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蔓延 作者:暮吹寒

字体:[ ]

 
文案
三年前林深让顾暄从他身边离开,三年后一切从头开始。
就算万劫不复,也要留在你身边。
排雷:都市狗血重逢梗,小受三观不正后期会有黑化,坚定一对一HE
 
搜索关键字:主角:顾暄,林深 
 
 
 
  第 1 章
 
  早晨六点半,林深准时从睡梦中醒来。起身穿衣,洗漱,吃早餐,他坐在餐桌旁看着电视里正在播放的访谈节目,采访对象是从海外归来的青年才俊,身姿修长,容貌秀丽,锋利的眉眼之间暗含一抹阴柔。他双腿交叠,右手随意的搁在扶手上,手指动了两下,目光对上提问的主持人,微微一笑。
  林深停止了喝茶的动作,他直直的盯着微笑的年轻男人,目光沉沉的,不灼热,不汹涌,安安静静。
  久久,慢慢回过神来,林深喝完杯子里的残液,他拿着领带进了卫生间,捯饬自己昨天刚修剪过的头发的时候有一些手抖。他把冷水拍在脸上,强迫自己冷静一点。
  好,深呼吸。
  看着镜子里眼神闪烁的青年,林深咧了咧嘴,脑袋耷拉了下来,感觉自己怂到不行。
  没什么大不了的,不过就是一场面试而已,三年的工作经验让他见识到了不少风浪,这种面试应该难倒不了他。
  开始是这样安慰自己的,然而当林深踏入那幢写字楼的时候他忽然感觉天旋地转,整个人紧张到不行,手心背后全是冷汗。
  进入电梯,电梯缓缓上升,他不断深呼吸,表面看起来面色如常,实际上内心波澜起伏。
  电梯停在24楼,林深出去的时候还不小心崴了一下脚,他瞅了眼周围,没人注意到他,于是假装泰然自若的往前走去。
  “面试的各位请在前面的休息区稍等。”
  有助理小姐过来引导,林深拿到了自己的号码牌,顿时黑线,13号,似乎不是个好预兆。
  和十几个年轻人在休息区里等着,大家都没说话,有的在看手机,有的在看窗外,个个神色肃然,或者是装的神色肃然。
  来面试的公司成立时间不长,但是近几年来发展势头强劲,加上福利优厚工作环境很好,吸引了许多求职者。
  林深默默的呆在角落里,看着一个个排在他前面的人走了出去,等了大概四十分钟,助理小姐叫到了他的号码。此时休息区里只剩下林深一个人,他站了起来。
  每一步都像是走在棉花上,感觉非常不真实,有一瞬间他甚至在问自己是不是昨晚喝多了还没睡醒。
  敲了敲门,得到了里面人的应答,林深转动把手走了进去。偌大的房间里空荡荡的,不过几米的距离,他却像是走了很久,终于落座,面前是几张桌子,桌子前坐着面试官。林深抬眼看了看,目光黯淡下去。
  并没有那个人。
  也对。他是公司从国外请来的总监,平日里事物繁多,怎么会有时间参与公司里新进职员的面试?况且要是在这种场合遇见了也会很尴尬吧。
  虽然是这样想的,但是心中依旧不免失落。他正了正脸色,对着面试官们露出礼貌得体的笑容来。
  首先问了一些简单基本的问题,林深一一回答,条理清晰,态度不卑不亢,面试官们看起来对他的感觉还不错,点了点头。
  “林先生?”
  “你好。”
  “你的履历非常完美,在前一家公司的工作也做的很好,并且职位得到了上升。那是一家在我看来非常有发展潜力的公司,我想知道,你为什么离开那里而选择来我们公司呢?”
  男人对他笑了笑,眼神诚挚,是真的想知道答案,而并非试探揣测。
  这个问题林深早就想好了答案,由此还牵引出一段往事,自己尊敬向往的学长学姐们曾经在这家公司任职,那么这家公司一定有特殊的吸引力,他想追随他们的脚步,在不断的学习和探索中找到属于自己的路。
  可是话到了嘴边林深却什么也说不出来了,他嘴唇一抿,思维有片刻的断线。
  “咚咚”,敲门声响起,面试官抬眼看去,对来人点头致意。
  林深的身体僵硬起来,不好的预感突然来袭,他神经紧绷的听着来人沉稳有力的脚步声,年轻男人的高挑侧影出现在身边的位置,没有滞留,径直走过。他拉开了那张空着的椅子,拿起桌上的文件夹,面无表情的看着面试者的信息,忽的,像是不经意般的抬眼看来。
  四目相对。
  林深心跳如擂鼓。
  对方看他一眼便低下头去,目光里没有一丝起伏,如同在看一个陌生人。
  接触到这样的目光信息,林深像是被人泼了一盆冷水,手脚都是凉的,只是怔怔的望着对方。
  “林先生?”男人在喊他。
  林深回过神来,想要露出笑容但是整张脸僵的不行,肌肉压根没法运动。
  “你还没有回答我刚才的问题,还需要时间考虑吗?”男人的声音很温和,他看着林深,问。
  林深勉强的笑了笑,说出了早就准备好的答案。男人似乎对他这个答案很满意,冲身边始终面容冷淡的青年耳语了几句。
  接着其他的面试官各自提了几个问题,时间差不多了,就在林深以为面试就要这样结束的时候,从进来就没说一句话的男人忽然发声:“你尊敬的学长是谁?”
  他的声音低沉冰凉,音色非常好听,如同空谷山间流动的清泉,又如同皎皎月光,带着分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疏离冷淡。他无视了其他面试官奇怪的表情,微微扬起下巴,对着瞳孔骤然紧缩的青年一字一句问道:你尊敬的学长是谁。
  林深在这家公司里有一个校友,虽然不算熟悉,但是冲着大家来自一个学校,以后若是进了公司定也是会互相关照的。离开这家公司的校友也有,况且刚才林深说的很清楚,是曾经在这里工作过,其间种种牵扯到个人隐私,一般面试官不会多问。
  然后男人就这样平淡的问了出来。
  看着对方的眼睛,林深像是被人施了定身咒一样动弹不得,面上泛起潮热,他感觉身体里的血液流的飞快,然后全都流向了他的脑袋。脑子里乱糟糟的,什么精打细算的想法都没有了,只剩下对方那双沉沉湛湛的眸子,深不见底,牢牢的凝注在他身上,带着股强大的压迫感。
  “我……”他张了张嘴,话语哽在喉咙里无法发声。
  片刻后,男人淡淡的说:“我知道了。”
  他垂眸,长长的眼睫颤动着,落下一小片阴影,眼神的变化被角度和光影的变换掩去了大半。
  一开始向林深提问的男人温言道:“好了,林先生,今天的面试就到这里,有消息的话我们通知你,今天非常感谢你能过来。”
  林深丝毫不在状态的回了几句客套话,然后按照来时的路走了出去。整个过程他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完成的,迷迷糊糊,蒙昧不清。打车回到公寓以后,林深从冰箱里拿了一听啤酒,酒液冰凉,却灼烧着他的胃部和胸膛。他把啤酒罐子贴在红的要出血的脸颊上,喃喃的念出了那个人的名字。
 
  第 2 章
 
  一觉醒来已经是中午十二点,林深拿起手机,干干净净的,没有短信也没有未接来电。他拍拍脸颊,掀开被子下了床。
  早春的天气还是有些微冷,冲冷水澡的时候冻得他不停的打哆嗦。他把毛巾盖在脸上,躺在沙发上一动不动。
  电话铃声响起,看见联系人的那一秒,林深刚提上去的心脏就放了下去。
  “干什么?”
  “怎么,没事就不能找你啊?”林深的老同学徐锐不满的哼哼。
  “头疼,没事的话就挂了。”
  “唉别别别,听我说,元旦的时候我们院里准备办一场同学会,来的人还挺多的,包括一些学长学姐们。”
  “哦。”林深懒洋洋的应道。
  “你还记得顾学长吗?去英国读研的那个,他最近回国了,我们跟他联系了一下,他说会来。你以前不是挺崇拜人家的吗,要不要来看看?”
  在徐锐说完第一句话之后,林深的脸色就变了,意味深长,而且捉摸不透,跟他那张看起来温润清淡的脸完全不搭,他眨了眨眼,道:“时间和地点定好之后发给我,先挂了。”接着,不等对方回答,林深直接挂断了电话。
  他在沙发上坐着,手上摆弄着手机,忽的,嘴角弯了弯,看起来非常高兴。
  第二件事情的发生让林深高兴的程度又上升了一个级别,当他在吃外卖的时候,他接到了自己通过面试的电话,上班时间定在下周一,实习一个月。
  林深的第一个想法是高兴,第二个想法是他得去买两身合适的新衣服,虽然目前他有足够的衣服,但若是要天天和公司里的总监打招呼,还是穿的精神些比较好。
  正式上班的那天,林深一大早就赶到了公司,在经理带领下他去了自己的位置。
  “哇~新来的小哥。”有年轻女孩冲林深笑。
  林深腼腆的抿了抿唇,干净的面庞和笑容让他看起来人畜无害。
  “人家是新来的,好好照顾着点。”接着,部门经理转头对林深说:“有什么不懂的就多问问,不过你以前就是做这一行的,应该能上手快些。”
  林深点头,“我会向前辈们多多学习的。”
  似乎是觉得林深的态度不错,经理的神色还挺满意,又嘱咐了几句才离开。
  “以后叫你小林行吧?”一位女职员对林深说。
  林深一愣,“好、好,当然可以。”
  “我是这个组的组长,叫我崔姐就行,有事儿尽管问我,不过小林弟弟看起来年纪真小啊,虽然听说你有工作经验,但是长得真嫩。”
  林深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走吧,我带你到处看看,熟悉一下公司环境。”
  公司位于写字楼的24楼,占地面积很大,外面是员工的工作区,偏里的位置是会议室休息区和老板他们的办公室。崔姐把公司的大体格局都介绍了一遍,走到会议室附近,她说:“前面那是新来的总监的办公室。”
  林深多看了那间办公室几眼,门没有关,能模糊的听见从里面传来的说话声。
  “走吧。”
  林深的脚步顿住,感觉有一道视线投注在他身上,静静的凝视着他,他心头一震,回过头去却什么也没有。
  中午的时候,组里的成员因为工作比较忙,基本不会去楼下的餐厅吃饭,而是选择订饭。林深是刚来的,他猜想大家应该还没算上他的那份,便准备收拾收拾去楼下吃。
  果然,外卖送来时,崔姐皱眉,她对抱歉的对他笑笑,“小林,那个……”
  林深摇摇头,笑着说:“没事的,我去楼下吃就可以。”简直乖巧到不行,看不出一丝一毫的不悦。
  崔姐说:“我已经跟人家说了,加了你的那一份,以后午饭就在公司吃。”
  崔姐人好又热情,林深根本没有拒绝的理由,他跟小组里的成员说了两句后便出去了。
  写字楼里的职员很多,每到饭点,楼下餐厅总是爆满,时间多一点的就选择去远一些的餐厅,时间不够的就只能跟人拼桌或者是打包。
  林深本来是想打包的,但是当他看见独自一人正在用餐的男人的身影时,他立即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拼桌的人很多,但是没人敢跟那个全身上下散发着生人勿近气息的男人拼桌。他狠狠的掐自己的手,然后鼓起勇气走了过去。
  “你好,请问我可以坐在这里吗?”声音有些颤抖。
  青年的凤眼微抬,声音不冷不淡,“可以。”
  沉默,无尽的沉默。
  那人就在他的面前,触手可及的地方。
  他的嘴唇贴上了透明玻璃杯,柠檬水的味道清香酸涩,他轻轻一抿,姿态优雅而克制。杯子上的手指洁白修长,他记得这只手的触感,温暖而干燥,能够带来一连串的战栗。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