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兰庭少爷+番外 作者:鲜鸭蛋

字体:[ ]

 
 
文案
 
一场车祸,改变了我的一生。
从天堂掉到地狱的感觉很不好受,却逼着自己去接受,去适应。
现在的我已经没有资格去怨恨他的不告而别,或许我所谓的恨,根本就是自己的自以为是。
我已经迷失在三年的纸醉金迷中,身体不由自主的颤抖、兴奋,沉醉的同时又开始自我厌恶。
当初那句不似承诺的话语成了我再也无法企及的妄想。
"叶唯,你还是很适合当内科医生的。"
——————兰庭是个吞噬人欲望的地方,它的魅力令人着迷,它的诱惑也令人恐惧。
 
【主攻第一人称,1vs1过程np,菊洁!菊洁!必须菊洁!】
 
内容标签:虐恋情深 阴差阳错 天之骄子 现代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叶唯 ┃ 配角: ┃ 其它:主攻,弱攻强受
 
  ☆、序
 
  遇到杨晟的时候,他只是个高中生,而我也不过高他一届。 
  第一次见他的时候,杨晟黑着脸傲气地看着我,似乎对谁,他都这样骄傲。 
  原本以为他是只傲慢的孔雀,渐渐相处后,才发现,这人阳光爽朗,跟他精致的样貌完全不符。 
  午后的阳光下,看着他躺在草坪上惬意慵懒的睡态,我发现自己似乎喜欢上了杨晟。 
  从没想过自己会是同性恋,可是一想到喜欢的人是他,也就觉得理所当然了。
  记得有一次解剖尸体的时候,杨晟注意着手上的动作,咕哝了一句,”叶唯,其实你就是个隐性同性恋。”
  我惊讶,愣了一下,只苦笑说“是吧!” 
  然后杨晟就没在说什么了,只闷闷地专注手术刀的走向。 
  我从没想过要跟杨晟表白,并不是害怕,只是觉得没有必要。 
  我喜欢现在的关系,不会太过亲密,也不会太过疏远。 
  朋友之上,恋人之下。 
  后来,我毕业上了医学院,选科的时候,想到有一次杨晟开玩笑说的‘叶唯,你还是挺适合当内科医生的。’ 
  我那时只笑了笑,却记在了心里。 
  第二年,我在新生录取表里找着他的名字,室友拍了我的肩膀说“叶子,你都找了三遍,还没找到?” 
  划过纸张的手顿了顿,笑道“他应该落选了,明年我再来。” 
  搭着室友的肩回去了,之后再也没来过贴着新生名字的橱窗,经过的时候也远远的避开了。 
  我知道,按照杨晟的成绩是能进医学院的,除非。。。是他不想。 
  黄昏的光晕溜进解剖室,往日安静却温馨的地方只剩下我一个人,在白墙上拉长了影子。
  一年后,我在A市的大医院当实习医生,转了好几个科,还是选择了内科。 
  实习结束后,我收到了医院的录取,在学院的解剖室呆了一天,我想我错了。 
  当初毕业时,杨晟就没说过要考同一所学院,是我自以为是了。 
  之后几个室友都去了家不大不小的医院,跟我关系还算要好的哥们也接到了那家大医院的录取,记得他跟我说“幸好我是外科的,不然就要被你小子比下去了。”
  当时老教授也高兴的说“叶唯,按你的能力,到了医院,不到两年就会升了主任。”
  我谦虚的应了声,面上带笑。 
  室友都羡慕我被大医院录取,但我一点也不高兴,心里反而说不出的难受。 
  毕业典礼那天,我出了车祸。 
  躺在地上,望着灰暗的天空飘下几滴小雨,血水模糊了我的视线。 
  脑里第一个想到的还是杨晟,我想我该解脱了。。。 
  睁开眼时,发现自己已经躺在了医院,医生说我昏迷了三天。 
  做了一上午检查,回病房的时候看到老妈提了午饭过来。 
  我吃过后,跟她说“过几天我就出院,好赶上火车。” 
  老妈突然就红了眼,泣不成声。 
  我想问她怎么了,心里却不安起来。 
  “小唯。。。”老妈说着什么我已经听不到了,原来我已经再也不能拿手术刀了。 
  我低着头,拽紧了被子。 
  往日的室友朋友听到我的事,说要过来看我,被我拒绝了。 
  我不想让他们看笑话,也不想看到他们眼里的同情。 
  那晚,我把录取书撕了。 
  我已经成不了医生了!
  我以为这已经是最糟糕的事了,结果我刚出院没多久,老妈却进了医院。 
  妹妹从学校赶回来,抓着我的衣服抽咽,医生说老妈得了胃癌,不过是良性的。 
  我一愣,心想着一定是医生误诊了,可我也算是个医生,知道老妈确实得了癌症。
  靠在医院的走廊上,头一下一下地撞着墙,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我家是单亲家庭,老爸早就在我四岁那年就去世了,这个家一直是靠着老妈打点小零工,当清洁人员支撑的。 
  我和妹妹的学费都是老妈辛苦攒出来的,所以后来我努力读书,参加各种竞赛,得了不少奖学金,连上大学也是用的免送名额。 
  我不想让老妈受苦了。 
  可是我这一次车祸的医疗费除了保险公司和肇事司机赔偿的,也用去了家里不少存款。 
  而现在已经付不起老妈现在昂贵的长期医疗费。
  老妈进病房的时候,老妈已经醒了过来,她拔了针头就要下床。 
  我忙按住她,扶着她躺回去。 
  老妈拉着我的手只说要回家,不住院,住院要花钱,她说她可以买些便宜的药吃着。
  我哭了,便宜的药能治病吗?
  最后,我决定去找工作赚钱。 
  投了简历,也挤进了人才市场,最后才发现,六年的医学成了鸡肋。 
  除了当医生,我什么也不会。 
  再学,我已经没那时间和精力了,去医院、药店做些开药的小职工,我又怕被问,明明有这么高的学历,为什么不去大医院?
  我只好临时找了份洗碗端菜的服务生工作,可我还是做不了多久。 
  我不能当医生,是因为我手腕骨折碎裂,现在好了却也拿不住多重的东西,手术是追求精准,而我已经做不到了。 
  连洗碗端菜,也成了个废物。 
  “玫瑰兰庭?”在人才网到处投了简历,一张帖子突然被我无意点了出来。 
  它的网页很华丽,黑色妖娆的背景,勾勒着殷红的花纹,紫色艺术体写着详细的话语。 
  我一愣,关了页面。 
  去给老妈送饭的时候,学校打来了电话,说妹妹上课总是睡觉,也开始经常逃课。 
  我听了只觉得不可能,妹妹读书一向很勤奋,成绩也都是最好的,她说过要跟我一样,拿奖学金,得免送名额,不让老妈费心。 
  妹妹很乖,也是个好学生,是不会做出逃课那种事的。 
  可电话打来的是妹妹的班主任,我不能不信。 
  我去了妹妹的学校,正好是放学的时候。 
  等了很久没看到妹妹的人影,我想可能是我错过了。
  正要回去,妹妹的一个同学认出了我,说妹妹已经走了,去西街了。
  我奇怪,那并不是回家的方向。 
  我让她带我去见妹妹,站在餐厅的门口,看到妹妹端着菜盘子小喘着跑来跑去,我心里升起了怒气。 
  推开门进去。 
  “哥!”她惊讶地看着我,然后移开了眼。 
  我二话不说,直接拉了她一路回家。 
  “哥。。。”妹妹颤抖地声音从身后传来。 
  “你不好好上学,去做什么服务生?”我冷下脸,只觉得失望。 
  “哥,我不要上学了,我不读书了,我要帮家里赚钱,给妈治病,我。。。”妹妹突然红了眼,大声嚎哭起来。 
  “朵儿。。。”心里的怒气一下子消了,愤恨地捶了墙,滑坐在地上。 
  我恨这样没用的自己! 
  回了房间,打开电脑,却莫名地点进了之前跳出的网页。
  晃神,正想着关闭时,薪水一栏让我停了动作。 
  拿出手机记了电话,却怎么也按不下去。 
  听着卧室外隐隐的抽泣声,叹气,最终还是按下了拨出键。
 
  ☆、第一章
 
  望着镜中陌生的自己,发现呆在兰庭的三年,我彻底地变了。 
  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感觉,只不敢承认这是自己。 
  往昔的青涩已经不再,温润的气息还一直伴着,却多了难言的韵味。 
  身上飘着淡淡的香水味,很厌恶,但已经习惯,也无法抹除了。 
  “小唯,你是在诱惑我吗?”身体落入了宽大的怀抱,我微不可查地皱眉,盯着镜子里多出的男人,笑道“林总,我该回去了。” 
  “小唯,再多留会儿,好吗?”他孩子气地蹭着我的脖子,很痒。 
  “林总,你包下的时间已经到了。”我挣脱他,去拿了衣服。 
  “那我再包你一天。”男人站在身后低吼,带着可笑的不舍。 
  “我请了假期了。”穿好衣服,对着他敛了眼。 
  “小唯!”他将我拉进怀里,吻了上来。 
  我并没有闪躲,安静地待在他的怀里,任由他亲吻。 
  “不是说到时间了吗?”男人埋在我的肩上咕哝着。 
  “顾客就是上帝。”我笑着推开了他。 
  “叶唯!”他愤怒地瞪视我,大吼。 
  我依然笑着出了门,“林总,你是我遇见过最可爱的顾客。” 
  兰庭是个放大人欲望的地方,它的魅力令人沉醉,它的诱惑也令人恐惧。
  其实说白了这就是个高档点的鸭店,而我就是个牛郎。 
  兰庭在西街的繁华区带,欧式风格的华丽建筑冠冕堂皇地接受路人各式的眼光洗礼。 
  每次进去,我总要嘲笑一下大门上的天使雕刻,纯洁下的- yín -靡吗?很可笑的设计。 
  现在已经是傍晚,兰庭的客人也开始多了起来,走廊上的艺术照在昏黄的灯光下显得格外动人。
  兰庭的竞争也是很激烈的,他们把最受欢迎的前十男公关的肖像按名次挂在走廊上,给那些顾客倒是提了不少方便。 
  既有独特装饰的韵味,又能激起男公关的竞争心思。 
  哼,双赢呢! 
  “叶哥,你回来了。”打招呼的是兰庭排名第五的Andy,因为长得娇小可爱,性子又活泼,所以很受一些年长顾客的喜爱。 
  “嗯。”我淡淡地应了声,绕过他去了休息室[POME]。 
  “等等,叶哥!”Andy拉住了我的衣摆。 
  “有事?”我问他。 
  “嗯,刚才有客人点名要你去。”Andy望了眼通道外面的大厅,因为我们在专用的通道里,所以并没有人注意到我们。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