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东方牌教主[快穿] 作者:苏香兰色

字体:[ ]

 
 
  【文案】
 
刚拿下任我行,出任日月神教教主,练就葵花宝典,成为天下第一,从此走上人生巅峰的东方教主某天捡到了一本从天而降的书。
看完书中的故事,他觉得故事中的那些明明武功绝顶/多智近妖/死忠无数/家学渊源的各家教主最后都混得下场无比凄凉,实在是蠢、透、了!
于是,这就是一个东方教主亲身示范如何做一个成功教主的故事~
ps:教主受、1V1~ 
 
内容标签: 武侠 快穿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东方不败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东方牌妖孽教主
 
东方不败以智谋击败了前任教主,初任教主时很是意气风发了一阵,甚至有了中兴圣教一统江湖的豪情。
    然而,这一切在选择修习任我行传与他的《葵花宝典》上的武功时,渐渐开始改变。
    一开始他对教务还算上心,等到勤修内功,数年之后神功有成,他却又觉得当初自己那千秋万载,一统江湖的想法实在是有些无趣。
    心性大变,一身白袍换红衣的东方不败宁可呆在自己的院子里绣花也不愿再理会神教里的事务。
    某一日,东方不败难得出了院门,却是拎着坛酒去了后山。
    酒尚未醉时,却忽然感觉到了破空之声朝自己所处的方位而来,然而东方不败却浑不在意的仰头又喝了一口酒,随即才抬袖轻卷,轻描淡写间就将似从天而降的一物接下。
    余光扫了眼手中封上无字的蓝皮书,东方不败仰首将坛酒中的酒饮尽,将空坛子随手丢了出去。
    他没有感觉到附近有其他人,因此手中的书倒是显得有些神秘起来。
    抬头看了眼天,东方不败勾起一边唇角,随即转身回了自己的院子。
    自从半年前他出关后,性格变得颇有几分喜怒无常,是以他院子里的人近来都小心翼翼,没有传唤不敢现身打扰。
    院内东方不败让人种满牡丹花的花圃中央有一张软榻,他飞身落到榻上后,一手撑着头一手翻开了书。
    大概翻了翻发现书中写的乃是一个个故事后,东方不败隐约有些失望,随即便漫不经心的从头看了起来。
    书中写的皆是江湖中的故事,虽然看起来是杜撰出来的,但用来打发时间倒也还行。
    随后几天,无事时东方不败便翻出这本书出来打发时间。
    三天后,这本不太薄也不太厚的书便被东方不败看完了,打发时间之余,他倒是忽然发现这些故事中都有一个魔教教主。
    东方不败能坐上这教主之位,凭的全是他自己的谋划,如今,他的武功是江湖中默认的天下第一,那些所谓的正道更是连他的名字都不敢提。
    正是因为如此,所以东方不败在看到故事中,那些明明有着武功绝顶、死忠无数、家学渊源的各家教主最后都混得下场无比凄凉,觉得他们实在是蠢、透、了。
    就像第一个故事中,那个南疆神月教的教主陆祁墨,他本就武功高强,教主之位更是名正言顺的从其父手中继承,手下也都是忠心耿耿。
    虽然因为南疆乃苦寒之地,神月教历代教主都有一个使命——带领神教入主中原。
    但在东方不败看来,比起他拥有的,这样的使命其实并不算什么,偏偏,这位教主也不知是不是脑子坏了,到了中原后就忘了自己是要做什么的,反而追着一个女人折腾起来,最后莫说带领神教入主中原,却是连自己带神教都被正道人士给灭了。
    不过,想到书中那些教主都下场凄凉,东方不败不免生了些联想,但随后因他的自傲也不过一笑了之。
    这日晚上,入睡前东方不败又拿起那本书随意的翻了翻,等到困倦后才摇着头将书丢到一边躺了下来。
    几乎是在醒来的瞬间,东方不败就觉得有些不对劲,他扫视了周围一眼后,眉宇间顿时浮现出杀意。
    这里不是他的房间!
    东方不败神情有些难看,随即半坐起来打量起自己所处之地,思索着他为何会突然从自己的院子到这陌生的房间。
    还不等他想明白,下一刻,东方不败便觉得脑中一胀,许多片段接踵而来,然后串连成完整的记忆。
    “呵……”
    轻闭了下眼复又睁开后,东方不败发出一声意味不明的轻笑。
    即便不用照镜子,单是脑中突然冒出来的记忆以及他感觉到体内完全不同的内力,东方不败已经有九成把握确定这不是自己的身体。
    即便是在如今这种情况不明下,他的动作依旧慢条斯理,下了床后走到了镜子前。
    扫了眼镜台前放着张银色的面具,东方不败看向面前的镜子。
    镜子中的脸若要形容的话,第一个就是“艳”,第二个就是“美”,然而虽是如此,但从眉宇间的英气来看,却又绝不会让人轻易误会他的性别。
    虽然很匪夷所思,但现在东方不败已经能确定,自己是真的变成了别人,而这个人就是——陆祁墨。
    突然变成别人,东方不败不是不怒,然而愤怒却解决不了什么问题。
    而且,若说原来的陆祁墨因为讨厌这张脸而要用面具遮起来的话,那么东方不败唯一满意的就是这张脸了。
    “收敛一些的话,换上女装根本分辨不出……”东方不败抬手抚上自己如今的脸,语气里透着一分满意。
    站在镜前过了好一会,东方不败开始思索起脑海中的记忆来。
    “他”为了谋划如何将神月教迁入中原而亲自来到了中原,却是遇见了一个特别有趣的女人,随后更是忘了自己来中原的目的,与那女子纠缠起来。
    如今,却是因陪那女子去以毒闻名江湖的严门找人,受她牵连误入了严门禁地而种了据说已经失传的半月梦。
    略回想了一下书中的内容,东方不败实在是没觉得那个勾三搭四还总是疯疯癫癫的女人哪里有趣。
    “墨大哥!”
    嘭——
    果然是念人人就到,东方不败抬眸目光微冷的看到撞门而入的人。
    “墨……墨大哥……你你你……”
    本来一脸伤心的女子看到坐在镜台前之人的容貌,当即就楞在了门口。
    若她是独自一人,身边没有几个高手陪她住在这客栈里,即便尚未熟练此身的武功路数东方不败也早就一掌将这咋咋呼呼闯进来的女子拍出去。
    “有事?”他语气十分轻柔,却莫名的让人心底发寒。
    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冷颤,赵莲华觉得屋里的人看起来和以前不太一样,随后想着可能是今日他没戴面具的缘故,便继续走进屋里。
    “墨大哥,医仙大哥说他也解不了半月梦的毒,怎么办?都是我连累了你……”赵莲华说着,眼泪如珠子一般往下坠,话语里全是自己死了不足惜,只是后悔连累了他。
    见他一直没有说话更没有安慰自己一句,赵莲华看了他一眼,抬手抹了抹脸上的泪后水润的眸中满是坚强的道:“墨大哥你放心,医仙大哥虽然解不了半月梦,但他说严门里肯定有留下来的解药,我一定会帮你拿到的!”
    “呵……”不带意义的轻笑一声,东方不败眸中滑过一抹锋利之色。
    就这样的蠢女人也能让“他”为其费劲心思从严门弄来唯一留下来的解药,最后自己却是第十四天的时候,靠着教中唯一的至宝获救。
    见他如此,赵莲华担心他是真的生气了,不过想到自己为了找一个萍水相逢连名字都不知道的人连累他中毒不免又有些心虚。
    然而,下一刻,她想着自己也中了毒,可他却只顾着生气而不关心自己那点心虚又转换成了恼怒。
    不过,看着他的脸,即便心里恼怒她也没有发出来,而是又说了几句话便又转身出去。
    不论故事中如何,到底和他也没有关系,只要今后她不要自己找死,东方不败也懒得为她脏了手。
    东方不败从不喜欢自己身上有威胁,替自己把了把脉后,便决定首要先去解了毒。
    要解毒,一个便是到严门去找解药,但严门在蜀川而如今他却身在京城,如今离毒发还有五日,若要赶过去途中就不能有一点耽搁。
    其次,用神月教的至宝也能解毒,但解完毒后却会虚弱一个月。
    这两种办法东方不败都不想用,因为看过全部故事的他知道,远在天边近在眼前的皇宫里就有第三种更好的解毒方法,那便是天山雪晶。
    天山雪莲已是十分珍贵,而结于天山雪莲花蕊间的天山雪晶更是千年难得一见,传说有起死回生之效果。
    想到后来此物却是入了再次中了无解之毒的赵莲华之口,更让她凭添三十年功力,东方不败不由轻勾红唇。
    在看故事的时候,东方不败就觉得这因家破人亡而流落江湖的赵莲华虽看似倒霉,不但有人上天下地的追杀,受伤中毒更是家常便饭。然而即便这样也死不了,还总是因祸得福,一路上结交了江湖神医、武林盟主、天下首富、一教之主不算,更与朝廷的王爷与将军也相熟。
    那么,如今他先将那天山雪晶取用,倒要看看她再中毒时还能不能因祸得福。
 
☆、第2章 东方牌妖孽教主
 
随同原身而来中原的还有神月教左护法与一批教众,东方不败发出信号召来那名护法后,直接从客栈转移到了一处清幽的院落。
    到了院落后,东方不败便让人按照自己的要求准备衣物,神色间对身上黑漆漆的外袍很有几分嫌弃。
    左护法在见到教主竟然没有带面具时就有些惊讶,等见教主命自己带他到教中的产业去后,更是有些疑惑。
    虽然对于教主一入中原却被一个女人吸引了注意而忘记正事有些微不满,但素来忠心耿耿的左护法更多的却是迁怒那个女人。
    如今见教主招呼不打一声就离开,似乎对那女子已经没兴趣了,左护法即便有些疑惑却也转瞬被欣慰给压下。
    当然,这也是他还不知自家教主中了无解之毒半月梦,否则恐怕要不管不顾的就直接去解决罪魁祸首。
    东方不败却是不管他在想什么,忍着心中的别扭沐浴完后,换上了自己喜欢的精致红袍。
    或许性格有些自傲霸道,但东方不败却绝不是一个自大的人,是以自然不会在仅知道天山雪晶藏于皇帝的龙床下就直接冲到皇宫里去。
    等着手下去弄皇宫布局图的功夫,东方不败侧卧在榻上,手中晃动着一只装着半杯酒的白玉酒杯,目光悠远的直视前方不知在想些什么。
    “教主现在就去?”
    神月教既然早有入主中原武林的野心,自然在前几代教主时就派出了不少教中潜入中原,这么多年发展下来,神月教在中原暗中的势力也不容小觑,弄一份皇宫布局图倒也不算难。
    不过,见教主随意的看了会后就将布局图丢到一边,一副准备现在就去的样子,左护法不由道。
    要知道现在可还是青天白日的,就算再嚣张也没有这个时候去探皇宫的道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