属“恭维”的话,女医生还是轻轻笑了笑,而后又道:“你好好做事,我自然会提拔你,还有,你以后只管看好孩子,做好这件事就够了,少跟陆总勾……搭话。”
    护士在背后瞪了她一眼,“谨遵您的嘱咐。”
    
    第62章
    
    陆铭衍拿起齐燃递给他的那张名为计划书的纸,看也不看就揉成一团,直接扔进垃圾桶,“不可能,没有第二次!”
    齐燃无奈地叹气,“我以为你已经想通了,怎么还是这样呢?”他耐着性子劝,“是你一再延误了怀上孩子的时间,你看其他组哪有我们这么迟的?国际惯例就是二十五岁以前,可迟恒现在都快三十了!越往后越难你知道吗?分到我们手里的试……”快要出口的试验品三个字被硬生生咽回去,因为几次下来他已经察觉到陆铭衍似乎非常讨厌这个词,为了避免听到又产生抵触情绪从而不够理智不好说话,齐燃只好换了个方式,“既然迟恒有先天优势,那我们就不能好好加以利用吗?很可能两三年我就能出新的发现和研究成果,不,一年就够了,半年都够!”
    “孩子都三岁了!该做的都做了你还想怎样?”眉眼间的冷色让他添了几分戾气,“够了,已经够了!再逼下去迟恒他会疯的。”
    “他才不会疯!他比你理智多了也清醒多了,正是因为认清事实他才会回来的!我觉得疯的人是你!”齐燃忍无可忍地吼道,“我一直以为你是一个聪明理智又有手段的上司,跟你合作是我的荣幸。几年前你愿意跟迟恒一起失忆,让这场意外来得更逼真,这么折腾自己委屈自己的事都做了,让我真的很敬佩你,所以也心甘情愿地一直跟随你为你办事,但现在呢?!如果你还犹豫不决一再拖延,那我一定会和医疗队的人联名,让最高级的给我们换一个上司,陆先生,别逼我行吗?”
    陆铭衍冷冷地看了他一眼,“那你就试试,看能不能把我换掉。”
    “你这是什么话!我又不是故意找茬!”齐燃气得不行,“非要闹僵才舒服吗?!”他深吸一口气,压住火气,尽量心平气和地说,“现在,我们都冷静一点,别吵好好说话,我给你看样东西。”齐燃走到书柜旁,从里面抽'出一叠厚厚的文件,重重搁在陆铭衍面前,“你再好好看看这些名单,除了我们,还有多少个组多少个人在做这件事,国外的,国内的,成千上万!其中也不乏像你这样,来自名门世家或出身不凡。所以陆先生,你不争没关系,自会有别人争!”他停顿了下,还是把那句话说了出来,“同样的道理,你不碰他,自会有别人来。”
    眼见着陆铭衍的脸色更加沉了下去,但没有办法,齐燃还得继续往下说。
    “再过几天又是月底,该死的年中会议,每个研究组都必须向中心情报部详细交代这阶段的研究成果,但如今我没什么可说的,唯一能说的,发现迟恒体质是中等易孕,还有孩子遗传不多,就这么一点点内容!三年前,我们把迟恒弄丢,这已经让上边对我们信任度降到警戒线!如果这几次我们都通不过审核,不能让情报部满意的话,那么这个来之不易的试验品……就必须拱手让人!我相信,你不会想看到这个结果吧?”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