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要当小公举 作者:辛卯年

字体:[ ]

文案:
 
老公举和鸭百万。
 
被炒被甩还得绝症的人妻受立志当个备受宠爱的小公举,于是拿前夫给的分手费包了个鸭子。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怅然若失 恋爱合约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陈轻辰,许翰谦 ┃ 配角:孙耀南,陆文宇 
 
 
 
 
    
 
第1章 
    许翰谦敲了敲眼前的门,里面传来有气无力的应门声,调子拖得又长又远,带着几分漫不经心:
    “进——”
    许翰谦推门进去,诺大的包厢里只坐了一个人,电视开着却静音,唯有画面活力四射跳动着,把色彩投映在那个客人苍白的脸上,越发显得他心思难测。
    那个人翘着二郎腿仰躺在沙发靠背上,闭着眼睛不知道在想什么,许翰谦猜想他大概是谁家养尊处优的小少爷,一脸无所谓的天真。
    然而等那个人睁开眼他才发现自己想错了,这绝不会是小少爷,对方年纪不小,只是刚刚灯色昏暗,许翰谦一时看走了眼。然而这人面相虽然年轻,可是他眼里全是疲惫和沧桑。而疲惫和沧桑是需要时间来沉淀的,没有经历过岁月的玩弄,一个人的眼里断不会出现这样死气沉沉的光。
    许翰谦每次照镜子的时候,都要温习一遍这个道理。
    那个人慢条斯理开了口:
    “听说你在‘金盏’以温柔出名?”
    许翰谦推了推平光眼镜,用自己招牌的低沉温和嗓音回答他:
    “客人给的谬赞罢了。”
    那人只当他承认,接着问他:
    “包你三个月需要多少钱?”
    许翰谦一愣,仍然挂着温和疏离的笑容对他说:
    “先生,我们这里不提供这种长期服务。”
    “你辞职,我给你一百五十万,三个月结束再给你一百五十万。”
    对方不耐烦地打断了他,似乎笃定许翰谦会答应。
    许翰谦想了想,对他说:
    “可以是可以,但必须得等我办完辞职才行。先生您可以先留下联系方式,等我办妥了联系您。”
    那个人点点头,要求许翰谦拿出手机,把自己的姓名和手机号码输了进去,干净利落地走了。
    许翰谦知道有钱人怪癖多,正好他也打算辞职不干了,与其留着伺候各种各样的人,不如辞职跟着这位陈轻辰先生三个月,赚得还多得多。
    合算。
    许翰谦的行动力很强,三天后他便带着无数不多的家当坐在了陈轻辰的房子里。
    白天里的陈轻辰看起来比上一次还要懒洋洋,在大白天里也穿着厚厚的家居服,蜷缩在家里的沙发上。他掏出一式两份的协议,示意许翰谦自己看,一边无精打采地向他说明:
    “我打听过,全C市都说你温柔,会体贴人,这三个月你就怎么体贴怎么来好了,钱一分不少你的。等过了三个月,剩下的钱也会给你,今天律师也在,我们把协议一并签了吧。”
    许翰谦点点头,先拿起来一条条看过,总共也没几条,无非是要求他必须尽心尽力,或者维护他的利益。
    陈轻辰伸出一根梅花枝一样的胳膊,勾起茶几上的白瓷杯子,捧在手里,静静等着许翰谦看完合同。他这样盯着,许翰谦反而集中不了精神,不由自主去想这个人怎么和他手里的陶瓷被子一样,苍苍白白,还似乎脆弱得不得了,一碰就要散架了一样。
    看不下去,他干脆不看了,反正签完就给一百五十万,哪怕拖着尾款不给,赚得也是他。许翰谦果断签了名字,把自己的那份合约收到了包里面。
    律师也走了,不大不小的房间一下子就剩下他们这两个陌生人,气氛一时间不得不沉滞下来。
    然而陈轻辰似乎不在意,他总是一副没骨头的样子,不是靠着这里就是靠着哪里,软绵绵得像个橡皮人。许翰谦尴尬了一阵,看着陈轻辰昏昏欲睡的脸突然皱起了眉头,拿手背试了试陈轻辰额头的温度,咂舌道:
    “你发烧了?”
    突然被摸额头的陈轻辰微微吃惊了一下,接着就放松地笑起来,眼睛弯成两条缝:
    “你发现啦?”
    许翰谦无语,又想着合同要自己做个无微不至的恋人,那现在就要好好照顾生病的雇主才是。意识到这一点,他一开始的拘谨也没有了,果断抱起了干瘦干瘦的陈轻辰,把人送进卧室里,囫囵塞进被窝中。
    “你先躺着,温度计在哪里?”
    “那边衣柜低下。”
    他找来温度计,让陈轻辰夹到腋下,又打湿毛巾敷在陈轻辰额头上,问他:
    “家里有药吗?”
    “不吃。”
    陈轻辰这时候却不配合起来,翻了个白眼不肯告诉许翰谦。许翰谦懒得理他的小任性,在家里翻了一遍还真没找到药,干脆穿着衣服出去了。出去之前还帮陈轻辰倒了一杯温水放在床头柜上。
    等许翰谦买完药回来,陈轻辰已经睡了过去。怪不得他看起来总是一副没劲的样子,发烧的人总是没力气,什么都不想干。他弄醒陈轻辰,看着陈轻辰把退烧药吃下去。这时候对方的手机响了起来,许翰谦给他递过去,陈轻辰只皱眉看了一眼就挂断关机,翻身接着睡了。许翰谦看他睡得深了,才悄悄退了出去,给陈轻辰把房门关上。
    做完这一切,许翰谦觉得有点好笑,没想到第一天上岗就当起保姆,连裤子都没来得及脱,真是他从业这么多年最纯洁的一次了。
    第二天陈轻辰醒来,烧得没有那么厉害了,只是还是难受,赖着不愿意起来,冲着许翰谦哼哼唧唧地撒娇,要他给他做皮蛋瘦肉粥吃。
    许翰谦作为一个以温柔体贴着称的男公关,做饭也是一项必备专业技能,做粥当然更不在话下。做好了粥陈轻辰又让许翰谦喂他,喝了三口就不喝了,推着许翰谦让他滚远点。
    好在许翰谦这么多年更喜怒无常的更年期妇女都伺候过,陈轻辰这点脾气,在他看来和小奶猫咬人差不多,牙口都没长起来,一点杀伤力都没有。
    等到陈轻辰彻底清醒已经是晚上了,他喝着许翰谦新煮的紫米粥,笑眯眯的说:
    “不错,你通过测试了,要好好干啊。”
    许翰谦被他逗笑,摇摇头端着东西出去洗碗。
    
 
第2章 
    陈轻辰的烧很快就退了,他精神好了一点,一边坐在沙发上看新闻联播,一边对在厨房里做菜的许翰谦说话:
    “诶呀,有人照顾的感觉就是不一样,好得快多了。”
    许翰谦正“咄咄咄”剁着韭菜,陈轻辰烧好了就闹着要吃韭菜鸡蛋馅的饺子,韭菜必须得切得碎碎的还不能烂。他一边剁着,一边应他的话:
    “有我在,病多久都不用担心。不过你还是早点好起来比较好,不然我看着心疼。”
    “油嘴滑舌。”
    陈轻辰笑得心满意足,可惜许翰谦在厨房里做饭看不到。陈轻辰是真高兴,包来的这个小鸭子,比自己想象中的要好多了,不愧是夜总会里的NO.2,哄人的手段不错,情话张口就来,长得也好看,身材也好,买他不亏。
    陈轻辰这下明白资本社会钱的好处了,只要有钱,什么样的服务都买得来,贴心得不得了。从前他心气儿太高,另一半有钱却不愿意花,全部便宜了那些卖肉的小男孩。可惜自己没有早早领悟这个道理,现在明白过来,却没几天好花了。
    想到这里陈轻辰一阵可惜,算算包养完许翰谦之后手里还剩下五十多万,底气十足拿起电话定了一桌福满楼的叉烧包,让厨师直接带着材料来家里做现成的吃。
    晚餐的时候陈轻辰和许翰谦两个人面对一大桌子菜,吃得心满意足。陈轻辰心里高兴,他一顿饭既吃了韭菜馅的饺子,又吃了福满楼的叉烧,过瘾。
    过去要是他和孙耀南吃饭,一定是紧着孙耀南来,对方爱吃什么他做什么。可是孙耀南不爱吃韭菜,他嫌韭菜味道大,出去不体面。可要是孙耀南不回家吃饭,陈轻辰一个人又不舍得大动干戈包饺子了。
    现在好,不用工作,不用伺候那个毛病多多的主子,还不用顾虑钱花完了人没死,想干什么干什么,边上有个帅哥对自己唯命是从,这日子简直就是神仙过的。
    他陈轻辰今年四十有五啦,却没为自己活过几天,感谢相恋二十年的丈夫把自己扫地出门前给了一大笔分手费,让他得以过上这么美妙的日子。要是过两天自己想得起来,一定给他立个牌位好好上两柱香。
    许翰谦看陈轻辰吃着吃着停下筷子发呆,呆着呆着又嗤嗤傻笑,露出一个好笑又宠溺地表情,搛起一个饺子喂给陈轻辰。
    热乎乎的饺子碰到陈轻辰的嘴唇,他才如梦方醒一样回过神来,不好意思地吃下去,嚼了两下顿住,吐出个小拇指肚大的珍珠来。
    陈轻辰楞了一些,看着许翰谦,后者一脸坏笑:
    “恭喜。”
    陈轻辰好奇地捻起珍珠看了看,问他:
    “人家不都是包硬币么,你从哪里整了个珍珠包进去?这是真的吗?”
    许翰谦摇头:
    “硬币不干净,我就换成珍珠了,看着也好看。这珍珠都是人工养殖的,不值几个钱。”
    虽然不值钱,陈轻辰还是觉得高兴,他还从来没有像这样中过什么彩头呢,连再来一瓶都轮不上他。过去陈轻辰还想,大概是自己把所有运气都用来遇见孙耀南了,所以倒霉点也高兴;现在不了,现在他觉得之所以这么倒霉,就是从遇见孙耀南开始的。
    所以说人也有趣,爱他的时候,看哪里都顺眼,长颗痦子都是美人痣;一朝把爱意消磨了,又哪里都不得劲,觉得对方发旋儿的方向都不该长成逆时针的。
    这次陈轻辰吃着了个大珍珠,不管是不是许翰谦有意造成的,他都高兴。他一高兴,话就多了,拿腔拿调地夸了许翰谦几句,一个顺嘴把自己和孙耀南那点破事也想抖搂出来。
    许翰谦却不愿意听,他一副不赞同的表情,伸出自己修长的食指压住陈轻辰削薄的嘴唇,温柔地说:
    “不要说给我听,你可以放下,我怕我不能原谅他。”
    陈轻辰打个哆嗦,心说这小鸭子肉麻的话一箩筐一箩筐的,把心里那点不甘也就哆嗦没了。他刚刚只是憋得狠了,突然间想把这么多年的怨怼倒给谁听听,没人听那就算了。
    反正陈轻辰得了白血病,没几天好过了,临死之前潇洒为主,往事就留在风中吧。
    陈轻辰发现白血病的时机有点晚,治起来挺麻烦,但好好治还是能多活不少时候的。他有钱治,但是他不想活了。反正自己无父无母无儿无女,茕茕孑立形影相吊,治了才徒增寂寞,不如及时行乐。
    然而这话没必要说给小鸭子听,小鸭子听了容易增加心理负担。他还指望那个家伙能在自己生命里的最后几个月里送上一点温暖,让他这个伺候人伺候了半辈子的老头子也能享受一把被疼爱的感觉。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