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日久不休+番外 作者:池袋最强

字体:[ ]

 
《日久不休》作者:池袋最强
 
没有简介
    
    第一章
    
    “我说雪阳兄,古语有云,兔子不吃窝边草。”
    “……”
    “你追的在下逼不得已,在下只得失礼了。”
    “……”
    “雪阳兄,我知道此事全怪我,可你现下神志不清,等明日里明白了,你会感谢我的。”
    “……”
    “雪阳兄,你眼睛怎么这般红?”
    “……”
    “啊!!等等!绳子什么时候挣开的!”
    “……”
    “呜!!”
    “闭嘴!”
    
    第二章
    
    文成心里苦,他太苦了。
    想他宴文成,自束发起,便阅尽众美色,加之才情上佳,有一副俊俏皮囊,走在京城街道,光是香囊手帕就不知道接过多少回。
    十六岁那年去参加花舟宴,看花魁。
    在那处遇上了难得的知己。
    雍雪阳。
    此人与他一般出生与名门世家,色如春晓之花,鬓若刀裁。
    多情的眼,飞扬的眉,薄情的唇。
    若是生为女子,宴文成肯定愿意醉死在其花裙下。
    两人难得遇上与自己这般相似的知己。
    当下一拍即合,狼狈为jiān,这些年来,也不知道辣手摧了多少朵花。
    荒唐无比的时候,更是共睡一榻,共取一花。
    
    第三章
    
    雪阳兄容貌绝佳,可那柄器具,可就不若本人那般长得秀美。
    阳`具粗壮,经络清晰,怒涨发红,宴文成第一次见时,都不想脱自个裤子,害怕被美人对比嫌弃。
    可再怎么样,他也只是暗自羡慕过雪阳天赋异禀,却从未想过,自己想试上一试这器具的滋味啊。
    他抱着自己破裂大半的衣裳跑,狼狈不休。
    更不欲哭爹喊娘,生怕下人闯进来看见他这般软弱的模样。
    房门就在眼前,忽然身子一轻。
    他被人拦腰扛起,脸刚好埋到雪阳腿侧,他睁眼一看,冷抽一气。
    对方宽松的衣袍也掩盖不住腿间骇人的雄起。
    今夜难不成真得被神器开苞?
    文成心里苦,太苦了!
    
    第四章
    
    晏文成被抛上了床。
    雪阳兄即便是神志不清时,也对他手下留情。
    抛出时留有内劲,摔得不疼。可待会要疼啊。
    他都不知道该笑还是该哭,面对这怜香惜玉的行径。
    雍雪阳像是料定他无法逃脱,竟也不猴急。
    这人被下了日日蛊,其效果既不如chūn药一般,又不似普通蛊毒。
    但最终结局,总归是要取他后庭花。
    这不是雪阳兄。
    雪阳兄对男色,毫无兴趣。
    可这又是雪阳兄。
    被控制而衍生出来另外一个雪阳兄。
    
    第五章
    
    雍雪阳立在床前,慢条斯理地,一点点地脱自己衣裳。
    腰带、外衫、里衣、中衣。
    束冠卸下,长发倾泻而下。
    丝缕发丝掩在脸侧,眉如墨画,目如艳桃。
    即便看过千百遍,依旧在那瞬间怔愣。
    宴文成苦笑不已,这美色他可无福来享。
    他武功不如雍雪阳高,只能智敌。
    因为日日蛊,所以雍雪阳看到他,绝对要睡上一睡。
    没办法睡也要排除万难睡。
    往日里他总是被雍雪阳摘花的造诣所折服,如今轮到了他自己。
    真真是天道好轮回,苍天绕过谁。
    
    第六章
    
    雍雪阳光着上身攀上了床,他往前爬一步,晏文成便退一步。
    直到退无可退,实在不行了,晏文成只得伸脚抵住雍雪阳的肩,像个即将被玩弄的黄花大闺女一般,羞愤欲绝道:“别动!”
    雍雪阳竟然停了下来,含情的眼直勾勾地望着晏文成,眼里的浓情要醉死人。
    然而一切都只能让晏文成瞧得浑身不适。
    直到雍雪阳用滚烫的掌心,握住他的脚踝要亲上一亲时。
    晏文成才使劲地把自己脚踝抽了回来。
    要命!如果他真的是个美人儿那还好。
    一个大男人的脚踝有什么好亲的!
    雪阳兄被毒的不清。
    有毒!得解!
    
    第七章
    
    雍雪阳像是对他闪避的行径不满,却也不舍得与宴文成置气。
    他只觉得眼前这人哪哪都好看,哪哪他都喜欢,喜欢的心都疼了。
    宴文成见他不动了,便绕开人想下床。
    结果被扯着腰身上破碎的衣服拉了回去。
    一下子就陷入雍雪阳怀里,湿热的鼻息扑在他耳垂。
    “不要乱爬,乖乖的,我会待你好的。”
    不用啊!雪阳兄!
    真的不用待我好啊!
    
    第八章
    
    之前便说过了,雍雪阳和他一般禽兽。
    床上百般功夫,更是个中好手。
    光是在他耳垂一吹一撩,在他腰侧揉`捏不休,在袒露出来的乳首上轻擦慢捻,都不需要多久,宴文成便硬了。
    硬的发涨。
    涨得心慌意乱。
    他挣扎的时候便看到雍雪阳脸上染着欲`望的红,烛光下脸更是柔软俊秀地让人心动不已。
    这不行啊,这不公平!
    怎么可以用美色惑人。
    他都快没骨气的从了。
    
    第九章
    
    见他身子软了些,雍雪阳闷闷地笑了,他一口含住宴文成的耳垂,感受到怀里的身子微微一颤,加深笑容,手上施力揉搓那胸前两点。
    更是像待女子一般施力掐弄着那平坦的胸`部。
    让胸肉在他掌心里拉扯变形,留下一道道红色的指印。
    宴文成被挑`逗得晕乎乎的时候突然脑袋一醒。
    雍雪阳活虽好,但床上癖好可不佳。
    兴奋的时候更是喜爱粗暴地欢好。
    像是兽一般覆在承欢之人身上猛插不休。
    每次那些美人儿都被插弄的哭哭啼啼的,宴文成只得费心的在旁抚慰,转移一下美人的不悦。
    当然,爽了之后这么猛,是床上情趣。
    可他后庭可是第一次啊,真的给雍雪阳睡了可不去掉半条命!
    
    第十章
    
    想到这里,宴文成眼睛转了转。
    他转身抬手捧住雍雪阳的脸,在对方受宠若惊的表情下吻了上去。
    用尽毕生风流绝学,很快就把雍雪阳吻得双颊通红,柔情如蜜,脉脉地看着他,搂着他,一副任由推倒的顺从模样。
    慢慢地,宴文成就骑到了雍雪阳身上。
    不动神色地,他出手如电,点了雍雪阳几处大穴。
    一咕噜从对方身上翻了下来,宴文成大松了口气。
    他看向雍雪阳,对方一脸震惊错愕,加上充斥着受伤之色的双眼。
    看起来可怜极了。
    
    第十一章
    
    宴文成捡起雍雪阳脱在床下的衣服,拔腿就想溜。
    结果后面噗得一声。
    宴文成回头一看,娘诶!雪阳兄吐血了!
    只见雍雪阳一边吐血,一边红着眼流着泪。
    血混着泪,加之那一脸控诉。看起来像是他对雪阳犯了罪大恶极的事。
    宴文成连衣带都没来得及系,就扑回了床上,执起其腕,凝神查看。
    原来是对方强行冲穴,结果伤了身。
    看这模样,是无论他怎么做,雍雪阳都会激烈的抵抗。
    雪阳兄身上的东西,本来就是因他而下。
    如果他不管不顾,岂不是太对不起他俩这么多年的情谊。更何况只要蛊毒未解,躲得过今晚,躲不过日后夜夜纠缠。
    宴文成哀声连连,犹犹豫豫,终究是一拍腿,不就是走后门吗!走就走吧!
    
    第十二章
    
    宴文成年少时,也睡过自家清秀小厮。
    懂得龙阳之事,但总归浅尝而止,加之宴母敦敦劝告,宴父严厉家法。
    本就是欢乐之事,和谁做不是做,宴文成也没执着与小厮身上,转身就投入美色花丛间。
    他懂的些,也知道男子谷道干涩难入,得先润滑。
    待入谷后九浅一深,找到那爽处顶撞不休,便能体会到不一般的快活。
    虽然他也想过睡雪阳兄,但真睡了雪阳兄第二日肯定会拔刀砍了他。
    为了小命着想,还是他命苦点上吧。
    
    第十三章
    
    宴文成翻出屋里必备的脂膏,脱了中裤,打算速战速决,骑了雍雪阳,待对方出精就松绑走人。
    脂膏带了点cuī情香料,遇热便溶成cuī情香。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