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冷总裁的贴身妖孽 作者:小蝠不忧伤(中)

字体:[ ]

 
  ☆、第八十章 水落石出显端倪7
 
  
 
  
  程海全,华南市市委书记,46岁,与刘盛荣各占据华南的半边天。为人刚正不阿,黑白分明,有“华南包青天”之称,深受百姓的爱戴,同时也让很多官场上的人不爽。
  刘盛荣就是其中的一个人,因为要搭班子一起共事,程海全的性格得罪了不少人,这直接影响到了刘盛荣的晋升与发展,也失去了很多敛财的机会。
  所以他们的矛盾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了。
  因为楚逸保护的对象是冷家家主,所以一切和冷溟澈有过节的人,和在冷家范围内的重要人物的信息,他的师傅都给他备了一份。
  其中程海全也包含在内,不过政治场上的人他并不想接触,所以一时间也没想到这个人能自己带来什么好处。
  但经过蒋军这么一说,他仿佛看到了一条康庄大道。
  不过眼下他已是笼中之鸟,怎么可能见到那位大人物,就算他能神不知鬼不觉得逃离这里,但他不想不清不楚的出去。
  “蒋队你是在逗我玩吗?你觉得以我现在这个身份,我能见到他吗?还有我评什么确定他会帮我?别傻了!”
  这是事实,蒋军也不得不承认。
  突然一个小警察跑过来,楚逸见过他,好像是实习的小警察小张还是小李来着。
  “蒋队……”警察小张形色慌张地走到蒋军身边道:“蒋队,又有人保释她。”
  “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蒋军头疼了,他这个徒弟什么时候能成熟点呢?
  保释是必然的,只是他没有想到会这么快。不过这一次他倒希望楚逸可以被保释出去,这样才有机会彻底翻身。
  蒋军做了一个请的动作,“楚小姐,你自由了。”
  楚逸也是一愣,刚刚小张的话他也听到了,只是半天没有反应过来,他不相信卫尤宇有那么大的本事把这件事也洗白,因为有了前面发生的事,他们已经被绑在了一起,第一次可以说是因为“巧合”而相识,那么以后再有牵扯就会把第一件事也暴露出来,那样更得不偿失。
  所以这个保释来得太突然,突然得有些让人紧张。
  他带着这些疑惑走出审讯室,远远地王远在那里眉心拧着结,脸色丑得让人想作呕。
  楚逸嘴角勾起一弯明月,自笑自己又不是什么大人物,居然能让局长亲自来审查。当然如果他和刘盛荣是一条线上的蚂蚱就不难解释了。
  这个市长,他还是太低估了。他还真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啊!这么长时间他一直在暗中盯着他,他都没有任何动静,今天却与赵家那贼人连手陷害他。
  看来以后自己做事得小心一点了,要么低调不露痕迹,要么高调无懈可击。
  今天放他出去,就永远失去了再次逮捕他的机会。
  笑容尽,楚逸挥挥手,拜别这个关了他两次的黑色笼子,他发誓再也不会回来,如果有人胆敢请他再来,他会毫不留情面地摧毁它。
  身后凝结着冰冷的气息,像是一种挑衅也是一种控诉,身前一抹阳光灿烂温暖,楚逸呼吸了一下新鲜空气,享受着外面的美好,光晕打在他的身上,唯美的不敢看。
  而在光晕的另一头,一辆宝马正在向他招手,LA050的车牌号上闪着光亮。
  这是冷溟澈的专用车牌号,他收集了世界豪车100辆,车牌号以LA开头,冷傲的缩写,冷家傲世,后面是根据车身价从001-100的排名。
  050说明这辆车子的身价排在中间,不驱上一步不偏下一厘,楚逸不相信他是今天恰好想开这辆车子,有其他的寓意吗?
  不过他已经没有多余的心思去想什么寓意了,借蒋军吉言,“她”的王子来接“她”了,没有驾着七彩祥云,却开着宝马,他还真配合。
  但当楚逸走进,车里的那个人却不是冷溟澈,而是冷陌,楚逸觉得眼前仿佛昏暗了那么一下,“她”的王子梦破碎了。
  也是,冷溟澈怎么会出现在这种地方呢?他那么洁癖,来接他已经是很大的面子了。
  “还不上车?你是没待够吗?如果没待够我去和局长说一声,让你继续呆下去。”
  冷陌叫楚逸在那里发愣,冷声说道。
  “还是不用麻烦了!”打开车门,楚逸钻进车里。
  车子发动扬长而去,站在后面的王远一直看着楚逸走远,脸已经扭曲到了极点。然后吩咐蒋军:“给我全天24小时监视她!”
  “得令!”蒋军窃喜,还好是命令他。
 
  
  
  
  
 
  ☆、第八十一章 水落石出显端倪8
 
  
  
  
  楚逸坐在车里,看着向后褪去的车景,似乎整个世界都粉墨褪去,很多人很多事都匆匆而过了,想抓住什么却无法停留,因为自己在极速前进。
  冷陌也不说话,一直冷着一张脸,像是被冷溟澈传染了一般。楚逸不喜欢这个表情,不知怎的,总感觉这个表情是冷溟澈专有的,放在别人的脸上只有盗版。
  “你知不知道你现在的样子很丑!”楚逸忍不住说了一句。
  冷陌不说话,只是轻哼。
  “呵!”楚逸冷笑,也不再说话。
  突然车子极速前进起来,冷陌嘟囔了一句:“你还真会找麻烦!”
  从倒视镜里看,后面有两辆车正在尾随。
  也是,王远怎么可能轻易放过他呢!
  普通的车子怎么能跑得过宝马,何况冷陌的车技也不是盖的,很快就甩掉了后面的尾巴。
  楚逸松了一口气,却发现自己置身在一片草原中。
  车子稳稳停下,楚逸皱着眉头,“你现在可以给我解释一下了吧?”
  “我觉得应该是你先解释一下,本本分分的秘书你不当,学人玩什么大姐大,你已经多大年岁,做事情不考虑后果的吗?”冷陌的口气像极了冷溟澈,听得楚逸一身的不舒服。
  恐怕自己和王彪来往的事情早已被冷溟澈知道。
  “你年纪也不小了吧,学人玩什么谍战?既然改知道的你都知道了,不改知道的也知道了,还问我做什么?”
  “哼!似乎一开始用你就是错误的,溟澈需要的是秘书而不是间谍!事情被你搞成这个样子,你已经没有利用的价值了!”
  冷陌抬手举起一把手枪对准楚逸的眉心。这一切都来得太快,让人毫无准备。
  两个人就站成不到一米的距离,背后的天空是那么蓝,云朵是那么白,世界空旷得仿佛就剩下了他们两个人。在这绿油油的草原上,却又成为了点缀。
  人是这样的渺小,生命是这样的脆弱,什么信任、感情都变得不值一提。
  或许楚逸可以在冷陌开枪之前反身一脚侧踢将冷陌高举的枪踢出去,可是他不想那么做。
  事情没有严重到无可挽回的地步,就算他不依赖任何人来解救,他也有自己的办法,而且以冷家的势力和卫尤宇的出面他一定可以被豁免。
  魏九爷被杀一案严不严重,一个军事演习事件便可黑白颠倒,这次不过是一个绑架事件,严重些也不过是防卫过当伤了人。又能奈他何,大不了几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他只是想不明白,灭了他到底是冷溟澈的意思还是冷陌的个人意思,还是说这个保释就是一场预谋。
  就算他不愿意承认,似乎他与冷陌是情敌关系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了。
  爱情使人疯狂,嫉妒让人堕落。
  楚逸笑,无比的凄惨,像是阳光下碎成一地的泪花,朱唇微起,勾勒着那轮弯月。
  “是他的意思吗?”
  冷陌愣了一下,他以为在这个关头“她”会反抗会挣扎,不料“她”就从容的站在那里,也不料“她”会说出这样的一句话。
  在冷陌的眼前,蓝天白云下,这广袤的草原上站立的不是一个深受不白之冤的弱女子,而是顶天立地的一个汉子。
  冷陌觉得自己错了太多,原本楚逸也不是一个弱女子。
  他咬牙,蹦出一个无情的字眼,“是。”
  还真是冰冷,亦如初见他时他的那张冰冷的面孔。
  楚逸闭上了眼睛,没有悲凉,没有思想。
  “砰”地一声枪响,淹没在草原的空挡。
  末了,云遮住了太阳,世界却没有因此昏暗,而是在指缝之间透着微弱的光。
  楚逸睁开眼睛痴痴地看着眼前这一幕,冷陌依旧举着枪,伤口还冒着硝烟,身后传来一阵冰凉。
  楚逸回过身,撞上一堵墙,散发着幽冷的气息,伴随着阵阵竹香。
  他抬眼,一只大雁从天而降,下降的黑影映在一个人的脸上。
  “澈……”
  他不知他为什么会这样称呼他,这个称呼原本在他从冷家主宅回来之后便成为了禁忌。
  他亦是微皱着眉,神情有些不悦,“是不是我叫你去死,你就去死?”
  楚逸瞪着大眼,一副惊讶,随后露出一丝苦涩的笑容:“如果你已经不再信任我,生不如死。”
  冷陌干咳了两声,提示他面前的这两个人,是不是抱得太久了,这两个人一个是他的爱人,一个是他的情敌,即使他的打扰很煞风景,但他如果一直不出声,是不是有点太对不起自己了。
  原来这是冷溟澈的一个计,楚逸做的那些事动作太明显了,他不想知道也难,之所以睁一只闭一只眼,就是因为楚逸做的事对他都有利。
  不过他却不知道拿到盛华的股权,他的“小女人”居然玩了这么一个手段。
  也没想到刘霆敢去碰卫尤雪,祸害他变太监。
  
  
  
  
  
 
  ☆、第八十二章 扑朔迷离迷人眼1
 
  
  
  
  蓝天、白云、绿草,大面积的色彩绘成这壮观地画。
  只是楚逸不以为然。
  “你们把我拐到这里不是就为了请我吃烤大雁吧?”
  “如果你想吃也不是不可以,先烤熟再说吧。”冷溟澈沉着脸用下巴指着地上的大雁。
  “烤就烤。”楚逸撇着嘴,在审讯室虽然没有亏待他,但是还真挺饿的。说罢抬手弹出一道黄芒,连续几次,传来一股羽毛烧焦的味道,不一会儿大雁的羽毛脱落露出迷人的小麦色。
  冷陌望着这一幕,不知说什么好,是说她流氓还是野蛮。
  而更野蛮的事情还在上演,只见楚逸左右手反复摩擦结记,大雁腾空而起,几道黄芒反复在大雁周身熏考。
  不到十分钟的功夫,大雁小麦色的表皮渗出油汪汪的油脂,散发出美味的肉香。
  “好了!”楚逸将大雁一分二,去除内脏,将期中的一部分送到冷陌手里,另一部分则津津有味的吃起来。
  冷陌被这一幕震惊了,他虽然了解楚逸的实力,但他没想到那种特殊的武功居然可以用来烧烤。
  所以瞪着大眼睛看了看手中的半只大雁,又看了看狼吞虎咽的楚逸。
  楚逸吃得正香,感觉来自某一处聚焦的目光便抬眼,笑问:“陌少不吃吗?如果你不吃,拿来给我。”
  楚逸提着一个完美的骨架在他面前晃了晃。刚才那可是整整半只大雁啊,现在肉全部不翼而飞,被剃得那叫一个水准。
  冷陌被眼前的这种画面刺激了一下,道:“女人,你能不能不这样野蛮,怎么说大雁也是保护动物,你就这样吃了它?”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