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我的竹马是明星 作者:凉知秋

字体:[ ]

 
文案:
霍湛暗恋祁阳多年。从青涩走到成熟,一场校庆,大明星与他又重遇。
坚定的心理建设后,两人决心携手并肩。温馨的日常生活,拍戏作曲的间隙有温柔的爱意和温馨。
本应该是苦尽甘来的节奏,生活却慢慢露出那些晦涩、不堪的阴霾。
高傲文艺糙青年 攻 X 隐忍固执 受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娱乐圈 破镜重圆 虐恋情深
 
搜索关键字:主角:霍湛祁阳 ┃ 配角:丸子霍城罗湘等等 ┃ 其它:娱乐圈里欢乐的一只只
 
 
  ☆、01
 
  霍湛从宿醉引发的头痛、口渴,和明显的一夜荒唐后的惬意里苏醒过来,他知道自己一定脸色灰败难看。嗓子干哑疼痛,为此他重重清了清嗓子。
  平常这时候他身边应该躺了个浓妆未卸的女人,或青春逼人的小姑娘。而霍湛无意识地歪过头,看到的却是祁阳。
  这一刻的感觉好像一颗子弹打入他的心脏。
  在他身边,祁阳静静地睡着,他裸|露在外的脖颈、肩膀昭示着昨晚暧昧的情|事,霍湛仅仅瞥了一眼,就把视线投向祁阳白皙但此时有点憔悴的脸,紧闭着的眼睛,和眼睑处淡淡的青色。
  他安眠的样子就如七年前无数个静谧的午后,那时宿舍里有轻微的空调的声响,和充盈了不大空间的温热阳光,空气中有尘埃在缓缓浮动。
  霍湛只眨了眨眼,那些来自旧日的感触都已灰飞烟灭。然后昨日的记忆重回到脑中。
  学校校庆的这一天,又开始下雨了。所有人忙得两脚不着地。
  昨夜为地下乐队的演出通宵未眠,霍湛困扰炸裂般的头痛里,头发有点乱,下巴上还有青青的胡茬,皱着眉对学生重复表演注意事项。
  一拨女生吵吵嚷嚷地进来。她们很是激动。
  “我刚刚看见祁阳了!”
  祁阳这个名字冲进霍湛耳朵里的这一刻,,让他血液都乱流。
  “老师?老师!”霍湛说到一半不说了,学生回过头来问:“接下来呢?”
  霍湛低下头看手里的两张纸。“没有了。”他甩甩那两张纸:“台词都背好了?”
  “背好了,老师放心吧。”
  刚刚明显是话说到一半啊,学生心里嘀咕,但他不敢多说话。霍湛的学生都不敢对霍湛多说话,大概是对他怀抱着一种敬畏大于仰慕的心态,更何况明眼人都看得出今天霍湛心情不佳。
  所谓恃才傲物,就是指霍湛这样的人。霍湛任教的音乐学校是南京所有艺术院校里专业最强、最出名的,在全国也排的上号。霍湛就是这所学院冉冉升起的教学新星。典型的天之骄子。
  校庆表演的重头音乐剧,今年霍湛是主编。
  他总是不苟言笑的样子,但他挺英俊的,有点文艺青年的颓废味道,还有女生私下里说这老师眉眼间有种野性。男人身上冷酷的野性,最迷人也最让人不敢靠近。
  一片嘈杂里门开了,外联的学生部长跟着打扮成熟的一男一女进来。女人进来就环视了一圈,目光犀利的像把刀,刮在霍湛等人身上。
  学生们有点不知所措。霍湛皱眉看了过去。
  女人:“这里不行,说好的化妆间没有了,怎么也得再腾出一间来。”
  学生部长惶恐地:“我们真的找不到地方了,这里再腾腾,能腾出半间屋子来......”
  “半间不够。”女人说,“我们的艺人不舒服,需要休息,必须要单独一间房。”
  今年校庆有请学校走出去的明星艺人回来表演。大概是哪个艺人团队里的人吧。
  霍湛一心扑在音乐剧上,对其他节目安排不管不问不关心。到底是有多娇气,不舒服坐坐不就好了么,此刻霍湛心想。他插着兜,靠墙壁看热闹。
  “可是这边想要单独的房间,要收拾起码一小时。”学生部长哀求,看来是他把事情办砸了,有点理亏,“还有半小时节目就要开始彩排,时间不够......”
  女人很不耐烦,她四处看了看,道:“要不就清场,这房间就我们艺人用。”
  这话是在撵人。几个学生都朝她看过去。
  学生部长犹豫了,看样子想同意。霍湛皱眉,刚想说话,门口突然一阵吵吵嚷嚷。
  几个记者最先跑进来,占了合适的位置回身频按闪光灯。
  霍湛看见了祁阳。周围都是涌进来的记者们手中频按快门噼里啪啦的声音。所有的注目都是对这个清雅苍白的年轻人的,他走进来,所有人让道。
  就像多年前一样。就像摩西过红海。
  一堆人围在祁阳身边,帮忙拿衣服,拉椅子,拧瓶盖递水。祁阳就坐下来,也不介意地:“这里挺好的,不麻烦了。”
  他话里没情绪,不带打圆场的意思,就是觉得挺好的。薄薄的眼皮垂下,嘴唇抿着,润湿了才突露两分桃花艳色。
  门口围着一堆的学生,举着手机在拍他,“哥哥”“祁阳”地乱叫,很嘈杂。
  身后的女生都在倒吸冷气。
  霍湛站了一会儿,目光几乎要成为楔子死死钉住在祁阳身上,最终还是扭过头去。
  经纪人客气地将记者都迎了出去,说着客套话。有三四个保镖站在人群外侧,正好隔开祁阳和另半边屋子的表演学生。
  祁阳身边的人问着诸如“累了吗”“吃点东西吗”“还头疼吗”的问题,他就那么坐着,间或点头、摇头。
  祁阳没有看到霍湛。他发烧了。低烧缠缠绵绵跟了他近一个礼拜。
  屋外的粉丝都被劝走了,屋里的女生开始跃跃欲试。互相推了几下,一个胆大的走上前去,后面还跟着几个。前头的问:“祁阳,能给我签个......”
  保镖立马挡了上来。肌肉结实的汉子拦在女孩面前,横眉怒斥:“走走走,没有签名!”
  女孩吓了一跳,下意识站在那里,反而被误会,保镖们都神经敏感,直接伸手去推。
  女生一声惊叫。祁阳回过头来。他看了看,皱眉:“别这样。”
  保镖没听见,霍湛已经一把拉过前面的女生,瞪了眼保镖。一只手这时候伸过来了,祁阳很和气:“你们把本子给我吧,我给你们签。”
  保镖往后退了一步。女生们都不在意老师的呵斥,欢天喜地一拥而上。霍湛冷脸——一帮没出息的孩子。
  他没想到祁阳叫了他一声。
  “湛哥。”
  在霍湛反应过来之前,他已经扭过头去,对上一双淡淡的眼睛。祁阳把墨镜拿在手里,看着霍湛。他的目光透过浓密的睫毛,投注到别人身上,总是淡淡的。
  他像在那些仓皇而过的时光里一般,叫霍湛:“湛哥。”
  祁阳拿着一堆本子,还想说什么,那边化妆师已经叫他了:“祁阳,过来化妆!”
  霍湛已经直径离开。
  明星效应啊明星效应。校庆晚会,霍湛坐在台下想。
  音乐剧很不错,从校领导脸上的表情上就能看出来。但最轰动的还是祁阳上台。
  后面的女生一直在念祁阳的节目什么时候什么时候,等真出来了,满场都是心情激动的学生们一顿尖叫乱喊。
  霍湛被喊的头痛,去掐眉心。从指缝中看见祁阳走上台来。
  流行歌曲,是祁阳近期拍的青春电影里的插曲。霍湛不记得电影讲的是什么了,他没去看那部电影。祁阳所有的电影、电视剧,霍湛都不会去看。
  祁阳在台上和着音乐打拍子。
  舞蹈也很简单,但挺有动感。台下的学生都疯了,无数女生吼着“祁阳我爱你”怎么怎么样。音乐学院出明星,但祁阳绝对是近几年最受欢迎的那一个。哪怕是做演员才红起来的,祁阳的名字也绝对和学校紧紧联系在一起。
  祁阳在采访的时候,也总是说感谢学校的栽培。
  感谢什么呢。霍湛看到的时候总带点恶意地想。学校在乐理上栽培你,你却去做演员,你宁愿去演别人的喜怒哀乐,也不愿回头看你曾经深爱的五线谱,哪怕一眼。
  那个记忆里坐在霍湛前面弹钢琴的男孩子,曾经被老师夸很有天赋,被专家称赞音乐很有灵气,却在看到外面光陆离奇的世界后,果断地抽身离开了。
  现场音乐节奏越来越快。
  霍湛手挡在眼前,怕被舞台灯光晃到眼睛。
  祁阳在音乐的过渡段里走到台前来。场下尖叫声越来越大。
  霍湛没看完祁阳的表演,接到刘冬的电话就走了。
  刘冬叫他去酒店,今晚刚巧是大学同学聚会。这个巧合很幸运,霍湛出了学校大剧场的门,一头扎进外面冷空气里的时候这样想。
  刘冬在酒店门口等他,这么多年过去了,刘冬还是一副斯文学者的样子。他拍拍霍湛的肩膀:“怎么这么早?”
  霍湛和他一起往包厢走,告诉他今晚是校庆的日子,老师大概要看完整场晚会才来。
  刘冬笑眯眯地推开包厢门,人屈指可数。“大家都去看校庆啦,谁像你这么老实,真的看一半就跑过来。”
  过了半个多小时,人到齐了。老师还没来,当年的班长说老师肯定忙,再说老师一定得压轴出场才行呀。
  一帮人吹牛喝酒打屁,回忆当年平淡乏味但现在觉得轰轰烈烈的日子。谁追过谁谁逃过课谁犯过校规记了过的事情都被拿出来当笑料说。
  其实毕业的时间并不长,只过了五六年,还不到相聚最是感慨的时候。但现在谁混得好谁混得不好已经初漏端倪。话题也果不其然转到这上面。
  霍湛混得不错,在学校受重视,还在业界里参与过很多音乐剧的制作编曲,圈子里被誉为未来之星。前不久拿了奖,同学们都跟他说恭喜。
  “都要奔三十了还未来之星呢,”霍湛被同学恭维得浑身不自在,“我要真有你们说的那么成功,起码得等四五十岁吧。”
  女班长笑他:“你还知道你都奔三十了,怎么还单身啊,不急着找女朋友?”
  女班长当年喜欢过他,大家心照不宣地开起玩笑。但女班长已经结婚了,不搭茬,联合一帮女生开始催婚。
  霍湛最后只得说:“我命中注定天煞孤星,行了吧?”
  “拉倒吧,当年上学时候喜欢你的小姑娘一波一波的。”刘冬坐他旁边,报当年羡慕嫉妒恨的仇,“和当年喜欢祁阳的女生差不多。”
  祁阳。
  “是啊,”女班长说,“主要是你当年总跟祁阳在一块儿,谁也不找女朋友,互相耽误了。”
  又是祁阳。
  “现在祁阳可真火啊,今年校庆不是请他来了吗?”一个看了校庆的女同学问,“霍湛你现在和祁阳还有联系不?”
  还是祁阳。
  “祁阳今天晚上来吗?”有人嘀咕,“他那么忙,估计悬。”
  霍湛握着酒杯握了半天,一口干了,含糊地说大家都忙,祁阳来不来自己也不清楚。
  桌上又是一顿感慨。无非是当年祁阳就是风云人物,人群焦点,或者他专业那么好可惜了,还有明星就是明星哪有空来同学聚会啊之类的话。
  可祁阳还是来了,跟在姗姗来迟的老师身后。
  不少同学看见老师激动地大叫,看清了后面的人是祁阳直接尖叫起来。
  祁阳淡淡笑着,关上包厢的门。女班长先跑过去和老师拥抱,然后不客气地抱住祁阳,说:“赶紧抱一下,可不容易呢。”
  祁阳拍拍她的后背:“好久不见啦。”
  祁阳来了简直掀起一阵拥抱的风潮,谁都和老师抱一下再紧接着去抱祁阳,最后大家开始互相拥抱,嘻嘻哈哈地抱成一团。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