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秦家有子名三少 作者:灰剑如羽

字体:[ ]

 
 
文案:
圈里人说起秦家三少,只有两个字:嚣张。
秦三少闻言只是淡淡一笑:嚣张?不,我只是狂,人不轻狂枉少年!
某人:听闻三少已经年过......
秦三少:喂喂,你能闭嘴吗?
 
面瘫攻嚣张受
 
作者叨叨:求下文收和作收,作收的话就点击作者名字进入专栏后点收藏,多谢!
 
内容标签: 豪门世家 青梅竹马
搜索关键字:主角:秦三少 ┃ 配角:齐裕。李锦行。白浅泽。 ┃ 其它:灰剑如羽
 
  ☆、0【混乱的早晨】
 
  
  “ 你是谁?”
  向来浅眠的齐裕在床上的人有所动作的时候就已经醒了,之所以没有动作是以为这人会离开,却没想到这人会开口,睁开眼睛,看着近在咫尺的这张已经完全花了的脸,一向淡定的齐裕本能的朝后挪了一下,随后蹙起眉头,如果不是十分确定自己昨天确实睡了个男人,他真以为他睡的是个人妖。
  “ 你谁啊,你怎么会在这? ”
  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这张脸有多大冲击力的某人在见到对方没有反应的一刻,非常不耐烦的吼了出来。
  事实上就算脾气再好的人在睁开眼睛后发现自己睡的人不是自己以为的那个也绝对会发飙,更何况是脾气向来都不好的他。
  本来还以为这一次他和李锦行一定可以在一起了,却不想会变成这样。
  此刻秦修连杀人的心都有了!
  不过齐裕淡定惯了,就算刚刚面对秦修那张脸时有所不适,此时也依旧看不出来什么。
  看着不知道因为什么而怒视他的人,齐裕平静的道:“我是谁,你来之前因该有人告诉过你吧。”
  听到这话,秦修的眉头蹙得更紧了,一对黑眸更像是要喷出火来似的,这样一来显得他那张脸更可怕了。
  “ 你他妈说什么,你以为我是谁,出来卖的?”
  齐裕看着他,没有出言。
  他的沉默直接就代表着秦修没有猜错,而事实上,秦修确实是这么认为的,毕竟昨天那场饭局,在感受到不好的时候他让助理安排了一个人,而那个人……
  “ 你他妈找死!”这句话音落下的时候,秦修整个人都朝着齐裕扑了过去:“ 他妈的今天我不打死你,就他妈和你一个姓的,去你妈出来卖的,你全家都是出来卖的,妈的老子今天打死你……”
  起初被骑在身下的齐裕还有意避让一下,可当秦修一边骂一边疯了似的朝他身上招呼,齐裕终于后知后觉的意识到这人大概是真的想打死他,不是什么想引起他的注意才故意为之。
  将处于狂躁状态下的人完全控制住也着实费了好大的力气,看着被他用浴巾捆住了手,毛巾塞住了嘴巴,某人还用那一对黑眸怒视着他,齐裕也不得不去想他是不是睡错了人。
  不过这个事情他并不打算费心,回头让助理调查一下就知道了。
  起身进浴室简单的洗簌了一下,齐裕在离开的时候看着地上,被他捆的像条虫的某人
  :“一会我助理过来,他会放你离开。”
  淡定的语气让秦修真想吐他一脸唾沫。
  左非进来就看到被捆在那里正蠕动的“ 东西 ”,猛然就想起刚进来的时候,齐裕让他把房间里的“那个”处理一下。所以所谓的那个就是地上的这一条?
  就在左非觉得自己真相了的时候,听见声音的秦修将头转了过来。
  卧槽,什么鬼?
  “给我解开!”
  卧槽,还好是个人!
  左非闻言赶紧过去将人放开,动手的时候忍不住想,这该不会是齐裕绑的吧?这个不会就是昨天他帮齐裕找的吧?
  是的话,卧槽,死定了!
  想到这点的左非手一抖,本来该是活扣的疙瘩直接成了死扣了!
  “你他妈是故意的吧?”
  “马上好,马上好!”听着对方咬牙切齿的声音,左非丝毫不怀疑对方如果行的话非咬他一口不可。
  终于将人放开后,左非下意识的退后一步。
  “衣服呢?”
  “啊?”
  “草,赶紧给我弄套衣服,你老板也不希望我这么出去吧?”
  左非表情僵了僵,转身走到一旁打了电话,在回来的时候,人已经去洗澡了。
  看着紧闭的浴室门,左非再次掏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
  10分钟后,浴室门打开,带着水汽的秦修走了出,此时已经洗干净的某人露出了真容,漂亮的五官不似女人那般精致,却有着一股子的张扬劲。
  简单的扫了一眼站在那里的人:“衣服呢?”
  “在这里。”此时左非已经知道眼前人并不是他昨天晚上所安排的那个,也就是说,昨天晚上齐裕不仅被人下了药,而且还睡错了人。
  “秦先生,这件事情是我安排不周,您如果有……”
  “嗤!”接过衣服看着被打开放在床上的钱包,秦修嗤笑一声,走过去拿起来翻了翻:“知道我是谁了?回去告诉那个死面瘫,等着死吧!”
  从宾馆出来,秦修来到停车场,刚要开门上车的时候忽然想到放在后车厢里的东西。转身走过去打开,入目的便是一片鲜红,火红的玫瑰,他本来是买来送给李锦行的,尽管他知道李锦行未必会喜欢,但他就是觉得合适。
  只是现在看着这些,让秦修莫名的有些烦躁。
  昨天晚上李锦行放了他鸽子,这已经不是第一次被李锦行爽约,具体是第几次,秦修也已经记不清楚,但是这一次真的很彻底。
  苦笑一下,秦修盖上后车厢。
  为什么会喜欢李锦行,秦修不知道,大概只是那个人比较顺眼。
  哪怕很多人都觉得依照他的身份和背景同李锦行这个李家私生子不搭,但那有什么,他秦修喜欢的人就算是坨狗屎,那也绝对是坨香的。
  ......
  左非敲了门,进去后内心忐忑的看着坐在沙发上叼着烟看文件的齐裕,他在想这话到底怎么同齐裕说,而说完后又怎么能不让齐裕一脚把他给踢出去。
  “ 事情办好了?”见他没看口,齐裕主动问道。
  “ 齐总,这件事情是我的失误,昨天为您安排的人不是昨天晚上的那位先生,至于原因我会给您一个交代的。”左非在委婉的表达了齐裕昨天晚上睡错了人这一消息后,便小心的等待起齐裕的宣判。
  “ 那人是谁?”然而已经通过对方的举动推想到结果的齐裕并没有左非想象中的那么生气。
  “ 是,秦家三少。”最后那个少字,左非已然说的很小声了,可还是换来了齐裕的一声冷呵。
  “ 我知道了,你出去吧。”没有任何暴怒的迹象,平静的语气,就连刚刚那声冷呵都仿佛不是他发出来的一般。
  事实上齐裕还真没想到,他第一次睡人,就睡了个秦家三少。
  先不说秦家在桐城的地位,单是那位在圈子里虽没见过真人,但名声却很响亮的秦家三少,这件事还真是就不能这么算了。
  然而想不清楚的不只是齐裕一个而已,此时被齐裕放出来的左非就很是不明白,为什么那个人就是秦三少呢,天知道早上看到对方身份的时候,他头都大了。
  怎么也没想到他家老板一夜风流就睡了个混世魔王!
  传言秦三少还在襁褓中的时候不幸被绑架,而绑匪不是别人而是秦父的前任情人,听说这位情人兄也是颇有身份的,不甘心同秦父分手才出此下策,企图能够以此来威胁秦父回心转意,不过到头来秦父是没转移,这位情人养孩子倒是养上瘾了,说什么都不给了,直到秦三少都10多岁了才被送回来,而回来的秦三少也不道是被人怎么养大的,做任何事情全凭喜好不问缘由,以至于在圈子里提起秦家三少都只有两个字------
  嚣张。                        
作者有话要说:  新文,请多收藏。
 
  ☆、1【自以为是】
 
  
  赵宴看着走进来的人,颇为惊奇。在他看来这人好不容易达成心愿怎么也要抱着美人腻歪几天,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出现在这里,可是如果出现的话,那么也就只能有一个原因了,那就是这厮又被人放鸽子了!
  有些同情的给秦修倒了杯酒:“算了这次不成,你要还不死心的话,再想办法。”
  秦修没有开口,只是拿起赵宴倒给他的那杯酒一饮而尽,随后又将酒杯推回到赵宴面前,其意不言而喻。
  见秦修一连喝了三杯都没有要开口的意思,赵宴忍不住道:“你这次该不会是来真的吧?”
  根据他以往的经验来看,就算被放鸽子,也没见过秦修这样过,难不成这次真的被“伤害了?”
  想到这一点赵宴忽然整个人都不好了。
  “喂,我说不是真的吧,昨天我走的时候还看到李锦行和那个叫张磊的一同进去,难道不是找你的?”
  一直没反应的人终于有了反应,就见秦修抬起头,黑色的眼睛映出一丝光亮:“你真看到了?”
  正一边擦着酒杯一边看着秦修的赵宴停下动作:“我又不瞎,当然是真的!”
  秦修微蹙起眉头,既然如此那人为什么不来找他?
  “喂,算了吧,天涯何处无芳草,更何况还是一株狗尾巴草。”赵宴将擦好的杯子放回原处,转身满是嫌弃的扫了一眼秦修:“要不哥们给你介绍个更好的?”
  “滚蛋!”秦修闻言将杯子一丢,起身朝外走去。
  赵宴无奈一笑,朝着秦修背影喊道:“不相信就回去问问,哥们没看错!”
  回应他的是秦修用力的关门声。
  “喂,什么事?”刚出门就接到秦二少的电话,秦修不耐烦的道。
  “你在哪呢,那部戏你打算什么时候开始试镜?”秦言那边好似没听出什么似的,淡定的问。
  “哪部戏,我什么时候答应的?”说这句话的时候,秦修的语气明显弱了很多,为了这次的事,他确实耽误了不少事,而去现在秦二少显然还没生气,这事就说明还有余地,若是真把这 疯子二惹急了,他真的要小猴上山狒狒了:“算了,你安排一下就下周一开始试镜吧。”
  “行,剧本你抓紧看,晚上回家吗,爸说好长时间没看你了,昨天大哥说在金玉看到你了,去那做什么?”
  “没事,瞎逛,我现在就回去,好了我开车了。”听秦言提起看到他的事,秦修心虚的匆匆挂了。
  有秦言这些话在秦修只好打消再回金玉问问的想法,直接开车回了家。
  ......
  当秦修将车开进自家的小院就看到站在门口的苏黎以及他们家的大汪。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或许是从他回到这个家开始,又或者是从他离开这个家的时候起,苏黎就习惯性的等在门口。
  看到他走近,苏黎脸上自然的露出笑容,这份笑容让他安心,记得第一次见到苏黎的时候,那个让他远远看着,告诉他就生养自己的人。
  一个能够生孩子的男人,让他看着苏黎的时候只有惊奇没有那人所希望的厌恶,以及难以言喻的亲戚和安心。
  “ 爸爸。”这个称呼并不难出口,哪怕他叫了另一个人10年,但对苏黎的这一声他很真诚。
  “回来了,进屋吧,我做了汤,诺言都在。”苏黎自然的在他肩上拍了一下,笑着转身,跟在他身后的大汪叫着朝秦修的身上贴去。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