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到爱的距离同人)一起走过 作者:冰心独影

字体:[ ]

 
文案:
有一种大哥叫明楼,有一种院长叫凌远
靳东的角色,爱大哥,更爱凌院长
《到爱的距离》原著很有爱,电视剧也是温情满满,只是剧版的女主太不给力,于是决心给凌院长一个男朋友
无论是书里的李波,还是剧中的李睿,把院长大人就交给你啦
到爱的距离,他和他,一起走过
 
 
内容标签:近水楼台 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搜索关键字:主角:凌远李睿 ┃ 配角:韦天舒(韦三牛)秦少白苏纯林念初许楠 ┃ 其它:到爱的距离
 
  ☆、01
 
  “喂?金老师,下午部里的会你替我去一趟,我有些事情要处理,今天早点儿走。”
  挂上电话,凌远疲惫的靠在椅背上,一只手臂横搭在腰腹间,另一只手在旁边的抽屉里摸索着常备的止疼药。
  因为住院日的项目启动资金终于获批,凌远一个中午忙着应酬卫生部的领导和几位投资方,酒自然不能少喝。虽说这些年酒量锻炼得不错,但是肠胃的毛病却是自小从娘胎里带来的,凌教授不知道花了多少心思也始终调理不好。
  由于还有事情要处理,饭局结束之后,凌远就让司机把自己送回了医院,路上胃就有些不舒服,本想回办公室躺着歇会儿,谁知道半路让念初给截住了。
  林念初虽然看出凌远喝了酒,不过她对凌远的酒量有所了解,知道他远不至于喝醉,便忍不住想跟他谈谈廖老师和小玉家属的问题。
  凌远忍着不适跟念初再解释了一遍,可惜听起来过于不近人情利益至上的理由是林念初无法接受的。凌远不想再多说什么,便借口下午还有会就匆匆离开了。
  实在没力气起身接水,就着早已凉透了的水把药吃了,可凉水的刺激却让胃里猛地一阵收缩,凌远一手掩口快步冲向洗手间,俯下身子搜肠刮肚的吐了一通。
  把胃里的东西吐了个精光,倒是舒服不少。这次凌远不敢再嫌麻烦,从饮水机里接了热水,捧着坐在沙发上慢慢的喝了。缓了一会儿,也不再逞强,之前已经让司机把车开回了自己家,所以这会儿就直接打车回家了。
  洗了热水澡,又睡了几个小时,晚上大约八点多钟的时候,凌远醒了过来。虽然之前的胃疼缓解了不少,但还是没什么胃口。正巧这会儿林念初下班回到家里,凌远本想借着晚餐的机会缓和一下中午的不快,但是念初却说自己今天并没有加班,已经跟秦少白在外边吃过东西了。
  凌远尝试着找话题跟念初谈,又被念初以赶论文为借口堵了回去,只好抱着电脑继续完善下周要在部里做的关于电子病历的方案汇报资料。
  各自忙到了11点多,才准备休息。哪知道这一晚注定是难以安眠。
  凌晨两点半,凌远枕旁的电话响起,听到曲总护士长的声音,凌远立刻打起精神来,待得知高速公路发生重大车祸,伤者约有60人的消息后,凌远马上在电话中布置工作。匆忙间看到念初还没醒,也不想把她叫起来,独自一人开车赶往医院。
  到了医院之后,先跟各科室的主任做了简单的交代,确定了各部门的调度协调没有出现问题,这时,李睿让郁宁馨把凌远请了过来,原来有一名伤者的情况十分严重,胸腹处被一块足有二三十公分长的铁片深深刺入,需要胸腹两部分联合手术。
  与此同时,唐萍那边因为违规进食出现了肠坏死,也需要紧急手术。衡量两边的情况,一方面凌远曾是李睿的老师,处理起疑难病症来更有信心,另一方面李睿一直负责唐萍的情况,所以取铁片的手术就落在了凌远身上。
  在凌远进行手术的过程中,新市的邢市长在金副院长的陪同下来到监控室观看手术进程。一场连金副院长都紧张的捏了一把汗的高难度手术被凌远有条不紊的拿下了,令手术室内外的众人赞叹不已。
  凌远离开手术室,虽然知道大领导前来视察的消息,却没有直接前去“接驾”,而是坐在休息室的沙发上,难受的蹙紧了眉头。
  “凌远,怎么了?又胃疼啦。”韦三牛这边也是刚下了手术,本想出来透口气再出去继续奋战,却看到凌远脸色苍白一头虚汗的靠在沙发上,那收敛不住的大嗓门直吵得凌远眉头皱的更紧了。
  “哥,我把药取来了。”
  凌远还没拿出力气应付韦三牛的询问,凌欢已经取了一支654-2一路小跑着过来了。
  凌欢把药给凌远注射的工夫,韦三牛再次唠叨起来:“知道自己胃不好还不说注意着点儿。是应酬那帮领导还是又忙得不吃饭了?每次我一回家,我老娘从来都不问问自己亲儿子饿不饿,第一句问的指定是小远最近怎么样,有没有好好吃饭,胃病犯了没有?连打电话都不忘嘱咐我提醒你按时吃饭,你说说你。。。”
  药很快发挥作用,凌远也找回了力气,一边擦了擦头上的汗,起身把白大褂套在刷手服外,一边拍了拍韦三牛的肩膀说:“别废话,我想吃咱妈做的竹笋炖鸡了,这周必须让我吃到,否则以后的论文都你自己改。”
  “哎,你小子!”被凌远一下子抓住软肋的韦三牛气得直想骂人,却被前来找他的护士给打断了,得,谁叫自己是人家手底下的兵呢,还得继续给凌大院长卖命去。
 
  ☆、02
 
  凌远本想去急诊那边再看看抢救伤员的工作情况,却遇上从另一边手术室过来的护士,得知了廖老师被唐萍家属打了的消息。
  顾不上刚刚还在痉挛的胃,一路跑向出事的地方,看到廖老师一个人坐在椅子上,脸色已经可以用惨白来形容,而神色更是从未见过的惨淡。
  原来在李睿尚未赶到之前,廖老师便已经判断唐萍必须立即进行终止妊娠的手术,否则大人和孩子都有危险,顾不得理会犹豫不决骂骂咧咧不肯签字的家属,便直接把唐萍送进手术室。
  一场漂亮的手术完成,绝对算的上是母子平安,只不过孩子毕竟早产了两个月,还需要在暖箱中护理,而且心脏有些杂音。廖老师原本想着把自己这张老脸豁出去,患者家属也不至于再闹什么,总比李睿去面对要好。谁知道唐萍的公公一口咬定廖老师在小玉那件事上害得人家两死一疯,是个庸医,口无遮拦不说,言语冲突间竟然伸手把廖老师推得撞到墙上摔倒了。
  这时候念初正好在暖箱旁照顾宝宝,一时情急便去扶廖老师,谁知道宝宝险些出了事情,而念初的失职正好被一旁的记者录了下来。
  “廖老师,我从没觉得你的理念过时了。无论到什么时候,您都是我们尊敬的老师,更是我们心中最好的大夫。可是,廖老师,正是为了让您这样的好大夫能够在更好的环境中救更多的人,我作为院长,才必须要有所取舍。廖老师,凌远。。。让您受委屈了。”
  永远不畏人言只看结果的凌远,在廖老师面前却不想再说那些冠冕堂皇的话,他懂得廖老师心中的理想与坚持,他也相信廖老师会明白他的难处与苦衷。
  “我知道,我都知道。小远啊。。。”这两年,廖老师一直叫凌远为凌院长,如今既然说着掏心窝子的话,从前的旧称也就自然而然的脱口而出了,“我看得到的,咱们医院从环境到设备有了翻天覆地的改变,检验科二十四小时值班,不知道比原来方便了多少,这可不都是你的功劳吗。就连小纯回来,看到咱们医院的变化,都说你这个院长有本事。只是,廖老师年纪大了,想再改变也难喽,不过,无论发生什么事情,我都不会后悔,因为治病救人永远是我的信念。”
  “廖老师,您得保重好身体,您好好的,才能指导这些年轻大夫们,把这信念一直传下去。”
  廖老师的话让凌远整颗心都觉得暖暖的,可是看到廖老师毫无血色的嘴唇,对她的身体还是不放心。
  其实凌远这也是光会说别人不会说自己,方才的一番快跑,让原本已经消停的胃又一抽一抽的疼了起来,凌远下意识的抿了抿嘴唇,悄悄把手移过去压在胃那里。
  廖老师可是几十年的临床专家,即便是身体不舒服,那眼神也是利得很,一下子发现了端倪,拍了拍凌远的腿,说道:“你也别说我了,又犯胃病了是不是?从前就总说你,这么大人了还是不注意。行了,我这儿没事儿了,你也快去歇歇吧。说不准哪会儿又得把你这个大专家叫过来救场呢。”
  “我听您的。”凌远也不再遮掩,而是借机卖好撒娇,“但是您也知道,金副院长那边正应酬着上面来的领导,我自己去休息多不合适。不过,如果是陪咱们国宝级的专家廖老师去休息那可就不一样了,您说是吧?”
  廖老师笑着被凌远扶着站了起来,一同向妇产科的方向走去。好容易将廖老师安排在休息室里歇下,凌远总算是长出了一口气,顿了片刻,还是看着廖老师认真的说:“您在,我们就觉得自己还是学生,还是孩子。累了,还能在您这儿撒撒娇,歇一歇。廖老师,您得好好的,一直看着我们。”
  说是沾光来歇歇,但凌远确实也没有时间再休息,赶回急诊室,了解到所有伤者都得到了妥善的处理,便立即和金副院长那边会合,给邢市长做了个精彩的总结,终于算是暂时打完了这场仗。
  看看时间,原来已经将近十点钟了,一夜的劳顿还来不及消化,一位没有随着大部队一起离开的记者又给了凌远和陈局长一个“惊喜”。
  念初的做法凌远并非不能理解,可是身为院长,又是在项目审批的肯节儿上,凌远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做出徇私的事情来,于是,对念初的处理也只能是公事公办。
  “你让我现在当个缩头乌龟,躲回家里去休息?凌远,我承认今天的事情是我的疏忽,你要怎么处分我,我都没有意见。但我起码还是个医生,你要让我回家,除非是认定我不再配当个医生。”
  面对念初的激动情绪,凌远实在是无力再招架。高度紧张的进行了将近十个小时的抢救工作,再加上前一天还因为胃疼没有吃过东西,身体已经有些撑不住了。
  “念初,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你刚做完手术不到一个月,原本就应当多休息的,正好。。。”
  “什么叫正好?凌远,我现在绝对不可能回家。”
  听到凌远提起他们两个无缘见面的孩子,念初的情绪更是失控,见凌远还想开口,念初立刻说道:“我累了,我要休息。你走吧。”
  “念初。。。”凌远皱着眉头,一向伶牙俐齿的他此时却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好,你不走,我走!”念初不再理会凌远,径直走出了门口。
 
  ☆、03
 
  凌远无奈的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刚坐定,陈局长的电话就打了过来。虽然这位曾经的老师也理解凌远的不易,但是身在其位,不能不顾全大局,必要的牺牲无论什么时候都是无法避免的。
  “嗯。。。”
  负气的把手机扔到一旁,凌远疲惫的趴在桌子上,一手死死的抵着胃,一时间疼得有些熬不住了。
  待疼痛带来的眩晕稍稍散去一些,凌远才敢把身子直起来,到抽屉里翻找着止疼药,却没能找到。目光扫过左侧的一排柜子,在饮水机旁看到了药瓶。
  凌远扶着桌子慢慢起身,微微弯着腰,走到柜子旁边。把药放进嘴里,才发现饮水机里没有水了,旁边倒是有果汁,但是凌远也不敢用凉的果汁送药,以免再引起不适,干脆直接把药片嚼碎咽了下去。
  离开会还有一个多小时的时间,饶是凌远脑子里惦记着很多事情没有做完,可实在太累了,歪在沙发上合上眼睛,来不及多想就睡着了。
  “哥,你好点儿了吗?”
  凌欢趁着换班休息的工夫,想来看看他的院长哥哥有没有好些,从窗外看到凌远像是睡着了,担心他着凉,就想悄悄进来帮他盖个毯子。哪知道凌远向来浅眠,稍有点儿动静就醒了过来。
  “嗯,没事,睡了会儿,舒服多了。”凌远看了眼手表,才睡了不到一小时,不过离开会的时间也不远了,“等开完总结会,你早点儿回家去。爸最近心脏不太好,你多抽时间在家陪陪他。”
  “哥,你又不是不知道。爸最惦记你了,你才应该多回家看看,爸见到你就什么病都好了。念初姐也好一阵子没回去了,爸前两天还在念叨着,说担心念初姐的身体没有调理好,万一你们以后再想要孩子可怎么办。妈总说爸爸就是操心的命,干脆每天来医院盯着你们俩才好。”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