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天王攻略游戏+番外 作者:芸鸟

字体:[ ]

 
文案:
从花瓶影星转型为偶像歌手,钟子霖彻底红了,红得发紫
与唱作人气同样知名的,还有他与日俱增的傲娇脾气,以及数不清的绯闻缠身
 
凌峥本以为自己会风流一生,直到他遇见子霖
想要独占挚爱,他得把竞争者全都赶走,然后每天哄乖他的炸毛小天王
 
子霖:“=皿=!说好了不谈感情的,不要爱我啊!”
凌峥:“怪我喽?(¬_¬)”
 
娱乐圈,狗血小甜文
延续影帝的剧情,讲述别扭炸毛钟哥如何被凌峥土皇帝哄着娶回家~
 
内容标签:娱乐圈 都市情缘 豪门世家
搜索关键字:主角:钟子霖,凌峥 ┃ 配角: ┃ 其它:影帝征服游戏,娱乐圈
==================
 
  第1章 求婚技术
  
  据说钟子霖十四岁就混迹娱乐圈,他打过零工,做过跟班,有过一些难言的不堪往事,似乎也曾担当小配角拍过几部电影。但在他二十四岁签约A.S.E作为影视演员出道之前,他过去的经历全部都是一个谜。
  他究竟做过什么,拍过什么样的电影,圈内没有任何人知道,坊间也从没流出任何证据确凿的八卦。
  A.S.E,亚洲时代星辰娱乐公司,是钟子霖多年的老东家。这家公司在近七年来有过两个知名的传奇人物。一个是现任的执行总裁温庭裕,一个是曾经在A.S.E稳占首席宝座的一线影星叶澜衣。
  在七年前A.S.E遭遇严重财政危机的时候,温庭裕临危受命接任总裁的位置,叶澜衣也协助他屡屡接片不计报酬。两人表面上的真诚合作持续了很久,也让A.S.E从一家岌岌可危的倒闭公司,成功翻身成为亚洲数一数二的大型娱乐公司。
  一直到去年,温庭裕和叶澜衣之间才爆发了积累多年的矛盾。
  钟子霖当年是叶澜衣带进公司里的,身份立场算是非常鲜明。是叶澜衣一直护着钟子霖,当然钟子霖也伏低做小为他卖命很多年,身上劣迹斑斑。去年叶澜衣离开A.S.E的时候跟温庭裕闹得很僵,也没把钟子霖一起带走,但在他跟公司解约以后,钟子霖本身倒也没受到什么影响。
  他的履历依然既神秘又干净,应该是温庭裕在其中做了一些安排。
  温庭裕是一个冷静又大度的生意人,只要手下的艺人拥有事业价值,他不介意对方有过什么黑历史。就算是死敌养过的狗,他也同样可以拿来赚钱,为公司创造利益。
  事实证明,协助钟子霖转型并且力捧他涉足唱作领域,可能是A.S.E近年来最正确的一次决策。唱片市场沉寂多年,如今正是全面复苏的时候,A.S.E踩准机会抢先占据了一席之地,这一步棋走得成功到许多人都完全没想到。
  放弃演戏成为实力歌手,这让钟子霖彻底红了。
  他最初签约A.S.E的时候是影星出身,那时候当然也很红,但跟如今的爆红程度相比根本不可同日而语。担当影星只能让他做几年花瓶,但唱作才让他有机会发挥了自己的真正实力。
  他是一个天生的歌手。
  曾经叶澜衣只拿他当恶狗使唤,这完全是大材小用,浪费了他好端端的天赋。
  只是,他爆红的速度来得有点太快太猛烈,这让各种半真半假的八卦消息和桃色绯闻,都铺天盖地的涌了上来。各种痴缠倒贴他的金主和真粉有点多,这方面的麻烦让公司一直略头痛……
  华灯初上,入夜的闹市区人头攒动。
  商场户外的液晶屏幕上正播放着钟子霖的经典出道歌曲MV,不少路人都驻足观看,有些粉丝在兴致勃勃地议论着什么。近期的旧曲回顾也是A.S.E的营销策略,正在筹备的新曲唱片下个月即将问世,目前公司正在进行多方面的预热,之后还会有更多的活动为唱片发售铺路。
  在距离商场不远的五星级酒店里,位于三十五层楼的旋转餐厅灯火辉煌。现在是晚饭时间,本该是餐厅一天里生意最好的时候,但此时偌大的餐厅空荡荡的,只有靠窗的观景位置上坐着两名客人。
  服务区也被清场了,留下来的几个老员工口风都比较紧。他们在角落里默默偷看,据说今晚是有位金主来包场,特地要给他的心上人一个惊喜。
  但是,那边坐的好像是两个男人?说好的浪漫约会在哪儿呢,好像有哪里不对?
  窗边,钟子霖半个身子陷在座椅里,倚窗懒洋洋地托着腮。
  他在看对面商场屏幕上自己的MV,间歇顺便数了数下面马路上围观的人群数量。二十个,五十个……啧,有点少嘛,他这么帅的,得起码有五百个路人陶醉地一起欣赏才对嘛。
  餐桌上,摆放在黑丝绒首饰盒里的钻戒在灯光下熠熠生辉。看起来很像金主的中年男子,正坐在他对面一脸深情的絮叨着:“……子霖,你喜欢荷兰还是丹麦?瑞士怎么样?我都安排好了,我们在国外随时都能登记结婚……我记得,你跟A.S.E的合约是不是明年就到期了?能提前解约吗?解约金我也出得起,我能养你一辈子的……”
  钟子霖还是看着窗外,语气有些心不在焉的:“我比较喜欢意大利,那边有很多好吃的。对了,你那小黑盒子是干嘛用的?拿开点,我那盘蜜汁烤鸡都快没处放了。”
  程总哭笑不得:“认真点好吗,我这是在跟你求婚,你明明看得出来。”
  钟子霖瞥着他:“这跟说好的不一样嘛,你说有重要的事情跟我商量,我才特地抽出时间跟你见面的。最近新专辑筹备期间,我每天都很忙,没空陪你玩什么求婚游戏。”
  程总有些焦急的:“这不是游戏,我对你是真心的!确实我们没什么感情基础,在一起的时间也不多。我本来也想过要慢慢来的,但是听说你什么样的金主都见过,寻常的求爱手段早就腻烦了,所以我想……直接求婚或许能给你一个惊喜。”
  钟子霖笑笑,一手慢吞吞地叉着鸡腿:“我见过什么人,腻烦什么东西,跟你应该都是没有关系的。在我们签署的合约上,只写明了我一年内都会配合你们公司的日程安排,出席一些商业活动。平心而论,这方面我应该做的没有任何让你不满的地方,所以除此之外,我们之间就没有其他纠葛了,我和别人的情感问题不是你该关心的事情。”
  程总听着,越发焦急:“那,难道我们相处这么久,你对我就完全没有一点感觉?我的心意,难道你一点都看不出来?”
  钟子霖又笑笑:“我看得出来呀,你身为老板明明不需要亲临现场的,但是每次我出席商业活动你肯定会露面,还总是怕我累着饿着,会送盒饭给我吃,还会额外增派人手保护我的安全。作为商业合作的对象,你当然是不错的,但这跟求婚可是两码事。光是上个月跟我签约商业活动的公司就有十几家,都来求婚的话,我一个人不够分呢。”
  程总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的,突然抓住钟子霖的手:“子霖,我对你确实是真心的!当初刚一见面我就很喜欢你,好像找到了命中注定的那个人!我本来也是直的,但是为了你,我愿意变弯!”
  钟子霖轻轻抽回手,站起来冷漠地看他一眼:“不好意思哦,为了避免你走上搅基的不归路,我还是继续直着吧。A.S.E的合约条款上早就说清楚不谈感情的,你这么做已经是违约行为。收回你的钻戒,今天的事情我可以当做没发生过。但如果你还是执迷不悟,继续缠着我的话,我就得跟温先生谈谈重新评估你们公司的合作价值了。”
  说着,他轻轻一拍程总的肩膀:“拜了,我得回去练舞了。不用担心,下周你的新分店剪彩活动,我还是会来的,我这个人很宽容的,也很守规矩呢。”
  说完,他转身离开。
  程总在座位上呆坐着,突然又惊醒过来,他对着钟子霖的背影大喊着:“我知道了!你,你就嫌弃我是男人对不对?你喜欢女人是不是!……谭老板,那糟老头家的女儿每天都缠着你,你喜欢她那样的女人是不是?!”
  钟子霖的背影顿了顿,没说什么就走了。
  程总独自瘫坐下来,头发散乱,一脸生无可恋的样子。
  钻戒还在灯光下熠熠生辉,那灿烂的光芒仿佛在讽刺他的一厢情愿。
  钟子霖戴上墨镜离开餐厅,外面是铺着红绒地毯的走廊。走廊也早就被清场了,四周寂静无声,那边沿着墙壁一字排开的座椅上,有个穿POLO衫的年轻男人正在等他。
  那人一见他就站起来迎上来,脸上的讥笑简直像满溢出来的池水:“钟哥,求婚钻戒有六克拉吗?十八心十八箭?你把人家的一片真心踩在地上真的好吗?”
  钟子霖从他面前经过的时候顺便给一拳,走向电梯:“TONY哥,我最在乎的人一直都是你啊,你怎么就看不透呢?我好桑心。”
  TONY跟在后面大笑:“我可不敢跟你的三千万粉丝争宠!人家都会帮你生猴子呢,我生不出来,档次低!”
  “不会生猴子,生个熊猫什么的也可以啊,我很大度的。”钟子霖抄着手,抬抬下巴示意TONY去按电梯钮,“快,快点来伺候我,钟哥给你这个机会让你上位,粉丝都没有的。”
  TONY笑得腮帮子都疼:“严肃点好吗,你粉丝知道你这么娇气吗!”
  钟子霖哼唧着:“他们不就喜欢我这样嘛。”
  电梯门开了,两人一前一后的走了进去。
  TONY大名谢贤君,挂名的正职是A.S.E堂堂公关总监。但因为他生性比较八卦,热爱浴血奋战在公关第一线,平时基本不怎么坐办公室。
  TONY是温庭裕的表亲,以前对叶澜衣很是嫌恶,连带着对钟子霖也没什么好感。钟子霖以前的经纪人Daniel也是叶澜衣的眼线,他走了以后温庭裕借钟子霖转型的机会换掉了那个眼线,让TONY顺势暂代,彻底清除了叶澜衣在公司里的残余势力。
  两人合作以后,磨合的倒还挺顺利的,钟子霖并没有TONY想象中的那么坏,相反有时候还挺有趣,逗逗的,工作也很卖力。TONY在娱乐圈里神通广大,上至投资商下至水军团队,加上中间的各大媒体就没有搞不定的,钟子霖能这么快蹿红,这位八面玲珑的经纪人在其中功不可没。
  当然,他们之间并没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男男关系。
 
  第2章 钟哥捞鱼
  
  电梯里静悄悄的,钟子霖靠在墙壁上闭目养神。TONY看着他抄在怀里的手:“伤得重吗?白天助理打我电话的时候都吓坏了,我跟投资商在开会实在脱不了身,没赶过来陪你真不好意思。”
  钟子霖闭着眼睛:“没事,都在医院拍过片子了,就是普通的扭伤吧,要遵医嘱最近几天都尽量不要剧烈运动。程池那傻鸟刚才还使劲抓我的手,妈的疼死了。”
  TONY劝他:“练舞不要太猛嘛,你也一把年纪了。实在来不及准备的话,年底的演唱会可以推迟的。”
  钟子霖看他一眼:“场地投资都到位了,赞助商也敲定了,连曲目我都选好了,推迟了是要卖内裤赔钱吗?一把年纪了才得勤练,不然骨头韧带会老得很快。”
  TONY还是劝他:“慢慢来嘛,这一年你冲得太猛了,万一有个三长两短我怎么跟庭裕交待?他很心疼你。”
  钟子霖冷哼着:“他还是心疼钱比较实在……算了,不说这个了,谭老头的女儿是谁?刚才程池喊着你也听见了吧,我怎么不记得我认识这么个女人?莫名其妙。”
  TONY反问:“你忘了吗?谭雪啊。他爹是经纬地产的大老板,上次跟我们公司几个董事一起吃饭的。那天你还眼瘸,把其他公司过来陪酒的女艺人跟谭雪搞混了,好像叫什么……盛晓茹。后续你大概没关注,她俩都是你的脑残粉,回去就为了这个事情撕逼好几天,都说你是把对方看成了自己,然后现在你的绯闻女朋友又多了两个。”
  钟子霖扶额:“……我好像想起来了,那天她们俩都穿红色的裙子,脸上粉又那么厚,假睫毛长的都快戳到额头上去了,我哪分得清楚谁是谁。”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