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老厨男和小吃客 作者:不知落

字体:[ ]

 
文案
小人物的爱情,
男人40一支花,
38岁的宋世平温水煮青蛙,
想要捕获对方的心,先得捕获对方的胃,真理!!!
 
小短文
 
内容标签:甜文 年下 种田文 近水楼台
搜索关键字:主角:宋世平,朱焱 ┃ 配角: ┃ 其它:
 
  ☆、第一章
 
  宋世平睁开眼睛,四处扭转了一下,看着陌生房间,默默回忆了3秒钟。
  哦,是的,昨天搬家了。
  深吸一口气,坐起来伸了个懒腰,捡起掉在地上的羽绒服,掏出一包红双喜,瞄一眼,小吹了一口气,最后一根了。
  裹好羽绒服,拥着大棉被,靠坐在床头,摸出打火机,点上红双喜,端着空烟假装烟会缸,眯着眼开始打量他的新居。
  房间内陈设很简单,一张单人床,一个简易衣橱,一张小书桌,一张小圆凳。
  单人床双面贴墙摆放,稍微挪下屁股,伸伸胳膊就可以推开窗户,外面阳光看起来很不错,照得房间很亮,一会出得买个窗帘。
  床正前方就是一个小小办公桌,也是双面贴墙放置,桌子上摆满了大大小小的马夹袋,都是春节回家里老娘准备的各种吃食。电脑包放在房东提供的是四脚圆椅上。
  地上是自己带过来的折叠凳,钓鱼包,行礼箱等。简易衣橱,就放在床的左手边。柜子明显不够用,得想办法归置出一些空间才行,好在床是空的,可以做储物柜用。
  开门进来就是迷你厨房和迷你卫生间。迷你厨房的小灶台上摆上电磁炉电饭锅和各种调料就满满当当的了。碗筷还得另个想办法找地方。
  迷你卫生间只有一个坐便桶和洗漱台,没有淋浴设施,洗澡什么的要在外面的大卫生间。
  还不错,宋世平点点头,可是一想到那房租也很不错,不得不低低的“CAO”一声。
  这是他租的最贵的一个屋子了,不到20个平方,1200一个月。
  赶上这个地区市容建设,全面拆除违规建筑,原来500的私房小间住不到了。
  宋世平是个勤俭节约的,70年代的农村娃都是这样的。
  宋世平没念过大学,8岁开始上小学,13岁读初中,16岁考的中专。
  那时候的农村,大学对一个农村的初中生来说太遥远了。好些孩子初中毕业就不再念书了,大多出去学个手艺,要么外出打工,或是上个技校之类。当然也有念高中的。
  宋世平的父亲小学没毕业,母亲不识字。儿子学习好,夫妻俩很高兴,希望儿子将来也能是个知识分子,不要像他们一样只能靠土地吃饭。
  面朝黄土背朝天的日子很艰难,只有做了城里人,国家才管工作,才管吃饭。
  念高中?考大学?
  开玩笑,有几个考上的,那得是多优秀的孩子,宋世平显然不在这个可能之内。村里这两年就没出过大学生。陈老师女儿考三年才考上,贾支书那个四眼儿子这不也考了两回都没考中,还有谁谁家的上了高中还不是一样出去打工了……
  大学对宋世平来说是一个想都不敢想的梦,能早些出来工作,减轻家里的负担,这才是儿子应该做的,其他的……宋世平很懂事也很努力。
  19岁年中专毕业后,工作是包分配的,宋世平进了县城一家小有规模柴油机厂。工作后的宋世平踏踏实实,兢兢业业,抽空还函授了个大专。
  22岁时,经人介绍恋爱结婚,妻子王娟是正宗城里人,还是个中学老师,和宋世平一般大,农村的小伙娶了城里的女知识分子,宋家很满意。
  24岁的时候迎来了新生命,女儿宋佳佳,作为一个普通的老百姓,
  宋世平有妻有女,有家有爱,工作顺利,父母身体健康,夫复何求?
  然而,25岁时,宋世平的父亲意外去世了,年仅45岁。宋父小学没毕业,典型的忠厚老实,吃苦耐劳,爱家顾家。别人都外出打工做瓦匠的时候,宋父凑钱弄了部拖拉机,农时替人家耕田播种,闲时拉砖头,拉水泥,四处接活,没日没夜。
  挣钱不比外出打工少,还能照顾家里,所以乡下宋家的日子也是红红火火,二层小楼,大院子,蚕室,猪窝,鸭架,鸡舍,农家小院该有的宋家都有,还有余钱赞助儿子城里买房。
  宋父是在一个雨夜出事的,第二天在大河里找到的,开了十来年拖拉机的宋父,一个路口没拐过来,连人带满载水泥的拖拉机栽到大河里去了。
  也是那年,宋世平所在的工厂倒闭,已经是个小管理的他也不免失业。
  28岁时,宋世平和妻子签了离婚协议书,房子存款归了王娟和女儿。
  31岁时,宋世平告别了母亲,祭拜了父亲,离开了家乡,来到上海,拎着简单的行礼,开始魔都的打工之旅。
  求职的过程很艰辛。那时候的宋世平还是很有一腔热血的,可是函授大专证书加10年断断续续的工作经验在这个城市实在太不够看了。
  为了能在上海落脚,宋世平做过中介,跑过保险,站过超市,打过信用卡……
  宋世平是四年前进的现在的公司,算是做回老本行,和机械搭上那么一点边。
  这家公司是做割草机,有柴油机厂的工作经验,宋世平这家公司技术支持,名片上印着宋世平工程师。宋工就经常自嘲自己就是个扳扳手的命。公司氛围不错,同事们大多也很好相处,偶尔去外地出差,大多数时间都是在上海,朝九晚五,做五休二。
  如今的宋世平已经三十有八了,年轻的时候有过和各种美好的期,在经因过丧父,失业,婚变及失败后已所剩无几,多年的辗转,刚来上海时奋力一博的勇气也已经荡然无存。现在的宋世平只希望工作顺利,平平安安,身体健康,多存些钱,孝敬母亲,抚养女儿。
  是的,尽管前妻表示,离婚时财产都她带走了,不需要他尽抚养义务。
  事实上王娟确实把女儿教得很好。就是再婚后,也没让女儿受一点委屈,王娟现在的老公对女儿也是视如己出。
  可是宋世平每周给女儿电话,每月给女儿抚养费,同时每月都为女儿存下一笔定投,每次回家都争取和女儿团聚。
  这是一个做爸爸的坚持,总希望在尽自己所能,给到女儿最好的一份,不管是金钱上,还是感情上,他已经愧欠很多了。
  女儿已经初二了,明年也要中考了呢,女儿的志愿是考上县里最好的实验中学,说是将来要考名牌大学。
  “嘿嘿,小丫头,”想到女儿,宋世平得意的扭了扭脖子,“比她老子有志气,这么小就知道要考什么大学了,想当年,老子是想都不敢想呀。”
  使劲抽完最后一口烟,裹了裹烟盒,做了个漂亮的起手式,环顾一周,没找到垃圾篓。团了团烟盒,起床劲下去了,这尿也憋很了,掀开被子,吼一起“起床!”
  找到昨天放垃圾的马夹袋扔了进去,心里再次对房东的节省表示了敬服。
  今天是周末,要做的事很多,要买的东西也很多,冰箱和一些杂物还在原来的地方,不知道收废旧的老王三轮车空不空……
  洗脸刷牙,清空肠胃,收拾屋子(这条其实没有,就拉了拉被子),宋世平用10分钟把自己收拾完。摸出笔,扯了张台历上的便条纸,开始列清单:窗帘,垃圾篓,菜篓,杯子,厕纸,盐,米,面……林林总总一大堆。最后打开窗户,哼着小曲出门了。
  这套房子是个四室两厅的,被做成了五个小套出租,现在查群租查得厉害,不敢隔太多。
  站在成了过道小厅里听到娃娃哇哇的哭喊和他妈妈的训斥。宋世平在心里撇了撇嘴,我女儿两岁后很少少吵闹了,乖巧得不得了。
  听房东说,这里一共住了五家人家,最大的一间住着一对夫妻,带着个三岁的儿子。另外三间两男一女,80后90后,就他一个老头子。
  一天下来收获很大,东西差不多都补齐了,还淘了个二手的床头柜和单人床能搭上。周边的菜场,便利店,超市,杂货店,面馆,菜馆,公交站等宋世平都一一踩过点了。毕竟要在这周围生活一阵子,准备工作要多做一些。
  一直到晚上8点多才回到回到这宿舍,对,宋世平把这叫宿舍,就像刚工作时分配的宿舍一样,只是睡觉的地方,不能算家。
  过道里的节能灯24小时亮着。五个房间的门都锁着。有过群租经验的都知道,进出门千万记得随手关门,不然房间稍微值钱点的东西一眨眼就可能就不见了。
  宋世平经那台老掉牙的超厚笔记本就差点被人顺走,如果不是发现的急时,强令房东锁了大门,搜遍每个角落,最后在洗手间里出来的,当然贼没抓到。
  新的环镜,新的领居,宋世平并不打算一开始就有太多的亲近,做个点头之交就好。这些年下来除了换工作换同事,就是换房子房邻居了,搬了七八次家了,接触少的估计走在街上都认不出来。能够保持联系的也就那么一两个人。
  可能每个人的时间都太紧张了,哪舍得浪费在在这些过客上。                        
作者有话要说:  作者无活说
 
  ☆、第二章
 
  
  最开始知道朱焱,是从房东那里。
  老李是个二房东,安徽人,人还不错,虽然有些小气。可能是宋世平面相不错,人好相处,四十后半,偶尔一起抽烟聊天。
  老李在点评了所有的房客情况时,说到这个打网球的朱焱,“这小伙子,这长得不错,大长个,精神,一看就是练过的”
  网球?不会,宋世平乒乓打得不错,上中专时还打过校赛,工作后同事也经常一起切磋,偶尔也会挥挥羽毛球杆。平时球赛也只看乒乓球赛和足球。网球,对他来说有那么点高端,不懂。
  正式见到传说中的朱教练在周六晚上。
  宋世平找房子的第一条件就是要可以做饭。平时还好,下班早就自己简单弄点吃的,下班晚就在外面小馆子点个面条,盖浇饭什么的。
  周末没有特别重要的事,宋世平都会整几个好菜,生活已经是这样了,不能再没滋味没味吧。钻研一下厨艺,犒劳一下自己,是他为数不多的兴趣之一。
  宋世平屋里那个迷你厨房,太小了,活动不开,平时小炒小热还行,周末就完全不够用了。所以周末,宋世平一般都把他的家伙事儿搬到公用厨房,大显身手,偶尔和三口之家的小爸爸交流下心得。
  碰到朱焱时,宋世平端着一盘香菇青菜,一碗老豆腐烧肉,正哼着那首“咱老百姓,今儿真高性”从大厨房往自己的房间去。看到一活人,灯光下还真是一帅小伙儿,出于生活在一个屋檐下的应有的礼貌,就打了个招呼。
  “朱焱吧,回来了呀?”
  “啊?”朱焱没想到有人和他说话,门开了一半,“呵呵,是,您是?”
  “啊,我住这间,我姓宋,宋江的宋。”
  “哦,哦,宋哥,宋哥好”小伙子也挺有礼貌,一笑8个齿,练过的。
  宋世平还是被这一声宋哥给叫爽了,这么年轻的小伙子喊我哥,嘿嘿,无声的笑了笑,“吃了吗?”
  标准的一个中国式问候语,和你好一个意思的,千万别当真。当真你就二了。
  朱焱也不想二的,一般也就是打个哈哈就过去了,可是看着灯光下端着两盘菜笑眯眯的宋世平,“还没,”就这么蹦出来了,顿了下,又补充了一句“不知道吃什么?”
  “哈,”宋世平心里倒是愣了一下,面上倒是不显,还很快做出邀请,很是热情,“太好了,一起?也尝尝我的手艺,今天菜不少”说着还又伸了伸胳膊,显了显他的杰作,进一步调馋虫,“还有白萝卜排骨汤,和凉拌干丝”。
  人都这么热情了,再拒绝就是过份了,朱焱爽快的答应了,
  “好嘞,一会就来,那个,宋哥,三得利???”
  “哈,行的”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