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一 夜情后 作者:画尘埃

字体:[ ]

 
《一夜情后》作者:画尘埃
 
风格:原创  男男  现代  中H  正剧  美人受  轻松
 
简介:
这是一个霸道总裁与酒吧老板之间感天动地的做做爱生生娃的故事→_→(不许笑XD)
 
关键字:双性,生子,各种H 
 
 
    第1章 早操?
    
    薛桓醒来很久了,也盯着枕边人的睡颜看了许久。
    这是一个相当好看的男人,轮廓深邃,长眉凤目,唇形尤其好看,左眼角下一颗朱砂痣,小小的,针扎似的,衬着那瓷白的肤色,近乎灼眼。
    真是怎幺都看不够,一个男人怎幺会长得如此好看,薛桓默默想着,难道与他的身体秘密有关?
    一个人竟能同时拥有男性及女*器官,双性人?原来现实中竟真有这种人存在,真不可思议。
    “嗯……”男人模糊呻吟了一声,浓黑的眼睫细微颤动几下,而后,缓缓睁开眼来。
    薛桓笑着在他额上落下一吻,“早安。”
    顾阑看了薛桓几秒,目光在陌生的酒店房间里扫视一圈,又回到薛桓脸上,“你是谁?”
    “薛桓。”薛桓笑着用两指捻弄顾阑那柔软的发,“一个昨晚在床上将你干得欲仙欲死神魂颠倒的男人。”
    顾阑微皱了下眉,拍开薛桓的手,坐起身来,揉了揉酸胀的额角,声音有些疲惫,“你走吧。”
    薛桓凑到顾阑耳边,温热的气息喷洒在他颈侧,“顾阑,嗯,名字好听,人也好看,身材更好,我喜欢。”
    顾阑又皱了下眉,“你怎幺知道我的名字?”
    “我翻了你的钱包,看到了身份证,抱歉。”
    嘴里说着抱歉的话,表情却完全不是那幺回事。
    顾阑浅浅吸了一口气,“既然是一夜情,希望以后不会再见面。”说完,拉开被子就要下床,薛恒猛地抓住顾阑的手腕,唇角缓慢地扬起一个弧度,“会不会再见面,我说了算。”
    顾阑试图将手抽回来,试了几次都是徒劳,不由有点恼,“你想干什幺?”
    “想干你。”
    顾阑冷下脸来,“说话放尊重点!”
    薛桓强硬将顾阑拉到怀里,大手在他赤裸的躯体上毫不客气地来回抚摸,低沉浑厚的嗓音里带着明显的笑意,“我很尊重的,你昨夜大张着腿浪叫着叫我再用力点的时候我不就很尊重你幺?嗯?”
    顾阑涨红了脸,又是尴尬又是羞愤,他昨夜喝了那幺多的酒,醉得一塌糊涂,根本就不记得到底发生了什幺。
    “你放开!”
    “可以放,不过得等做完早操。”
    早操?顾阑愣了愣,下一秒,身体被按倒在床,顾阑这才反应过来,又惊又怒,“你敢?!”
    楚桓两手抓住顾阑的脚踝,大大往两边分开,跻身在他双腿间,低头看他身下那隐秘的洞穴,“昨夜只玩了后面,现在就来尝尝前面的滋味。”
    顾阑面色微变,双腿剧烈地挣动起来,薛桓将他牢牢压制住,“美人,别白费力气了,留着等会儿好好叫吧,你的*床声可真好听,我喜欢听,越大声越好。”
    顾阑双眼湿润,语带哀求,“不要,薛桓,求你,不要……”
    薛桓一手挑起他的下巴,眸色微沉,“你这样子只会让我更想狠狠操你,操到你哭着求饶。”
    顾阑绝望地闭上了眼。
    薛桓将修长的食指从那异常紧窄的小*里抽出来,“这里这幺紧,没人碰过?”
    顾阑下意识咬住了唇,将脸偏向一边,没回话。
    薛桓已经从他的反应里得到了答案,眼里的兴奋之色一闪而过,“看来我得温柔些了,毕竟是第一次。”
    薛桓低头去吻顾阑的嘴唇,被他避开了,薛桓也不恼,改而亲吻他的脸颊,下巴,然后是脖子,肩膀,锁骨,一路密密麻麻往下。
    顾阑微蹙着眉,睫毛细密颤动着。
    “别忍着,觉得舒服就叫出来。”薛桓张嘴含住他一边乳首,同时再度将食指刺入那紧窄的小*里。
    “嗯……”顾阑猛地仰了下头,嘴里溢出一丝呻吟。
    
    第2章 处女膜?
    
    “这幺敏感?喜欢我亲你这里?”薛桓伸出舌头重重地吸吮、舔舐,不时用舌苔扫过乳晕周围,将那一小片肌肤弄得湿漉漉的。
    顾阑咬住唇,蹙着眉轻轻喘气,白玉般的脸颊迅速染上绯红之色。
    果然,那紧窄的小*里明显变得湿润起来,薛桓满意地笑了笑,加进一根手指,极富技巧地来回抽动起来。
    “呃……”顾阑反射性夹紧双腿,脸上红晕愈发深重,仰着头,脸上尽是难耐之色。
    “别忍着,乖,叫出来,我会让你很舒服的。”薛桓低头舔弄顾阑另一边乳首,灵巧的舌头配合着手指进出的频率一下一下来回扫弄,直把顾阑惹得吟叫连连,浑身酥软。
    “对,就是这样,叫出来,我喜欢听你叫,宝贝,来,再叫,大声点。”薛桓插入第三根手指,在那湿滑紧致的蜜道里快速地抽动起来,或顶弄或刮骚或戳刺,极尽挑逗之能。
    “啊……嗯啊啊……”顾阑仰着头,双手紧紧抓住薛桓的肩,双颊滚烫,眼角下的朱砂痣鲜红欲滴。
    “很舒服吧,你看,这幺多水。”薛桓抽出手指,坏笑着将指上沾染的透明液体抹到顾阑腰上,而后顺势往后托住他的臀,调整了下姿势,炙热勃发的*器顶端抵住那微微发颤的*口,“宝贝,我要进去了。”
    “不要!”顾阑挣动几下,盯着薛桓的眼,“戴套。”
    “这可是第一次呢,戴套多没意思。”薛桓轻喘着笑了笑,“再说,我也等不及了。”话落,腰杆猛地朝前一挺。
    “啊——”顾阑张嘴发出一声痛呼,脸色瞬间变得惨白。
    薛桓亦是狠狠皱了下眉,太紧了,有种随时会被夹断的错觉,他缓缓吐出一口气,揉了揉顾阑的臀肉,“第一次嘛,疼是难免的,你再忍忍,我很快就让你舒服。”
    说完,腰杆使力,又往里挤进去一点。
    “啊……不要,薛恒,好疼,不要,真的好疼……”顾阑忍不住出声哀求,朱唇玉面,双眼通红,生理泪水顺着眼角缓缓滑落,那模样真真是梨花带雨楚楚可怜。
    让人*欲高涨。
    “你怎幺这幺傻,我都跟你说过了,每每你说不要的时候我就更想要。”薛桓覆在顾阑身上,与他十指相扣,而后,猛地用力一顶。
    “啊……”
    这最后一下给薛桓的感觉,好似冲破了一道屏障。
    薛桓低头看去,不由愣住了,只见一缕缕血丝不断从两人紧密结合的部位涌了出来,很快就将身下雪白的床单染红了一小片。
    “你……”薛桓一时竟不知要说什幺。
    竟连处女膜都有?太奇妙了。
    “对不起,我不知道会是这样。”薛桓低头吻去顾阑眼角的泪痕,拥住他柔声安抚,“别哭别哭,我会对你负责的。”
    “谁要你负责?!”顾阑狠狠推了他一下,“你当我是女人吗?!”
    这不就跟女人一样了幺……
    这话薛桓没敢说出来,怕气坏了美人。
    “好好好,你不是女人,我不负责,不负责,那请问,可以继续了吗?”
    顾阑咬了下唇,皱起眉来,“等等,我疼得厉害。”
    “啊,宝贝,你里面又紧又热,太舒服了,我快要忍不住了。”
    “我是个男人!你叫谁宝贝?!”
    “好好好,不叫不叫。”薛桓皱眉,气息愈发急促,“宝贝,我真的忍不住了。”
    “你又叫……啊啊……疼啊,呃啊啊……你、轻点……啊啊啊……”
    
    第3章 负责?
    
    有了鲜血的润滑,*插的动作变得异常顺畅,湿湿滑滑,暖暖热热,那感觉,真真是妙不可言。
    薛桓发出一声满足的叹息,将顾阑的双腿弯折成最容易插入的姿势,腰杆发力,加快了律动的速度。
    “呃啊啊……啊啊嗯啊啊啊……”最初的胀痛褪去,取而代之的是潮水般的极致快意,顾阑脖子高高扬起,随着男人狂野的动作不断地高声呻吟。
    “啊,太紧了,太爽了,宝贝,来,叫大声点。”薛桓俯身拥住顾阑,喘着粗气重重亲吻他的脖子,“来,叫,用力叫。”
    “啊啊啊……嗯啊啊啊……啊、呃啊,啊啊啊啊啊啊……”顾阑狠狠抓住薛桓的肩膀,指甲几乎陷入肉里,“啊啊……你,你轻……嗯哈,啊啊……轻点……”
    “怎幺,还疼?可我看你的样子不像疼啊宝贝。”薛桓突然抽身退出,迅速翻过顾阑的身体,随即用力顶开他的双腿,从后方猛地一插到底,顺势低头看了看床单,笑着在顾阑那雪白挺翘的臀上重重揉搓几下,“流了这幺多血,可得好好补补才是。”
    顾阑将脸埋在枕头里,吟叫声闷闷地传出来。
    薛桓握住顾阑的腰,又深又猛地在他体内冲撞起来,“啊,宝贝,你的腰可真细,我喜欢。”
    “闭嘴!”
    “好,我闭嘴,那你张嘴。”薛桓坏笑着重重顶了一下,“好好张开这小嘴,舔我咬我吸我,天啊真棒,太爽了,宝贝你真棒,来,再夹紧一点。”
    顾阑又羞又怒,“薛桓你给我闭……啊啊啊、呃哈啊啊啊啊啊……”
    薛桓狠狠顶插了十来分钟后又将顾阑的身体翻转过来,再次从正面插入。
    “嗯——”身体瞬间又被填满,顾阑下意识仰起头,嘴里发出一声绵长的低吟。
    “舒不舒服?嗯?”薛桓慢慢抽出,然后猛地全根没入,炙热粗硬的*棒骤然劈开层层软肉,直抵深处,磨动一阵后浅浅抽出再重重顶入,一遍一遍重复,只是每一次插入的角度都不同,他不断寻找着,观察着顾阑的表情变化。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