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校花是直男 作者:淘淘琪

字体:[ ]

 
 
 第1章 节操:校花,你在干什么?
 
    节操:校花,你在干什么!?
 
    周一:老子是男的!捂着我的裤裆发誓!
 
    周一醒过来的时候头晕晕沉沉的,但还是先环视了一圈自己所在的环境——陌生的地方……
 
    室内的摆设显示,这是学生宿舍。
 
    床是上下床结构,一共有两张。床的对面并排着四张书柜式电脑桌,其中两张书柜塞了满满三层书,桌面上乱成一堆,非常符合男生宿舍给人的脏乱印象。
 
    靠边一张书柜空荡荡的,桌面上只放着一个男式单肩背包,而它隔壁那张虽然也摆放了不少东西,但非常整洁,分类摆放,可看出主人对待生活的严谨。
 
    周一正躺着的是靠门口那张床的上铺。天气有些热,他身上只盖了一张薄被单。
 
    周一摸了摸自己涩涩的眼角,有点咸腻的感觉,眼下的皮肤紧绷绷的——这是哭了一晚的节奏?
 
    周一心里一片茫然。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宿舍里这时只有周一一个人,非常静谧。他晃了晃有些晕沉的脑袋,有了点精神,便从床上爬了下来。
 
    他在宿舍里走了一圈,每张书柜和床架上都有姓名标签,而且二号的曹宁书柜上摆的都是美术和园林设计方面的书,而三号的吴天和四号的毛严霆书柜上的书,都是数控方面的。
 
    至于一号……标签上写的就是周一的名字,书柜上空荡荡的,正是那张桌面上只有一个男式单肩背包的书柜。
 
    很明显,这是一个混杂舍。
 
    所谓混杂舍的形成,每个宿舍住四人,而每个班不可能总是刚好人数是四的倍数,多出的那么一两个人就会被分到混杂舍,和其他班或其他专业甚至或是不同届的学生一起住。
 
    站到穿衣镜前,即使很不想承认,不过里面那个身高仅一米七五,瘦弱,皮肤细腻白皙得像女生的人,的确长了张他熟悉的脸孔。
 
    那是一张经常被人吐槽的有一种想伸手进裤裆检验性别的冲动的脸。
 
    周一按着额角回想自己前一天干了什么,可无论他怎么想,一会儿觉得昨天自己好像是住院了,一会儿又想起似乎昨天是领了大学通知书,转念又觉得自己昨天明明只是参加了一个晚会。
 
    他知道自己叫周一,是的,不是周六更不是周日,他就叫周一。
 
    虽然他觉得自己现在应该只是个准高三生,可是又模糊记得自己是已经上了大学,读了大二,可仔细去想一想,却又想不起自己读的什么大学,什么专业。
 
    这感觉跟在做梦有点像,脑海里忽然就出现那么一个场景,没有开头,没有结尾,可那场景就这么开始了,而且完全没有什么违和感。
 
    周一明确地知道自己现在不是在做梦,脑海里不断闪屏的记忆虽然模糊,可是感觉很真实。
 
    周一想到一个可能:我这是……穿到了两年后?
 
    可这是为什么呢?他又不用拯救世界,为什么会穿越呢?况且拯救世界的话也应该是穿回过去才对呀?
 
    周一陷入纠结的思绪中,却在这时,只听得“啪嗒”一声开门声,有人推门走了进来。
 
    进来的是一个十*岁模样的男生,个子一米七五左右,五官颇为俊秀,身材和周一一样纤瘦,明明是个大男生却给人一种小巧白嫩的感觉。有些偏褐色的短刘海温顺地贴在主人额前,身穿白恤衫深色牛仔裤灰色运动鞋,背上背着一个黑色书包,手里提着一袋子,里面装着一个一次性餐碗——周一的肚子传出一阵很是响亮的敲鼓声。
 
    男生抬头向周一看过来,周一尴尬地红着脸跟他打招呼:“嘿嘿,早、早上好!”
 
    男生把门关上,看了周一的肚子一眼,又抬头看着周一,举了举手中的袋子,抿了抿唇,问:“凉皮,要不要?”
 
    周一愣了一下,男生脸上没有什么表情,看着挺难相处,不大喜欢和人来往的样子,没想到却也算是个体贴的人。
 
    周一可不是个跟人客气的人,问了句:“你吃过饭了么?”
 
    看到男生点头,知道这凉皮只是男生买来当零嘴吃的,周一便一边道谢一边接过男生手里的凉皮。明明才刚起床,肚子却感觉非常非常的饿。
 
    他在贴着自己姓名标签的一号书柜的桌子前坐下,准备开吃,边上的男生又开口了,语气还是那种没有起伏的:“你没刷牙。”
 
    “……”周一淡定地去阳台刷牙,照着模糊的记忆找到一个瓷杯,翻过来一看,杯底果然贴着“周一”的字样。
 
    毛巾倒是好找,按着床号顺序挂在墙上。
 
    在洗漱的过程中,周一给自己做了一番心理建设,暂时接受了穿越到两年后成为一名大学生的可能,其它的先走一步看一步,没准慢慢地就能搞清楚到底怎么一回事。
 
    周一搞定个人卫生刚从洗手间出来就扑向那份凉皮,饿死他了!
 
    激动地正要开吃,就听到自己的床上枕头边传来电话铃声,很简单的铃声“铃铃铃~铃铃铃~”。
 
    周一饿着肚子黑着脸放下凉皮,冲到床边摸了一通……摸出两部手机……一部黑色,一部灰色。
 
    响着的黑色手机屏幕上显示的名字是——一串陌生号码。
 
    你妹!骚扰电话什么的最讨厌没有了!果断要拉……
 
    慢着!这显示的是,来自sim卡的号码?也就是说存进去的时候联系人姓名就是这么串号码……
 
    完全不知道这究竟是谁好么!谁这么深井冰保存这么一个联系方式?!
 
    周一在心里竖起两中指,待反应过来被竖中指的百分百就是“自己”后又满脸黑线地放下了自己心里的两根中指默默划开了接听键:“啊,你好。”
 
    电话里先是一小会儿的沉默,然后传出一个好听的很有磁性的男声,语速略快:“你在图书馆的话给我借一本书。”
 
    还没等周一问一句“你哪位”,那人直接就挂了电话。
 
    周一盯着黑下去的屏幕看了一会,深呼一口气,把手机往裤兜里一揣,一边一个,开吃。
 
    至于那个莫名其妙的电话,管他呢。
 
    吃完凉皮,周一摸着自己的肚子,好像还是有点饿。
 
    这时手机又响了起来。周一摸出刚刚那部黑色手机,又是那个“一串”。
 
    周一琢磨了一会儿,还是接了。
 
    手机里传来的声音语气略显暴躁:“已经快上课了,你是要抹粉还是画眼线?十分钟内你敢不出现在教室试试!”
 
    那人一说完就又挂了。
 
    不过他的话里信息量倒是挺大的,至少周一知道了,自己貌似,今早是有课的,而且快迟到了。“一串”要么是班干部,要么是“自己”的损友。
 
    还是不能理解为什么没有名字。
 
    周一快速地接受了自己可能有一个脾气不大好的损友的设定,并在那个单肩背包里找到自己的课表,查了今早课室的位置。
 
    c语言程序设计……什么东西?第三教学楼303课室……第三教学楼又在哪?
 
    周一扭头看向坐在他的下铺床上看书的男生也就是二号床的曹宁:“你不去上课么?”
 
    曹宁抬头,有点回不过神来的样子:“啊?哦,我早上没课。”
 
    周一想看他看什么书看的那么入迷,凑近低头一看——世界美术史……他这是看入迷了还是看晕了?
 
    “你觉得第三教学楼离我们宿舍远么?”周一试探着问,好歹是大二的学生了,要是直接问他教学楼在哪会让人觉得很奇怪吧。
 
    男生眨了眨眼,眼神有些迷茫地看着周一,虽然脸上还是没有什么表情,周一却觉得眼前的男生脸上分明贴着“天然呆”属性条。
 
    “我和你专业不同,没在第三教学楼上过课。”男生回答说。
 
    周一先是一愣,反应过来:“呃,不好意思,一时忘了,我下次会记住。”
 
    男生眼神更显迷茫,但还是礼貌地回道:“没关系,这是我们第一次见面。”
 
    周一:“……”
 
    虽然弄了个乌龙,周一没有丝毫窘迫,大方地跟新舍友自我介绍说:“新舍友你好,我叫周一!谢谢你的凉皮,很好吃!”
 
    “……曹宁。”曹宁看着面前这个舍友,不由想起今天早上朋友打过来吵醒自己的那通电话,说要给他庆祝入学,在这个已经开学近一个月的时候。
 
    而眼前这个舍友正在自我介绍,也是在这个已经开学近一个月的时候。
 
    曹宁倒是很淡定,没有吐槽周一叫他“新”舍友。在曹宁看来,这个“新”舍友的身份,周一更符合。
 
    其他两个舍友和曹宁说过,周一现在是大二生,大一的时候只在宿舍住了一个多月就在外面租了房子,很少回宿舍。就是大二开学大半个月以来,周一也就是昨晚回来睡了一晚,席子被单都是以前洗好晒干打包好塞在柜子里的,带着樟脑丸的味道。
 
    “自己”在外租房的事,此时的周一自然是不知道的,只是在翻自己衣柜时心里抹了把辛酸泪:都已经读大学了,为什么我还是这个身高,衣服都不用换新的,穿来穿去就这么几件……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