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寻仇记 作者:xiangwang2013

字体:[ ]

 
内容简介:
死亡是结局
 
关键字:冷城 苑敬南 中青虐恋 父子
==================
 
  ☆、[一]
 
"小冷,你确定不干了吗?你要知道,再过一个月,你的工龄就满两年了,依照你的资质,我们决定把你提升为技术员,你才25岁,这么年轻,人又聪明,又勤奋,再过两年,当个班长都没问题!"车间主管愁眉不展的坐在办公桌前,看着小冷? 
    “真的很抱歉,万哥?是确定不干了,感谢万哥这两年来的栽培!”冷城坐在桌子这头,满脸的歉意,眼神羞涩,却是坚定。 
    万主管极不情愿的取了钢笔,在面前雪白的辞职报告上签了字。
    冷城向前接过辞职报告,后退几步,深深的鞠了一个躬,"谢谢万哥,万哥告辞了!" 万主管没有说话。 
    冷城转身,三五步走到门口,拉开门。 
    "小城子!"万主管在后面喊。 
    冷城扭头。 
    "不管到哪儿,照顾好自己!"万主管的眼睛里有晶莹的东西在闪动。 
    "我会的。谢谢万哥!" 门轻轻的合上了。 
    冷城走出公司高大气派的办公楼,强忍的眼泪终于开始成了断线之珠,散落了一地。 
    那多情的剔透的珠子,一路越聚越多,跳跃翻滚,汇聚成一条激涌奔流的河,跟随着冷城到了宿舍楼。 
 
  ☆、[二]
 
回忆像个说书的人 
    用充满乡音的口吻
    跳过水坑 绕过小村
    等相遇的缘分——
    容祖儿《小小》
    冷城住309室。干净的四人宿舍。进门就看到靠墙立着四个摞起来的木质衣柜。衣柜对面,两张摞床亦是靠墙放着,同事还没有下班,床铺上被子叠得整齐。床中间隔着一张长桌,桌上放了一台电脑,还有一些凌乱的纸笔。冷城住下铺。他一头扎到了床上,一动也不动。
    应该给妈妈打个电话。他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拨通了家里的电话。电话那头传来母亲亲切熟悉的声音:
    "喂,城城呀。"
    "喂,妈,是我。"
    "哎,这么早下班啦。"
    "还没呢,就是忽然想你了,给你打个电话。"
    "傻孩子,有啥好想的,又不是见不着妈了!这周末回家吗?妈给你做好吃的。"
    "这星期……先不回去了,公司最近忙。"
    "哦,那你注意休息哦,别累着。"
    "没事的妈,我什么时候累到过来。"
    "天气凉了,多穿衣服,小心不要感冒了。"
    "嗯嗯,妈也要多穿点。"
    "嗯。城儿,没事我先挂了,饭还煮在锅里,一会你爸该下班了。"
    爸?一个不苟言笑,满脸凶相的男人的出现在冷城脑海。
    "好的,妈,你快忙吧。"
    放下电话,冷城起身坐在了桌前,已是满脸泪痕。善意的谎言化作一道新鲜的伤疤附着在他的心头,隐隐作痛。
    明天就出发。他心里想着。
    他要去青岛市, 他要 找一个人。
    他从桌上取了纸笔,写下了一个名字:
    苑敬南。
    是了,就是他了。苑敬南。这个曾经让他最爱,现在却是恨之入骨的中年男人。他的克星。他的终结者。他的前世之怨。
    回忆是个羞涩的红衣小女孩,一蹦一跳的跑过了,拉住冷城的手,推开了记忆的墨绿色大门……
 
  ☆、[三]
 
他们的初见,应该是去年的事情,却恍如昨日一样,仿佛伸手可及。仿佛曾经那个满身金光的男人,正温和的坐在冷城身边,读着新闻。 
    那是去年的一个夜晚,虽然刚立了秋,空气依旧沉闷。
    9点多吧,冷城刚洗过澡,躺在公司宿舍的床上拿起了手机。
    他注意到手机上一款蓝色的同志交友软件上有几条未读消息。应该是很久的消息了吧,因为冷城设置了静音,怕有舍友能听懂提示音的含义,自己的同志身份就会暴露。冷城是个心思缜密之人,不想给留下什么把柄给别人。
    软件点开。
    信息是同一个人发的,一个叫飞天虎的人。距离是0.5公里。
    "你好。" "你好,在吗?" "很忙?" "看到请回复一下,好吗?"
    冷城点开他的头像。看他的情况是51、180、95、1。应该是适合自己的类型。
    冷城点击回复。 
    城:嗯嗯,你好。 
    虎:呵呵,你终于回复我了。 
    城:不好意思,不常上软件,刚看到你的留言。 
    虎:没事的,哈哈,我也不常登。现在哪里? 
    城:在宿舍。 
    虎:哦。我在正阳小区。 
    城:哦。 
    虎:我们很近,出来走走吧。 
    城:好。 
    是个不俗的开头,对他们两个人来说。没有情况,没有照片,没有10。他们的关系,是从"出来走走吧"开始的。
 
  ☆、[四]
 
是夜星稀月明,小镇的街道是已是很安宁。只听的到冷城清脆而又有节奏的脚步声。刚洗过澡,头发还是湿湿的。
    他上身穿一件浅红色紧身衬衣,衣摆恰到好处的束在下身卡其色休闲裤里,一条窄细精致的黑色皮带将衣裤泾渭分明的隔开,越发显得他身长如玉,干净爽利。
    桔黄色的路灯温柔如昨。冷城矫健的影子穿过一个圆圆的灯晕,又穿过一个圆圆的灯晕,像是一头夜间出来觅食的小兽,不言不语,强健有力。
    之前都是在网上的视频里见到同好的朋友,这是他第一次亲身约见网友,还是有一点紧张的。到t字路口了,他的心跳开始如同激越的鼓点。左拐,看到了!
    对面一个黑色的身影昂然朝他走来。看不清面目,但可以看的出是个高大胖壮的男人。
    越来越近,再近一点,看清了。方头大脸,中等大小的鼻子上架一副黑框眼镜,略显威严。眼镜后面的双眼有神,如两粒黑色的火。浓眉,冷城记得谁说过,浓眉的人元气旺。额头上几道浅浅的抬头纹,每一道都是一个沧桑的故事吧,冷城心想。男人嘴角紧抿着,一看就是平常严肃惯了的人。嘴角两侧的腮帮子却凸显出了肉嘟嘟的婴儿肥,令人心生疼爱。冷城不明白,严肃和可爱这两种神态怎么会在同一张脸上和平共处,造物主真的是太神奇。
    记得有个演员叫李洪涛的,虽然男人没有李洪涛帅,乍一看,眉眼神情,真有那么几分相像。
    看着他,冷城的脑海里瞬间闪现出四个字:正人君子。不管褒义还是贬义,这就是面前这位高大挺拔的男人给他的第一印象。
    异常亲切,虽是初见。冷城觉得他们俩仿佛已经认识好多年了,冥冥之中又走到了一起。
    就 是 他 了 吧!这五个大字在冷城心里不停的腾云驾雾,翻来覆去。
    “你好”冷城在男人跟前站定,拘谨地打招呼。
    “你好小伙子!我叫苑敬男,很高兴认识你!”令人着魔的声音。 这个男人的声音是满的,彻底的,充满了口腔,散发着力量,仿佛口里含着的是满满的元气。他的内脏里好像藏着一个发电机,一发声,电流溅射出来,丝毫不留,刺激着冷城的神经,令他莫名地兴奋不已。
    顺势,男人伸出手来,一双虎目,开始目不转睛地锁定冷城惊慌的眼。
    “我叫冷城,也很高兴认识你。”故作镇定的声音,可以听出里面明显的颤抖,冷城这样说着,迟缓地伸出手,放到男人手里。男人的手宽大,温热。男人握紧了他的手。男人捏疼了他。
    “我就住在这边的小区,一块上去坐坐吧!”,男人松开冷城的手,指着他右侧的小区对他说。
    “好啊”,冷城简短回答道。
 
  ☆、[五]
 
路上,两人并肩而行。 
    男人先开口:“小伙子,你在哪里上班呀?”
    “滨新石化。” 
    “哟,真巧,我是你的邻居,我在滨海港。” 
    “是吗?这么巧,你是在这里上班吗,听口音不像滨海人呀。”
    “我不是本地人,我是青岛人。来这里有半年了,滨海港有一个工程项目,我是这个项目的总监理。” 
    “哦。苑总监好。” 
    “坏小子,叫我苑叔。你饿吗,我买点吃的上去。” 
    “不饿,我吃过了。苑叔。” 
    “再吃一点吧,正好边吃边聊。在这等我一会。”男人说完折身走进附近的小买部。一会便提了两瓶青岛啤酒,几袋熟食出来了。 
    男人住2#楼三楼。南北通透的普通民房,摆设简单,不一样的地方是客厅靠窗放着一张大办公桌,上面整齐地摞着一叠文件。文件边上开着一部笔记本。
    “你自己住吗,苑叔?” 
    “是呀。” 
    “那你的同事住哪里呀?” 
    “我给他们另租的地方。” 
    “哦。”男人边回答边引着冷城到餐厅坐好,把买的食物在桌上打开摆好。启开啤酒,然后坐在冷城对过。 
    只开了头顶桔色的吊灯,暖色柔和的灯光打在两个人身上,把面孔都照成了金色,像一大一小两尊精致的雕塑。 
    世界末日,或是洪荒初始,火红的岩浆在四周肆意喷涌,仅有的两个人类一见如故,两情相悦,相见恨晚,相濡以沫。 
    很家常的聊天,不外乎家长里短,工作与生活,当然也少不了一些同志话题。然后两人互换了手机号,互加了qq好友。 
    手机上显示10点30。冷城站起来说:“苑叔,时候不早了,我回去吧?”
    “今晚别回去了,住我这里!我的床大,不愿和我一张床,我卧室还有一张长沙发。” 
    “这……不大好吧?” 
    “怎么不好啊?傻小子,是不是担心我会强jiān你呀?”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