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丧心病狂一万二 作者:国王蓝(下)

字体:[ ]

 
☆、ACT 40
 
  事实证明,肖恩回血能力是很强的,瞧他那生龙活虎地在运动场上跟伍莱抢足球的样子就知道了。
  今天是休息日,天清气朗,麦昆的提议不错,凑上古斯曼家族一行人跟印度的新朋友们打个照面促进促进感情,是个好选择。
  所谓的新朋友,自然便是伍莱,穆特里,亚菲特以及他在贫民窟认识的那些熊孩子们。在家靠父母,出外靠朋友,这话一点儿也不假,肖恩的这些新朋友们都曾经在他有需要的时候在不同层度上对他施予过帮助,无论是恩情或是仇怨,该记住的肖恩都会牢记于心。
  “喂,布冯,别愣着,快守门!”肖恩冲着他的小助手喊道,站在球门前方的布冯瞬间反应过来,往左边门柱的方向纵身一跃举起双手将迎面飞来的足球挡了回去。
  “干得好!”肖恩竖起两个大拇指赞道,然后转过身得冲敌方阵营抛去一个得意洋洋的笑容。
  眼见自己辛辛苦苦传给麦昆的球在最后关头被对方绝杀,伍莱拽紧拳头心有不爽:“麦昆,你把球都踢歪了,难怪会被敌方得逞。”
  肖恩一听整个人跳起来反驳道:“你别小瞧我的助手,他人长得矮,但厉害着哩,这球门有他守着就分分钟成钢门,谁也甭想踢进半个球。”
  哔哔——亚菲特的哨声响起,“中场休息”
  一下场肖恩就把上衣脱掉,“热死个人了。”
  “老大,看见你表哥了吗?”布冯看见肖恩走了回来于是问道。
  肖恩耸肩,“天知道他死哪去了。”那个胖子,开球五分钟之后就再没见过他人呢。“布冯,有水吗?”
  “水在那边的箱子里。”布冯伸手指了指。
  肖恩懒得过去拿,看了看他手中握着的矿泉水,“不用了,我喝你的。”说罢便夺过他的塑料瓶子,刚准备往嘴里送,肖恩就被人拉住胳膊带走。
  “怎么了?”肖恩用毛巾擦了擦脸上的汗水。
  “喝我的。”麦昆把他手中的水抽出来换了自己的那瓶水。
  “这谁跟谁啊,大男人的有啥好计较,再说我喝他的跟喝你的还不是一样,都是喝你们口水。”
  肖恩在这方面显然还是比较迟钝,麦昆暗自叹气。
  “你跟那小子关系很好?”他朝坐在边上休息的布冯瞄了一眼然后问道。
  “哦,你说布冯?”肖恩笑笑,“他14岁的时候就被我老爸从西西里那边招募过来,这么算,我跟他认识也有六个年头了。那家伙虽然个头矮小了点,也老喜欢顶嘴,但你也知道的,他靠的住”
  “我的意思是你们很熟吗?”
  肖恩挑了挑眉,“那还用说?就连我上的大学那会儿他也跟着我去陪读,我连他裸`体和女装的样子都看过,你说熟不熟?”
  什么?还有女装这回事儿?!麦昆眯了眯眼睛,“你跟他有没有做过?”他单刀直入问道。
  肖恩马上一巴掌劈到他额头上,“神经病啊你,你以为全世界都跟你一样搞基?”
  麦昆笑嘻嘻搂过肖恩,“说错了哟,不是‘你’,应该是‘我们’。”
  “问完了是吧,没事我走了。”肖恩撇撇嘴。
  麦昆又拉住他,“等等,下次我要看你穿女装。”
  肖恩啥也没说直接给他跑去一记精致的白眼。
  “还有。”
  “又怎么了大哥?”肖恩郁闷道。
  “把上衣穿上,你这样都给人家看光了。”麦昆的视线始终盯着肖恩的胸`部,虽然不是女人,但那粉色的乳首小小的挺着,看着让他有种想要肆意啃咬的冲动,他可不喜欢被其他人看见肖恩这副光景。“要是把人家看硬了那可怎么办。”
  “靠,谁会对着一个爷们想到那种事情啊。”
  “我就会。”麦昆坦率承认,“所以乖乖听话,赶紧回去把衣服穿上。”
  最后肖恩决定投降,默默转身离开。
  “要记得啊,女装。”麦昆再次提醒肖恩。
  肖恩背对着他假装没听见,悄悄发出一声轻哼。
  看着肖恩朝球场上走去的背影,麦昆收起笑意换上一副沉凝的表情,他看了看手表,时间应该差不多了。
  麦昆算得很准,距离球场不远的半山腰传来一声砰响,吓得树上飞鸟四散,几秒过后麦昆的手机想响起。
  “喂?怎么样了?”麦昆问道。
  “被那家伙逃了,不过他中了枪伤,走不了远的,我去把他逮回来。”
  拉辛格挂线以后,一路沿着刚才九零留下的血迹追去。麦昆的猜测得到了证实,肖恩的行踪早已经暴露了,九零一直潜伏在他们周围伺机下手,像今天这样这种能够在空旷场地的机会不多,麦昆断言九零一定不会错过绝佳的暗杀时机,就连九零选择的潜伏地点麦昆都预测得一清二楚。
  半山腰是个很好的狙击点,那里的地段不会过高也不会太低,跟球场的距离恰如其分,麦昆之所以这么判断,那是因为九零这个人的暗杀习惯跟自己实在太像了,麦昆从来没有这么庆幸过自己曾经跟他有过几次命悬一线的难忘交手经历。
  这场所谓的友谊足球赛,其实就是麦昆为九零设下的幌子,其他人毫不知情。
  拉辛格在树林中穿梭,此时此刻他并不觉得乐观,他心道:麦昆,假如你这次失算了,把肖恩的性命搭进去的话,你又会怎么样做?
  ***
  位于球场左边的体育仓库背后,一个牛高马大的身影站在半米高的草丛前面拉开裤子小解。
  “啊,舒爽。”放完水以后齐华度沉吟了一声,原本今天他可以好好睡下懒觉的,结果一大早上就被那个暴脾气的表弟吵醒,死活要把他扯上,说什么要来一次增进感情的足球友谊赛。
  结果齐华度上场没五分钟就因为过激的肢体碰撞被裁判以故意伤及对方球员为由赶了下场。可不是么,作为曾经的大学橄榄球队四分卫兼队长,齐华度一上来就把它自动代入当成是橄榄球来玩儿了。
  “踢个毛的英式足球,美式足球才是王道。”齐华度自言自语叽咕道,想当年他加入校队的时候可是高校里面屈指可数的风云人物,成为多少拉拉队辣妹在学校更衣室里讨论的梦幻男友以及性幻想对象,那魁梧的身段和健硕肌肉,人家MM几乎是哭着求着让他上自己的。再看看如今,身高倒还是原来的样子,肌肉却全变成了松散的肥肉,一掐能掐出一大坨脂肪,那张颇为俊帅的脸也因为发胖而走了样子,往昔的运动健将一去不返,难怪肖恩总是喊他大肥猪,甚至还歹毒的说就你现在这样儿,下去酒吧人家只瞄一看就认定你是那种如果兜里没钱肯定泡不了妞的类型。
  齐华度想着以前一些零零碎碎的事儿,他其实自己也无所谓,既然没钱泡不到妞那么有钱不就的了,没了引以为傲的身材又如何,还不照样是女人上完一个又一个。齐华度伸了个大懒腰准备偷溜回去睡觉。突然听见树丛里传来沙沙沙的响声,紧接着又是嗖嗖嗖的声音,齐华度心生警惕,他首先联想到的是响尾蛇,但仔细想想又觉得不对,这里怎么会有响尾蛇?难不成是眼镜蛇?管他什么蛇,走为上计。他提上裤子拉起拉链,这身子还没来得及转过去,树丛那头就站出来一个人。
  齐华度听见‘咔嗒’一声,那是金属特有的闷沉脆响,齐华度即刻意识到那是什么。他很识趣地把双手慢慢高举过头顶。
  “别开枪老兄,有话好好说。”
  “走过来我这儿。”枪眼后面的那个男人带着他独特的沙哑声音说道。
  齐华度恍如触电般颤了一下,这个声音真他妈难听透了,打死他也绝逼忘记不了。
  齐华度一步一步往男人的方向挪近。
  “别磨磨蹭蹭,赶紧过来。”男人不耐烦地用枪指着他说。
  “看好你的枪,别让子弹乱飞。”齐华度担心对方一个不小心扣动扳机,那他就死翘翘了。怕死乃人之常情,但不代表齐华度是个怂包,面对眼前这个浑身都是污血的男人他倒是没感到特别惊诧,男人身上的好几处地方受了伤,枪伤和刀伤都有,有的比较深的伤口,鲜血到现在还一直往外流,就目前的状况来看,如果这血还止不住的话,那么伤势很可能会危及生命。
  对于拉辛格的突然出现九零是怎么也想不到,他一直认为只要让麦昆·里维斯和肖恩·古斯曼留在自己的视线范围内,这次的击杀是没无人可阻的,当时这个银发马尾的中年男子出现在身后准备袭击他的时候,他足足一秒钟没来得及反应过来,正是关键的一秒,害他吃了枪子儿。
  无论他是谁,九零清楚地肯定这男人绝对是不好对付,为了甩掉他,九零费劲了九头二虎之力,身上的刀伤也是在逃匿的过程中挨的,该死,他身为欧洲排名第一的杀手,居然沦落到仓皇而逃的地步。
  九零越想越怒,牙关都几乎快要咬碎了。
  “我觉得你应该去医院及时救治。”齐华度对他说。
  “闭嘴,赶紧过来。”男人不耐烦地说。
  齐华度站在原地没动,就这样看着他。
  “听见没有,我说过来。”男人低声吼道,受伤令他说话有点中气不足。
  齐华度三步并作两步迈了过去,“然后呢?”
  “扶我一把。”男人一把勾住他的脖子把身体的重量转移了过去。他朝西南方向指了指,“往那边走。”
  “这是去哪里?”
  “少废话,快走。我先警告你,最好打消袭击我的想法,别以为我受伤了就没那能力把你掰倒。”
  齐华度摆出无奈的表情,“我从没想过要袭击一位拿枪的危险人物,我吃饱没事找死不成?”
  齐华度扶着男人沿着偏僻的小径来到一座简陋的屋子里,这就是他落脚的地方。这个男人身负重伤,面部表情凶神恶煞。
  “那个……”齐华度开口。
  对方警惕地抬起头看着他。
  “你是怎么受伤的?”
  “不关你事。”九零瞟了他一眼,“现在,帮我出去弄点消毒药物和吗啡回来,还有食物。”
  “你让我现在就去?”
  九零安静地盯着他,轻轻眨了眨眼睛。
  接着齐华度又道:“你为什么觉得我去了以后就一定会再回来?”
  一抹诡谲的笑意悄然攀上那张冷峻的面孔,九零从口袋里抽出一支针剂,趁其不备迅速将针头插入齐华度手臂上把液体注射进他的体内。
  一阵如电流般的麻痛感遍及齐华度全身,“操,你给我注射了什么?”齐华度即惊又怒。
  九零自然不会如实告知,他只是淡淡道:“一个小时以内你不回来找我拿解药的话,自己看着办吧。”
  “你这是什么意思?!”
  九零闭上眼睛靠在床头休息,“快去快回。”
  齐华度暗骂一声,虽然很想揍人,但又没法对着家伙下手,只能愤懑地离去。
  “等等。”九零又喊住他。
  “又怎么了?”齐华度无奈地问道。
  “不能去医院或者正规药房开药,那里会留下购买的明细记录。”
  精通电脑程序的齐华度马上明白过来,一旦留下记录,就等同于留下追踪线索,很容易就能顺藤摸瓜找到人,眼前这个人到底跟谁结过仇怨他不得而知,但齐华度能够确定的是,九零不想让某些人找到。齐华度啊齐华度,他内心道,真不知你是碰了什么霉运,他重重叹气。
  既不能到医院,又不能到正规药房,那么要去哪儿弄那些药物呢?这里人生地不熟的有点难办,不过很快齐华度就想到了一个人。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