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被睡神亲吻过的男人 作者:渡易水

字体:[ ]

 
 
  ☆、谢云远
 
  蓝荆大学的自习室里永远不乏埋头苦读的学子,每个班级都有独立的自习室。学生在宿舍里往往会控制不住地上网,打游戏或者聊天,学习效率很低。所以想要在课后学习的人往往都会到自习室里自习。尤其是临近期中,期末考试的时候,自习室往往人员爆满。学校鼓励学生静下心来做学习,在这两个学习高峰期自习室是通宵开放的。
  这学期开学没多久,课业轻松,正是学生最悠闲的时候,自习室里的人寥寥无几。一向竞争激烈的金融系学生在这时也是最放松的。教学楼一楼金融系的自习室里灯火通明,教室里人稀稀落落地坐着几个人。
  右边靠窗坐着一个男生皮志朋,戴着黑框眼睛,正对着一本英文价值投资理论的大部头钻研,他叫皮志朋,年纪里有名的学霸。男生一边看书,一边在纸上做笔记。
  “真的是谢云远哎,好激动”
  “哇,好帅。”
  几个女生叽叽喳喳,皮志朋的思路被打断,他不满地扫了一眼第一排中间的几个女生,不像是本系学生。她们交头接耳说着什么,不时遮遮掩掩地向最后一排望去,再掉过头来嘻笑一番。
  又是一群无脑的花痴,皮志朋皱了皱眉,这种事一周里里总会发生几次,都怪那个爱出风头的人,学生会主|席,年级长,走到哪里都一副炫耀的样子。这种人最能招惹那些同样轻浮的女生,皮志朋怨恨地看了一眼最后一排的男生。
  最后一排坐着一个高个男生谢云远,低着头黑色的额发遮住了他漂亮的眼睛。此时他正伏在桌上,整理着什么。
  不得不说蓝荆大学在全国的声威不是徒有虚名,学校名气大,福利也好的惊人。学生每年都有一笔经费用来做研究学习。每人每学期可以报销的经费在2000左右,当然如果超出这个限额不多又确实是用于学习的花销也可以报销。
  男生此时就在整理报账单,一张黄/色木桌上整齐地放着一叠发/票,桌子右边是一张详细清单。他要做的就是核实每个人的发/票,填写总金额。前排的女生频频回头看他,嘴里还议论着什么。但他似乎完全不受影响,低着头,一板一眼的做着统计。
  “年级长!”一个很高的声音喊道。
  男生手上的工作被打断,有些生气地抬起头,他的鼻梁高而不粗狂,眉骨尤其漂亮,两条剑眉斜飞入鬓。五官如同雕刻一般俊美,美的让人有一种压迫感。好在额前的黑发散碎下来,让他平添了几分稚气,消磨了他五官中逼人的锋芒。
  谢云远喜欢坐在最后一排,因为这样可以将整个教室收入眼底,任何人的都逃不脱他的眼睛。前面女生的注意,他早已习以为常,完全不放在心上。但那一声突兀的喊叫,却打乱了他的思路。
  他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寻找,漆黑的眼睛,透着犀利地光芒。
  赵河瘦瘦的,不高不矮,一张脸看起来倒是精明,两只眼睛也总是泛着狡黠的光。他踢踢踏踏地走过来,手里甩着一个白色的塑料口袋,里面横七竖八地躺着几十张发/票。金融系有好几个班,发/票都是由班长收集好,再交给年级长统计,今天是上交发/票的截止日期。赵河之前只顾着哄女朋友,差点忘了交发/票的事。
  还是班上学习委员提醒,他才想起来,匆匆忙忙收拾好发/票,去年级长宿舍找人。不在?!打电话关机!
  赵河知道谢云远的毛病,认真做事的时候手机一直是关机状态。不管你这边有什么急事,他也一律云淡风轻,不予理会。这点提起来就让人恨地牙痒痒,不过谁让他非要等到最后一刻才找人呢。
  谢云远是出了名的难搞,但是又能把每件事做的井井有条,让人不得不信服。所以赵河也只敢对他的这种怪癖发发牢骚,哪里敢当面抱怨。
  想要找到他其实也不难,那个人作息规律到了极点。晚上大都在自习室自习,所以他径直来到自习室,果然被他找到。
  “年级长!”赵河大喊一声。
  谢云远抬起头,凌厉的眼神朝他扫过来,赵河生生打了个寒噤,像被两柄利剑射穿一样。谢云远平时很是和善,脸上总是带着笑容,和他交谈甚至有种如沐春风的感觉。但是赵河见他生过一次气,先在还心有余悸。他生起气来,冰冷的眼神注视着你,虽然不开口,但鬼/畜的气场都能吓死人。
  赵河可不敢拔谢云远的虎毛。
  他心虚地搓了搓手,脸上陪着歉意的干笑,轻手轻脚地走到谢云远桌边。
  谢云远已经换上了温和的表情,好像刚才一瞬间的冷硬只是错觉,“赵河,来送发/票?”
  “对啊,我刚才收好发/票。我们同学就是不积极,连|发/票都要拖到最后才交”赵河讪讪地回答,把袋子轻放在谢云远桌上,扫了一眼桌上整整齐齐摆放的四沓发/票,其他四个班的发/票都交来了,他显然是最后一个。
  “哈,那个还好赶上,还没过截至日期,对吧?”
  谢云远微微点了点头,“都收齐了?”
  “收齐了,我办事,你还不放心吗?”
  谢云远修长的手指拿过塑料袋,把里面凌|乱的发/票拿出来,摊在桌上。和旁边整齐的四叠发/票对比起来,赵河班上的□□乱的让人心塞。赵河尴尬地立在原地,挠了挠头,“不好意思啊,有些乱。”
  谢云远从一堆发/票里,夹起一张泛黄的□□,“这张宾馆住宿的发/票不能报销。”,他扫了一眼□□上的名字,“张静远,赵河?”
  艹,怎么把开/房的发/票也拿出来了!赵河一把夺过夹在谢云远食指和中指之间的发/票。抓耳挠腮地道:“拿错了,拿错了。”
  谢云远意有所指地看赵河了一眼。 
  “艹,远哥,不是你想的那样,是……是……”平时贼精的赵河,在谢云远了然的目光下,居然编不出一个可信的理由,他只想一头撞死算了。
  赵河窘迫地立在当地,谢云远继续排查发/票,赵河的冷汗都要下来了。每找到一张不合格的□□,他|妈|的就不应该把发/票一股脑塞进袋子里!为什么不先检查一遍再送过来,真是丢人丢到姥姥家了。
  中间谢云远又找出几张不能报销的发/票,每找到一张不合格的发/票,赵河就想把自己抽一巴掌。最后居然发现一张赵河回老家的火车票!蓝色的火车票怎么能混在一堆白/色的发/票里?赵河算是被自己的智商打败了。
  “好了,你可以走了。“
  谢云远金口一开,赵河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压在背上的石头终于卸下来。立刻挺直了背,大气也敢出了。他握了握拳头,下次,下次一定早点准备好!!
作者有话要说:  主角登场了,有没有很闪亮
修改一下,和谐太多了。□□都要和谐,欲哭无泪。
和谐成这样,简直没法看了。
 
  ☆、招聘助理
 
  中午谢云远照例登上校园网,看一下兼职工作的信息。登陆账号后,看到“申请发帖”信箱里躺着几条帖子。蓝荆大学的校网一向活跃,本来只是给本校学生的一个交流平台,但因为流量大,大学生又是很强的消费群体,很多人就开始打起了赚钱的主意。
  一来二去,很多不是学校的人也想办法弄到了校网的账号。参与的人越多,校网越是火爆。人杂之后,一些问题也浮出|水面。就拿谢云远负责的兼职工作版来说,有些兼职信息不属实,甚至可能存在诈骗现象。
  为了过滤这种虚假信息,兼职工作的板块所发招聘帖子,都要经过版主审核之后,才能允许发布。谢云远是这个版面的版主,所以每天都会登上去审核一下招聘信息。
  信箱里的帖子,谢云远一一看过,有两条是招家教的,一条招遛狗的,一条英语陪练的。谢云远看这几条工资都比较合理,地方也没什么异常,点下绿色的“准许发布”按钮。帖子就发出去了。
  他眼睛扫过,几个热门板块的帖子都浏览了一遍,没有什么有用的信息,正准备退出,这时信箱又闪了一下。谢云远点开信箱,又是一个招聘兼职的帖子。
  标题:招助理
  内容:3000/月电话 13712358679
  帖子的内容简单至极,给的工资却高的吓人。蓝荆的学生出去当家教,每小时才30元,一天做2个小时只有60,一个月下来1800。平时还要上课,基本没有人能够每天都去,所以一个月能挣1000已经不错了。
  这么优厚的工资,又没有说明具体要干什么,也没有给出地址,很不符合发帖要求,极有可能是诈骗帖。
  谢云远一手托着下巴,令一个只手指有规律地敲打着桌面,这是他思考问题,惯用的姿势。这种有疑点的帖子也不能直接删除,既然发帖人留下了联系电话,拨过去问问看是什么情况,再做决定不迟。
  谢云远拿出手机,把帖子上留下的电话号码输进去,按下通话键拨过去。
  嘟——嘟——嘟,谢云远数着手机响了八声,才被接通。
  “喂”,那边是一个懒洋洋的男声,听声音年龄在二三十岁。
  “您好,请问您要招助理吗?”谢云远礼貌地问。
  那边大了一个长长的哈欠,嗯了一声,声音拉得老长,慵懒至极,竟然说不出的勾人。谢云远被那一声哼的,心里像被挠了一下。
  “你会做家务吗,会不会做饭?”依旧是懒洋洋的问话。
  那边显然把他当成了应聘的人,谢云远正色道,“会,不过……”。
  “行,就你了,明天来上班,我住在永乐小区,3栋,4单元,503。” 对方只听到他前面的回答,不等他说下去,就打断道,说得很快,好像不愿浪费一点时间。
  “可是您要求的工作内容……”
  “很简单,打扫打扫卫生,顺便做做饭就行。好了,我要睡了,明天早点过来”。
  嘟嘟嘟,电话断了。
  谢云远还没有来得及问他的详细信息,就被挂断电话。真是个怪人,这么高的工资招一个助理,就只是做做家务,顺便给他做饭?
  有人辛苦工作一个月还不能拿到3000工资。他却用3000块招一个生活助理。谢云远摇摇头,这个社会就是这么不公平。
  这个人大白天的居然要去睡觉,打电话过去响了八声才接,估计之前也在睡觉。一定是个极其懒惰的人。而他又能出这么高的工资,多半是个有钱的公子哥,这样的人生活不能自理也不为怪。照他的工作内容,哪里是在招助理,分明是在找保姆。谢云远想不通既然是找保姆,为什么把帖子发在学校的网站上。
  虽然谢云远心中还有疑问,但根据他的判断,这个找助理的应该不是诈骗,一个骗子不会像那边的人那么懒洋洋。谢云远把鼠标放在“准许发布”按钮上,就要点下去。
  突然心中一动,他为什么不去试试呢。工资那么诱人,对方的要求他都符合。而且这学期课程轻松,找个兼职赚点外快,岂不正好。即使是个骗子,他一个一米八几的大男人别人能拿他怎么样。如果是个不识相的,那更好。空手道道馆的沙包他早就打腻了,来个活人练练手,也不错。
  谢云远淡淡一笑,他从笔筒里取出一只铅笔,在纸无意识地随意涂抹。既然这样,明天就去会会这个有钱的公子哥。他把|玩着手中铅笔。绿色的铅笔在无名指和中指之间旋转,无名指稍一用力,铅笔便脱离修长的手指。在空中翻腾一圈,准确地落到中指和食指之间,没有丝毫间断地再次旋转起来。
  那么这条招聘信息就没必要发出去了。谢云远勾唇一笑,把鼠标从绿色的按钮上移开,关上网页。这就是上|位者的特权。
作者有话要说:  转笔大爱啊。。。
 
  ☆、打报告
 
  金融系的院楼修得宏伟气派,三十几层高楼拔/地而起,高大的建筑外壁贴着蓝色的玻璃。在正午的阳光下墙壁反射着耀眼的蓝光,使整栋楼看起来更加雄伟挺拔。周围还有几个院系的院楼,但都只有几层,最高的也不过十层,和金融系的院楼一比都成了矮子。而据说这栋院楼是一位金融系校友所捐赠。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