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非典型分手 作者:听镜/香菜丸子

字体:[ ]

 
 
文案 
从和与厉修成相恋多年,本以为能熬过七年之痒的时候,突然“被”分手。
几天后。
从旁边蹿出来的厉修成(面无表情):我要复合。
从和:……你说分手就分手?你想复合就复合?做梦去吧!
一场开始有所预兆,过程鸡飞狗跳,结尾莫名其妙的分手。
 
 
相恋七年的恋人为何频频冷战?
亲密无间的伴侣为何分床而眠?
无休止的针锋相对,究竟意欲何为?
争吵过后还掩饰太平的行为又隐藏着什么?
这一切的背后,是恋情的消亡还是爱意的泯丧?是矛盾的爆发还是久积的无奈?
敬请关注每晚8点年度巨献《走进家庭》,让我们跟随镜头走进从和与厉修成这对恋人的内心世界。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七年之痒 破镜重圆 欢喜冤家
搜索关键字:主角:从和,厉修成 ┃ 配角:沈宁,聂正阳,傅华池 ┃ 其它:有话好好说
 
 
  ☆、第一章 七年之痒
 
  
  从和一推开门,就看到客厅里相谈正欢的两个人。在他面前向来一本正经的厉修成,这会儿正含着甜蜜的笑意,温柔地注视着对面之人。那副天上地下只能看到一个人的沉迷姿态,赫然是他们当初恋情正浓时的模样。
  听到声音,厉修成投来漫不经心的一瞥,复又浑不在意地收回,仿佛门边站着的只是一团看不见的空气,而非相伴七年的爱人。
  连句问话都没有。从和苦笑——算起来,这已经是这个月里第五次收到这种回应了。
  “我回来了。”无视对方的轻慢,从和率先妥协,趁着低头换鞋的工夫,他故作自然地问道,“有客人在?”
  那人闻言站起,对着直起身的从和点头示好。像是感到不自在,他在瞥了同样站起的厉修成一眼后,有些局促地握紧手。
  从和不动声色地打量对方——是个俊朗的青年,比起自己这个已经开始衰败的人,这人年轻得就像一颗水嫩的桃子,让人看到就有想咬一口的欲望。
  从和从心底发出一声叹息。
  “这是沈宁。”厉修成终于肯开口了,却是连个眼神都吝于给他,如同摒除了一切杂念般只管盯着对面之人。
  从和一边朝厉修成走去,一边饶有兴致地欣赏起眼前这好笑的一幕。等到他终于不疾不徐地走到两人身边,厉修成这才吐出那个意味深长的字眼:“我的朋友。”
  朋友。从和反复咀嚼这个有趣的字眼——多少防不胜防的恋情就是从“朋友”这微末的火星蔓延开,最后燃成烈烈燎原的大火。
  他压下心底的兴味,面上带笑招呼道:“你好。”
  “你好。”那人回。漂亮的桃花眼里盛满真诚,嘴角牵出一抹羞涩的笑容,这不知是真是假的天真姿态,引得对面的厉修成一时眼神更炽。
  从和越发觉得有趣,只是恋人这番痴迷他人的表现,总归让人不舒服。他微微移开视线,朝沈宁扬扬手里的袋子:“我买了鱼,一会儿一起吃?”
  “不了,”厉修成毫不留情地截住话题,相较于面对沈宁时的痴迷,他回答从和的语气可以说是显而易见的冷淡,“我和沈宁还有点事,就不在家里吃了。”
  “这样。”从和点点头,似乎毫不在意,对仍是一脸冰冷的厉修成叮嘱道,“记得早点回。”
  闻言,厉修成面无表情地转向从和,眼中的神色十分复杂,似乎有些恼怒,又仿佛在努力压抑。在变幻莫测地挣扎了几秒后,厉修成终于无声地将脸转向一旁。
  无声的尴尬像大雪一样倾压下来。一时间,只有三人绵长的呼吸声在厅中此起彼伏。
  那个叫沈宁的年轻人看看从和,再瞅瞅厉修成,一副欲言又止的急切模样。他张开嘴,似乎想解释什么,却在厉修成一个凌厉的瞪视后又怯怯地缩了回去。
  看到这一幕,从和嘴角扯出一抹笑。在和沈宁视线对上的一瞬,他几不可见地耸了耸肩。
  ※※※
  从和一路面带微笑,姿态从容地将厉修成和沈宁送到门边,似乎完全不介意恋人抛下自己和别人出门一事。反而是作为客人的沈宁,不时小心翼翼地回头,眼中流露出隐隐的歉意。
  对方这小动物一样怯怯懦懦的姿态,倒是让从和越发觉得可爱,他不禁冲沈宁安抚地一笑。见状,沈宁脸上的歉意又加深了几分。
  “从先生。”沈宁小声地喊了一句,可惜还不等他说出下一句,就被旁边的厉修成给毫不客气地打断了。
  “小宁。”厉修成警告地看了沈宁一眼,对他自作主张的举动似乎有些生气。
  厉修成的语气过于严厉,沈宁不由害怕地缩缩脖子。他瞄了瞄镇定自若的从和,又看了眼面沉如水的厉修成,最后还是哭丧着脸地躲到了厉修成身后。
  从和微微一笑。
  “行了,”一直面色不豫的厉修成开口了,眉头紧拧神色不耐地朝从和说道,“别再送了。”
  对方都这样说了,从和也只好点点头,答应了下来。不过下一秒,他还是上前,理了理厉修成有点凌乱的衣领。
  从和细心地将翘起的衣领抚平,一边对身体转为僵硬的厉修成柔声说道:“记得早点回。”
  话音未落,厉修成就一把拍开从和的手,仿佛不想和他有一丝一毫的接触。厉修成把脸转向一旁,在玄关昏暗的灯光下,一时间难以看清神色。
  从和不出声,默默地收回双手。
  过了好久,久到从和以为对方不会回答了,厉修成低沉的声音才从对面传来:“知道了。”
  ※※※
  开门声响起的时候,已经迷迷糊糊快要睡过去的从和从被子里伸出手,睁开睡意朦胧的双眼看了看时间——已近两点,这还是厉修成和他在一起后,第一次这么晚回家。
  等到脚步声及至门边,从和闭上眼睛,装出熟睡的样子。
  已近凌晨,除了钟表转动的滴答声,卧室里再无其他多余的声响。这样安静的环境下,厉修成低沉却不失温柔的声音清晰地从门外传来。
  这个声音从和曾经无比熟悉。在两个人还处于热恋期的时候,厉修成就是用这样的语气与他互道晚安。后来,随着关系的日趋稳定,厉修成的问候也渐渐转为平淡。从和本以为那是恋情升华后必然要经历的过程,现在看来却并非如此。
  “嗯……好……我知道了……”即使刻意压低,厉修成的声音还是断断续续地传进卧室,“你也早点睡,晚安。”
  说到最后的“晚安”二字,厉修成的语调无比缠绵,又似乎带有一丝恋恋不舍的依恋。
  仿佛兜头罩来一盆冷水,从和在一瞬间清醒过来,大睁着眼看向黑暗的前方。
  他听到厉修成在门外迟疑了一会儿,接着打开门,轻手轻脚地走了进来。
  脚步声一刻不停地响起,最后停在了床边。
  从和这会儿早已重新闭上眼,再次装出熟睡的模样。
  在一片漫无边际的黑暗中,他感到厉修成站立的方向传来灼热的注视。这不明所以的目光让从和有些莫名的紧张,不禁暗暗调整起呼吸。
  他耐心等了一会儿,却没等到厉修成的任何反应。就在从和终于忍不住打算睁开眼和对方对峙的时候,厉修成忽然倾下腰,朝他靠了过来。
  厉修成的脸轻轻贴近从和。清浅又略带急促的吐息打在从和脸上,从和一时间有点心痒。
  从和的手指动了动,想要伸出去给对方一个意料之外的惊吓,却在下一瞬猛地顿住了——两人贴得这样近,厉修成身上沐浴之后的气息隐隐约约地传来。
  从和悄无声息地捏紧了放在被中的双手。
  厉修成这样看了他一会儿,又摸摸从和的额头,最后叹息一声,转身向门外走去。
  “你去哪儿?”一片黑暗中,从和猛然出声,对着那个背对着自己的身影问道。
  似乎没料到从和还醒着,厉修成的脚步一顿。半晌,他才低低地开口,飘忽的声音仿佛从天边传来:“客房。”
  从和猛地坐起,胸中是抑制不住的愤怒。他盯住对面那模糊不清的一处,竭力压住即将喷薄而出的怒意:“为什么去客房?”
  没有言语的回应,倒是隐约看到对方摇了摇头,可惜太黑,从和无法确定那是否是自己眼花。
  “别去客房。”从和平复了一下呼吸,尽量保持语调的正常,向着对方挽留道。
  大概是被从和恳求的姿态所打动,厉修成犹豫了几秒,旋身走回床边。
  “别去客房。”从和又重复了一遍,伸手攀住厉修成的脖颈。在对方由于拉力而俯身靠向自己的时候,从和贴在厉修成耳边,轻轻说了句,“我想要了。”
  
 
  ☆、第二章 同床异梦
 
  
  从和的话音刚落,对面的厉修成不由地身体一僵,满眼错愕地看过来。
  在厉修成的印象中,从和对于床笫之事一向不怎么热衷,甚至可以说是十分冷淡,因而极少出现主动求欢的情况。今天这样突如其来的举止,几乎可以称得上反常。
  趁着厉修成愣神的工夫,从和攀住对方脖颈的手臂又收紧了几分。他和厉修成像对连体婴儿般紧紧贴住对方,吐息间缠绵地交织在一起。
  从和仰首,脖颈划出一道优美的曲线。他从厉修成的耳根,一路向下亲吻,旖旎又投入。细腻的亲吻像蜻蜓点水一样轻轻落在厉修成身上,引得对方不时微微颤抖。
  厉修成的呼吸逐渐转为急促,粗粝的手掌不由自主地罩上从和后背。
  两人之间的氛围渐入佳境。就在从和伸出手,想要解开厉修成身前衣扣的时候,却被毫无预兆地一把推开。
  从和重重地陷进柔软的床铺里。等到他手忙脚乱地撑起身,不明所以地望过去,看到的就是胸膛不住起伏的厉修成。
  “不……不行……”厉修成额上是豆大的汗珠。他牙关紧咬,呼吸急促,看向从和的眼神无比挣扎。
  “为什么不行?”从和恨恨地咬牙。厉修成现在这副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在为某个人“守贞”。
  面对恋人的质问,厉修成唯一的回应就是把头扭向旁边,仿佛什么都没听到般努力平复着紊乱的呼吸。
  从和越发觉得对方可恨:“你回答我,为什么不行?是单单对我不行还是对所有人都不行?”
  厉修成疲惫地抹了把脸,手掌盖住了脸上的神色:“……别说了……”
  这逃避一般的做法让从和在痛恨对方的同时又觉得无端可笑。他情不自禁地笑了两声:“好,好,不说就不说,那现在可以睡觉了吗?”
  厉修成放下手,神色晦暗难明地看着从和。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声音艰涩地说道:“我去客房。”
  这是连和自己睡一张床都不愿意了?!从和悄悄攥紧了掌下的被子,嘴上却丝毫不肯让步:“去什么客房?就在这儿睡!”
  厉修成不回应,只是默默地回视着他。从和不甘示弱地瞪大双眼,和对方僵持起来。
  他就不信厉修成真的敢去客房!
  也不知是被从和这番不肯认输的姿态所打动,还是心中另有愧疚,厉修成率先败下阵,几不可闻地叹了口气。
  他妥协地朝床走来。从和往旁边微微一挪,让出地方。
  “在这儿睡可以,”厉修成一边掀起被子一角,一边低声说道,“但不要做别的事情。”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