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看破不说+番外 作者:旺财123

字体:[ ]

 
    【文案】
    A暗恋B多年,C冷眼旁观,终于观不下去了。赵嘉林×沈砚(大概有互攻?)
    相关专业部分纯属瞎扯,大家见谅。
 
    1.
    沈砚第一次察觉到那两人之间的暧昧是研二那年。
    准确来说是赵嘉林单方面的,他头次见赵嘉林如此仓皇失措。
    导师是外科一把刀,今天台有大手术,沈砚跟台。
    他站了八个多小时,虽然不主刀也累的眼皮打架。
    拖着发麻的腿回到办公室准备值夜班,护士长一通电话过来,急诊,可能需要手术。
    “那人的家属神经病,一直喊要主任医师亲自看。这个点老大们都下班了,也就你能当人用用,赶紧的啊,说疼的厉害!”附院霸王花李姐,工作20年,沈砚这些小字辈只有被口头调涮的份。
    “谢李姐照顾还能当人。”他开个玩笑,挂上口罩匆匆出去找那个神经病家属及病人。
    结果一打照面,沈砚无语了。
    躺急诊室里哼哼着有进气无出气的是他同寝同学,药剂专业的袁少杰。
    站在旁边满头汗水脸色惨白的是不太熟悉的赵嘉林,袁少杰的哥们儿,艺术学院舞蹈编导专业的。看见沈砚这白大褂了一把抓住他的手腕,“医生你快看看他,他肚子疼很久了!”
    三月底的时节,那双修长的手冷的像刚摸过雪。
    沈砚皱眉,他不喜欢这种冰凉的触感。弯腰,检查询问一番心里有了底。
    “阑尾炎,跟李姐说安排手术室,马上手术。”他有条不紊的吩咐小护士,见赵嘉林还在直直地盯着他,简单解释:“是急性阑尾炎,时间有点拖久了要赶快手术。”
    赵嘉林看了下沈砚的胸牌,脸上写了一百二十个不放心:“能请你们主任医师做这个手术吗?钱不是问题。”
    沈砚被他这土豪言论气笑了,摘了口罩逼近他,镜片后目光犀利:“认识我吗?”
    旁边的小护士捂心口默喊好帅!
    赵嘉林愣了,这人眼熟,再扫一眼胸牌看到了沈砚两个字。
    袁少杰口里没少提这个名字。
    年年拿奖学金,医学院老师人人夸赞的外科学霸,大三就跟着导师拿手术刀实战了。
    “是你?少杰同寝室的……”
    沈砚懒得搭腔,重新戴上口罩,和两个护士一起把袁少杰挪到病床上推着往手术室飞奔。
    赵嘉林没再说什么,只是快步跟着,一路握着袁少杰的手。
    到了手术室门口沈砚瞟他一眼,示意他别十八送了。
    赵嘉林慢慢松开手,眼神却还焦灼在病人身上。
    这种深及骨髓的忧惧沈砚只在配偶和亲子关系的家属身上见到过。
    意识到这里,沈砚激灵了一下,打住思维专心致志割同寝的阑尾去了。
    术后三天,沈砚每天都能在袁少杰的病房里见到赵嘉林。
    这天例行查房,袁少杰哼哼唧唧对沈砚表示大恩不言谢,那条阑尾就给他作永久的纪念了。
    口无遮拦是姓袁的个人特色。
    沈砚眉毛都不动一下说不用客气,手术时突然想吃猪下水,已经割了一截小肠去爆炒了。
    袁少杰捂住伤口一脸的恶心。赵嘉林默不吭声在一旁盛鸡汤,嘴角挂了点笑。
    “要谢就谢你哥们吧,听护士说他背着你跑来医院的。再晚半小时你就可以向咱附院光荣捐赠遗体了。”沈砚替他做完日常检查顺口一说。
    赵嘉林扶着袁少杰坐好,又在背后塞个枕头给他靠,这才把鸡汤端上袁大爷的手。
    “他是我兄弟,应该的。”
    袁少杰笑嘻嘻的说是啊是啊,我跟嘉林不分彼此。
    沈砚看着面前这俩货,心里所剩无几的八卦魂活过来几分。
    一个装纯一个不知道是不是装傻,有趣。
    2.
    出院后,沈砚跟袁少杰和赵嘉林的来往变多了。
    袁少杰没心没肺,但还没忘恩负义,一直摸着肚皮那道阑尾手术疤痕感叹沈砚手艺好,不愧是天天在寝室练缝猪蹄的。
    于是沈砚夜班回来偶尔能吃上口热乎的夜宵,袁少杰请的。
    吃了一次冒菜两次馄饨后沈砚也不跟他客气了,直接点名要学校西门的杂酱拌面。
    袁少杰嚷嚷你个大少爷有吃的还选菜谱来了,等面穿越半个校区回来不得坨了啊!
    沈砚点头,不带可以,那兜零碎你自己给亮晶晶吧。
    忘了介绍,亮晶晶=梁晶晶,临床系一枝花。袁少杰最近卯足了劲要追人家,奈何专业不同,连系花的衣角都摸不着,只能求助同寝的沈砚。
    绝对带!别说半个校区,就是整个x大都没问题!袁少杰狂拍胸`脯保证。
    沈砚颇为嫌弃的拎起那一袋子花花绿绿的零食,出门上课。
    晚上回来已经11点了。沈砚刚走进宿舍大门,就见一个骑自行车的黑影飙过去,经过他身边时硬生生刹了车。
    才下课?
    是赵嘉林的声音。他单腿支地,路灯把影子拉的老长,额发上还有层夜雾凝成的水汽。
    沈砚点头:去了趟图书馆,你这么晚还过来?
    给少杰送点东西,那我先走了。赵嘉林笑一笑,蹬车离开。
    一进宿舍就闻到杂酱拌面的浓郁香味,袁少杰穿着睡衣窝在床上打游戏。
    沈爷回来啦?快吃面,还热着呢。
    听见动静袁少杰头都不抬的招呼他。
    沈砚慢条斯理的端碗,夹了一筷子面尝。
    确实还是热乎的,有效安抚了正在造反的胃。沈砚问,你还真跑去买了?
    让嘉林给带的,他们宿舍离西门近。
    等他送来再跑回去不一样远吗?沈砚故意问。
    没~事!他有车一族比我方便多了。袁少杰激战正酣,过了一会儿才忙里偷闲回答。
    沈砚点头,我算知道了,之前那几次夜宵也是托他买的吧?实在是高估了你的诚意度。
    袁少杰嘿嘿嘿,开始追问那兜零食的效果。
    以前没注意,经过这事沈砚才发现赵嘉林简直是袁少杰的保姆秘书兼助理。
    懒得出去吃,叫赵嘉林带饭;懒得去取钱,叫赵嘉林到大门外的取款机跑一趟;打球扭了脚,连沈砚这个同寝室的人都不知道,赵嘉林已经带着要涂要换的药来宿舍了,又交待又检查。明明是个俊朗帅小伙,偏偏让沈砚想到老妈子三个字。
    要不是赵嘉林也经常拿袁少杰追亮晶晶的事打趣,沈砚真要给这俩人颁奥斯卡小金人了。
    有一次三个人在食堂碰上了,袁少杰嚷嚷着一起吃饭,顺便打听梁美女的消息。此时他已顺利从沈砚那里得到了梁晶晶的电话及微信号,但人姑娘跟他不熟,还不敢造次。饭桌上听沈砚说美女下午要去逸夫楼听讲座,怕占不到座位。袁少杰一抹嘴,丢下最爱的黄焖鸡冲去帮心上人占座了。
    沈砚望着那一骑绝尘的背影,感叹人类的动物天性,为了求偶连懒筋三尺长的袁少杰都这么有动力。
    他其实不算懒,朋友真有事了他比谁都勤快。赵嘉林冷不防蹦出这么一句。
    沈砚问:这么隐秘的优点都知道,你跟老袁也认识挺久了吧?
    我们是老乡,高中那会儿就认识了。赵嘉林简单说了句,低头继续吃饭。
    难怪。沈砚心想还是由来已久的情结啊。
    3
    随着袁少杰跟梁晶晶的接近程度,沈砚的夜宵待遇逐渐消退。直到有一天晚上,沈砚又碰到前来送杂酱面的赵嘉林,话没说两句就急匆匆的走了,说是要排练。
    穿着白T黑裤爵士靴的赵嘉林显得格外修长挺拔,略长的额发在头顶后处扎了个小辫,两鬓剃的很短,看上去干净利落又有点不羁。
    这个形象在沈砚的脑海里留下深刻印象。
    他年纪轻轻审美却还停留在上世纪90年代,对男性留长发绑辫子那套很是嗤之以鼻,这回破天荒觉得还挺不错。
    当然这也是看脸来的,换了老袁那张婴儿肥的脸……沈砚摇摇头。
    回到宿舍就告诉袁少杰不用再请夜宵了。
    怎么了?有人请客还不好吗?袁少杰鼓着腮帮子嚼鱼丸,不用说,赵嘉林送来的。
    沈砚打开杂酱面盒子轻描淡写的说,夜宵吃多了容易得癌症。
    过了一个多月,正跟梁晶晶暧昧着的袁少杰突然找上沈砚,死活邀他去看学校的一个什么晚会。
    沈砚手上一个外语文献刚查完,头昏脑胀只想睡觉,完全不关心是歌舞团还是外星人要来演出。
    大周末的你不会还要去医院自虐吧?我告诉你别看是学校晚会,票可难抢了!不去就浪费了啊!袁少杰苦口婆心的劝他。
    沈砚撑着头闭目养神:说重点老袁。
    电话那头开始嘿嘿嘿:晶晶说人多热闹点,她还有点专业上的事想请教你。哦对了,嘉林晚上有节目呢,跟中央歌舞团合作演出,咱们不得去给他加个油?
    沈砚沉默了一下,答应了。
    他其实对文艺演出没什么兴趣,但想到那个白衣黑裤的身影,突然好奇他在舞台上动起来会是什么样子。
    晚上7:30演出在校音乐厅准时开始。袁少杰为了讨好未来女友居然抢到了靠前排的位置,视野很好。
    侧前方观众席是一群艺术学院的本科小女生,手里拿了花束叽叽喳喳的聊着天。
    赵嘉林的节目在第三个。枣红色大幕徐徐拉开,沈砚低头看节目单,上面印着古典双人舞《钗头凤。陆游与唐婉》,表演者赵嘉林(X大艺术学院舞蹈系研究生) 田梦(中央歌舞团首席舞蹈演员)。
    再一抬头,沈砚愣了。
    他认了好半天才确定那个聚光灯下白衣飘飘束发顶冠的俊美公子是赵嘉林。
    乐池里弦乐缭绕,“陆游”牵着“唐婉”的手看着她翩翩起舞,眼神里有千般深情万般爱怜,一揽腰一旋转都是缠绵悱恻的柔情。赵嘉林的动作舒展柔韧,几个颇有难度的托举和大跳都惹得台下女孩们尖叫连连。
    音乐情绪急转,东风恶,欢情薄,“陆游”历经磨难终究放开了“唐婉”。他的手、眼写满不舍和痛苦,田梦背对着他独自起舞,水袖纠缠如剪不断的情。赵嘉林拧身回旋,行云流水的动作间眼神一直没离开过女伴的背影。
    那眼神直到分离前仍饱含希望,只求有一丝机会能留住爱人。
    山盟虽在,锦书难托。
    结束前一声幽幽的长笛,两人各自缓步行到舞台的左右方,最后一次彼此回望,沈砚发现赵嘉林的表情寂寂如空,但眼睛里盈盈有泪光。
    观众席上很安静,周围还有女孩捂住嘴快要克制不住情绪落泪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