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求世界和平概率素多少 作者:大名胖次

字体:[ ]

 
书名:求世界和平概率素多少
作者:大名胖次
 
这是企图黑帮的男人,被黑帮真正的老大给摁着酱酱酿酿,然后世界HE了~~~
起因是:
一对龙凤胎
弟弟——花心大萝卜一枚
姐姐——“青楼”的老鸭
总裁老大:一天和朋友一道去找乐子,这天刚好是,姐姐有事不能主持,让弟弟上去代替,被那老大一眼相中,说上一句:“你很不错。”
弟弟就回到家和姐姐发牢骚,于是弟弟就觉得出去旅游,来安慰他幼小的心灵。
然并卵。
姐姐在青楼被那黑帮老大给摸了虾虾,震惊的说道:“你不是男的?”
同一时间,弟弟在国外被人劫持了,一看是一个老外,正在摸他的胸,说道:“你不是女的!”
“靠!老娘/劳资,可是纯种的女人/男人!猥琐大叔!!!!”
.......
两个人见了面,就说:“都是你的错!”
综上所述:
求世界和平的概率是多少?
===================================
目测结局,HE。用胖次的人格保证,绝壁是HE
目测会比较不虐,抖M的不要来这里找乐子
目测.......
2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
作者智商有限,而且是个玻璃心,考据党看到什么不对的,求放过~
作者上有八十老母,下有襁褓要照顾,实在是~~~SI MI MA SAI~
 
文案,放出让你眼馋,正在存稿之~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豪门世家 甜文 现代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唐家儒,龚琗涩 ┃ 配角:唐家媃,欧文·奥尔科特,罗莉·奥尔科特等 ┃ 其它:XXXX
 
 
 
☆、第 1 章
 
?  “喂,老姐,怎么了?”
  唐家儒细长的龙眉,轻浮的挑了一个弧度,眉毛下面黑珍珠的眼睛,漂亮的鼻子,略显轻浮的薄唇,细长的脖颈,身上穿着几万的高级定制的T恤,半边印着看不懂的青绿墨水的竹叶,扎在也看不出有多少昂贵的牛仔裤。右手拿着詹姆士手机的唐家儒,沐浴着月光、灯光等各种光,站在咖啡厅外面,吹着夏天的热浪和空调扇出来的热气,导致他本来标准中/国黑的发型,被汗水打湿。
  手机那边的人说了些什么。
  唐家儒“啧”了一声,不耐烦的拉了拉身上的T恤,一个眼尖看到咖啡厅里面有个黑长直,穿着过分清凉的衣服,支着脑袋看着他。唐家儒给了对方一个媚眼,而黑长直也飞吻一个。
  唐家儒下意识的接住哪枚飞吻,多情的手画了圈,放在嘴边,逗着咖啡厅的黑长直。唐家儒风流浪荡的表情,惹得黑长直D罩的凶器剧烈的抖动。
  唐家儒色/眯/眯的迷起眼睛,下意识的要去楷自己的嘴唇,手机里传来一阵怒吼,吓的他手忙脚乱差点失手掉了詹姆士。
  “唐家儒!你要是十二点前没有回到B市,劳资剁了你的生/殖器官,喂狗!!嘟——嘟——”
  唐家儒肉疼的抹了抹手机,然后掏了掏耳朵,最后惋惜一下黑长直大美妞,本来可以来一段美丽多情的一/夜/情~啊~~~那简直了都可以上极乐世界了。
  马丹!每次,每次!看到可以上钩的姑娘。T/M/D每次都这样那样的吹掉,靠!
  他已经二十八了!
  二十八是什么概念应该是龙阳十八式都做过了。可他连!一!式!都没有尝试过!!而且连自/慰的时间都没有,又得回到B市给老姐卖命。
  唐家儒一脸正经的在想些猥琐的东西,却立刻从路边坐上自己的爱驾,可怜兮兮的摸/摸爱架副驾驶,喟叹一声。
  “啊——车震啊——”
  随着莲花的马达声,以及一骑绝尘的灰尘,唐家儒飞奔至B市。
  只留下咖啡厅的黑长直,彪悍的顶了一句其他的女顾客,潇洒的拿起手提袋,走到旁边的弄堂,拨了一个电话,冷声说道:“计划失败......”
  话说,唐家儒在高速上面开了两个小时,终于赶在了凌晨之前到B市的家。
  麻溜的从莲花上走下,抖了都高级定制的T恤和牛仔裤,踩着凌晨十二点的钟声,推开一间红色石砖别墅的大门。
  唐家儒熟练地摸黑的穿过层层障碍物,停在别墅后院中。他抬头看了一眼墙外一片的竹林。
  老姐开得是地下俱乐部,算的上是废物利用。
  他们出生于帝都,B市长大,当年他家看尽繁华,最后却只剩下他与老姐两人。一开始他们就去外面打工,虽然工资比平常人都要高上许多,但他们的生活品质过于高,很快的不能满足了。
  唐家儒的老姐就开了一家地下俱乐部,利用了家中三百平米的地下室,装修装修就轰轰隆隆的开张了,也撑起了两人的开销。八年之间,俱乐部的生意越来越好,也挤进了B市俱乐部的前三甲。
  所以,唐家儒完全不敢武逆他姐姐,要是木有零花钱这日子可怎么过呀。
  当然这些都是谣言。
  客人是从竹林那里进去的,他自然不用去七弯八拐的穿过弄堂到达那片竹林,再通过地下通道,在花上十分钟的脚程。
  唐家儒直接从自家院子走入地下室,一路降到负三层。  电梯“叮”的一声,到了。
  低调的暗红色滚着金色花边的风格,黒木雕花走廊扶手近乎顺着空间跨越了350度的长度,中间直直的垂着一个奢华的水晶吊灯,华丽的灯光照射着眼睛中占地面积最大的水池——莫约有两百平米。
  水池每日有活水引进,里面养着各色的海洋生物。
  唐家儒看习惯了,也并不觉得有什么奢侈的地方,相对平民来说,这里的每一件他们一辈子都用不起。
  他现在出了电梯的另一边,被水池做了隔代,大概有三百米宽的样子,另一边是客人专用的电梯,为了保护他和他老姐的隐私和生命安全,靠唐家儒这边的走廊外沿还装上了一面可视的钢化玻璃。
  所以当另一边电梯走下一对男女恍若无人的亲热,简直上演三/级/片都过犹不及啊。
  唐家儒默默捂脸,惋惜了一下他失去的黑长直。
  直到两个人走进了房间,唐家儒才慢慢的顺着长廊走,走到他这边长廊尽头,推开暗格,顺着木梯下去,在按着路线从七弯八拐的楼梯中找到对的路线,在一道灰色绒布面前停下。
  掀开绒布,推开绒布下的木门,再在一个角落按一下,眼前豁然开朗。
  不再是低调奢华的装修风格,而是一种颇为舒缓的田园风格的书房。
  沉香木头制成一套书架,整齐的顺着墙壁排列着,书本也被人按照字母顺序整齐的放着。
  书架前面亦是摆着沉木的木质的沙发,上面垫着柔软厚实的羽绒的坐垫和几个绣花抱枕,沙发的一角上摆着一个格格不入的老旧的泰迪。
  沉木的矮桌,下面铺着柔软的羊毛毛毯,毛毯下面露出了沉木的地板。
  在房间的另一边是一个沉木做成的办公桌,还有一个柔软皮椅,上面被人套上了羊毛的坐垫。
  唐家儒闻着满房的沉木味道,稍微低了一个key的声线,说道:“这么着急,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虽然百分之九十的可能性仅仅只是,他老姐看不过他太过潇洒在外面放/荡,而她只能窝在这里处理俱乐部各种日常。
  果然。
  坐在皮椅里的女人,抬起来头,露出和唐家儒一模一样的脸,知性的挽着发髻,理了理身上的白色苏绣旗袍,带着稍不同于唐家儒的声音说道:“老弟~”
  甜腻的语气,让整个空气里的气氛都暧昧了起来。
  唐家儒一听,整个人都不好,每次老姐这样叫他准没好事......
  果然。
  “老弟,姐姐我整日都要闷在这里,好久没有出去晒太阳了~~~~”旗袍女从皮椅上站了起来,坐在唐家儒的身边,半个人靠了过去,还把自己的酥/胸往唐家儒身上乱蹭。
  唐家儒脸上都要冒青筋了,憋着一口气。“唐家媃说人话。”
  “哎呀。”唐家媃手在唐家儒的身上重重的一拍,“非要姐姐把说的那么直白~”
  “姐,我跟你是一胎里出来的,你肚子里面想什么,我会不知道?”唐家儒有些烦躁的揉揉自己的太阳穴。
  唐家媃坐直了身体,捂嘴笑,说道:“俱乐部的女人又少了一些,我要去寻货色。”
  “知道了。”唐家儒点了点头。
  “老样子~”唐家媃笑的而有些诡异,而唐家儒的表情有些怪。
  老样子,老个狗屁的老样子!
  唐家儒在心中吐槽着,还是默默的点了点头,看样子他要“工作”一个星期的样子。
  稍微解释一下老样子是个什么东西。
  前面说了唐家儒唐家媃两姐弟开了一个俱乐部。
  俱乐部不干净,表面上是挺干净的。
  至少负一层的俱乐部是正规的酒吧——也不是阿猫阿狗都可以进的。酒吧是姐弟两一开始倒腾的东西,等到势力稍微大一些的时候,为了满足正常的开支生活,姐弟两个又花重金弄出了一个负二层。
  负二层自然水要深一些。
  姐弟两一个开始没有势力,弄得焦头烂额,后来才慢慢的好起来,毕竟他们原来是出生名门,还是有一些忠心耿耿于他们父亲的人,靠着这样的人脉,才慢慢的稳定下来。
  不过这一切基本上是唐家媃支撑着,唐家儒只是一个后盾。
  不是他懦弱而是唐家媃实在是太强势了,唐家儒只好默默的支持他的姐姐。
  他表示只做幕后英雄。
  而俱乐部不能缺少主事的人,这也导致唐姐姐一般是不会离开这里的,也离不开。
  如此重重,物色/女人这种事情,就要掉到唐家儒的头上。
  然并卵。
  他的眼光总要被唐家媃鄙视,还有唐家媃也是需要放风的(说的好像跟遛狗一样),于是——
  唐家儒就要代替唐家媃坐镇俱乐部。其实这么说好像也没有什么奇怪的事情。
  但是,唐家媃一直歪歪自己的弟弟穿女装的样子,就扯了一大堆的道理。
  最后用拳头说服了唐家儒。
  是的,唐家儒就是这么爱着他姐姐的人,如此慷慨的带上了假发,穿上了硅胶胸,又在外面穿了一件闷骚到骨子里的修身款拖尾长旗袍。
  看了一眼和他长着差不多的脸,束着胸的假男人,再看一眼自己,表示唐家媃变得多金帅小伙,为何他变成了人妖!!!!!
  有些怨气的唐家儒说道:“姐,你那C罩的胸,不疼吗?”
  回报他的是漂亮的左勾拳、右勾拳、上勾拳等各种组合连击。
  KO. GAME OVER。
  唐家媃潇洒的拍了拍手上的灰尘,说道:“要是俱乐部出了什么事,唯你是问!知道了吗?”
  那个婉转的问句,是个人都听得出来,要是不顺着这个女人的意,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唐家儒趴在地板上,点了点头,看着唐家媃越走越远,脑袋里面冒出一个念头——
  老姐不会是来更年期了吧??
 
☆、第 2 章
 
?  唐家儒穿着女装带着假胸,保持沉默的听着下面的人,向他回报着俱乐部的日常。
  这种平淡如水的汇报,简直是在侮辱他的智商。
  而且穿着女装都不能调戏妹子了,他有一个星期要禁欲了。
  他的丁丁可是叫嚣着要快活的。不对,他已经有二十八年没有开过荤了。开荤还是上辈子的事情。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