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面瘫俘获计划[娱乐圈] 作者:青竹酒仙

字体:[ ]

 
【我的心愿是 世界和平】
 
本文又名:《掳走面瘫歌神的正确方法》《旁边那个男人总是阴魂不散地粘着我怎么办》《不是每个面瘫唱歌都像这样开口跪》《膝盖收割机的娱乐圈成神路》
 
 
【文案】
前世,江霖被人谋杀而死,未曾想他眼睛一闭一睁,在一个名叫白子轩的男人身体里重生了。
 
他原本只想手刃前世仇家,可突然冒出来一个死缠着他不放的白痴男人,强行帮他扫清一切障碍、让他被迫登上了歌坛之巅。
 
喂,请拿走你的粗大腿好吗,我才不想抱 =_=
 
纨绔阔少爱上天籁歌手,演绎了一场“表面互相嫌弃,心中不离不弃”的欢喜故事
 
 
【食用指南】
1.主受,1V1,无反攻,双洁,HE,暖萌甜;
2.小攻他是个逗比,尤其在遇到与小受有关的事情时,就会发动“忘记了自己还有个脑子”和“除了宠他真不知道还能做什么”的被动技能;
3.小受他是个面瘫,虽然外表高冷,但其实是个根正苗红好青年;
4.蠢作者的智商和节操早就被西皮吃♂了,勿扒榜,勿考据,勿较真,不喜欢请点右上角,刷负分留差评小心半夜有人扒你窗户【雾
 
内容标签:重生 娱乐圈 甜文 欢喜冤家
搜索关键字:主角:夏鲲,白子轩(江霖) ┃ 配角:陆书桃,安槐,严泽,岳皓南 ┃ 其它:重生,娱乐圈,甜宠
 
 
  ☆、第1章 意外重生
 
白子轩站在镜子前,看着镜中映出的那张脸有一瞬间的晃神。
    虽然已经过去了四天,但他对这副面容还是不太熟悉,有时候路过街边的橱窗,无意中扫到玻璃上自己的倒影,大脑也会像这样陷入短暂的空白,然后才恍然大悟:哦,我已经不是江霖了,现在的我,名叫白子轩。
    “我叫白子轩、是个孤儿、生日八月二十二日、狮子座、血型b、二十二岁、身高175体重112、即将毕业于t大艺术学院舞蹈系……”白子轩像背课文一样,用毫无起伏的语调把这具身体的信息悉数背了一遍,如同自我催眠似的,让这些信息牢牢刻在脑海里。
    四天前,他第一次在这副身体里醒来,而他的记忆还停留在十一年前,那个被谋杀的夜晚。
    当时他叫江霖,是天盛公司旗下一个很有名气的歌手,在某天参加晚宴的时候,他不小心把自己的手机落在了晚宴现场,谁曾想他刚离开宴会,他父亲突发脑溢血住院,护士给他打的电话被宴会上一个人接了起来,那人本是心地善良,觉得这件事事关重大,便向别人要到了他的家庭住址,亲自开车去给他送手机。
    结果,那人在送手机的路上与一辆卡车相撞,当场死亡。
    他知道这件事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了,除了悲伤和惋惜,他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些什么,他本想去打听一下那位亡者的身份,弥补他的家人,然而,他还没来得及打听,一天晚上,一个男人冒充快递员闯进了他家,并立刻将他按在地上五花大绑。
    “我是来杀你的。”男人半张身子都陷在了软软的沙发里,翘着二郎腿,笑得云淡风轻。
    “我能知道为什么吗?”他稳住心神,想试图找寻生机。
    “可以啊,冤有头债有主,我只希望你死后如果变成了厉鬼,要记得去找真正的仇人索命,可别来缠着我,”男人无奈地摊摊手,“我不过是拿人钱财□□罢了。”
    “所以是谁让你杀我的?”
    “天盛的老总,也就是你的顶头boss——夏清明,那天因为给你送手机而出车祸死了的是他的宝贝弟弟夏雨后,他一心认定是你害死了他弟弟,所以要我来取你性命,给弟弟报仇。”
    他觉得这个理由实在太过荒唐,便想试着说服这位杀手:“如果……”
    “抱歉,没有如果,”男人不等他说完就立刻打断,“今天你一定会死在这里,不会出现任何转机,你还是趁早死心吧。”说完,男人就戴上了防毒面具,然后关紧所有的门窗,打开厨房的煤气阀门,隔着面具闷声说:“等你死后我会把你身上的绳子解开,伪造成事故的样子。”
    失去意识前的最后一秒,他听到那个杀手说:“来世别再投胎做人了,太苦。”
    然而,等再睁开眼,他发现自己在这个名叫“白子轩”的男人身体里重生了,而时间,已过去了十一年。
    虽然不明白这是什么原理,但既来之则安之,他简单整理了一下思路,首先从这间一室一厅的房子里查出了这位白子轩的信息,知道他是t大艺术学院舞蹈系即将毕业的大四学生,是个孤儿,没有任何亲属,这倒是给他省了不少的麻烦。
    接着他上网查了查十一年前自己那起案子,果然被判定为事故,天盛公司还借此机会把他生前尚未制作完成的专辑当成纪念版发售出来,狠狠赚了一笔。
    之后他去了前世父母的家,得知他们早在十一年前就去世了——死亡原因是无力承受丧子之痛,郁郁而终。
    他跪在父母坟前,哭得泣不成声。
    直到那时,他才真切地意识到了自己的死亡,以及荒唐的死亡理由。
    他只是把手机落在了宴会上,夏清明的弟弟好心给他送手机,但路上出了意外,这也是撞死人的司机的错,与自己并没有什么直接的关系,然而夏清明却不分青红皂白杀了自己泄愤,葬送了自己一片大好的音乐梦,甚至殃及了完全无辜的双亲。
    他死死握着拳,指甲刺进肉里也完全不觉得疼。
    冥冥中一切自有天意,既然获得了重活的机会,就绝不能白白浪费这次生命,夏清明,我一定也要让你尝尝莫名其妙被人杀死的滋味!
    ***
    白子轩初步推断这具身体本来的主人是因为长期熬夜身体消耗过大,所以在他重生前那个晚上于睡梦中猝死,他才得以借用这身体重生。
    为了以防万一,他去医院进行了全面的身体检查,果然查出一堆毛病,贫血、低血压、营养不良、中度萎缩性胃炎、慢性结肠炎、心律不齐……拿着多达十页的化验结果单据,白子轩的内心是崩溃的。
    他不禁担忧,这副身体真的能活到他报仇那天吗……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接下来他的首要任务就是把身体养好。拿好医生开的药,他心情复杂地回到了家里。
    此次看病花光了他能找到的屋子里的所有现金,另外他还找到了三张加起来不到一千块的存折,不过因为不知道密码,也就没想着把钱取出来。
    虽然从第一眼见到这间家徒四壁的屋子时,他就对这个穷学生的贫穷程度有了一定的心理准备,但当他看到了那三张存折上惨兮兮的余额,还是觉得这孩子的生活有点过于心酸了,好在他生前有一个连父母和经纪人都不知道的小金库,是在一家私人银行里开设的匿名账户,所以他去那家银行通过预留的密保问题轻松办理了挂失补办的业务,将生前上百万的存款转到了现在自己的名下,这才觉得有了些底气
    这样忙活了四天,白子轩开始逐渐适应这个对他而言全新的世界了,虽然智能手机用得还不很顺畅,但至少微博微信这些当下热门的社交软件他已基本能够熟练操作。
    重生后的第五天,他本想继续去图书馆恶补这十一年来发生的大新闻,但安静了四天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看着手机屏幕上“陆书桃”这个名字他的大脑一片空白,再加上他还不会用智能手机接电话,鼓捣了好一阵才接起来。
    不等他说话,电话里已经响起一个温柔的女声:“小白?你这几天忙什么呢,怎么都不来学校?”
    “我……我去医院了。”白子轩的音质本就空灵,再加上他身体真的很虚弱,这么一说的确有几□□患重病的凄凉感。
    那边陆书桃果然急了:“什么?!你又去医院了?是你的老胃病?感冒了?还是心脏难受?”
    看来这个姑娘还挺了解我的,是朋友?还是……女朋友?
    白子轩看着桌上数量庞大的胃药,答:“是胃病。”
    “严重吗?”
    “还好。”话说出口白子轩有些后悔,自己的语气会不会太冷淡了些?只怪他天生性格有缺陷,对谁也热情不起来,万一被怀疑了就能拿身体不舒服搪塞过去吧。
    不过陆书桃似乎完全不以为意,说:“那今晚的毕业晚会你就别来了,在家好好休息吧,回头我把现场视频发给你,虽然你之前一直都特别期待,但身体抱恙也没办法了,还是身体要紧。”
    正合我意,如果去了那个什么晚会,有人和我打招呼我却不认识人家不就露馅了吗。
    白子轩道:“好,那我不去了。”
    “嗯,你安心养身……啊!啊——”
    诶?
    “喂?你还好吗?”白子轩只听到一阵撞击的杂音和陆书桃的尖叫声,紧接着响起嘈杂的脚步声和混乱的人声,依稀夹杂着几句“快送去医院”“把她背起来”之类的,然后,电话就挂断了。
    看来是出事了。
    白子轩回拨回去,是一个男生接起来的:“喂?子轩?陆书桃刚才一不小心踩空摔下楼梯了,好像摔得挺严重的,有几个男生把她送到校医院去了,你来看看吧!”
    “哦,好。”这毕竟也有自己的原因,白子轩没多犹豫,挂断电话就出了门。
    白子轩前世也是t大毕业的,所以轻车熟路找到了校医院。犹记那时他学的是声乐和民族舞,一毕业就获得了出道的机会,一路顺风顺水,也算是t大校友中的佼佼者,现在他学的是现代舞,虽然前世没有系统地学习过,十一年前的舞蹈风格与现在的舞蹈风格相差也很大,但对于一个已经出道快五年的成熟歌手来说,只要功底还在,学起来应该很快。
    来到校医院,他循着记忆找到了电话里说的305病房,看到了病床上那个娇小可爱的短发女生。
    这肯定是陆书桃了。
    白子轩挤过床前围着的男男女女,淡淡地开口:“还好吗。”
    陆书桃冲他甜甜一笑:“没事啦,就是崴了脚而已,肌肉拉伤,没伤着骨头。你不是胃疼吗怎么还特意跑来,快回去歇着吧。”
    白子轩脸上没什么表情,摇摇头说:“我陪你。”
    听了这话,陆书桃还没什么反应,反倒是身边的一群同学一副生不如死的样子,一个戴着眼镜的男生义愤填膺地说:“你俩够了啊!崴个脚也要秀一把恩爱!还让不让人活了!”
    陆书桃笑着说:“哪有啊,小白不是一直都这样吗,反正我俩是纯洁的革命友谊,怪你们自己想象力太丰富。”
    大家彼此笑闹了几句,眼镜男清清嗓子说:“行了行了,小桃也没什么事了,咱们撤吧,给他们俩留点私人空间。”
    听了这话,病房里的人与陆书桃道别后便鱼贯而出,眼镜男本来已经走出去了,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猛地折了回来,扑在陆书桃床前,慌张地问:“小……小桃,今晚的毕业生晚会,你是不是要跳开场舞?”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