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情潜 作者:清明重暄

字体:[ ]

 
文案
爱,就像侵蚀灵魂的毒,悄无声息地夺走了两人的心,化成一潭柔情的水。
李吉雨看上的是江南第一美女辛冬媚,可娶的却是辛冬媚的丑弟弟辛夏生。
只是场交易,他们如此以为。
然,不知何时动了心,付出的爱……早就收不回!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因缘邂逅 天作之合 婚恋
搜索关键字:主角:李吉雨;辛夏生 ┃ 配角:辛冬媚 ┃ 其它:错过美娘娶对新郎,始终一对一
 
  ☆、求亲(1)
 
作者有话要说:  几年前写的文文,中篇,十天左右放完,多多捧场。
人物介绍——
李吉雨:短发,英挺俊朗,文武双全,外向温柔,堪称完美兼全能,典型的内冷外热。
辛夏生:黑白夹杂的中长发,刘海很长,因小时候被野兽所伤,所以脸部有可怖的伤痕,尤其是右眼四周,还瘸了一条腿。内向善良,倔强勇敢,典型的内热外冷。
  枣红色的马儿像隆冬的野火一般乘着烈风往前奔腾着,驾驭者只是偶尔抖上一抖手中的缰绳,这是个心里装满了自信的男人。
  友人在后面狼狈地追赶,不顾扑面而来的尘土喘着大气,“吉雨……李吉雨……你还让不让人活啊?”卯足了力气再而三地疾呼:“你是疯了吗?会死很惨的知不知道?你这次……一定会死很惨的!”
  黑色的短发、黑色的瞳仁在夕阳橘黄色光芒的映照下象是镀了一层金粉,更显得这个自大男俊雅不凡了。挑了挑浓黑的眉毛,他激扬的声音破空而去:“不过就是去求婚罢了,求婚的是我,媒婆也是我,又何劳苏兄穷紧张!”
  看着意气风发的友人的张扬的笑脸,东道主苏建差点气绝过去,早知道就不要招待这位多情的李家大少爷来这美女如夏花般繁盛的江南小镇玩了,如今真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唉……看上谁不好,竟然看上她,她就算不是天上的月亮,那也是月亮旁边的星星啊!再说,她要是好娶,哪里需要等到他李大少爷初驾此地的今时今日!
  难道是他解释得还不够清楚?怎么就这么冥顽不灵了呢?
  前面是个三岔口,往北边去的那条路铺着厚厚的青石板,比驿道这边的石子路整洁许多,不过野惯了的马却不喜欢这规整的路,“噔噔噔……”马蹄声极响地跑了几步后就慢了下来。
  拍了拍马脖子,李吉雨笑着喝停了马,他觉得这片儿风景不错,可以散会儿步慢慢欣赏着。
  苏建无奈地摇了摇头,滑下马背,牵着马赶到李吉雨身边。
  “李兄,非这么干?”他还是有点不敢相信。
  这哪里是去求婚,这简直就是去自取其辱嘛!
  “你到底要问几遍啊?囉嗦。”李吉雨阔步在前,熨烫得十分服贴的西装背心将他挺起的胸膛衬托得格外伟岸。
  “那也是因为你足够变态。”苏建自然而然地接道。
  “这不是对方提出来的条件吗?我不过是爱屋及乌罢了,你也只要这样去想就可以了。”李吉雨一脸无所谓道,他哪里会怕,再困难的事他都能轻松搞定。
  “你啊,就是先天条件太优越了,家世好长相好能文又能武,久而久之便养成了世上无难事继而目空一切的怪癖啦!”
  “诶,你这是夸我呢还是损我呢?我啊,也是想得很清楚才下的决定。”
  “哈,想得很清楚!你当我是白痴啊。就昨天庙会上见了一面,又赶巧在西点铺里聊了几句,今天就迫不及待要去向人求婚了。哈,还真够罗曼蒂克的,但是,也相当的离谱呐!”
  “作为好友,你也试着站在我的立场去思考一下嘛!”李吉雨温文尔雅地替自己申冤,“你看,我也老大不小了,今年都二十有五啦。唸过四书五经又留过洋,这次回去就该继承祖业了。我家母亲大人总唸叨:‘成家立业,先成家后立业。’我这也是顺应天命啊!正好在这节骨眼上让我遇上了足以配得上我的相当不错的结婚对象。你我同窗五年,竟然不能给予我足够的理解,真是可悲啊!”
  “你小子少在这里给我装可怜,我能不清楚你的黑心黑肺吗?你是想娶个让大家满意的妻子。女人如衣服,不合适可以再买新的,只要压箱底的那件华丽得足够装点你的脸面就好。的确,辛冬媚是个不错的女人,我甚至可以拍着胸脯说,这前后五年之内,江南第一美女非她莫属。”
  “天下第一才女更是非她莫属,不仅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就连时事政治都能侃侃而谈,更甚者,还是位女名医,非此女不能胜任得了我李家媳妇之职啊!”李吉雨忙补充道,对辛冬媚这位美女兼才女是从头发梢满意到了脚趾尖。
  “唉……那个条件的期限可是一年,一年耶,就凭你这副花花心肠能挨过那漫长的一年吗?”苏建苦笑,不知该同情谁,好友还是那位“卡西莫多”?
  “啊啊……”李吉雨又是无所谓地一摆手,“船到桥头自然直。不就是先娶了她那个丑弟弟嘛!那样有情有义懂担当的孩子,想必也不会太为难我这个超级优秀的准姐夫的吧!”
  就在昨天挥别了他的那位堪称完美小姐的辛姑娘之后,他立刻就萌生了与之喜结连理的念头,然后当晚便从苏建那里或主动或被动地了解到了有关辛冬媚方方面面的很多事情,其中大部分反而是关于小姐的那位丑弟弟辛夏生的。
  听完辛家的辛酸史后,未加思索他却更坚定了“娶”这个念想。
  想那辛夏生当时小小年纪却能够在父亲遇难后义无反顾地舍身护姐实在是忠义非常啊!
  要娶,就两个都娶了,若将那个可怜又可敬的小东西弃之不顾他也于心不忍,反正于他又没什么坏处。
  苏建没好气地睨了老神在在的李吉雨一眼道:“你也别太一厢情愿了,那男人未必看得上你,听说之前也有为了美貌的姐姐而愿意先娶丑陋的弟弟的,可都被那丑男一口回绝了。”
  “不但心,我条件这么优越,哪是一般人可以相提并论的。”李吉雨笑答,神情懒散地看着随风飘落的竹叶三两片。
  “哈,这倒是,我家二哥跟你比还是差了好大一截啊!”苏建闷声闷气道,脸色有点发青。
  李吉雨扭头看去,受到不少惊吓地大睁着眼睛。“哇……原来有过那样的头撞南墙之痛啊!”不过很快就恢复了闲雅散漫的状态。
  “没错,堂堂粮油总会会长家的二少爷就在一年前被那个丑男拒绝过。”这也是苏建为什么这么不想同窗好友前去辛家的主要原因之一,不论成功与否于他来讲都不是件值得高兴的事。
  “那只丑小鸭还挺有个性的,怎么办,难度越大就越挑起我的征服欲啊。辛夏生,名字起得还蛮诗意的嘛。”李吉雨继续开着不痛不痒的玩笑。
  “诶,那可不是一般的丑啊!上次也是我陪着二哥来的,辛夏生那模样可是比鬼还骇人呐!你若非得顽固到底的话,我劝你还是做好被吓破胆的心理准备吧!”揭人伤疤是不好,可他更不想误人子弟,“那丑男似乎对自己‘卡西莫多’式的外表并不是很在意,脸上的疤痕也不知道用眼罩、口罩之类的东西遮挡一下,还老不拿正眼瞧人,说话的口气就跟行将就木的老古董一样沉闷,总而言之就是又丑又冷又傲。”
  “嘿,留点口德吧。”李吉雨皱眉,毕竟是自己即将要娶回家做“老婆”的人,容不得“闲杂人等”这样侮辱。
  “好,我住嘴,等会儿你自己收拾!”苏建颇郁闷地想,自己还真是“三生有幸”,竟然两次作陪去向那位江南第一丑男求婚。
  
 
  ☆、求亲(2)
 
  
  落日还坚持在竹稍上黏着,一批又一批觅食归来的鸟儿很快热闹了附近,这时的喧嚣反而使人心情愉悦,起码对没什么烦恼的李吉雨而言确实如此。
  “此竹是我栽此路是我开,丑八怪要想打此过就得留下买路财!”无预警的,无罪亦无知的童言在一小片竹林的后头响起。
  “丑八怪丑八怪……”起哄声越来越大。
  循声望去,透过稀疏的竹影,李吉雨大致看清了困在小孩群中的那个“众矢之的”。
  接过抛向他的对方的马缰绳,“去哪儿啊?”苏建诧异道,想追上去却被两匹目标不一致的马拖了后腿。
  李吉雨迈着流星大步赶到了事发地点,不由分说地将“受害者”扯到了自己身后。
  一见这位“凶煞煞”的大叔,再顽劣的孩子王都识相地先躲到了远处,再伸长了脖子装腔作势道:“丑八怪丑八怪丑人多作怪!我们才不怕你和你的恶鬼同党呐!”
  “要我替你们的父母管教下你们吗?一群不知天高地厚的臭小鬼!”李吉雨凶神恶煞地威胁道,总是过剩的力气却使错了地方,无意识地抓痛了丑八怪的手臂。
  眉头也不见皱一下,只是拨下了那只蛮横的手,临转身之前,辛夏生闷声闷气地丢下了两个字:“谢谢。”
  “丑八怪,夹着尾巴逃跑啦!丑八怪丑八怪,无能又无耻,只会找姐姐去告状……”孩子们得胜了似地笑着唱着跑远了,对他们而言不过是结束了一场玩腻了的游戏。
  “小无赖小混蛋,逃慢点非打折了你们的臭狗腿不可……”李吉雨边威胁边迅速且霸道地将辛夏生的手捉回。
  转过脸去正视这个傲慢的家伙,辛夏生一下子将李吉雨看了个真真清楚……
  唉……又一个被爱冲昏了头的登徒子!
  在辛夏生漠然又无奈的注视下,李吉雨反倒笑了起来,更毫不顾忌地伸手触上对方柔软却也苍白的脸颊,“怎么一点生气都没有?饿肚子了吗?”
  辛夏生斜着眼将脖子扭向了一边,无视拢绕心头的些许困惑,继续冷着一张脸道:“总之……刚才,谢谢。多余的……关心就不必了。”
  想借他去接近姐姐……唉,这又是何苦?情若真是两相愿,又怎会不相守?
  空着的右手将失落传递到心里,迫使李吉雨微愠地质问道:“你对待别人的态度总是这样充满了敌意吗?你嘴巴上说谢谢,心里却是在责怪我多管闲事,是吗?”
  心仿佛遭受一记重锤,“对,你说的都对,所以……”辛夏生略显焦躁道,“离我远点。”
  李吉雨也不知道为什么,看着辛夏生一瘸一拐正走远的背影,从未用错地方的怜惜之情竟油然而生。
  “诶,吃力不讨好了吧?嘿,这就叫做无事献殷情非女干即盗啊!李大少爷您老终于也踢到铁板了吧!哈哈……那小子丑是丑倒是一点都不傻呐!”姗姗来迟的苏建得意地嘲讽道。
  “滚一边去,缺德。”将“苍蝇”推到一旁,李吉雨毫不犹豫地拔腿追去。
  “诶……有异性没人性……”苏建伸长了脖子直嚷嚷,“李吉雨啊李吉雨,你今年不会是犯太岁了吧?以前怎么没见你这么『善良』过啊?”
  受到这样的“称赞”,也不见大男子主义的李吉雨回过头来“以牙还牙”。
  “这下好了,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动真格了的。”苏建真是越想越悔不当初,天知道他的这位同窗好友到底有多固执。
  绕了些路,辛夏生扶着门框跨进院里,从刚才起就没再搭理过紧跟着的李吉雨,将装满竹笋的竹篓放在祖母面前。“奶奶,来客了。”轻轻说完轻轻转身离开。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