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嘿!哥们儿 作者:醉爱夏意

字体:[ ]

 
文案:
     【文案】司明泽本以为自己的人生就是最惨的,直到遇到了一个比自己还惨的人,他才终于明白,自己从来都是无病呻*吟。
 
某天半路冲出一傻子。
 
“哟呵,他要跟我比鸟?”封诚。
 
“错,他是把你当娘们儿了。”司明泽。
 
“……”
 
【司攻封受,攻受皆man,莫逆CP】
 
 本文是我下部现耽的前传,十万字完结,每日多更,本月完更。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封诚、司明泽 ┃ 配角:季子茉、封洛洛 ┃ 其它:
 
==================
 
  ☆、【两位首长回老家】
 
  一辆北京军牌吉普在一条满是碎石子的马路上扬起了一阵土,卷起地上的小石子,在车轱辘压过后哗啦啦的落地,马路两边种满了冬麦田,有的是长方形的,也有的是正方形的,路两侧的麦叶子上积着厚厚的一层土,几乎覆盖了它们原本的颜色。顺着路一直往里走,成块的麦田逐渐少了,越来越多的蔬菜大棚逼近了这辆闪亮的大车。
  封家河村就在前面,差不多就几分钟的路程。
  “老司,前几年咱们回来的时候这里是不是还没有这么多蔬菜大棚呢?”岳何琼拉了拉司敬之的衣袖,指着车窗外一掠而过的一片白色,问道。
  司敬之正端坐在后座上闭目养神,见岳何琼有些兴奋的指着车窗外,就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瞥了一眼,成片成片的蔬菜大棚绵延到远方,“嗯。”
  岳何琼显然不太满意司敬之的反应,她回过脸十分无语的瞧了司敬之一眼,讽了一句:“你这是什么反应?敢情这不是你的老家,是我的啊?你不乐意回来就别回来,谁也没拽着你非要回来!”
  岳何琼这话说的,好像他司敬之就是个白眼儿狼,自己出人头地富贵了就开始嫌弃自己的老家。
  岳何琼不是第一次这么损他,司敬之早就习惯了,只是碍于开车的小宋在场,总要为自己分辨几句以证清白,“什么话!我就是累了不想吭气儿!”
  得,一激动方言出来了。
  岳何琼笑了一声,转头又看向了窗外,说道:“偶尔回来看看也挺好,等到明年明澈回国了,也带他来看看。”
  这句话可说到了司敬之的气门儿上,只见他冷哼了一声,阴沉着脸说道:“让他回来干嘛?在外面丢人还嫌不够,还要丢到老家来?生了两个儿子没一个让我省心的!”
  岳何琼一听司敬之这话明显就不高兴起来了,她抬头看了看坐在副驾驶上戴着耳机睡得正熟的司明泽,压低了声音和司敬之理论了起来:“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生了两个儿子没一个让你省心的?’儿子是你生的吗?啊?是你生的吗?!是我岳何琼生的!你这话明显是在埋汰我!”
  司敬之最受不了岳何琼这咬文嚼字的劲儿,“你别在这儿没事儿找事儿啊,我可没这意思。”
  什么?你说我没事儿找事儿?!岳何琼刚要发作,就听开车的小宋问道:“两位首长,前面聚了很多人,咱们是不是到地儿了?”
  司敬之和岳何琼都压低了头往前车窗看去,只见村口聚集了一大片的村民,敲锣打鼓的欢迎着。
  这是村里人欢迎他们的必备模式。
  “嗯,到了。”司敬之应了一声,下意识的整了整自己的衣服。
  岳何琼这个部队里的女人和一般的居家主妇不一样,虽然喜欢咬文嚼字儿却从不拿事儿,看见老乡们这么热情的欢迎他们,转瞬就将刚才的事儿抛到了脑后,“老乡们真热情,还没进村儿这心里就热乎起来了。”
  岳何琼这一顿夸呀,可是把司敬之捧的倍儿有面儿,那是,也不看看是谁的老家!
  “这叫乡风淳朴,和那些整天住在水泥疙瘩里的人不一样。”司敬之说着,摇下车窗朝一众老乡挥了挥手,一看这挥手示意的姿势就知道是位大领导,动作一气呵成。
  岳何琼听司敬之这话怪怪的,总觉得他是在说她,可这会儿子工夫她也顾不上找司敬之的事儿,也摇下车窗朝老乡们挥手。
  司明泽抬了抬眼皮,瞧了那不远处正敲锣打鼓的人群一眼后复又闭上,耳机里无限循环着《大悲咒》。
  车在村口停下,立刻就有村民围了上去。
  司机小宋连忙下车给岳何琼开车门,司敬之也推门下了车。
  “宝根啊,欢迎回家!这一路辛苦了呀!”村长封保国一把抓住司敬之的手,笑出了满脸褶子。
  司首长的原名不叫司敬之,他的本名特土,叫司宝根,司敬之这个名字是在他入伍之前改的,部队里几乎没有人知道这件事,只有岳何琼,常常在两人对峙不下时挖苦他用的,而这封家河村里的人却都只知道“司宝根”这个名字。
  “岳首长,宝根是什么意思?方言么?”司机小宋是司敬之手下的勤务兵,东北蛋子,他略略听得懂村长这一口的方言,却唯独听不懂“宝根”是什么意思。
  若不是当着一众老乡的面,岳何琼铁定是要笑出声来的,她压低了笑意,对小宋说道:“那是老乡们对你们司首长的爱称,财宝的宝,树根的根。”
  小宋一愣,脑袋瓜里想象着这两个字,随即便隐忍起了笑意。
  “保国哥,看你说的,这可是回我自个儿的家,心里得劲儿(高兴)着咧!”情是故乡切呀,看这平时不苟言笑的司首长的方言说的也忒溜了。
  “老爷子和二婶儿腿脚不利索,现在都在家里等着呢,咱们快回去吧!”村长又说。
  说道自己这一把年纪的老爹和老娘,司敬之眼中不禁有些湿润,他常年在外,虽说自己现在也混出了点样,原本也可以将老两口接到北京养老享福,却无奈他和妻子岳何琼都在部队里,即便是将他们接过去了,也没时间照顾,不如就在老家住着,街坊老乡还能帮忙照顾。去年年关他们有任务没有回来,只有司敬之的妹妹陪着父母过年,想想就觉得对不起他们。
  “走走,这就回去。”司敬之有些迫不及待。
  小宋从后备箱里拎出大包小包的东西,几乎挂了他一身,他走到岳何琼身边问:“小泽还在车里。”
  岳何琼回头看看车,皱皱眉,走到车边打开车门,“明泽,要去你爷爷奶奶家了。”见司明铎闭着眼睛没反应,她伸手拿下了他的耳机,“明泽?”
  司明泽的耳机被岳何琼拿下来的同时他就睁开了眼睛,他从岳何琼的手中接过耳机戴上,复又闭上眼睛,“你们先去吧,我认得路。”
  岳何琼能把司敬之损的头不着天脚不挨地,却唯独对自己的两个儿子发不起脾气,她想起司敬之在车上说过的话,其实对两个儿子心中有愧,作为父母,他们欠着儿子,在外人看来,生在部队大院里的孩子多么幸福,其实这就是一个变相的孤儿院,那些只有一方家属是军人的还好些,最怕的就是自己家这种情况,夫妻双方都是军人,大儿子司明澈十岁就被他们送出国读书,如今也不爱回国,小儿子司明泽今年才十六岁,却是心理医生那儿的常客,去年年关时,部队大院里的另一个孩子在点炮仗时误炸死了他的狗,结果被他捅了三刀。
  岳何琼不是没有想过转业下来照顾自己的儿子,只是作为一个军人,她也有强烈的使命感,常年在西藏搞科研,工作细碎冗长,不是说放下就能放下的,更何况她也放不下。
  岳何琼微微叹了口气,关上了车门,招呼小宋和司敬之一起进了村。
  司明泽闭着眼睛听着大悲咒,两个眼珠子在眼皮子底下来回动个不停,能看出来,他心里并不平静。
  不过这事儿搁在谁身上都不会这么快平静下来,他这个不是孤儿胜似孤儿的人即将被他的亲生父母再次“抛弃”,抛弃在老家这块广袤无垠的农村土地上。
  他习惯了,却不甘心。
  大悲咒戛然而止,耳机被他掐成了两截。
  这时,司明泽的耳边响起了敲打车窗玻璃的声音,他以为岳何琼还在车外,便还是紧闭着眼睛不看,使出吃奶的劲儿让自己平静下来,可这敲玻璃的声音一下两下三下,敲得他心烦意乱。
  啪!心中的一根弦断了,他蓦然的瞪大眼睛,多天的失眠在他的眼睛里织出了一张细密的红色纹路。
  车窗外,一个脑袋浸在夕阳里,红光从他蓬松的卷毛儿中穿透而过,打在司明泽的眸中,背逆着光看去,只能见两颗洁白的虎牙嵌在一团模糊中。
  车外的男孩儿又敲了一下窗户,见司明泽突然睁眼看他,明朗的笑了笑:“嘿!哥们儿,车不错,进去瞧瞧呗。”
  男孩儿身后又走过来一个人,两个脑袋并排挂在夕阳里。
  司明泽正在烦躁的浪尖上,却正好有猎物自动撞到枪口上,突然有了一种猎杀的轻松快感,无声的说道:“滚。”
  车外男孩儿的笑僵在了脸上,两个酒窝似乎也被寒风牢牢冻住。
  男孩儿以为自己听错,转头问向右侧:“他刚说什么?”
  右侧:“……他让你滚。”
 
  ☆、【整你丫孙子】
 
  “诚子,你这伤……疼不?”封洛洛推了封诚一下。
  封诚和封洛洛两人蹲在后村口的一棵大槐树下,将一把干草揉捏成了团子,左颧骨又红又紫。
  “你让我揍成这样看你疼不疼?”封诚挑起眉峰给了封洛洛一记眼刀。
  封诚乃封家河一霸,一向都是他让别人滚,从没有人敢让他滚的,打架也都是他揍的别人鬼哭狼嚎,从没被人这样干过,在外面吃了闷亏,回到家又被他老爹胖揍了一顿。
  这打击着实不小。
  封洛洛原本想安慰一下封诚,只是封诚这小子平日里基本没有吃过亏,猛的栽进去一篓子,还真不知道要怎么安慰他。
  “不成,老子不能就这么算了!”封诚将手里的干草团子摔在了地上。
  封洛洛本想应和一声,突然想到了什么,面带难色的说道:“可是我妈说那小子他老爹是北京的大官儿,咱们惹不起。”
  封诚一听这话更不乐意了,质问封洛洛:“他爸是大官儿怎么了?我又不是跟他爸干架,我就找那孙子!”
  封洛洛隐隐有种不祥的预感。
  “你要怕的话就别跟着,我自个儿就成。”
  “别,你自个儿我也不放心,回头再跟我生气。”
  封诚瞧封洛洛这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心里乐了,一把揽住封洛洛的肩膀,“成,够哥们儿,就冲你这态度,我封诚也得心疼你,瞧你这细皮嫩肉的,回头再让你妈给你废咯,这次哥们儿我就自个儿上,你就躲在我后面给我出出主意就行。”
  封洛洛兴许是沾了他名字的“光”,长得十分秀气,确切的说,可以算的上是女气,小时候身体不好,个儿也总是长不高,又瘦,和他同龄的男孩儿都不乐意跟他玩儿,只有封诚是个例外。
  两个人并排蹲在大槐树下闷声不吭,看着不远处的小屁孩儿一根一根的点炮仗。
  啪!啪啪!炮仗一个个炸开,凌乱的火星落在地上。
  封洛洛灵机一动,摇了摇封诚,说道:“我有个注意。”然后朝封诚勾了勾手指。
  封诚的耳朵凑过去,封洛洛轻声说着什么。
  封诚听的仔细,突然一咧嘴角,笑道:“行啊洛洛,这招够损,不过我看挺好。”
  农村里过年热闹的十分特别,家家户户吃过晚饭基本上都要出门遛弯儿,村儿里的电视机虽也不少,但基本都是黑白的,最牛的就数村长家的18寸北京牌彩色电视机,一到过年,有彩色电视机的这几家人都像商量好的,全都把自家的电视机搬到门口,吸引成堆的人去凑热闹,村委会每年都会组织在前村口搭上一个月的戏台,大戏一直唱到元宵节后,有的队里会把电影放映机搬出来,轮流的放那些老掉牙的革命电影。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