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封城 作者:画者为殇

字体:[ ]

 
 
 
《封城》
作者:画者为殇
 
文案
在阿简的心里只有两种人,重要的和不重要的。如果重要的人消失,那么其他人也都没有必要存在。
那么,当他被她从“重要的人”的行列中剜除的时候,禁锢便是唯一的出路了,对么?
内容标签:虐恋情深 青梅竹马 前世今生 报仇雪恨
 
搜索关键字:主角:宋简,姚安,宋渊 ┃ 配角:顾楚,林悠,宋临远,周娴,
 
  归来的人
 
  封城撑了二十年的结界,毁在他归来的这一天。
  彼时的我被束缚在封城正中八角楼的天窗上,惊醒的时候正好看到四方结界崩塌的那一瞬间。纷纷扬扬的深蓝色光点如萤火虫般飞向苍穹,尔后在半空中尽数湮灭成尘——
  一如二十年前惨烈的那场殉葬。
  那时的他站在天窗旁深黑色的砖瓦上,通红的一双眼微微含着笑意。他缓缓迈步走过来,左手贴着右肩行了个礼。
  他说:对不起阿简,让你等了这么久。
  声音温润得很有些陌生。
  我抬起头,冷笑:自作多情有意思么?你明知道我比较希望看到你惨死的样子。
  话音刚落,我正好看到他起身的动作一顿,唇线紧绷着拉成一条直线,然后缓缓缓缓地攒出一点笑意。
  我想只要在他心里还有一丝一毫我的位置,这话就定然是伤人的,可我们之间早已没有可能和平共处了。当年的他杀了我最重要的人,而我害死了他视若珍宝的姑娘,现在还能心平气和地互相说着讽刺的话,已经很不容易了不是么?
  微微闭了一下眼睛,他蹲下来揉我的头发,表情看着有点深沉:说话怎么还是这么喜欢带刺,扎到自己不会疼的吗?我知道的,阿简,你只是过得太寂寞了。以后我都在这里陪着你,所以把过去的事都忘掉,一切重新开始好么?
  重新开始?我重复了一遍,冷笑着说:可你想重新开始的对象已经死了不是吗?一别二十年,你都学会用这种哄三岁小孩的口气跟我说话了。这算是在求我做她的影子吗?
  头顶的手指微微一顿,他沉默了一阵,僵硬地吐出两个字:没有……下一瞬却恢复平静,手指穿过我头顶的乱发,在后脑勺一点一点地摩挲着:我没有把你当成别人,不用这样夹枪带棒地刺我。
  我别开头:如果我愿意替她陪你三年,三年后,放我自由……
  我不愿意!三年怎么够,我要你永远陪着我,永远。
  逆光的少年微微倾过头来,我看不清他的脸,只觉得那双眼睛微微有些灼人:别乱动,我先放你出来。
  低沉的吼声忽然让我一怔,胸腔中的恨意渐渐压抑不住,翻滚着像是要炸开。
  我想说滚开,却在出口的一瞬间突然被他点住喉咙,再说不出一个字。
  他轻轻摇头:煞风景的话还是别说了,我不想听。
  心口仿佛窒了一口气,滔天的恨意升腾翻滚,可是身体无法动弹,连挣扎也不能做到。我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俯身将我抱出封印之外,然后两指一扣在我后颈刻下另一道新的封印。
  没有丝毫犹豫,就仿佛练习过无数遍。
  宋渊封印了我二十年的禁咒,就那样轻而易举地毁在这个十八岁少年的手上。对于一切从头来过的少年,这简直是一个奇迹。
  他叹息道:我们已经很久没有心平气和地说说话了。离开这么久,阿简有没有想过我?他突然低下头:我很想你。
  身体猛地僵住,我试图用仅余的力气去劈他的脖子。他微微迟疑,下一秒理所当然地扣住我的两只手腕。细碎的鬓发垂下,耳尖突然被摩挲了一阵,身体不由一颤,少年清雅的嗓音贴着耳根传进脑海:你还不知道我的名字对吗?我叫姚安,平安的安……嗯……
  很悦耳的闷哼,好听过所有的废话。
  我对着他的肩膀狠狠咬下去,齿间迅速蔓延开的血腥味几乎令人作呕,可肢体里却渐渐升腾起难以克制的兴奋。我感到近在咫尺的胸膛僵了一瞬,然后背上轻轻抚上一只手,柔软得竟像是在安慰。
  他凑在我耳边,轻声呢喃着:很疼……阿简喜欢么,我的血?
  说得像是在讨好。
  我恶狠狠地推开他:你别再假惺惺了!所有人都死了,全都死了你明白吗!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可笑,嗯?我害死的人这么多,可是最想杀的这个人却永远也杀不掉。我想尽一切办法,毁了整个封城却他妈连你一根头发都动不了!凭什么要这样?你凭什么!!
  冷静一点阿简,别这样。
  拽着我的手臂猛然一颤,姚安突然将我拉回去。隐约感到他在发抖,像是在寻找一个支撑。我越挣扎,却被他扣得越紧:到底要怎样做你才肯解恨?顾楚对你而言就那么重要,就算魂飞魄散也想替她报仇,嗯?
  顾楚?你有什么资格提她!
  脖颈间有微微的濡湿,我愣了愣才发现自己浑身僵硬:林悠对你又有多重要,值得你不念情分地害死小楚?
  阿简……
  你可以为了你的爱情不给她公平竞争的机会。我理解!但是凭什么顾楚就得为了你那些可笑的爱情付出生命的代价?明明一样残忍,你有什么资格教训我?
  姚安手上的力道加重:为了一个顾楚,你就舍弃了我们十九年朝夕相处的感情?
  我看着他,一字一顿:她比你重要!
  他的瞳孔骤然一缩。
  蹲在他眼前,轻轻抚摸着他那张陌生的脸。手掌下的皮肤光滑白皙,灼疼的热度胜过当初。他似是习惯性地蹭了蹭,我指尖一勾捏住他的下巴:既然我杀不了你,至少不能让你太好过,对么?
  姚安的眼神渐渐凉下去,终归平静。
  他没有反抗,手臂伸过来缠住我的腰:为什么要恨我呢阿简?我才是你在这世上最亲密的人。
  声音带着浓重的鼻音,让我一时分不清是阿简还是阿姐。如果不是太了解他,我甚至要相信他真的在向我撒娇。可事实呢?
  恍惚了一阵,我手上的力道蓦然加深,听到他低沉隐忍的闷哼时终于觉得畅快:这么大的人还这样天真可不大好。姚姚,从顾楚死的那一刻开始,我们之间除了恨,就已经什么都没有了。
  我叫他姚姚,一如他叫我阿简一样的亲密无间。但其实我们都知道,所有伪装的温暖下都是冰封千里的疏离与陌生,甚至夹带你死我亡的冰冷杀意。
  很久以前,我们就都回不去了……
  他突然噎了一下,缓缓缓缓松开力道,声音低哑像是绝望:所以我说什么都是枉然,对么……他闭上眼睛:阿简,你好像从来不知道自己多能折磨人。
  再睁开,已是一片通红的血丝。
  眉心乍疼,我忍不住笑了。
  很可笑不是么?他竟然说我在折磨他。
  我能怎么折磨他?他的封印下在我身上,他灭不了我,我伤不了他。我们就只能这样耗着,直到他哪一天自愿解开封印让我离开,又或者什么时候他魂飞魄散,两人同归于尽。所有的主动权都在他手里,他竟然说我在折磨他?
  哦对了,真正的折磨,或许是我杀了他的林悠,而他却将永远带着那些糟糕的记忆轮回转世。除非哪天心不甘情不愿地放我这个杀人凶手自由,否则他永远无法摆脱这痛苦的轮回。
  可是这样轻易地放过我,他不甘心。
  这样说来我的存在确实是挺折磨人的。
  我看到姚安湿漉漉的眼睛里盛满绝望,像一只濒死的鹿一样任人宰割,突然觉得能让他永远痛苦也很不错。
  伤疤一旦挑开就容易痛,但是让别人痛总好过一个人溃烂发霉。忽略身体中莫名其妙的嗜血欲望,我盯着他的眼睛冰冷地笑,然后趁他不注意一口咬住他的脖子,发泄般地咬出一口血来。
  大约是措手不及的,姚安闷哼了一声,扣在我背后的手掌乍然松开力道,却在下一秒反手扣了回来。那时他竟然在笑,右手轻压着我的后脑勺,小心翼翼地扣在自己脖颈间的动脉上。
  那时姚安的动作温柔得过分,像是在纵容,又像是在自虐,还有一些纷乱复杂得看不清的东西。
  他状似无意地把玩着我的头发,就像当年向我撒娇的那个孩子:很疼呢阿简,你轻一点好不好……又侧头挪了挪位置:别喝太多,当心喝醉。
  一瞬间,我突然觉得有点可怜他了。
  我从他的拥抱中强硬仰起头,冷笑着:姚姚,解开封印,我们就两清……
  讽刺的话还没说完,手臂上突然一紧。我甚至来不及回神,他神色一沉,急吼着打断:不行!你想都不要想!
  后脑勺骤然抽痛,我挑眉。
  姚安显然顿了一下,久久的沉默之后,急促的呼吸喷在耳后,我听见他的声音有些沙哑:你知道什么!封印一旦解开,就……
  就?他以为我不知道么?解开封印之后,所有的束缚都将不复存在,封城将彻底埋葬在历史的长河中,我将遵循原有的轨迹灰飞烟灭,而所有属于前世的东西也将从姚安的记忆中永远消失……
  我说:你解开封印,我们就都自由了。只要忘了她,姚姚就不用再这样痛苦了。
  姚安声音一窒,唇线渐渐绷紧。
  我暗自感叹,果然,他不愿意。
  他深吸了一口气:不能这样逼我阿简,兔子急了也会咬人,你猜猜把我逼上绝境我会做些什么。
  阴鸷的眼神中隐含着滔天怒火,眼角眉梢却隐约带着些许笑意。我很少看他这样发火,除了我毁掉林悠的那个时候。
  我想我知道他的不甘。
  放过了我,还有什么证明林悠的存在?当这世上谁也不记得她的时候,林悠就是真的死了。他不愿意!
  我笑起来,毫不留情地撕开他的伤疤:也对,为了林悠你什么都做得出来。
  姚安猛然瑟缩了一下。这真是他的死穴,我感到他万念俱灰般地松开手,终归于沉默。
  我轻轻推开他,没有耗费任何的力气:那么,我们没有什么可说的了。
  他看着我哽咽,似是想说什么,喉头滚了滚,眼眶渐红。我看着他伸手摸了一把脖子,摸出一手绯红的血,斑驳血迹下的伤口却在迅速愈合,像是在讽刺。
  我挪开两步,被他扯住衣袖。
  他平静下来,低着头,不知是哭是笑:我情愿你恨我,就这么互相折磨一辈子,好像也不错。
  我没再搭理他。
  封城开始下雨了,黑的。
 
  消失的魂
 
  午夜的封城开始打雷,姚安大约是被梦魇缠住,梦中一遍又一遍地说着不要,身体蜷缩在角落里,看起来可怜又无助。
  我从房梁上飘下去,落井下石地踢了他一脚。难得他没有醒,却突然像是本能般拽住我的脚踝,一把将我扯下去。
  唔……他闷哼了一声,听来竟似□□。
  这举动来得措手不及,下巴撞在他的锁骨上,我尚未回神,他突然翻了个身将我按在底下,手臂紧搂上来。我感到他的下巴在头顶蹭了蹭,然后扣在肩窝里。
  简直无法无天了!下一步还要干什么?
  我挣扎着想要掐断他的脖子,却在听到耳畔微弱的呢喃声时心情突然由阴转晴,加害的动作也不期然地停住。忍不住抬头,我看着他紧绷的轮廓有一瞬间的失神。
  他低喃着:不要离开我,林悠……
  又是林悠啊。果真是把我当成她了么?
  我看着他冒汗的额头,笑了。
  这个名字似乎更像是他的一个疤,醒着的时候不敢碰,做梦的时候却总在一遍又一遍地回味,迂回腐烂,直到发霉。
  我忽然意识到姚安有多可怜。他想拥抱的人,永远都不会回来了。要是醒来发现抱着的人竟是害死林悠的我,他的表情该有多精彩?
  我很期待呀。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