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影帝与他的爱人们+番外 作者:一柱窜天

字体:[ ]

 
 
 
  ☆、第 1 章
 
  风大的有些离谱,张堰后悔没听他妈的话留在家里过夜,他把GUCCI的围巾系得更紧一些,样子应该不怎么好看,不过估计这么冷的天不会有那么敬业的狗仔来跟拍。一阵刺骨的风吹过来仿佛直接浸透到骨头里,只是从门口到车库这么近的距离张堰也实在坚持不了,捂着棉衣转身敲门。
  袁丽看见他还没走连忙把人迎进来,搓搓他的耳朵,一脸心疼的样子:“是不是太冷了啊,今天还是住家里吧。”
  张堰点点头,不着痕迹的避开她的手:“让阿姨给我放盆洗澡水,出去站了一分钟身体就僵了。”
  “好…”袁丽应着转身去叫阿姨。
  手机还是安安静静的躺在口袋里,张堰把外套脱下来将自己埋进沙发里,深吸了一口气。
  还是这沙发舒服啊,把自己公寓里的沙发换掉吧,别墅里的热气和外边天寒对比的太强烈了,巨大的反差熏得他头昏眼沉,胡思乱想。
  不一会儿张宇辉穿着拖鞋从楼上啪嗒啪嗒的下来,看见张堰瘫在沙发上有些奇怪:“你怎么还没走?”
  张堰抬眼望他:“外边太冷了,今天我住这。”
  “没个出息。”张宇辉冷哼一声,下楼拿好报纸又上了楼。
  对于他爸这种反社会人格张堰已经选择性无视了,反正他这辈子最见不得的就是别人舒服,彻彻底底一个人渣。
  袁丽把水果拼盘端上来,笑道:“阳生寄过来的水果,很新鲜的,你走的时候带点。”
  插起块菠萝放进嘴里,他含糊不清的问:“二哥什么时候回来?”
  “不知道呢,他又说最近拍戏。”袁丽笑笑,突然觉得屋子里气温有些热,把披肩摘了下来。
  张堰吃着自己的水果,二人相对无言。
  “太太,水放好了。”阿姨下楼招呼,张堰闻言起身上楼,剩袁丽一个人在客厅沉默。
  放的水温度正好,这阿姨被袁丽调|教的不错。水汽氤氲,张堰舒展开四肢,方才的僵硬一扫而光。
  “嗯…” 张堰长呼口气,把头扎进水里感受着发丝扫过脸颊的轻触感。
  这浴池快赶上普通人家的半个卧室大小,四壁是罗马专业的雕刻师雕刻的巴洛克浮雕,池底是张宇辉特地找中医师傅弄得保健按摩底。
  老混蛋真会享受,洗个澡搞得这么夸张。张家三个儿子,两个儿子都是明星,再怎么夸张奢华外人也只有羡慕的份。
  张堰开始涂抹精油,这款Estee Lauder的精油有种淡淡的草香,他不是很喜欢这种味道。
  涂满精油的手缓缓划过脖颈,腰际,到达了大|腿|根部。张堰停下手,闭了闭有些干涩的眼睛。
  在他的身下有着一个多余的器官,属于女人的部位。
  命运跟他开了个大玩笑,可他并不觉得有意思。他父亲张宇辉曾经是上一代的三线小演员,上帝给了他英俊的面容还有最低劣的灵魂。他原本可以凭着天生的优势在娱乐圈闯出一片天,可能是那个年代有实力的演员太多,张宇辉是个没耐心的人,接了几个配角后便消失在娱乐圈这个汪洋之中。
  他经人介绍和来台的袁丽结了婚,袁丽是个好女人,好到哪怕张宇辉吸毒嗜赌也没想过离开他,她日复一日的洗着衣服,守着夜市的面摊。
  后来大儿子张遥出生让袁丽的生命有了丝希望,她可笑的以为丈夫会悔改。事实上那几年张宇辉确实看起来老实了许多,有时还会帮她出摊,直到袁丽生下张堰之前一直活在自己美好的幻想当中。当她挺着八个月大的肚子看着面前抱着婴儿痛哭流涕的日本女人,幻想才终于被打破。
  那个日本女人抱着的孩子毫无疑问是她丈夫的种,浓密的睫毛还有黑白分明的眼睛,女人说她是被张宇辉骗了,张宇辉说过会带她离开台湾,可是从来没说过自己还有一个家庭,还有个儿子和怀|孕的老婆。现在她要和家人回日本,比起欺骗她的张宇辉她宁愿回到自己不爱的丈夫身边,她丈夫可以不计前嫌,唯一的要求是把孩子解决掉。
  袁丽就这么圣母的把孩子接了过来,依照日本女人的交代取名藏原阳生。
  两个月之后她生下了张堰,张宇辉在她生产那天赌了个尽兴。
  张宇辉吸毒的报应全降到了下一代身上,张遥身体一直小病不断,而藏原阳生和张堰身上都多了一个不该属于他们的器官。
  袁丽不知道这两个孩子的身体该怎么办,做手术?还是该吃药?她什么都做不起,只能一拖再拖,胡乱的拉扯着三个孩子过日子,偶尔张宇辉也会拿出点来源不明的钞票,她问也不问便收下来还债。
  张堰从小就知道自己身体残疾,他和阳生从来不跟外边街区的孩子们玩,多数时间他俩都在默默地洗着衣服。
  张堰和阳生十三岁那年,大哥张遥得了肺炎,一万台币的医药费都拿不出来,袁丽唯一能做的便是在晚上抱着被子哀嚎。有一天张宇辉不晓得在哪里认识了个老板,大腹便便的老板挤进来张家破烂狭小的堂屋,嘬着劣质的香烟,看着他俩惊慌的面孔笑得一口黄牙,指点道:“这俩,哪个都可以。”
  张堰的下巴被他掐得生疼,他呜咽着喊妈。
  直到现在张堰依旧觉得不可思议,袁丽可能真的是个脑子长歪了的圣母,她捂着嘴目光在两个孩子之中摇摆不定,最终竟然跪在张堰身边,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嘴里叨咕着:“我不能啊…我答应过要人家好好照顾阳生的,堰堰你不要怪妈啊,不要怪妈狠心啊…”
  那一天张堰突然觉得从脊梁里钻出来一阵寒意,脚下的土地仿佛变成一块块薄冰,他在上面站的那么危险。原来他不光没有爸,连妈也没有。
  阳生拽着弟弟不撒手,他也不知道张堰要被带到哪去,他和张堰都没上过学不懂什么道理,但他下意识地觉得不能让弟弟被带走。老板轻易的掰开他的小手,临走时还使劲掐了一把他的脸。
  第二天张遥被送到了医院治病。干瘦的阳生坐在院子里用树枝画着泥土玩,大哥不在家弟弟也不在家,他的家庭仿佛瞬间支离破碎。
  一个礼拜之后张堰被轿车送了回来,袁丽踉跄的跑到门口去接他,被张堰一把打开了手。 袁丽哭着抱住他,嘴里哭喊着什么谁也听不清,张遥托着病怏怏的身体把他妈和弟弟带进来,邻居已经在露头张望了。
  回来后的张堰没什么变化,除了跟袁丽不再那么亲,那天晚上他妈红着眼睛做的他最爱吃的糖水蛋他一口没吃。
  张堰从来没怪过阳生,他知道这和他的存在没任何关系,就算阳生不在,他妈该卖还是会把他卖了,毕竟家里只有张遥一个正常的孩子,袁丽接受的教育告诉她人生的意义就是传宗接代,她的希望全寄托在张遥身上,张遥不能有事。
  他就是恨张宇辉,如果不是他吸毒那自己和阳生的人生绝对是另一套风景,他也恨袁丽,恨她懦弱和愚昧狠心。
  有一就有二,张遥的病好之后张宇辉就戒了赌,他也不想让唯一健康的儿子没钱治病。所以当那个老板第二次找来的时候,袁丽竟然把张堰扯到小屋里,一脸丧心病狂的恳求:“还差五十万你爸的赌债就还清了!堰堰,妈求你了…”
  张堰瘦弱的肩膀被他亲妈攥得生疼,他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最后竟然被生生忍了下去,一滴也没流出来。
  “啪”地一声,张堰碰掉了梳子,他伸着胳膊捡起来,仔细把|玩这把犀牛角梳,这东西是袁丽前些年和她朋友去泰国旅行带回来的。
  那次张堰被带给了一个导演,导演见到他时眼前一亮,把张堰压在沙发上打量,张堰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两个人就这么面无表情的对视,尽管屋外的人都以为他们在做什么心照不宣的事儿。不一会导演竟然哈哈大笑,他把张堰抱在腿上一下一下亲吻着少年细长的脖颈,问他想不想演电影,演他电影的主角。
  一戏成名,片酬还清了欠款,还住上了新房子。父母和媒体都发现了张堰的才华,随着年龄的增长他们三个儿子都英俊的让人震惊,阳生作为中日混血被日媒那边挖走做模特。张遥太过老实,他靠着弟弟赚的钱开了几家连锁饭店,生意也还不错,几年前娶了一个大陆的老实女人,唯一的任务就是生孩子传宗接代。
  他从当年赌徒的儿子变成影帝,藏原阳生变成亚洲身价最高的模特之一。其中艰辛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看着浴池里上升的蒸汽,张堰眼前一片模糊。
  “堰堰,”门口传来敲门声,在空旷的浴室里微微回荡着回音,袁丽在门外说道:“你手机来电话了,用不用帮你接一下啊?                        
作者有话要说:  求收藏求评论,请多多支持哈
 
  ☆、第 2 章
 
  第二章
  “不用,我这就洗完,待会给回过去就行。”他站起身,等身镜里映出来他光洁的身体,三十多岁的他早就不是少年时的纤细,镜子里的人身材修长,肌肉|紧实,忽略胸前那枚扣着的小金属环,真的是一副让女人尖叫的身体。和阳生端正的面孔有些不同,他的眼尾有些上挑,颧骨微高,脸颊更加尖削,哪个人曾经说过他:一脸薄情相。
  管他的,张堰穿好睡衣,拿一条毛巾边擦头发边下楼。
  袁丽把手机递给他,未接来电显示是一个没有备注的号吗,这号码他做梦都能清楚地背下来。
  “喂?”张堰回拨过去。
  电话那边传来一阵粗重的喘气声,一个男人含糊不清的讲着什么,张堰不耐烦的皱起眉头:“你喝太多了,有事明天说吧。”
  “你敢…挂我电话试试?”那男人喝的真是不少,说话断断续续,连威胁人都显得没有魄力:“妈的,还这么不耐烦?反了你…”接着便是一串国骂。
  张堰听得喜感,这人不管喝多少骂人永远吐字清晰条理清楚。
  他用肩膀夹着电话,语气里带着台腔的软糯:“干嘛喝这么多,找你家阿姨要点醒酒汤啊。”
  “少他妈废话,我现在…在你家楼下,敲半天门也没人开,你电话也不接,不管你现在跟谁躺着呢,赶紧给我滚回来。”那人烦躁道。
  已经习惯了他这种骂骂咧咧的语气,张堰只是稍微有些惊讶:“你在台湾?”夹得脖子酸疼,只得拿下手机放好:“我以为你过次生日肯定要在北京待几天…”
  那边男人闷闷的拖着长音:“我想你了——”
  这话有点撒娇的意味,只有他喝多了才会这么可爱,张堰笑笑:“我在我爸妈家,今天太冷了刚好没有回去怎么办?”
  电话那边不吭声把电话挂掉了。
  这么不识逗,张堰撇撇嘴,吹干头发开始换衣服。
  袁丽见状忙问道:“怎么了?什么事啊?”
  “没什么,”他低头系扣子:“一个朋友来了。”
  “是……什么样的朋友啊?”袁丽试探着问,虽然她直到儿子和自己不亲近,但心里还是觉得为人母亲得多给他操心操心,他这都三十多岁了身边还没个人……
  张堰停下动作抬头看她,眼里带着嘲讽反问:“你觉得是什么样的朋友?”
  这话里的深意问的袁丽手足无措,只得尴尬的把围巾递给他转移话题:“外面好冷的,我还是让小吴来接你吧。”
  “不用。”张堰接过围巾,头也不回的关上了大门。
  袁丽听着被猛然关上的大门心里深深叹了口气,这么多年来小儿子都不愿意好好与她相处,作为母亲她的愧疚,她的自责,到如今在怎么补偿都无济于事…
  虽然台北的冬天再冷也不会下雪,但即便张堰把空调开得再大依然觉得脚尖冰凉。
  停好车他快步走上楼,他住在这个公寓的二层,很少有人想到获得两次金奖的影帝会住在这么普通的公寓里,一开始袁丽也劝他买个大点的房子,张堰反而觉得没什么必要,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一年有几天是住在自己家的,家里将来也不会有谁一起住进来,何必买那么大的。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