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我以竹马,许你一生 作者:达不了思思

字体:[ ]

 
文案 
 
x大故事集之二,竹马二世祖cp,“三跪六拜九叩……求余世相伴……只求心安。”《我想你了》里面的不清不楚cp.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陈皓清,张正义 ┃ 配角:白平云,席小东,江sir,w ┃ 其它:竹马竹马
 
 
  ☆、一
 
  一
  三岁半的张正义穿着白色的空手道服,拉着母亲的手,看着对面的男孩儿,又是他!
  男孩被自己的母亲拉着手,一动不动的看着张正义杀过来的小眼神儿,面无表情的吐槽:哪儿都能遇到你!
  两个母亲没有看到两个孩子的互动,只是开心的一起聊天。
  “你这个包挺好看的。”
  “皓清他爸前些天去法国带回来的,给你也带了一个,应该已经带给老张了,你回去可能就能看到了~”
  “哈哈哈,经常出国就是好,正义他爸就不能出去,出去还得审查,麻烦死了!谢谢你了!”
  “咱们之间,还用说谢谢?!正义也来学跆拳道?”看看张正义身上的跆拳道服,陈皓清的妈妈说。
  “难道,皓清是来报名的?”张正义的母亲一拍手:“哎呀,太好了,想到一起去了!报名的时候还在想,问问你,我们昨天报的名,皓清今天刚来吧?”说着,张正义的母亲伸手捏捏陈皓清的脸:“哎呀呀,正义是师兄了呢!”
  陈皓清的母亲接着说:“三岁半,正是锻炼的时候,而且,男孩子养娇惯了,可不是什么好事儿,我还是想呀,养阳刚一些,正气一些,才是男孩子该成长的样子!”
  “对对对,我也是这么想的,而且,咱们这样的家庭,孩子必须学些拳脚,以防万一。”
  两个母亲热火朝天的讲着育儿养儿之道,两个孩子早已不耐烦,互盯变成互瞪,互瞪变成互相亮拳头,张正义听到说自己是师兄的时候,仰着头,眯着眼睛,抽回被母亲拉住的手,环抱在胸前,一副“老子天下第一”的样子。陈皓清也抽回自己的手,分开双腿,两手叉腰,微微低头,眼神向上,蔑回去。
  张正义见状,恼了:师弟还敢撒泼!
  张正义向前一步,伸手架掌,摆上昨天教练教的基本势。
  陈皓清微曲双膝,双手撑在大腿根,本能的摆出防备势。
  张正义向前踢脚,陈皓清将双手举到胸前,交叉格挡。张正义没有踢到人,恼怒的跑上去推眼前的小鬼。陈皓清吸了吸鼻子上快掉下来的鼻涕,抬眼看见张正义向自己跑过来,抬手擦鼻子,就势站直的腿。张正义被陈皓清突如其来的向上力反弹半步,张正义放低身体,狠狠的瞪着陈皓清。陈皓清被张正义这么一撞,后退了小半步,掏出手绢,把刚刚抹出来的鼻涕擦干净,重新回瞪着张正义。两人齐齐收了收眼睛,一起向对方扑过去:陈皓清抓住张正义的衣领,张正义衣领大开,露出圆润的小胸膛,火冒三丈,反手握住陈皓清的肩膀,陈皓清急于脱身,一手继续使劲拉扯张正义的衣领,一手去掰张正义固住自己肩膀的手,几番用力不得劲,陈皓清开始扭动自己的小身板儿,企图将人甩开。张正义见状,收起自己的半马,稳固左腿,抬起右腿,踏在陈皓清张开的两腿间,一个回腿,绞住陈皓清的左腿,一个用力,陈皓清左腿被绞起,剩一条右腿支撑平衡,而突然而至的失衡,让陈皓清站不住脚,顺势向张正义的方向倒下去,两个人齐齐倒地,继续拉扯,各不松手,陈皓清向下,用力压住张正义,张正义伸手将陈皓清推开一点点距离,屁股使劲,翻身,压住陈皓清,两人这么翻滚着,围着一直开心聊天的母亲转了小半圈,张正义转不动了,看着压制住自己的陈皓清,迅速将抓住对方肩膀的手抬起,放在对方脸上,捏住一大坨对方脸上的小肥肉。陈皓清被捏的流出眼泪,不甘示弱,也伸出手,捏住张正义的脸,两人倒在地上,张正义被捏的红了眼睛,想哭,又觉得丢脸,更加使劲的捏回去!陈皓清紧闭着嘴,不哭出声,眼泪噗噗的往下淌,也更使劲儿。张正义疼的张嘴,口水顺着嘴角往下淌,张正义抬手抹了一把口水,两只一起手去捏陈皓清的那半张脸,湿哒哒的口水和湿哒哒的眼泪糊了陈皓清一脸,陈皓清缓了缓劲儿,一个奋力挺腰,翻身爬在张正义身上,就着在上的有利地势,伸出另一只手,双手一起分别抓住张正义的脏兮兮的小脸蛋,陈皓清咬咬牙,一使劲儿。张正义张着的嘴没忍住嚎出声:“啊…”见见对方没有出声,又吞回去,像陈皓清一样,分开双手,去掐对方满是鼻涕的脸,陈皓清被使劲扯开的脸皮撑开的嘴漏出咬紧的压床,鼻涕眼泪口水一起往下淌,滴在张正义的额头,拉长的鼻涕和口水眼看着就要流进张正义的嘴里,张正义呼哧呼哧的喘着气,企图把两行液体往上吹,结果太使劲,直接吸进嘴里,张正义巴了巴嘴,咸的,吞咽下去,然后委屈的大哭出声:“呜哇……妈妈,他给我吃鼻涕………我吃了他的鼻涕…………”
  两个母亲忘我的疯狂聊天,没有注意到手上的孩子都松了手,因为她们互相拉着手看对方的皮肤,没有发现周围的人越来越多,因为她们习惯了周围总是有很多人,没有听到奇怪的声音,因为她们聊的太开心,忘记了一切,根本没有想起自己是带孩子来报班的。所以张正义微弱的呼救没能拉回母亲的注意力,张正义张着嘴大哭,吃掉更多的鼻涕口水,陈皓清也跟着大哭起来,围观的人看不下去了,伸手捅了捅沉浸在自己的世界的两个母亲:“诶,孩子…”
  两个母亲这才松手,看着各自的手上,没有孩子,惊住了。
  好心人再次伸手,指向不远处的一坨:“那两个吧?打架呢…”
  两人奔过去,就看到两个孩子双手不停,虽然也没有使劲了,但维持着互相捏脸的动作,陈皓清坐在张正义身上,低着头,张着嘴,鼻涕眼泪口水一起往下掉,张正义仰着头,也是鼻涕眼泪口水糊一脸,也是张着嘴大哭,只是,张正义是断断续续的哭,哭一声,就得吞咽一下,然后接着哭,接着吞咽…
  两个母亲赶紧上前把两个孩子拉起来:
  张正义白色的空手道服皱巴巴灰蒙蒙松垮垮的挂在身上,腰带散开了,小胸膛全露出来了,小肩膀也露出一个,张正义抬起手,抱着母亲的腿,把一脸的液体往母亲身上擦:“他给我吃鼻涕…………”
  陈皓清没有好到哪里,小衬衣被抓的皱成一坨,小裤子上也全是灰,陈皓清被母亲拉着手,站在母亲身边,抬手擦着眼泪:“我没有给他吃鼻涕,鼻涕自己进他嘴里的…………”
  两个母亲对视苦笑,赶紧回头哄自己家宝贝,报名上课什么的今天肯定是不用了…两个男孩子一起,还是应该盯着点儿,不能因为平常各自都很乖觉就不管不顾的…下回聊天还是不带孩子了…
  最后陈皓清被母亲拉着手,让给张正义道歉。
  张正义被母亲抱在怀里,母亲阻止:“道什么歉,你别啊,两个孩子打架,肯定是两个孩子的错,不道歉,咱得好好教教他们,独生子女没帮手,以后啊,他们还得靠彼此呢!”
  陈皓清的母亲笑笑:“也对,就老张和老陈那感情,这要是一儿一女准定娃娃亲了!”
  张正义的母亲也笑了:“可不是,哎,他爸可都跟我都说好了,结果,两个孩子没差几天,还都是男孩,好好的缘分就这么断掉了!”
  陈皓清的母亲接着:“不过也好,做兄弟更稳固,做夫妻,少不得这样那样的事情,没准儿还伤了咱们两家的和气!”
  “就是这么一说,他爸总是说:‘不强求,不妄取,贵在随缘‘,想来也是这个意思!”
  “哎呀,我们皓清爸也这么说呢!”
  这场战争最终在两个母亲的说笑中,一个拉一个抱最后走向两个方向而结束,然而,这场战争只是开始。
  空手道课,两个人是练习对象,一个把另一个打到,被打到的那个第二天一定会打回来,打倒对方的想法使两个人私下练习更加勤奋认真,两人进步都很快,很快超过了同龄学员,年长学员。
  绘画班课,两人对视怒瞪,各自拿笔一通乱画,被老师抓住,叫了家长“对,没有艺术细胞,带回去吧!练习也没用…好吧,别捣乱,捣乱坚决不收。”然后再一次乱画,叫家长,领回家。
  幼儿园,两人对视怒瞪,各自转身分别成了两帮的首领,比学的快,比乖,比听话,比拿小红花,今天是陈皓清,明天是张正义,两个人轮番换着稳守第一第二的位置。
  大字课,两人继续对视怒瞪着彼此,陈皓清率先收回眼,拿起毛笔,认真的跟着老师练习,张正义抽了抽脸颊,也拿起笔,一笔一划的认真书写,张正义不喜欢写字,可是看着陈皓清认真的样子,张正义不肯认输,也沉下性子练习,老师评价说:“陈皓清的字,贵在神韵,由内而外的沉稳,心性十分了得。张正义则相反,贵在练习,神随不足,却多了几分诚意,难得,难得啊,明明不喜欢,却愣是把自己磨练成型,实在不易,维持这份执着,此子必成大器!”
  钢琴课,两人任然对视怒瞪,陈皓清看着张正义挺直身板坐在琴凳上,眯了眯眼,转身坐下,从识谱到音阶到指法,从枯燥的反复练习到流利畅通游刃有余,张正义的琴自由散漫多几分洒脱,爆发力十足,陈皓清的琴板板正正多几分规矩克制,后劲儿磅礴。
  围棋课,两人依然对视怒瞪,面对面坐下,一次次学习,一场场练习厮杀,再到一番番对垒,老师笑了:“瞧这俩孩子,明明性格迥异,居然杀出一样的套路,不相上下,棋逢对手,幸福,幸福的两个孩子啊!”
  小提琴课,两人还是怒瞪,各自架上琴身,搭上琴弓。张正义把小提琴拉的欢快淋漓,活跃灵动,陈皓清却拉的悠扬绵长,抑扬顿挫,老师指着陈皓清:“明明是个一脸板正、面无表情的小鬼头,怎么偏偏从琴音里听到了隐忍克制。”
  舞蹈课,两人没有相互怒瞪,而是一同转头,看向母亲,摇头,两人一人抱一个门把手,咬着牙不肯进去,两个母亲只得放弃。
  两个人就这么一路比上来:
  皓清的空手道…
  正义的钢琴…
  皓清的小提琴…
  正义的书法…
  皓清的围棋…
  正义又拿了小红花…
  皓清长高了…
  正义皮肤白…
  皓清不爱笑…
  正义眼睛好亮…
  皓清的手指长一些…
  正义的膝盖磕破了…
  …
  直到两人都上了小学,同一所学校同一个班,两个母亲高兴的在门口寒暄,两个小学生冷着脸看着彼此:
  张正义看着陈浩清:“哼,比我黑,比我矮。”
  陈皓清盯着张正义:“幼稚。”
  张正义上下打量陈皓清,陈皓清站着不动,眼珠随着张正义的动作而移动。
  张正义双手背后,踱步移动。
  陈皓清暗自握拳,耳听八方。
  张正义出拳偷袭,陈皓清举掌格挡,两个人碰在一起,四目相对,战火将起。
  相互掂量了一番,各自卸了力,同时后退半步,目光不离彼此。
  两个母亲及时拉住两个孩子的衣领,对彼此笑笑:多年的经验,每次见面都会出现的情况。
  张正义围着陈皓清转一圈,讲挑衅的话,偷袭,陈皓清站着不言语或者直接噎回对方的挑衅,格挡。最开始还会打斗,都是学过空手道的人,打起来也格外卖力。双方家长原想着两人切磋也是进步,后来发现打到最后成了乱斗,完全每个练习的意图在里头,就及时发现及时阻止。再后来两个孩子都学会了斟酌实力,观察可行性,没有机会时自动停止,但是依然会紧紧盯着彼此,用眼神杀死对方。这种时候,总是被双方家长,领着领子分开。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