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病人 作者:阿Hsu

字体:[ ]

 
书名:病人
作者:阿Hsu
 
……做我们这一行,最忌爱上病人。
你有没有想过,他一朝辞世,你又当如何?往后几十年都在怀念中度过吗?
轮转医生X绝症病人
虽然结局早定,但是还好,我遇见了你。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虐恋情深 怅然若失
搜索关键字:主角:唐青彦,汪宇 ┃ 配角:章玉树,慕容 ┃ 其它:
 
 
☆、冰凉的吻
 
?  他是他的病人。
  唐青彦刚刚从医科大学毕业,在医院觅了一份工作,按照医院的规定,所有新到岗的医生都得在各个重要的科室轮转一圈再定科室。
  其实他并不认识他,轮转的名单中也并没有他所在的科室,不过是因为肿瘤外科缺人,被章主任临时勾了他的名字叫去做苦力罢了。
  月头的时候,唐青彦一早跑去肿瘤外科报到,因为慌忙,白大褂最顶上的那粒扣子忘了扣,章主任见了,不冷不淡地说:“我们科最怕的就是出现感染,你这样衣冠不整,小心让院感科抓了现行。”
  唐青彦只好唯唯诺诺地赔了个八面玲珑的笑,扣好了扣子:“是是是,我再也不会了。”
  又忍不住想,为了今天报到给章主任留下个好印象,他特地将这件白大褂洗了三四遍呢,奈何,奈何。
  章主任淡淡道:“那就和我一起查房吧。”
  满病房的癌症患者,有些只是呆坐,怔怔地看着化疗药物滴入自己的血管;有些还在□□,那是因为无可抑制的癌痛;有些见了穿白袍的,还当是救星,拉着手反复的说自己不是癌症,求医生能让自己转科。
  唐青彦有些寥落地想,做肿瘤外科的医生真是最没有意思的事,人要死了,却无法挽回什么,就如同没有办法让凋零的花朵重新回到枝头,没有办法让向东流去的河流回到西边……
  章主任查房查得十分认真,细细地询问患者有没有什么不适,又记录下来,出了病房,章主任说:“小唐,下一个病人由你来问吧,下班前交一份查房报告给我。”
  走廊的尽头是VIP病房,加上又是章主任交代的任务,唐青彦不敢怠慢,进病房前还特地正了一下领带,然后一个箭步过去取了挂在床尾的病例表,上面的名字写的是汪宇。唐青彦往下看去,后面又写了他的年龄与所患的疾病,他顺口问道:“汪先生?”
  然而并没有回应,唐青彦往病床上望去,病床上的男子生了一张极好看的脸,婉约如一首清丽的宋词,若是女子,不晓得该当如何的颠倒众生,只是他双目紧闭,黑丝绒一样的睫毛微微颤着,愈发衬得他的脸上一丝丝血色也无,再细细看去,那张没有血色的脸上竟然透着一分灰色,根本不像是个活人。
  唐青彦吓了一跳,连忙大声呼喊:“汪宇!汪宇!”
  他忙用手去探他颈上大动脉的搏动,又忙伸手到他的鼻前去探他的呼吸,还好,他还活着。
  也许是动静大了些,有护士急匆匆地跑过来:“小唐,汪先生昨晚疼了一宿,今早打了止疼药才睡下,你别吵到他。”
  早有人说过了,在医院,地位最低的就是实习护士与头一年上班的护士,其次就是实习医生与头一年上班的医生,现在倒好,一边等他的查房报告,一边不让他吵到病人,只有他夹在中间两边难做人。
  最终还是章主任松了口:“小唐,你等他醒了之后再来吧。”
  唐青彦每隔半个小时就去VIP病房看一次汪宇,然而他始终昏睡,不知是因为疾病,还是因为药物。
  第三次去巡房的时候,正碰上护士在为汪宇换水,唐青彦看了一眼,是人血白蛋白,这种药物一瓶只有5克,却是价格不菲,是用来提供营养的,于癌症本身却不能有一丝一毫的效果,然而到了这种时候,却是聊胜于无。
  唐青彦问护士:“他有醒过吗?”
  “我又没有办法每分钟都盯着他。”护士没好气,径自取下输液卡写下了药物的名称和换药的时间与滴速,过了半晌,又轻轻说,“……不过我上一次来换水的时候他醒了一次。”
  “那他有没有说什么?”
  “只看了我一眼就又睡过去了。”护士摇摇头,“可怜哦,一个亲戚朋友都没有……”
  先前几次巡房的时候唐青彦便觉得汪宇的病房有些奇怪,但总说不出是哪里奇怪,现在护士一说,他便反应过来了,病区里每个病人的床旁都有一两个亲戚朋友,还有的拖拖拉拉十几个人,喧喧嚷嚷的直叫医生护士头痛,最终只能打电话到保卫科要他们派人来将家属们“请”出去,然而汪宇的病房里却只有他一个人,就好像一个空空荡荡的坟墓,他置身其中,慢慢褪去所有鲜艳的色彩,瘫软下去,枯萎成泥。
  也许他并不一直都是昏睡着的,只不过醒来之后发现身边没有一个可以依托的人,再也支持不住,又睡了过去。
  唐青彦用听诊器听了听他的心音,又听了呼吸音,那声音虚弱得仿佛随时都会断掉,他心下不安,吩咐护士:“你赶紧拿一台心电监护仪来。”
  护士白了他一眼:“这算章主任下的医嘱呢,还是你的?”
  唐青彦一时语塞,他现在还没有独立下医嘱的权利,如果是他自己下医嘱,得先用铅笔写一遍,得了章主任的签名才能让护士去执行呢。
  护士明显是想省事:“小唐,你自己去取心电监护仪帮汪先生安装一下,我跟章主任说一声就好了。”
  这世道,向来都是欺软的怕硬的,他一个职场新人,自然是大家欺负的对象。
  唐青彦只好拎了心电监护仪放在床头,唤了几句也不见汪宇醒,只能掀了被子将他的衣服纽扣一粒粒的解开,往汪宇的胸口上贴电极片。
  汪宇瘦得整个人都脱了形,腰肢细得不盈一握,就像是一张美丽的人皮直接蒙在骷髅上面,带着一种诡异的美感。
  唐青彦的心口一阵灼痛,拿着电极片的手不住的颤抖。
  汪宇皱一皱眉,微微睁开了眼。
  唐青彦连忙将电极片贴好,帮他扣上了扣子,又拉上被子:“你能看到我吗?”
  他挣扎着想要坐起来,鼻尖脸上都是汗,唐青彦连忙扶住他:“汪先生。”
  “你是……谁?”
  不过三个字,冷汗已是涔涔而下,秀美的五官几乎都变了形。
  “我叫唐青彦,新来的医生唐青彦。”
  “唐青彦……”汪宇极疲乏地点点头,然后头一偏,靠在唐青彦的肩上又睡了过去。
  唐青彦不敢惊动他,轻轻地将他放倒在床上,又从浴室取了毛巾为他轻轻拭去额上的冷汗。
  汪宇依旧惨白着一张脸,愁眉深敛,眉心深深的一道纹,唐青彦悄悄抬手抚上他的眉心,却怎么也抚不平,略一停顿,又向下划过他高挺的鼻梁,然后触上他没有血色的唇。
  这样一张清俊的脸,却是愁意缱绻,缱绻如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
  情不自禁地,唐青彦俯身覆上他的唇触了一触,又触了一触,而梦中的人仍然酣睡,浑然不觉。
  ——他并不是神话中受到诅咒的王子,即便有深爱他的人愿意为他捧出腔子里那颗火热的心,他亦不可能复原如初。
  唐青彦徐徐吁出一口气,又看了一眼床头心电监护仪上的数据,设置好报警值,这才蹑手蹑脚地走出去。
  回医生办公室的时候经过护士站,有护士哂笑:“别的医生查房只要一个小时,偏偏唐大医生查房要整整一个上午,真是体贴病人医术高超啊!”
  唐青彦并不与她们辩解,只是没有办法在下班前完成查房报告,多少有些惴惴不安,他有些不好意思地同章主任解释:“汪先生一直没醒,没办法进行问诊……”
  “你之前在哪一个科室?”
  虽然不太明白章主任的意思,但唐青彦还是恭恭敬敬地回答:“骨科。”
  “这就是了,骨科的病人虽然断手断脚,但大多没有意识障碍,到了我们科室,像汪宇这种已经到了晚期的病人,昏睡的时候比清醒的时候多,你还巴巴地等他醒吗?”章主任反倒笑了,“年轻人嘛,总要学会变通,他不醒,你就略去病人的主诉部分,把生命体征和实验室检查之类的写上去就好了。小唐,将来你还要去ICU轮转呢,到时候满屋子都是昏迷不醒的病人,难道你还能不写病历?”
  唐青彦忍不住腹诽:那你还让我等他醒了再去?
  腹诽归腹诽,终于还是老老实实地坐在办公桌前将查房记录敲入系统。
  只是不知怎地,电脑屏幕上一个一个的方格字忽然都变成了那张苍白秀气的脸,长眉深锁,呼吸断断续续的,仿佛是在挣扎什么,然而他的病却已经没有挣扎的余地了……唐青彦一慌,忙摄住心神,继续将查房记录敲上去。
  也不知是怎么回事,唐青彦整整一天都有些精神恍惚,心砰砰砰地直跳,做贼一般,那是因为那个冰凉的吻。
  唐青彦向来抵触gay,也自认为自己直得很,所以当初在学校的时候有人传他和隔壁学校民乐系的慕容学长的绯闻时,他吓得至今听到慕容这两个字都手抖,老天,不就是因为当初他仗着身高体强挤到人群的最前面帮俏俏这个狂热的粉丝要个签名嘛,结果两所大学的BBS至今都在流传他们的故事,明明,他和慕容学长只是陌生人,连句话都没有说过啊……
  这样一个耿直的boy,他今天竟然会一时头脑发热吻了汪宇!唐青彦侥幸地想,好在当事人并不知情,不然一定会被汪宇认为自己是gay了,又不禁为自己开脱起来,他喜欢的人向来都是同他青梅竹马的俏俏,至于吻他,不过是因为感怀于他的境遇罢了,还有,谁教他长得那么好看?就像小孩子看到好看的东西就会忍不住亲吻,一个道理嘛。
  临下班的时候,唐青彦一时管不住自己的脚,又去走廊尽头看了汪宇,床头灯已经打开了,昏黄的灯光照着他的脸,仿佛能够照尽他的一生,寂寥如是,苍凉如是。
  床边的化疗药物沿着PICC管滴滴嗒嗒地滴入他的静脉,红红绿绿的药水,也不知能将他的生命沿长几天。
  唐青彦将手抚上他的脸,眼睛弧度是这样的,鼻子高度是这样的……
  希腊神话里面说,美丽的少女夜访情人,被情人的美貌震惊,满心欢喜下,却不小心将烛油滴落在情人的脸上,情人恨少女不遵守诺言,一气之下远遁别处,永生永世不复相见……
  如果他知道他来看过他,又会怎样呢?
  唐青彦轻轻地退出去,门关上,将这里与外边隔绝成两个世界。?
 
☆、抢救
 
?  早上与夜班护士交班,全部的医生护士都挤在医生办公室里,围着桌子站了一圈,夜班护士汇报道:“夜间死亡两例,3床死亡,15床死亡,收入一例,安排在8床……”
  “别说死亡,说出院。”章主任打断她的话。
  夜班护士只好改口道:“昨夜出院两例,3床和15床出院……”
  3床的病人还是个小孩子呢。唐青彦记得昨天跟着章主任去查房的时候,那个虎头虎脑的小男孩正缠着母亲要买变形金刚,怎么忽然就没了呢?
  章主任看出他的神色不对,小声安慰他:“……再过两年,也就习惯了。”
  ——他还太年轻,等到时间长了,也就渐渐的习惯了,就如同渐渐习惯了血肉横飞,哀痛,以及死亡,当初自己从医科大学寒窗苦读十多年出来,也是一腔热血的想要为现代医学添砖加瓦,日子久了,却也渐渐的被磨成了一把手术刀,冷酷,无情,决绝,割下温软的皮肉时没有丝毫犹豫,而刀锋依旧锋利。
  唐青彦不做声,交完了班后依旧跟着章主任去查房。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