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今夜你会不会来,你的爱还在不在 作者:太古奶皇

字体:[ ]

 
书名:今夜你会不会来,你的爱还在不在
作者:太古奶皇
 
文案 
王嘉志遇到谷德文就自动切换到叨逼叨叨逼叨逼叨的模式;
谷德文遇到王佳芝,不是,不是那个,是这个王嘉志就自动叽里呱啦的没话说,
也不是完全反正就是找不到状态的脑子里空空如也;
 
关山:姑姑,你的过儿来了,你就不要害羞了。我懂的
刘芝:是的姑姑,这年头帅的好找但这么专一遇到你就换模式的过儿不好找了。
郭馆长:我一把年纪了,在我离开这里之前,就不能喝上一杯喜酒吗
谷德文:……你们全带跑偏了,全给我滚……
 
内容标签:年下 都市情缘 因缘邂逅
搜索关键字:主角:谷德文、王嘉志 ┃ 配角:关山、刘芝、郭馆长、李宇臻 ┃ 其它:日常文,一对一
 
 
  ☆、第1章 谷德文的思路又被打乱
 
  谷德文的图样设计又被大咩咩无情的退货了。大咩咩这个绰号怎么样,是不是很可耐,很遗憾,他和小鲜肉杨洋的名字相差一个字,外表可是差的两个天王星球都不止啊。
  可是没法子,谁叫杨洋洋是他们部门的负责人文案过图什么都要过他这一关。关上门的那一刻,谷德文还能从门缝中瞧见大咩咩那对下属不满气到胡子飞起的样子,活像阿凡提的故事中那个吝啬的财主巴依老爷。
  回到办公室,谷德文脸面朝下倒在沙发上,想静静。
  给他一巴掌:又阵亡的节奏?
  还我一巴掌:肯定的啊,都说了姑姑需要别人滋润滋润。
  姑姑是他们组对谷德文爱称,尽管谷德文本身对此称号敬谢不敏,但组员们还是热心的给他标上。
  月之巅:问题是泡吧带上他也没有用啊,一整个晚上就大拇指和食指捏着那个装着橙汁的高脚杯,四肢并拢缩成团的坐在那里,谁看瞪谁,谁敢过去!尼玛差点害的老子妞都没的泡啊~
  言情小天后:所以说他已经干巴巴到设计里头去了~
  郭馆长:好吧好吧,快想想办法吧,不然这个月的月绩又不行了,比托马斯全旋掉的还快啊~
  给我一巴掌:……
  还他一巴掌:……
  月之巅:……
  谷德文知道这会儿激流勇进组的组员肯定又在群里热火朝天地嘲笑他的设计,笑吧笑吧,尽情地笑吧,刷下来的话大概就可以被放假好好休息一阵子了吧。
  一间二十平米的小屋没有暖气,没有空调,单身汉住在这样的环境中其实也还凑合。毕竟房子大了除了看起来气派打扫起来也是个问题,谷德文很注重私隐,所以来过他小屋的人屈指可数,其中包括今天要来的关山。
  等到下午快三点了,门外一点儿动静都没有,关山这小子这么久都不来也没个电话什么,谷德文坐不住了,约好中午过来在刷刷图,整理下设计思路什么的,没道理连个微信的时间都没啊,还指望他给带些吃的。谷德文决心下楼随便捞点什么来吃。
  电梯门刚开,一个体积硕大的纸箱子便挡住了谷德文得去路,他要往左,箱子往左,他要往右,箱子往右。
  “麻烦让让。”谷德文出声。
  “你叫谁让让呢,不帮忙你还想让我出去?”抬箱子的正是关山。
  谷德文只好按下三楼,打道回巢,肚子还没填还要听关山絮絮叨叨。
  “正好路过我弟那儿,我姨给我妈带点儿东西,结果搞了一大箱子过来,本来说放车上,后来想起我那四轮小西施不是拿去修了吗,路程又不远,打车也浪费就一路抱了过来,瞧把我给累的。”
  “你修那二手车的钱加在一起早就可以买一辆新的了。”
  “嘿你小子太不知道节俭了,哎哎等等,这电梯动了没有?”关山觉得不太对。
  谷德文又按了几下电梯,嘿,真的没动静,该不会是坏了吧,还好这是在一楼啊。
  电梯门开了,不过是被两个穿着制服的工作人员给撬开的。
  “呦,哥们,中彩了,一楼。”胡子剃的不对称的那位开口道。
  谷德文已经饿的不行了,懒得理关山直接冲向二子大排档。
  “母鸡母鸡母鸡母鸡母鸡母鸡~咕咕day~小鸡小鸡小鸡小鸡小鸡小鸡~咕咕day……”等着炒面的档口,这首不知哪个年月的洗脑神曲一遍遍冲击谷德文的脑门。
  “谁偷了我的~Chua米~咕咕day~咕咕咕咕day~咕咕咕咕咕咕day~咕咕咕咕day~咕咕day~咕咕咕咕day”
  “……”他极力按住自己的左右手忍住不去抽那台已经搞不清自己到底在唱什么的大白音响。
  “咕咕咕~咕咕咕咕”
  “老板——”店内的客人全体起立,齐刷刷看向收银台。
  老板娘被震的满头黑线,连葵瓜子都嗑歪了,赶紧移动鼠标不知道指着哪儿狂按。
  上一次这么不约而同地全体抗议还是两年前公司年会上老董说要集体提早上班一个小时,问大家行不行,大家非常配合地回答:“不行——”你看看,在关心到自己切身利益的时候广大同志的目标还是一致的。
  事后郭馆长分析说每个部门私底下发个通知单不就行了嘛,非要在年会上搞这不找不痛快吗,当然了也不排除董事长是不是年纪大找点乐子什么的。
  “今夜你会不会来~你的爱还在不在~”消停一会的大白终于重新燃起斗志,播放起了黎天王的老歌,说实在的,谷德文听这歌的时候还是在上小学,那时候大家追星的狂热程度一点都不亚于今天的粉丝儿。
  一顿饭吃完不对称小胡子和他同事还在奋力抢修电梯中,这栋十二层高的居民楼拢共就两座电梯,关山趴在箱子上等谷德文,像是没人要的流浪狗耷拉着脑袋:“哥们,你太不够意思了,招呼都不打就跑了。”
  谷德文两手插兜,眯缝着眼,不等关山站起来一个转身闪进楼梯道,遁了。
  “王八蛋你个谷德文,吃饱了不消化你跑什么跑,这不还有一部电梯吗?我又没那个意思让你帮我——搬——箱——喂”我这不正消化着吗,走路上三楼也没什么不好的。谷德文是一点都没有要帮关山托一把的意思。
  “今夜你会不会来~”
  “你的爱还在不在~”
  “?”
  谁接了?
  “今夜你会不会来”
  “你的爱还在不在”
  又接!谷德文泪流满面的对着楼梯间大喊:“哪位好汉?”没人说话,“麻烦不要接,这首歌我就会这两句。”语毕,又觉得自己真的很无聊,人家只是随嘴搭,自己有必要这么小题大做吗,不管了。
  一直耗到下午五点多,已经快到晚饭时间了关山和谷德文才正儿八经地坐在下来讨论图样改编,
  “不行啊小姑,你现在是怎么了,你不是一直都图思泉涌源源不断嘛,怎么这几个图改来改去还是那个鸟样。”姑姑降级了吗?
  谷德文两眼无神的盯着一桌子简笔画的鸟样设计图,实在不知道这个槽点在哪里:“你告诉我怎么样才能搞出个不是鸟的鸟。”
  关山乖乖坐到谷德文旁边,放空。
  “算了,我还是直接告诉大咩咩放我几天假吧,我实在是需要休息。”谷德文有点自暴自弃了。
  “我说姑姑,你到底喜欢什么样?娇小、御姐、大胸脯的或者腿子长的,不管怎么说总得有一种吧,我看你进公司也有三年多了可不一直都单着,你该不会真的是喜欢杨过那种的吧。”
  “你现在满嘴跑火车还是怎么滴,我喜欢杨过?”
  “你喜欢杨过。”
  “我?我还真没喜欢过杨过,哦,不是,是男的,你给我带跑偏了你给我滚。”谷德文彻底炸毛了,什么乱七八糟的,这都哪儿跟哪儿啊。
  “坦白说,你要真喜欢男的我也不会说带着有色眼镜看人,这都什么社会了。”这小子完全不听谷德文的任何解释,就在那儿自说自话的从设计带到解决个人终身大计上。
  谷德文也懒得多跟他废话,其实在进公司之前他是谈过恋爱的。没有多轰烈,也就上下班的空闲,节假日的陪伴,日子虽然平淡,但生活不都是这么过过来的吗。
  接到新公司录取通知的同时还有女友的一通分手电话,女友很平静的告诉谷德文,在还未步入婚姻的殿堂以前便失却了恋爱的激情。因此进入新公司的那天谷德文表现的很平静,平静到给人不太容易接近,很难捉摸的印象,好在一段时间相处下来,互相熟络了便了解谷德文看着高冷实则简单纠结闷骚爱炸毛的个性,开始你一句姑姑我一句小叔子亲热的叫起来。
  喜欢男人?谷德文从来没想过,他只谈过女朋友,从没接触过男朋友,哦不是,谈的不都应该是找女的谈吗?谷德文抓狂的揪起关山的后衣领,一顿胖揍。关山哎呀哎呀的边叫边跑,满口都是晚餐我买单晚餐我买单,谷德文追出门外还不罢休,连日来的郁闷全数发泄。
  追到电梯口,“今夜你回不回来~”
  “你的爱还在不在”接了接了,他接了,谷德文居然张嘴就接了!
  楼道口闪出一个大高个。
  “嘿嘿,你不也接了吗?白天是你在唱吧,一人一次,扯平了啊。”语毕,大高个摸摸刚染不久的毛发。
  现在才七点不到,走廊灯未开,谷德文看不清来人的样貌,只是顺着那一大片覆盖下来的阴影,判断这个人比自己高,而且至少要高出一个头。
  昏暗中,谷德文不知道该说什么,大高个估计也没想到大家再度相遇会在这么不见光亮的地方,有点发愣,转而打破了僵局,发出“呵呵呵”地干笑退回楼道中。
  留下谷德文和关山愣在那儿,完全傻眼。
  他们这是遇到鬼了吗?今天怎么不是电梯出事就是楼道里接歌,完全不按常理出牌啊,难道今天是愚人节?愚人节的话这些招式也太烂了点吧。
  就这个味儿大排档,谷德文点菜,关山买单。
  “刚刚你唱的什么玩意?”第一盘菜刚上一会,关山的手速已经快要把农家小炒肉里的小炒肉全部歼灭。
  关于那首歌谷德文现在是一个字都不想提,本来还是能让人燃起回忆的小宇宙瞬间被黑洞吃掉。
作者有话要说:  终于抹着泪上传了,我一直都没什么耐心,最终决定用写作来锻炼自己的文笔和耐心,坚持坚持,再坚持,欢迎入坑,第一本。
 
  ☆、第2章 面对长的帅的快递员
 
  冲着昨天关山难得大气了一回请客吃饭,谷德文毫不客气的点完晚餐点宵夜,点完宵夜顺带连第二天的早餐也给点了,冷了不要紧,可以放冰箱里冰着早上热了吃,省的再买。
  一圈子下来,关山最爱的花里胡哨皮夹子瘪了下去,心痛不已,谁想到谷德文那个瘦子一下子点那么多。当然,吃多的结果就是早上的早点还没来得及热谷德文就在厕所里呆个天长地久。
  大咩咩拿着苹果6S一脸僵硬的听着谷德文带着虚弱的哭腔向他请假,本来要一口否决,奈何通话的过程中还夹杂着节奏复杂的屁声。算了,还是让他好好休息一下吧。
  “噢,不行了不行了。”刚解决完爬出厕所半个身子的谷德文直接倒回厕所继续。
  “咚咚咚”不会吧。
  “咚咚咚,有人在吗,快递。”是哪个不长眼的现在送快递,新来的?
  王嘉志敲了半天也没人应,估计没人吧,打电话。
  “啊~~~五环 你比四环多一环”谷德文抬手看了一眼手机,不认识,不接。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