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养成一个富爸爸 作者:左进阳

字体:[ ]

 
文案
这是一个养子重生“富养”养父的故事,这个故事里有:
养父子相亲相爱那些事儿;
养父开了金手指一般的厨艺;
那些年一起吃喝嫖赌抽的小伙伴;
父母兄弟姐妹大伯小叔三姑六婆间的家长里短;
……
 
CP:养子X养父,1V1,HE
攻:狂犬变忠犬
受:人-妻,圣父,职业为厨师
 
PS:本文请看为现代架空文
 
内容标签:年下 边缘恋歌
 
搜索关键字:主角:梁文杰,文旭 ┃ 配角:付博青,易家宝,金乐诚 ┃ 其它:养父子,年下
 
 
 
  重生
 
  经过十几分钟的干架,梁文杰终于确定,正跟他互殴的少年真真切切是他小学校长的儿子,同他从小学打架打到初中的韩伟,而他,梁文杰,从三十五岁回到了十五岁。这个时候,他还不叫梁文杰,而是叫文杰。
  "妈-的!真是不令人怀念的狗-屎味。"挥出关键一拳,将韩伟击倒在地,梁文杰吐出一口唾沫,果真带着血水。
  口中残余的血腥味刺激着梁文杰的大脑,他走到倒地的韩伟身边,一脚踩到韩伟右手手肘关节处。
  "啊!"韩伟痛呼出声。
  韩伟因疼痛而开始扭曲的脸取悦了梁文杰,他眯着眼,带着笑,弯腰望着韩伟问,"你说,我再用力踩会怎样?"
  韩伟疼痛难挡,哪里还有多余精力说话?
  梁文杰开心地笑了笑,自己回答道:"你的这只手会断掉,你会成为一个残废。"他边说,边慢慢加大了脚上的力气。
  "别--"巨大的恐惧令韩伟在忍耐痛感之际喊出一个字。他也没有那么天真,知道梁文杰不会因为他的恳求而放过他,韩伟开始拼命挣扎。
  孰料,梁文杰竟然真的移开了腿!
  右手上压力消失,韩伟顾不上身体其他地方的疼痛,连滚带爬站起来,发足狂奔,迅速逃离梁文杰身边。跑出几步,韩伟回头来望,瞧见梁文杰一脸凶恶地看着他,韩伟跑得更快了。
  梁文杰就站在原地看着韩伟跑远。他的耳边还回荡着那句令他临时收手的劝告:"不能日行一善,就不要为恶吧,少为一恶,抵得上日行百善。"
  最多也就是两个小时前,他才听完死老太婆今日的善恶理念教育,现在他却跨越了二十年的时间,回到了过去,不知道死老太婆如今会在何方。
  仅此一念间,韩伟彻底从梁文杰视野中消失。
  "好吧,放过他,接下来百日,我就都不用'日经'痛了。"梁文杰自言自语道。
  周围没有旁人了,灰败的小矮楼包围着梁文杰,满目都是破落平房,让看了二十年高楼大厦的梁文杰恍惚不已。
  是梦,还是真实?
  梁文杰不禁朝着韩伟离开的方向追去。
  梁文杰记得曾经那个十五岁,他跟韩伟打过一架,当然,那一年,他跟韩伟不止打过一架,只不过是那一架,他真将韩伟的右手手肘踩碎了,韩伟据说从此成了一个废人。
  在梁文杰的眼里,韩伟从来就是一个废物。
  在别人的眼里,他梁文杰三十五年来,恐怕也一直是一个废物。
  梁文杰从记事起就是跟人打架打架打架;初中毕业被有钱的亲生父亲认回,带去禾江市,学会玩车;大学出国,玩得更开,泡吧、滥交、吸毒;大学毕业回国,和两个朋友合伙开了一家影视投资公司,正事不做,就跟娱乐圈的帅哥靓女厮混;因为吸毒被抓,首次蹲监狱,后来又由于公司涉及的经济案件,作为法人代表,二进宫……
  这样糟糕透顶的人生,谁他-妈愿意重来一次啊!
  说实话,梁文杰情愿选择每天听死老太婆念叨"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小而为之",情愿选择每天日行一善"日经"痛,情愿选择克制自己的恶念……
  好吧,没得选择。
  就像他选择不了自己的生母,那个抛弃他十几年,然后为了让她和她的小儿子过得更好,而将他出卖给他亲爸的所谓亲妈;就像他选择不了自己的生父,那个从来不在乎这个世界上是否有他这个儿子,直到发现他这个私生子还有些利用价值才巴巴找回去,利用价值不存在就再也不闻不问的所谓亲爸。
  老天就是这他-妈-的操-蛋。
  "毛毛回来了呀!"
  恍惚中,梁文杰又看到死老太婆出现在他眼前。定睛一看,眼前这个老太婆比死老太婆笑得更慈祥亲切。记忆深处的某张面容浮现在脑海,与眼前的老太婆逐渐重合。那是梁文杰的奶奶,准确说,是他养父的妈妈,他的养祖母。
  "回来了。"梁文杰恍惚答着。
  不知不觉,他追着韩伟,回到了养父的家里。
  曾经,他跟着亲生父亲回去禾江市之后,就再也没有见过养祖母了。二十年没见,原本以为已经不记得的人,原来记忆还是那般清晰。
  "毛毛想吃什么?"养祖母热情地问着。
  梁文杰恍惚地想:她还不知道我不是她亲孙子。
  "随便。"
  "想不想喝鸡汤?奶奶杀只鸡给你补补身子,毛毛瘦了,脸上也没有一点气色,上学辛苦了。"
  上学一点儿都不辛苦,因为他根本没有认真读书。
  "哦。"
  看到养祖母处理完鸡留下的一地鸡毛,梁文杰才恍惚想起,农村人家自家会养鸡,且只养母鸡,因为母鸡能下蛋,而这些老母鸡精贵得很,除非过年,平时是不会轻易杀鸡的。
  养祖母利索地收拾了鸡,又麻利地在院子里的菜地上割青菜。
  梁文杰茫茫然在一旁看着。记忆中关于养祖母的事情一一回放。
  相比于脑海中灰白的、朦胧的养祖母的形象,眼前劳作的人似乎苍老许多。面前弯腰割菜的,明明白白是一位生活艰辛的老人,头发花白,瘦骨嶙峋,衣衫老旧。
  梁文杰发觉他记不起养祖母的具体年龄,只能大致推测她肯定是过了七十。这样的年纪,无论是在哪个年代,都是货真价实的老人,该受到社会的优待,享受子女的孝顺,安心享福才是。然而,养祖母依然每日辛勤劳作。
  老天对她大约也不是友善的,梁文杰却记得,这是一位开朗爱笑的老太太。生活压弯了她的背脊,岁月风霜了她的容颜,她却笑对人生,在风雨中打磨出璀璨的品格。
  梁文杰忽而觉得自己二十年的日子都活到了狗身上,三十五岁的他大概同十五岁时的他一般幼稚。他认为老天对不起他,他也就放弃了自己。
  梁文杰抬头望天。
  这就是他重生的意义,要活出个人样?
  菜地旁边就打着一口水井,养祖母将收割的青菜直接扔到井旁的大水盆里,待会儿马上就能洗菜了。
  割菜他不成,洗菜他或许可以尝试。
  梁文杰走到装菜的大水盆边上,对养祖母说:"奶奶,我来洗菜。"
  养祖母笑着露出一口稀疏的牙,"你哪儿会做这个呀!去做作业吧!饭熟了,奶奶叫你。"
  做作业?那是什么鬼!
  梁文杰的脸色瞬间变得比青菜还要绿。
  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现在是这一年的五一假期,再过一个月,六月上旬,他该参加中考。而且,就是在这一年暑假,他久别的亲妈将出现,他从未谋面的亲爸会与他相认,并马上带他回禾江市。
  短短一个月时间,他能做什么?
  他什么也做不了。
  六月底,看着差个几十分就能跌出三位数的中考分数,梁文杰的面庞黑如锅底。炎炎夏日,他硬是感觉如坠冰窖,寒冷无比。
  难道这一次重生,他会比曾经活得更糟糕透顶?
 
  亲情?
 
  七月初,小姑妈要带着她的儿子蔡崇和梁文杰一起去广川市--梁文杰养父文旭工作的城市,度过暑假。
  记忆里,上学之后的暑假,梁文杰基本上都是到广川同养父文旭一起生活度过。陪同他去广川的,大多数时候是奶奶,偶尔一两次是养父的幺妹,梁文杰的小姑妈,文娟。
  他们是乘坐火车去广川市。二十年前的火车,梁文杰简直不知道怎么形容--残破残破残破,拥挤拥挤拥挤,吵闹吵闹吵闹,缓慢缓慢缓慢--这都不能表达梁文杰内心感受的万分之一。
  "让一让,让我们过去。"小姑妈拉扯着嗓门大叫,竭力成为噪音源之一。她护着自己的儿子蔡崇,拼杀着一条能通过的道路。梁文杰可就没人帮忙,只有眼快脚快地跟着小姑妈杀出的路而去。
  拼拼挤挤,他们终于找到自己的座位--并排的两个座。蔡崇才六岁,无需买票,当然也不可能有座,但他的母亲可不会让他没得坐。
  梁文杰一落座,小姑妈便冲他嚷嚷道:"坐过去一些,让点儿位置给你表弟。"梁文杰朝一旁挪了挪。小姑妈还在嚷,"再过去一些,再过去一些。"
  表弟屁-股能有多大?他都让出三分之一的位置来了。
  无论是做文杰时,还是成为梁文杰后,梁文杰向来任性。对这个小姑妈,梁文杰可是一向都没有好感的--又爱贪小便宜,更爱得寸进尺。梁文杰根本不会为了这人收敛自己的性子。
  虽说他曾经太幼稚,但他如今反正年岁也不大,孩子气就孩子气。
  梁文杰假意动动,根本不做挪动。"让不了了,再让我就坐不住了。"
  小姑妈又嚷嚷了几句,见梁文杰没了动静,坐到了梁文杰身旁,再安排儿子蔡崇坐在自己另一边。
  梁文杰发觉小姑妈的身体在朝自己这边挤压,他略微让了让,不会会儿,他又感觉到挤。
  梁文杰登时怒了:座位就那么大,他已经让出多余地方了,还能怎么让?再让,难道叫他坐地板不成?梁文杰瞥了眼他脚边周围的行李啊,席地而坐的人啊,心中默然:地板也没得坐。
  梁文杰朝小姑妈方向用力一挤,一边大着嗓门嚷道:"哎哟,要掉下去了,姑妈,坐过去一点儿。"
  小姑妈大概没有防备梁文杰会来这一招,身子霎时就挪去旁边一截,梁文杰立马占据了,下盘压得牢牢,誓不让小姑妈再抢去。
  "哎呀!"小姑妈惊呼一声,护着蔡崇,坐稳了,回过神来,噼里啪啦开始数落梁文杰,"你这孩子……"
  梁文杰将脑袋转到另外一个方向,根本不看她,任她咆哮过耳,不萦于怀,只想着自己的心事。
  大抵是秉性难移,或者是惯性使然,尽管觉得自己"该活出个人样儿",然而,这一个月来,梁文杰仍旧如同上辈子的后二十年那般过得浑浑噩噩。只不过,那时,梁文杰无所谓,如今,他有所谓。
  有没有所谓,他也已经踏上了去往广川市的火车,命运的齿轮循规蹈矩地轱辘向前。这一次,母亲大概还是会来寻他,他依然会见到亲生父亲,并再一次听闻自己的身世。
  重新经历一次,心情将会是截然不同。曾经是那么高兴,现在么?难以言喻。重来一次,上辈子的愤恨好像也留到了上辈子,只余隐隐的难受和闷闷的疼痛。
  可他愿意再经历一次这段痛苦的记忆。因为他的朋友在禾江市,他希望能更早遇到他的朋友们,更快认识结交他们,更多时间和他们相伴。而他的亲生父亲在与他相认后,便会带他回去禾江市。
  亲情他总是无缘的,唯有友情可以追求。
  亲情?
  脑海中忽而闪过养祖母的音容笑貌。
  梁文杰不由面露苦笑。亲情他现在还是拥有的,只是不知能够拥有到几时。
  这一个多月来,他从养祖母身上体验到久违的人情温暖。这次跟着小姑妈一起去广川市,按照上辈子来看,那便是与养祖母的永别,要说没有犹豫,毫无依恋,那是不可能的。梁文杰想过请求养祖母代替小姑妈和他一起去广川市,甚至想过寻找借口这个暑假不去广川市。最终,他什么都没有做。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