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悄悄告诉他+番外 作者:黑白剑妖

字体:[ ]

 
    《悄悄告诉他(出书版)》作者:黑白剑妖【完结+番外+特典】
 
    【内容简介】
  霸道的狮子舔着小猫残缺的耳朵,说:「你不是宠物,你是家人。」
  坚强的小猫舔着狮子溃烂的伤口,说:「不要哭,从今以后,我保护你。」
  暗恋,是小猫的秘密。
  喜欢玩弄感情,是狮子的秘密。
  一次不经意的偶然,江乐夏不小心撞见周彻的荒唐行径,而被这匹心怀不轨的狮子盯上,成为爱情游戏新猎物。
  欲念的萌动,优雅的狩猎,温驯却倔强的小猫从此无处可逃。
  企图用温柔禁锢你,却逃不开纠缠百年的孤寂。
  你问,是残缺的身体比较疼?还是溃烂的灵魂比较痛?
  其实,这世上没有谁该是谁的救赎。
  他对小猫的右耳说着蛮横的表象──
  「就算你不想当我的宠物,我也不会放开你!」
  却对小猫的左耳说着渴望的真相──
  「所以,请留在我身边,当我的家人,好吗?」
  
  楔子
  
  他曾在网路上见过一篇关於耳朵的文章报导──
  「美国科学家曾经研究过,人类的左耳对情绪性的话语比较敏感,接受度也比较高,因为左耳是由右脑控制,而右脑主管感性与直觉。因此,如果男性渴望在求婚时听到女友回答『好』,那麽就应该对着她的左耳说出爱的誓言。」
  然而,他的左耳已完全丧失听力,即使有人对着他的左耳甜言蜜语,他也听不见。
  他只能感受到如微风的温暖气息,与指尖轻触般的微弱震动。
  听不见的声音,轻轻的悄悄的,告诉着他许多许多话。
  他想,也许是亲昵求欢「亲爱的,我想要你」,也许是恶意讥笑「别傻了,我怎麽可能会真心喜欢一个聋子」,也许是他永远不能说出口的……「我爱你」……
  
  第一章 他的秘密
  
  周彻和江乐夏想,他们这辈子大概都不会忘记两人初次见面的情形。
  记得那一天,天气很好,湛蓝的天空飘浮一朵朵白云,高低起伏的玻璃窗反射阳光,闪耀刺目光芒,人们依旧投入于忙碌的都市生活中,像每一天的一天,所有的一切看起来都非常平凡而平静。
  江乐夏当时站在悬挂于高空的洗窗吊笼中,勤奋刷洗一栋办公大楼的玻璃帷幕。
  周彻当时在仅隔三吋厚玻璃后的办公室中,勤奋操干另一个男人,他的下属许东仪。
  「嗯……慢……慢一点……」
  「想要老汉推车吗?」
  「嗯哼……周彻你是个渣,啊!」
  「呵,至少我这个渣很硬很大,足够把你插得欲仙欲死。」
  窗外挥汗如雨,窗内一样汗如雨下。
  由于这栋大楼帷幕采用电控的变色反光隔音玻璃,外面的人除非把脸贴在玻璃上,并用手遮挡光线,才能勉强看到里面,因此江乐夏看不见只距离他三公尺的荒唐破事,一心一意的专注工作。
  周彻眼角瞥见窗外有人,尽管知道那人看不见他们,仍使他升起一股被偷窥观看的变态快感,操得更加兴奋使劲,把趴在办公桌上的许东仪干得yín声连连,双手乱抓。
  一不注意,抓到摆在桌边的遥控器,按到了其中一个按键,办公室一边的整面玻璃墙颜色倏地由深至浅变淡。
  只需三秒,jiān情外泄。
  窗内春光被站在窗外努力刷洗的人看个一清二楚,就算周彻上上下下整整齐齐,只拉开西裤拉链,但被压趴桌上的许东仪衣衫凌乱,屁股光溜溜贴着他的胯部,只要有眼睛的都能看出他们正在干啥好事。
  周彻瞬即察觉光线的变化,转头望向窗外,他不晓得他那骤然投去的眼神有多凌厉,如刀似剑。
  他先看到一张错愕的脸,紧接着那张脸转变成惊慌,陡地向后仰翻,下一秒,他看到一个灰色身影跌出了他的视线之外。
  这里,是二十四楼。
  周彻剎地冻结,火热的血液瞬间凉了下来。
  「怎么了?」神智迷乱的许东仪还茫茫然的,不知发生何事。
  「该死!」咒骂一声抽开身,拉上西裤拉链疾步走出去,对秘书室职员命令道:「打电话叫消防队和救护车来,立刻,马上!」
  一边说、一边迅速向电梯走去,飞快下楼。
  真该死,怎会因为这么可笑的原因导致这种要不得的意外?!
  简直他妈的可笑至极!
  急速大步跨出大楼,预期中肢离破碎的尸体没出现,抬头往上看,只见有个人悬挂半空摇来晃去,许多人见状发出惊呼声,大楼内外登时喧哗起来。
  惊慌失足摔出吊笼的江乐夏吓得魂飞魄散,幸好他的腰间系有安全绳锁,没有立即坠落地面,而是悬在十六楼的高度上,摇摇欲坠。
  他下意识想伸手去抓悬吊的安全绳,未料这一抓反而扯歪了吊笼,吊笼猝地倾斜下坠约半楼高度,情况更加危险紧急,随时有可能人和吊笼一同坠落。
  「哇啊!」底下及靠窗观看的人群再度高声惊呼,也吓得半死,有人打开换气窗对他大叫:「你不要动!我们已经叫消防队来了!你千万不要再动了啊!」
  除了控制不住的发抖,江乐夏全身僵硬不敢再动半下,惊恐万分的吊在半空中,命悬一线。
  他实在太害怕了,怕到脑子一片混乱无法思考,心脏快要撞破胸口跳出来,连呼吸都不敢再多用一点力。
  我不要死,我还不想死,我还想做好多好多的事……上帝,我不要就这样死了……
  周彻异常严肃的抬头仰望,此时他什么都不能做,只能做着最坏的打算,心中已开始计算,假如这人不幸掉下来摔死了,不知要付出多少赔偿金才能和解了事。
  他是极精于算计的商人,一条人命的价值与赔偿金差不了多少,人道慈悲心什么的都排在利益之后,并且认定大部份的人会趁机狮子大开口。
  就某方面而言,如同许东仪所说,他的确算得上是个狼心狗肺的渣,眼中只有利益,和他自己,别人对他来说都是个屁!
  不多时,消防队和救护车呼啸而来,有人通报是洗窗工人摔挂在半空的意外,立即开了高空云梯车来进行救援。
  评估过后,他们不敢直接从楼顶拉吊笼上去,恐怕拉的过程发生环叩脱落,因此只能在地上铺开救生气垫,云梯车慢慢的谨慎靠近。
  在众人的屏息注目下,云梯顶端的平台缓缓移到江乐夏的下方,一个消防队员十分小心的抱住他,另一个则解开他腰上的安全锁,将人抱进平台中。
  救援成功,所有的人大松一口气,集体发出欢呼,大声鼓掌,这起吓死人的工安意外总算有惊无险的落幕。
  前后折腾了将近半小时,周彻看着从云梯平台扶下来的人,才终于看清他的面貌。
  那是一只受惊的小猫,纤瘦的身子惊恐缩成一团,可怜兮兮的簌簌发抖,抖得整个人都站不住,必须依靠消防队员从旁扶持,不然一定会瘫软在地。
  他的脸色因受到极大惊吓而惨白发青,可掩不住五官的清秀与稚气,周彻皱了下眉,怎么会雇用小孩子做高空洗窗这种高危险的工作?
  其实江乐夏洗很多次了,对这个工作颇得心应手,这次完全是意外中的意外,若不是好死不死撞见周总经理的办公室jiān情,绝不会因慌乱而打滑摔落。
  追究起来,周彻晓得自己是害他失足的罪魁祸首,他可不想有人因他见不得人的私事莫名丧命,赔偿金的多寡还在其次,最主要是工安意外死了个人,对周氏的企业形象必会造成影响。
  幸亏周氏企业有完善的工安规定,要求员工和其他承包厂商皆须遵守,尤其对具有危险性的工作更是严格,这个小孩也算幸运命大,没给他添麻烦。
  不管内心的真实想法是什么,完美的表面功夫仍得做个十足,于是周彻亲自走上前,神色严肃,充满关切与担忧,询问扶着江乐夏的消防队员:「他没事吧?」
  「需要送到医院做详细检查才能确定。」消防队员回答。
  紧急救护人员早已备好担架在一旁等候,周彻于众人的诧然中,一把打横抱起江乐夏,小心的轻轻放至担架上,转头对救护人员吩咐道:「请务必为他做最详细的精密检查。」
  「呃,当然。」救护人员愣了下应道。
  江乐夏仍处于极度惊吓的失神状态,未有任何其他反应,没注意抱他的人是周氏企业的总经理,更听不到周围一堆女职员呈花痴状的窃窃私语。
  「总经理用公主抱耶。」
  「总经理真的好绅士,实在帅呆了。」
  「天吶,我也好想让他这样抱一下哦!」
  周彻接下来更令所有人意想不到,他竟然一起坐入救护车,亲自照看摔落的清洁工人去医院。
  当救护车呼啸而去后,围观看热闹的人群才赶忙散开,回到工作冈位上分享这起意外事故,歌颂自家总经理的亲和完美。
  当别人钦佩着总经理的人道表现时,只有许东仪冷笑的想,周彻怎么可能那么好心,他是要私下警告那个倒霉的清洁工不要到处乱讲话吧。
  良心或人道这类的美德,对周彻而言是垃圾,他根本是只没心没肺的畜牲。
  就是个渣!
  江乐夏躺在救护车中依然止不住颤抖,眼神焦距混乱,面色苍白如纸,彷佛从鬼门关走了一回,太过接近死亡的惊恐骇怕叫他无法于短时间内恢复过来。
  再铁石心肠的人见状也会心有不忍,周彻自知不是善良的人,却忍不住开口,和声安慰道:「不要再害怕,没事了。」
  江乐夏仍无反应,似乎没听到他的话。
  不会吓出精神问题吧?周彻轻蹙了下眉,握住冰凉颤抖的小手,再次安抚:「你现在很安全,不要怕了。」
  江乐夏这才稍微凝聚焦距,转头望向他,双眼因惊吓仍睁得大大,瞳孔黑漆漆的。
  周彻忽然觉得这双眸子给他一种莫名的熟悉感,好似曾在哪儿见过类似的眼睛,仔细回想思考……对了,像猫。
  他曾经见过几次,以前养过一只长毛大白猫受惊时,也会像这样双目圆睁,放大瞳孔,看起来可怜无辜得不得了。
  在一个陌生男孩身上联想到自己养过的猫,这是前所未有的事。
  男孩并不像那只大白猫,大白猫的外型威风凛凛,颇有缩小版狮子王的气势,而男孩宛如柔弱可欺的小猫咪,会使人想抱在怀里呵护,两者给他的感觉是天差地远的不同。
  想到大白猫,眼神不知不觉真心地柔和了一些些,不再充满刻意造作的关怀,对男孩生起难得的怜悯之心。
  「不要怕,没事了。」周彻握着他的手,不厌其烦的安抚。
  江乐夏总算有反应了,眨了眨湿漉漉的大眼睛,情绪一点点、一点点地平静下来,不再浑身抖得像筛糠,直直瞅着人,仍未吭半声。
  周彻想,大概因为惊吓过度,一下子没法说话,不以为意。
  不久,救护车来到医院,医护人员将江乐夏推入急诊室,周彻一路跟随,吩咐急诊室医生立刻做详细检查。
  江乐夏躺在急诊病床上,当医生问他「哪里会痛?」时,又没反应了,彷佛没听到别人的问话。再问一次,依旧没回答,医生略显不耐烦的说:「你不说哪里痛,我要先检查哪里?难道要把你的衣服都脱光来看吗?」
  周彻不悦蹙眉,对医生的话升起一道愠意,瞟了眼绣在白袍上的名字,再次握住江乐夏的手,等他的视线投向他时,问:「你哪里会痛?」
  江乐夏张了张嘴,一会儿才努力发出生涩的声音:「……腰。」
  不是哑巴,只是反应慢了些,可能被吓坏的关系吧。
  「先看看他的腰部。」周彻对医生令道。
  由于江乐夏穿的是连身灰色工作服,必须由旁人协助脱下才能进行检查,周彻没多想,竟又不假旁人的亲自动手,工作服底下是白色背心式内衣和四角裤,在场的人除了护士大多是男性,倒不至于尴尬。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