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相见还是怀缅 作者:徐许如笙

字体:[ ]

 
文案
 F市呼风唤雨的申公子看上了一个男人,为了转入他就职的大学,破例叫了申辰一声父亲。
申辰拿着手下交给他关于顾忆宸的资料,心里一直解不开的疙瘩瞬间膨胀。那个他找了八年的人,现在居然回来勾、引他的儿子!
顾忆宸看到新转学生申睿骞的家庭成员时,也同样震惊于愕然。那个他心心念念的男人,居然有了一个17岁的儿子!
是谁先背叛的谁,背后究竟有什么苦衷,让明明相爱的两个人兜兜转转,相爱相杀。
注意:不是父子文!不是年下文!是儿子和老子抢汉子,抢了半天没抢过的故事
懦弱纠结小渣攻变为酷帅狂霸拽大总攻×傲娇炸毛小萌受变为高冷禁欲却没经受住挑逗最后被吃干抹净的教师受
 
内容标签:虐恋情深 破镜重圆 青梅竹马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安然(顾忆宸),申辰,申睿骞 ┃ 配角:贺朔,肖凡,厉阳,花玥 ┃ 其它:
 
 
 
 
  01他回来了
 
  申睿骞推门进来的时候,申辰正在和贺朔谈论收购的合同。申睿骞朝贺朔恭敬地鞠了一躬,然后大步走向申辰的办公桌,声音不卑不亢的说道,“父亲,我要转学。”
  申辰原本停留在合同上的笔尖顿了顿,头却没有抬起来,扔出掷地有声的四个字,“可以,理由。”
  没等申睿骞开口,右侧沙发椅上的贺朔突然发问,“你小子可是想清楚了,能被保送F大已经是最好的选择了,当初可是你自己说不去剑桥或哈佛的。”贺朔蹙着眉头,他这不是平白无故的质问,要知道从他第一眼见到这小子到刚刚为止,他从未开口叫过申辰一声父亲,这样突如其来的示弱,必定代价不菲。
  原本低眉的男人缓缓抬起头,鹰一样的眸子像是锁定猎物一样注视着申睿骞。即使两人相貌如此相似,可经历了岁月的洗礼与磨炼的申辰更像是一个王者,而申睿骞只像一只羽翼未丰的雏鸟。
  申睿骞被迫与他对视,他紧握的手心渐渐被汗湿,也许是因为紧张,但更多的是无法逃避的压迫感。他顿了顿,确认自己的嗓音不会发抖,才缓缓开口,“为了一个人。”
  “哦?”申辰的嘴角微微扬起,目光也不再冰冷凌厉,他饶有兴趣的看着眼前的男孩儿,揣摩着何时他会蜕变成真正的男人。
  申睿骞厌恶男人这样凌驾一切的控制欲,但是从他的反应来看,自己的请求算是成功了。他撇了撇嘴,不打算多说什么,转身离开了办公室。
  贺朔亲眼目睹了这场好戏,不由得拍手称赞,他斜睨着眼睛看向申辰,“如果当初你有小骞一半的勇气就好了。”
  申辰没有理会他,修长的手指反转钢笔,一下下敲击着红木桌子,最终还是拨通了内线。“查一下申睿骞看上的人。”
  贺朔见他不明朗的表情,还是没有忍住,低声问了一句,“如果小骞喜欢的是男孩子,你会怎么做?”
  申辰冷哼了一声,他不得不承认,也许申睿骞真的遗传了他的某些不良嗜好,可是那种唯唯诺诺的爱情,他也好,睿骞也罢,都不会需要。
  贺朔无奈的耸耸肩,这是他们两父子的事情,他一个外人无需干涉太多。“那么申总,继续看合同吧。”
  从申辰的办公室出来时,天色已经暗了下去,地下停车场里是陆续离开的员工。贺朔就知道不能和他提及太多过去,以至于一份明明白白的合同,他申大老板居然看了三个多小时才签字。
  就在他准备开车离开的时候,杵在柱子后面的申睿骞才缓缓走到了他的面前。
  “贺叔。”申睿骞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有那么大的耐心,等着贺朔出来,但是他现在真的很想问问贺朔,父亲年轻时候的那件事。
  “别叫叔,好像我已经很老似的。”贺朔的心理学不是混着上的,从申睿骞叫父亲的那一瞬间,他就已经看出了很多。无奈的拍了拍他的肩膀,“走吧,哥请你吃饭。”
  申睿骞咧嘴笑了一下便坐进了副驾驶,他喜欢贺朔的性格,所以更加怀疑像申辰那样冷酷无情阴狠狡诈的人怎么会交到贺朔这样重情重义的朋友。
  此时不知道是因为冷气开的太低,还是预知到了申睿骞那毫不留情的辱骂,申辰结结实实的打了两个喷嚏。
  正值用餐高峰,原本没有预定便无法进入的顶级餐厅里,已经座无虚席。贺朔不紧不慢的将车子停在大门口,将钥匙交给服务生。
  一位穿戴讲究的中年男人亲自迎接他们,面带笑容,“贺先生,您的包厢已经准备好了,请随我来。”
  贺朔点了点头,看到大厅内硕大的金色维纳斯喷泉时,不由得寒暄了一句,“这才几天,梁老板又斥资装潢了。”
  梁彦随之一笑,“这还不是承蒙贺先生和申先生的关照。”说罢不忘看向贺朔身后的申睿骞。
  申睿骞最讨厌这样左右逢源的人,干脆扬着头看天花板,反正他身高187,正常人都不一定能仰头看到他的脸。
  包厢内的环境还算入眼,申睿骞在贺朔之后入席,不得不说他是一个很绅士,也很懂规矩的孩子。菜很快上齐,贺朔点了一瓶好酒却让服务生仅为申睿骞倒了一杯。“问吧,既然等了我那么久,我今天一定是避不过去了。”
  申睿骞晃动着酒杯中暗红色的液体,仰头将它一饮而尽,眼神却无比坚定的看着贺朔,“我听说他以前喜欢男人。”
  这件事情本应由申辰亲自为他解释,可奈何这两父子就像天造的冤家,更别说谈心什么的了。贺朔大方的点头承认,“没错,可是自始至终申辰只爱过那一个人。”
  听到这句话,申睿骞不可遏制的攥紧了拳头,语气也变得不那么温和,“爱?那为何还会和妈妈生下我,我的存在恰恰证明了他的出轨!”
  看到他骤然转变的态度,贺朔无奈的啧舌,然后巧妙地避开了话题,“这么说,你喜欢的人,也是男孩子了。”
  不知是酒精的作用,还是心中的那份悸动,申睿骞腾地一下红了脸,然而短短几秒,他又恢复了平静,冷冷地说道,“我怎么会和他一样,我一定会坚持到底的。”
  贺朔举起自己的酒杯,虽然里面盛着的仅仅是气泡饮料,但他还是忍不住为申睿骞喝彩,“那么,可以和我说说关于他的事情吗?”
  事实证明,申睿骞还是一个愣头青,本想着找贺朔挖一下申辰的秘密,可最后自己一直滔滔不绝地将所有的事情全盘告诉了贺朔。宿醉后的感觉很不好,用手压了压额角,申睿骞看着天花板上渐渐浮现的面容,嘴角也勾了起来。心里盘算着,就算是为他要去讨好申辰,要低声下气的恳求那个无比厌恶的男人,但只要能和他踏踏实实,安安心心的在一起,一切都是值得的。
  “啪!”一叠资料摔在了桌面上,更有几张因为他的用力过猛,飘飞起来散落一旁。
  急忙返回办公室的贺朔恰巧推门进来,一低头便看到了飘在他锃亮的皮鞋前面的那张个人简历,以及那张他们都不会忘记的漂亮脸庞。
  “出去!”怒不可遏的将办公桌上的东西悉数扫下桌面,申辰疯狂的扯着领带,完全不顾及被灯罩划破而鲜血直流的手指。
  “你早就知道这一天会来的,只不过没想到……”贺朔捡起那张个人简历,蹙起的眉头也渐渐舒展开,“顾忆宸,果然他改了名字。”
  申辰三步冲了过来,抽走那张纸将其撕得粉碎,不解气的还继续用皮鞋碾压碎屑,恶狠狠地骂道,“不是说要逃得远远的吗,真是恬不知耻,居然现在回来勾引睿骞!”
  贺朔看着他如此幼稚的举动,好心提醒,“你明知道小骞和你当年有多相像,而且也许……”
  “荒唐!那他为什么不直接来见我!”前一秒还处于暴怒中的申辰突然深吸了一口气,整理好皱褶的衣裤,打紧领带,扬起一抹轻蔑的笑容。“既然如此,那我到要看看他们有多相爱。”
  贺朔想要劝说,奈何申辰已经甩手出门,他默默地为安然,也就是现在的顾忆宸祈祷。
  此刻,顾忆宸正看着电脑上那个神采奕奕的男人以及依偎在他怀中娇艳的女子。标题时间已经是半年前的事情了,申氏集团总裁申辰与当红影后花玥的订婚照片。直到眼睛变得干涩难忍,他才叹了口气合上了电脑。
  虽然已经过去十五年了,但是当他看到这则消息的时候,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手脚,订了机票,连夜赶了回来。可是,到了家门口,他却发现那里已经物是人非,那里原本是他们两人的安乐窝,如今已经入住了一户五口之家,所以当他像个偷窥狂一样扒着栏杆往里看的时候,被男主人发现,还差点被送进公安局。
  第二天他冷静了下来,心想着虽然自己改性换名,可出现在F市还是有可能被申辰发现,但是心里又隐隐期待着,也许这个消息就是申辰故意吸引他回来的陷阱,也许他们两个还有机会。可是他想错了,一个月,三个月,半年,申辰没有注意到他,他也没有勇气去见申辰。而那则订婚的消息不久后便石沉大海,花玥也从刚开始的趾高气扬变成现在的闭口不谈,谁也不知道两人是不是认真的。可日子还是要过下去,顾忆宸决定找一份安稳的工作,虽然之前的身份不能使用了,可安默给他做的假档案也可以瞒天过海。不久后,拥有高等留学经历的他便收到了很多大学的邀请函,他看了眼F大的邀请函,默默地关掉,选择了一所私立贵族学校。选择这所大学更重要的原因是,他们的员工待遇很好,薪酬又高,对于现在的顾忆宸来说,钱真的很重要。
 
  02他的儿子
 
  转眼开学的日子到了,顾忆宸站在镜前整理了一下头发,戴上没有度数的黑框眼镜,明亮漂亮的双眸被遮住后,他和普通的上班族没有什么区别。再次打量自己没有什么纰漏以后,顾忆宸攥紧拳头,为镜子里的自己加油打气。
  奥德大学是一所以培养留学生和艺术生为名的私立大学,很多学科都是国内两年国外两年制,所以他们很看重顾忆宸的海外留学经历,以及他的哈佛毕业证。学校坐落于F市南面的一处环境优美的高地之上,所以有专车接送教师和学生,当然在这所学校不论是就读的学生,还是教师,都有着雄厚的家庭背景或者不凡的才能,所以班车上只有寥寥几人。
  顾忆宸恭敬地向车上的教职人员鞠躬问好,然后在靠后靠窗的位置上坐好。然后又不安的抓紧公文包抱在胸前,为人师表是他一直以来追求的崇高目标,虽然现在他已经没了当年的英姿勃发,但还是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
  车子快速却平稳的驶入了奥德大学,看着两边近五米高的黑金栅栏门,以及映入眼帘的碧绿草坪中间耸立的巨大的沉思者青铜雕塑,顾忆宸还是不禁感叹这座私立学校的校长还是很有品位的。
  校车在一排低矮的红顶白墙的房子前停下,一位身材婀娜金发碧眼的女老师已经恭候多时,她高傲的扬着下巴,但当她看到最后从校车上下来的顾忆宸时,意外的露出笑容。
  “您好,欢迎加入奥德,我是蒂芙尼。”蒂芙尼自然的伸出右手。
  顾忆宸毕竟是留学回来的,自然不拘礼,轻轻回握住她的手,“您好,我是新来的现代史老师,顾忆宸。”
  蒂芙尼不露痕迹的上下打量了顾忆宸一番,然后得出一个结论,这个男人很普通。普通的短发未经修饰,沉闷老旧的黑框眼镜,没有牌子的棉质西装,以及公文包。但碍于情面她还是表现的相当热情,一边为他带路,一边说道,“恕我冒昧,您比照片上年轻多了,您真的只有32岁?”
  “是的。”顾忆宸略显尴尬的笑了一下,32岁,他能告诉谁那被时光偷走的8年,对他而言是多么的弥足珍贵。
  红白小屋就是车站,绕过低矮的灌木鹅卵石铺成的小路,是大片的平车坪,顾忆宸跟在蒂芙尼身后,听她有一搭没一搭的介绍着这里的学生如何如何,家庭背景如何如何。
  “对了,如果顾老师开车来的话,需要办一个员工停车证,您也看到了这里的车位很紧张。”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