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暗涌 作者:肉酱意面

字体:[ ]

 
    
    文案:
    *替身文。
    *简单概括就是:
    顾永年:你是我的替身。:)
    展瀚冬:不,你才是我的替身。:)
    *有狗血有肉。
    ***
    
    第一章
    
    幻灯机亮起,将展瀚冬的身影投在布幕上。
    肩宽腰窄,略瘦了一些,但隔着衬衣,仍能看到一点肌肉的痕迹。
    “御园万景第三期的进度,刘经理已经跟大家说了。我现在简单给大家介绍我们第四期的宣传策略。由于前三期的广告已经有了影响力,我们从第四期开始,会把宣传的载体扩充,核心再深化……”
    声音清朗,不蔓不枝。
    他在讲解的时候偶尔抬起头,一双明亮眼睛会投在顾永年身上。
    顾永年坐的位置很好,能看清楚幻灯的内容,也能看到展瀚冬的模样,还有青年劲瘦的腰身。
    顾永年曲起手指,在下巴上敲了一敲。
    今天回去,要怎么玩他才好呢?他十分认真地思考着。
    想了许多花样,想全都用在展瀚冬身上。好似不会厌一般。
    顾永年洗了一把脸,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他今年三十来岁,浓眉大眼,五官俊朗。只是因为眉毛生得略微低了些,不说话、无表情的时候,有些吓人。
    此时此刻就有些吓人。顾永年摸摸脸,揉揉眉心,勉强让神情生动了些。
    汇报结束。展瀚冬和同事回到各自的座位上。顾永年和几位副总回到了会议室,继续讨论。
    等他结束了会议,外头早已一片漆黑,只有办公区的灯还亮着。
    顾永年让秘书先走,自己在办公室里坐了一会儿,起身走到办公区。
    身为集团的老总,他很少会有机会走到这里,但他记得展瀚冬的位置。
    展瀚冬的桌子有些凌乱,他随手收拾了一把。桌上摆着一张照片,白色的木制相框,和一旁的水培白掌放在一起,很相衬。照片上展瀚冬笑得开朗阳光。
    顾永年拿起照片看了一会儿,指头在玻璃上重重地擦了又擦,按着青年胸口的位置。
    回到家中已近十点。他开了门,发现室内一片昏暗。正想按下开关开灯,一个略带酒气的温暖躯体向他扑过来。
    顾永年不太愿意亲吻他满是酒气的嘴,便推开了。
    “为什么喝这么多?”顾永年愠怒道。
    展瀚冬被他推得趔趄,背靠在墙上,懒洋洋道:“开心啊。”
    顾永年关了门,将玄关的灯打开,看到展瀚冬正笑着看自己。白天里整整齐齐的模样已经不见了,现在的展瀚冬双颊泛红,眼睛湿润,歪着脑袋看他,唇边一丝笑。那笑的意味如此明确,令顾永年身体微微发热。
    “顾总。”展瀚冬走近他,蹲在他面前,舔了舔唇,轻声说,“我想你了。”
    “展瀚冬!”顾永年喝道。
    “什么?”展瀚冬抬起一双醉眼看他,手指利落地拆了他的皮带,拉下裤链。
    “别喝完酒再舔我。”顾永年咬牙切齿,口吻有些凶狠,“去洗……”
    话音未落,玄关的灯突然灭了。
    顾永年:“……”
    这灯还没修好?他被展瀚冬的酒气熏着,更加头疼。
    黑暗中身前传来轻笑与说话声。
    “顾总,我不是展瀚冬。”那说话的人吻了吻他的器官,“你弄错了,我是范景啊。”
    顾永年背脊一凉,内里却被那声音勾得发热,勃`起了。
    那人又笑了一声,慢慢说了句“好吃”,把那玩意儿吞进嘴里。
    初识展瀚冬是在新员工的入职大会上。他高大帅气,在一众平平之辈里很醒目。
    一个月前终于将人带到床上,顾永年发现他是个雏。雏儿也不错,调教起来别有滋味。展瀚冬一张嘴和一条舌头就是被他教出来的,舔哪里、压哪里,可以用牙齿轻刮哪里,展瀚冬熟能生巧,现在已经很熟练。
    *器又热又硬,抵着展瀚冬上颚重重摩擦。展瀚冬被他顶得有些蹲不住,连忙跪了下来,退开了一些。
    “吃啊。”顾永年弯腰,摸索着抓起他的头发,“别停,不是说好吃么?”
    “嗯……”
    他挺腰又戳进了展瀚冬嘴里。展瀚冬连忙伸舌抵着柔嫩头端,这才让顾永年停了下来。
    展瀚冬的这张嘴是很厉害的,顾永年知道。他捋着展瀚冬的头发,就着弯腰的姿势将手从领口探入展瀚冬胸前,按拈着他的*头。
    “啊……”展瀚冬模糊地呻吟,*头被顾永年摸硬了。
    顾永年在他口里射了一次,强令他吞下去。展瀚冬很听话,吞了还卖乖:“真的好吃。”
    “灌不死你。”顾永年将他按在地上,令他转身趴着,扒了他裤子,往他后*里挖了一下。
    肠道软热,但略显干涩。展瀚冬并没有做好准备。被他抠了一会儿,展瀚冬才又爽又浪地喊起来。
    “要我干你吗,嗯?”顾永年也硬了,抵在臀缝上磨蹭,“要不要?嗯?”
    “要……要啊。”展瀚冬边说边笑,是那种发浪般的笑,“真是想你,一直硬着。”
    “开会时候也硬着?”顾永年扶着他臀部,冷笑着说,“怎么不出声叫我?你不是一直想在会议室里来一次?”
    展瀚冬没应他,身体绷得很紧。顾永年很快进入他身体,那姿势是强硬和不容置疑的。他知道展瀚冬可能会疼,但这是展瀚冬勾起来的——顾永年心想,不能怪我。
    展瀚冬一时说不出话,只是抖。
    像是发了慈悲一般,顾永年压在他背上,伸手摸他的脸,还挺温柔。展瀚冬脸上有些湿,是眼泪,有些黏,是他方才射的*液。顾永年又觉得十分恶心,将手在他衣上擦干净了。展瀚冬嘶哑地笑出声:“动啊顾总,里面都痒了……”
    顾永年骂了句脏话,扶着他腰猛烈地动起来。硬直的*器在紧窄肠道里摩擦、进出、深入。他拍打展瀚冬的屁股,撩起他的衬衣,压着展瀚冬的背。玄关的灯始终没有亮起,在黑暗中快感与刺激都比以往更甚,顾永年插了一阵,发觉展瀚冬里头在缩紧。他摸展瀚冬的前面,发现他居然就这样射了。“这么不经插?”顾永年有点惊讶,也有些得意,“这么快就射了?”
    “是啊……啊……哈哈……”展瀚冬的声音颤抖着,还带着点儿戏谑的尾音,听在人耳里,让人有点酥,“顾总太厉害……太粗太大……里面好满……”
    顾永年出了一身鸡皮疙瘩。他愤怒地在展瀚冬背上打了一巴掌。
    “别说话!”他咬牙道,“恶心。”
    展瀚冬笑了几声,真的不说话了。
    这一场做得浑身舒爽。
    顾永年起身开灯,顺便脱了衣服,径直走向浴室。
    洗完出来,看到展瀚冬也在主卧的浴室里洗完了,抱着筒薯片歪在沙发上看电视。玄关已经清理好,顾永年回头看看他,发现展瀚冬的脸还是红的,神情有点萎靡。
    他今天又主动又浪,虽说平时也这样,但始终不太对劲。顾永年问他是否有事。
    “多谢你。”展瀚冬紧紧盯着电视上的蔡康永和小S,眼神都没往顾永年身上飘,“你不是在会议上夸了我么?”
    顾永年:“……你们组做得很好,应该夸奖的。不是因为你和我这个……关系。”
    “知道。”展瀚冬点点头,仍旧不看他,“但礼尚往来嘛。”
    顾永年无语片刻,倦得与他再讨论。
    “顾总,给我换个位置吧。”展瀚冬突然开口道,“现在那位置太晒了,我不喜欢,你也不喜欢,对不对?”
    顾永年沉默了一会:“不能换。”
    展瀚冬这次终于看着他。
    “我他妈都装成范景给你操了,换个位置都不行,你烦不烦?这床是范景躺过的,我睡了,总不能那位置是范景坐过的,我也必须坐吧?”
    “别用激将法,不行就是不行,你只能坐那里。”顾永年强调道,“若你不是坐在那里,我也不会注意到你。”
    展瀚冬一脸“你他妈傻逼”的表情看着他。
    顾永年:“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展瀚冬皱眉倒在沙发上,恶狠狠道:“做得太狠,里头破了,我明天请假。”
    顾永年:“不行,明天有项目发布会,你要到场。”
    展瀚冬:“……”
    两人当晚差点打了一架。
    其实顾永年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展瀚冬会答应和自己在一起。
    展瀚冬是知道范景的存在的。
    他入职的第一天就有同事告诉他:你跟我们之前辞职的那个同事好像哦。那个好帅好帅的同事叫范景,名字也好苏哦。你坐的这个位置正好就是他之前坐的哦。
    等等等等。
    顾永年偶然从秘书那里听到了这件事,便悄悄去看了一眼。
    他发现议论的焦点正是那个在入职大会上给自己留下印象的年轻人。看完之后他便很生气。像吗?这家伙和范景像吗?怎么可能!
    半年之后的某个下午,顾永年经过办公区。当时外头日头正烈,阳光被遮挡物割成一条条,投进室内。展瀚冬坐在那里埋头核对文件上的数字,不时抬头和身边同事比对。阳光照在他年轻蓬勃的脸上,连头发都似乎在发光,举手投足的姿态何其好看熟悉。顾永年突然之间就发现,展瀚冬和范景,还真是挺像的。
    后来他主动向展瀚冬示好,展瀚冬还笑着问他,是不是找自己来当范景替身的。
    这和顾永年想的剧本不一样。顾永年厚着脸皮平静地承认了。
    展瀚冬立刻答应,竟然毫无不爽快。
    顾永年想过要给他点儿钱,但展瀚冬严肃认真地拒绝了。
    “不要让钱玷污了我们的感情。”他说。
    顾永年想了很久,想到现在,都没弄明白展瀚冬说的是什么感情。
    他们有感情吗?不就是只比所谓的“简单至极”深刻多一点儿的炮友关系吗?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