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山河落在你眉间 作者:鲁家小烁

字体:[ ]

 
文案 
这无非是一个渣攻贱受你情我愿的故事。
 
带着悲剧色彩的夏止和生来带着光芒的焦扬邂逅在七年前的一夜。
 
夏止爱了焦扬七年却也不过是自顾的爱了七年。
 
两年欺骗五年离弃,当夏止被诊断出胃癌晚期时他带着绝望等待的那个人又出现到自己面前。
 
却也不过是又一次上演了七年前那个爱与不爱的凄凉故事,谎言更甚。
 
【山河落在你眉间,你却从不曾见我明媚。】
【我曾以为自己如鱼得水,没想到只是饮鸩而不止渴。】
夏止的三大错觉
1、焦扬爱我
2、焦扬爱过我
3、焦扬以后会爱我
 
 
内容标签:怅然若失 虐恋情深
 
搜索关键字:主角:焦扬,夏止 ┃ 配角:望郗承,望郗白,叶桓,Diego ┃ 其它:渣攻贱受,胃癌晚期,虐恋情深,七年纠葛
本文转自晋江文学城,原文地址:http://www.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2532306
======================================================================
文章类型:原创-纯爱-近代现代-爱情
作品风格:悲剧
所属系列:无从属系列
文章进度:已完成
文章字数:112798字
第1章 现实&过去
好些时日没有出过房门,也意料之内的无人造访,这是最好最想要的安静,他如是劝慰自己。
 
正百无聊赖的翻着手里的书,突然从门外传来钥匙拧动的声音,紧接着房门被打开。
 
他却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一般,依旧平静的抱着抱枕窝在沙发里低头看书。
 
“听说你得了胃癌,我特意来恭喜一下。”熟悉的声音,一如五年前一般清朗而冷漠。他带进来一股潮湿的气息,嗅到这股味道久未出门的人才意识到外面似乎下了不小的雨。
 
“滚”他的声音却与从前相比有着明显的沙哑,头也不抬的从喉咙里发出有些嗔怒的低沉音节。
 
“你确定不要和我庆祝一下?”他扬了扬手中的高级纸袋,便听得里面发出了清脆的酒瓶碰撞的碰碰响声。
 
他抬起头,一双看起来人畜无害的大眼睛微微眯起,隐匿了所有情绪“酒留下,你滚”
 
“我的房子,借你住了几年倒是学会反客为主了?”他的语气带着一些嘲弄。
 
瞬间他就变得机灵,眼神也不似开始一般冰冷无情,开始了一番欣赏一般的细细打量,五年未见,他英挺帅气,看起来还是如当年一般光彩夺目,更是添了一分成熟的魅力。他太聪明,在这个不亚于首都繁华的南方城市,像他这样的身份如同蝼蚁,想要生存难上加难,他必须学会适应和讨好。倘若被赶出这里,他还真是连苟活都做不到。这些道理七年前的他还似懂非懂,现在已然轻车熟路,什么埋怨什么憎恶,都比不上物质来的实在“焦先生请坐吧。”
 
连桌子都没用,因为慵懒惯了的他根本不肯动,二人坐在沙发上,缄默的自顾灌着高档的红酒,明明是用来消磨时间细细品味的情调饮品,却被二人喝出廉价的做派。几个空瓶被无情的扔在地上,没了酒的酒瓶,任它再精细、昂贵的也是曾经,现在是丝毫价值也没有了。
 
大约是喝醉了的缘故,他的眼神有些迷离,却显得更为诱人,一只手紧紧抱住手里的抱枕压着强烈抗议的胃部,另一只手有些不稳的举着酒瓶到他面前“爷,我要怎样才能让你满意?”
 
【爷,我要怎样才能让你满意?】
 
他的心突然狠狠地痛了一下。同样一句话,跟七年前一模一样的神情,只是不再有当年的稚嫩和小小的落寞,取而代之的是苍白和绝望,阿止,你看啊,我曾盼着没有遇见你,盼着不要再见你,我风生水起,潇洒自在的过了五年,可却还是连自己都无法控制的回到了这里。
 
阿止,时隔七年你还是用了同样的问句,一如当年的懵懂和迷茫甚至胆怯,你是否想要和我重新开始?
 
他的模样太诱人,他已经快控制不住自己的欲望,却还是矜持着跟他碰杯,把手中酒瓶剩下的液体一饮而尽,喉结蠕动,心跳怦怦,待喝完这瓶酒,就放下自以为是的伪装,把他揽在怀里抱到床上好好宠爱,这些年,无论男女,都没有他在自己身下的娇喘诱人。
 
只是,一瓶酒还没见底,却听得旁边酒瓶落地的声音,原以为是旁边的人儿已经迫不及待饮得太快,他用带着笑意的余光顺着声响飘去,却见到那个掉落的瓶子里面缓缓流淌出红色的液体蔓延开来,静静淌了一地。红的妖艳,红的触目惊心。
 
阿止?
 
他放下手里的酒瓶转头看他,见到他迷离的目光带着笑意,笑意里又有数不清的爱意和埋怨,嘴角算是挑起了一个细微的弧度,静静地看着他,然后满足的闭上眼睛,轻轻地倒在他身上。
 
===============================================================================
七年前的一个深冬
 
17岁的夏止苏醒在一家廉价的旅店,如他的噩梦一般,妈妈已经不在自己身边,他恨自己懦弱无能,不仅拯救不了她,连挽留她都如此吃力。自幼体弱多病的他,这几个月更是频频高烧,烧到后来几乎习惯了总是高于常人的体温。看出了妈妈也有离开的意图,他低声下气去祈求,说一切都会好,满目疲惫神色的女人却只是苦笑着摇摇头。
 
父亲赌博倾家荡产跳楼自杀,母亲穆楚带他换城市躲债,终于还是被债主找到,为了保护他,穆楚选择孤身一人离开,留了仅剩的几百块钱给他,便消失的无影无踪,此后再也没出现在他的世界里。
 
一个陌生的城市,周遭是陌生的人,他不知道能够去哪里,能够做什么,但是他知道自己不能就这样饿死。虽然父母为他构建的家庭并不温馨,几乎每周都在上演家庭暴力,但是终究本能一般的母爱还是令穆楚选择了为他牺牲,他又岂能轻易放弃生命。
 
他的身体太差,尝试去做一些体力活却被人撵走。
 
深夜无处可去,带着工头结算给自己和穆楚留下的不多的钱,去了那个好像地狱一般奢靡堕落的酒吧,也是基于那一夜,他的一生都改变了,向着一个说不上好却坏的也不彻底的方向缓慢前行。
 
那一夜,他认识了他,年轻气盛的富家公子哥,跟他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却开始了无限的交集。
 
那一夜,他知道了他有一个很好听的名字,焦扬,此后的很长一段时间,他都笃定这个人散发的光可以照亮自己的世界。
 
那一夜,焦扬踏进酒吧的瞬间,柳绿灯红的光彩便都集中在他的身上,除了几对隐匿在暗处的小couple,还有几个同是身价不菲的上层人士不屑的冷哼一声之外,男男女女便朝着他的方向看过去。
 
他享受着这样的氛围,享受着光彩夺目的时刻,笑着走到一处坐下,便有穿着暴露的男女坐在他左右百般讨好。
 
夏止坐在一个暗暗的角落里,喝着味道奇怪却价格不菲的酒,单纯的伤心和无措。他也瞥见刚才焦扬走进来,小小的安静了一下很快又恢复了酒吧该有的喧闹氛围。
 
为什么焦扬偏偏注意到了自己,毫无特色的自己,廉价并且有些幼稚的着装,无人问津的角落。
 
他就拿着酒杯缓缓的走到了夏止在的那张桌子“我可以坐在这里吗?”
 
他有些仓皇的点点头,紧张和报赧的情绪令他的双颊泛着微红。
 
轻轻地往沙发上一靠,优雅的轻晃手中的酒杯。周围人注意到他的动作,便清楚焦少已经选好了今天的猎物,不再打搅。
 
他用有些不标准的普通话问他“你有什么事吗?”
 
看他怯生生又懵懂的样子,焦扬忍俊不禁“配合我做一个游戏,之后我给你你想要的东西好吗?”
 
“什么游戏?”
 
“现在这是秘密。你想要什么东西?”
 
男孩犹豫了,他咬住自己的嘴唇,低下头看着自己交错的双手。
 
“不急,游戏之后找我要。”
 
洗完澡裹着浴巾的他站在床前看着床上闭眼小憩的男人,不知道该做些什么。
 
在有一些让人意乱情迷的灯光下,他睁开眼带着笑意看着夏止“过来。”
 
仿佛懂得了什么,又还是什么都不懂,他问“爷,我要怎样才能让你满意?”
 
看焦扬赞许的目光,他知道自己没有说错话。
 
疼痛和快感令他不再为找他要钱而羞愧,还有什么比得上此刻的混乱情感,明明那么抵触却还又那么想要,压在自己身上的男人很温柔的对自己说“叫出来”。
 
他便尝试着照着他说的做了,感觉异样的好。焦扬也不由得赞许这个小处男竟能配合的如此之好。
 
 
作者有话要说:
我是不弃坑星人夏阿却。
大二党,医学生。
希望在这里认识更多的人。
文章是现实和过去交叉着写的,希望你们可以适应
 
 
 
 
 
第2章 现实第一章
因为喝了酒的缘故,胃里面翻江倒海疼得十分厉害,蜷缩在床上出了一身冷汗,手使劲按住胃部,难受的翻了翻身子,拿枕头底下的止疼药倒了几片在手上然后放入口中,咀嚼着咽下,继续缩在被子里轻轻喘息,也并非那么不适应,这些年过来,他也疼惯了。
 
他的举动都被站在门边的焦扬收入眼底并且无可抑制的映入脑海,一直以来,你都是这么过的吗?
 
慢慢走到他的身边,夏止背对着门并未注意到他的靠近,娇小身躯轻轻起伏着。
 
看见他在颤抖,便伸手帮他牵了牵被角。
 
他有些迷茫的转过头看他,随即意识到他做了什么,目光中有些许诧异的神色。
 
焦扬也才发现自己不知不觉做了奇怪的事情,些微有些尴尬的站在那里。
 
还是夏止打破寂静,有些讽刺一般的笑了笑而后转过头背对他蜷了蜷身子接着睡。他自然不会以为他在关心自己……
 
整整半宿,焦扬坐在他床边靠在墙上,时醒时睡,心情有些复杂,却始终无动于衷。
 
他看着他从深夜疼到凌晨五六点,没有了刚见他时故作冷淡的神情,只是虚弱和痛楚。而焦扬始终放不下态度把心疼表现出来,他也不想要他误会什么。
 
天微微亮起,他十分难受的想撑起身子,胳膊却使不上力气,身上有些颤抖着,却没能挣扎的爬起来,稍微动一下,便牵动生疼的胃。
 
没力气起来,只好慢慢挪动身子,想顺着床沿下地,却不料身上实在脱力,一下子从不算高的床上掉下来,并不重的摔落在地上。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