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塑料玫瑰 作者:三里河

字体:[ ]

 
 
文案:
     郑源是个屌丝。
 
就算披上长得帅(晒得黑成煤)、有房(房龄30年以上的老公房)、有车(四手美利达)、玩儿摇滚(曾经)这些外皮,他依旧活脱脱地在资深屌丝的道路上不断晋级。
 
屌丝郑源明白:这个世界上,有一个最能望梅止渴,也最不能当饭吃的东西,那就是新闻理想。
 
他用血汗和新闻理想换来20万元,却转眼就要“借给”曾经的竹马欧阳文思。
 
原因只有一个,却大过天……欧阳要结婚买房。
 
“天要下雨,竹马要娶妻”,挡不住、拦不得。
 
可是,眼看着婚房一天天“成形”,不上心的屌丝郑却怎么想怎么不对味儿。
 
“好像……在他一直脱线的人生中,错过了什么,而且又要再次错过?”
 
现实流不慢热 超认真攻X超不严肃受 两个超纠结的人在“谈恋爱”【咦?】 HE
 
正文已完结,可能会掉落后续番外。
 
内容标签: 青梅竹马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郑源,欧阳文思 ┃ 配角:不多,够看 ┃ 其它:绝不洗白
 
  ☆、一【捉虫】
 
作者有话要说:  因为作者的鱼唇和偏食,猪脚名字出了某些定位偏差,看出来的小天使们切莫吐槽,原谅我的无知吧。
故事里的城市虽然隐去了名字,不过相信不少人能够猜出来。
就酱,多谢支持!
系统抽了,亲们看第二章的话麻烦在目录页点选“第二章”,在本章选“下一章”就会显示文章完结了……多谢~
  早上6点半。
  郑源站在常新小区中心花坛的高台上环视,社区里的窗玻璃碎了个遍。小区几幢楼一楼的窗户下,七七八八的掉落着不少玻璃碎片。
  即便是被夜半的爆炸声惊醒,年青力壮的主还是依旧早早爬起来,匆匆上班。此时在小区里围观民警处理爆炸现场的,多是退休老人和还没上幼儿园的小孩儿。
  这时候,郑源的短信群里也是一片热闹。
  小怪兽:食堂锅炉有这么大威力?!
  老郑:相当于五六个煤气罐?
  阿花狗:不至于…听说日报他们凌晨都出洞了。
  老郑:已经派郑源去现场。@小郑采访到食堂老板了吗?
  小郑:…正在联系。
  老郑:哦…
  哦你妹!你们就会在群里瞎得吧。郑源忍不住在心里吐槽。
  星期日早上五点还不到,他就被社会突发新闻版主编老郑拎起来,赶到这起社区食堂爆炸案现场。他端着录音笔一顿采访,听够了大妈大爷们的抱怨,民警同志终于发话了:“食堂老板一家联络不上。”
  他本以为能抢个头条、关注的料,因为缺少当事人的采访追踪,瞬间可能就变成个千字不到的本地社区新闻。
  “听说有三个人被自家窗玻璃的碎片打伤了,正在医院。”收集好现场信息,站在一楼窗外的荫凉里,啃着社区门口买的煎饼果子,郑源竖起耳朵听着在一旁交流的几个同行窃窃私语。
  郑源正想插话,手机铃声再次不识时务的响起。这已经是今天早上第5通了。瞥了眼来电人,他毫不留情地按断了电话。
  “去采吗?”就在郑源跑神的时候,一个扎着马尾,穿着破洞牛仔裤的女生小心翼翼的问方才说话的人。
  “去吧,不过也可以等社区的通稿。”对方是晚报的社会老记,对这种事情见怪不怪,驾轻就熟。
  郑源吞下最后一口煎饼,拍拍小姑娘的肩膀,“哪个医院,我打车带你去。”
  病人、病人家属、医生、护士、街道办工作人员,文字记者、摄影记者、网站和新媒体的全能记者,把病房围了个水泄不通,唯独留下三张病床周围镜头覆盖的椭圆形区域。三个伤者看起来只是擦伤,除了一个背对众人躺着外,余下两人脸上带着讪笑,僵硬的坐在病床上。
  跟同行的摄影记者打好招呼,郑源和小女生也加入到围观群里,等着采访。看着&视的记者拿着话筒问些不痛不痒的问题,小女生低声嘀咕:“又是&视先采啊。”
  这是媒体特权,你刚入行,习惯了就好。做了三年热线记者,对于奇葩的&视,郑源也已是见怪不怪了。但说实话,有些厌烦。
  电视台采访的时候,为了收音效果,大家都尽量保持安静,只听见伤者有些语无伦次的抱怨着飞来横祸。
  “喜羊羊,美羊羊,暖羊羊,懒羊羊…”
  一片安静中,一阵欢快的手机铃声不安分的响起。
  一时间,全病房的目光都聚焦到郑源身上。
  一边点头表示抱歉,一边向病房外退去,郑源急需找个地洞钻一会儿。临出去前,还看见一个同行冲自己挤眉弄眼的戏笑。
  “刚才那句请您再说一遍好吗”关门时,郑源听到身后传来&视记者无奈的声音。
  来到安全出口处的旋转楼梯旁,郑源用力按下屏幕上方才的来电号码。信号声刚响过一声,对方就接起了电话。
  “跟你说过几百遍,我工作时不要给我打电话!”没等对方说话,郑源就披头盖脸的骂起来。
  对方沉寂了许久。
  已经挂了?郑源的怒火没有落点,更加烦躁起来。
  “喂?喂喂?”
  “抱歉。”欧阳文思的声音从电话那端传来,“我以为你还没起床…”
  郑源扶额无语,刚才的煎饼果子吃齁住了,嗓子眼儿里蹭蹭冒火。欧阳叫自己小舅,绝对不是好事儿。
  “说吧,什么事儿”?吞了口口水试图解渴,郑源忍而不发的问。
  “那个…算了,等你闲下来再说。”
  “说吧,我最近估计没闲着的时候。”
  对方沉默片刻,说道:“能借我10万块钱吗?”
  “啊?!”
  “蒋小凡说,要是不买房,她家人就不同意我俩的婚事…我最近看了套房子挺合适。二手房,房龄老,面积小,不过使用率挺高。原本价钱我都找中介谈好了,没想找你借钱,可是房主突然提价…”明知郑源的工作争分夺秒,欧阳依旧不紧不慢的自说自话着。
  “没钱!”郑源不等欧阳说完就要挂电话,不过临末了他又把手机凑到嘴边,“这事儿你得找我妈。”
  欧阳似乎还想说什么,郑源已经挂了电话,再看手机屏幕上,就这说话的间隙,已有三个未接来电,都是老郑打来的。
  奶奶的,催命鬼似的。郑源假装没看见老郑的电话,勿勿将手机装进口袋。
  赶回爆炸案发生的小区,跟楼下的大妈大爷唠着嗑,几经周转,郑源总算是“打探到敌情”,在距离小区10公里以外的租住地,找到了还在闷头补觉的食堂老板一家。
  采访、赶回报社写稿、等编辑定稿、各种确认信息…一番忙碌下来,已近晚上十点。郑源骑着吱呀作响的黑色四手山地车回到离报社十分钟车程的住处。从老旧的楼下望去,屋里一片漆黑。和他合租的是同报社的流程编辑,每天下午五点上班,总是要到凌晨三点之后才回家。所以他俩已经足有两个星期没在家里打过照面了。
  郑源爬上六楼,刚到楼梯转角就从背包里摸出钥匙,想赶紧进屋、洗澡、睡觉。
  突然,他听到自己租住的房门方向,传来一阵希希所所的声音。
  郑源原来懈怠的心立马提到了嗓子眼儿。
  作为一个社会新闻记者,遭到报复好像是不可避免的职业福利。记得刚工作那年,因为暴光了一家连锁自助餐的脏乱差经营后,郑源在下班的路上还被人波过脏水。那个滋味可是相当酸爽。他可不想再尝第二次。
  郑源停下脚步,屏息倾听。这大半夜的,就是鬼要来也提前给我托个梦啊。
  “小舅,是我。”欧阳文思的声音轻飘飘的传来,之后他瘦高的身影出现在楼梯口,一如既往的穿着灰色的短袖T恤,脸上的黑框眼镜在昏暗的灯光下闪着不祥的光。同样修长的手里还拎着个西瓜。
  “你想吓死我吗?”郑源叹口气,绕过欧阳去开门。左手用力拉紧门把手,右手用钥匙玩命般的猛转几圈,门锁竟然没坏,反而打开了。不过郑源虽然开了锁,却没有直接推开门,而是回头瞅了眼欧阳,“这么晚了找我有事儿?打电话就行了。”
  “没有,好久没见,来看看你。”欧阳歪着头,却一本正经的说。
  郑源在门口换上拖鞋,顺手扔给欧阳一双拖鞋。
  欧阳没接。只见他站在门口打量着大半个鞋架的船鞋、鱼嘴鞋、坡跟单鞋、坡跟凉鞋发呆。而鞋架旁边,则乱丢着郑源平时穿的两双运动鞋,其中一双欧阳认得,还是郑源刚毕业时欧阳陪他去买的。
  “你真的在跟女生同居…”良久,欧阳踮着脚将西瓜放在客厅的餐桌上,回到门边换鞋,顺手将郑源丢在鞋架旁的两双鞋鞋尖面对墙面摆好。
  “都说了是同事合租了。”郑源瘫在沙发上,狠狠灌了口温热的啤酒,“你看好,这间连门框都干干净净的主卧是我同事的,那间门都关不严的次卧是我的。你又不是没来过。”
  “上回还是个男同事嘛。”欧阳从塑料袋里掏出西瓜,拿到厨房去切出半个,再切成牙状,用盘子装好端到客厅时,郑源正在习惯性的看电视上正在播出的晚间新闻。
  西瓜摆在桌上,两人默不作声地吃着,盯着电视。
  “原来的那个同事下广州了,一时半会儿找不到合适的人合租,先凑乎着。”吃完一块西瓜,郑源抽出茶几上的纸巾擦手,一边嘀咕。
  “哦。”欧阳不经意的回答,他用造价师一般的眼光环顾客厅,开口问道:“小舅,你住的这套房子要是卖的话,值多少钱?”
  “不知道。我没打算买房,没打听过。不过我估摸着至少得三百万吧。”郑源从桌上摸过啤酒,喝了一小口,“你不用拐弯抹角的,你买房的事儿我真没钱支持你。”
  “哦。”欧阳一脸“我明白”的表情,更让郑源来气。敢情这小子也知道他是个干活不赚钱的主儿。
  “你问问我妈,她肯定会赞助你的,谁让她是你干姥姥。”
  欧阳一脸为难。
  “姥姥的钱,不是攒着给你结婚娶媳妇用的么,我不好意思找她要。”
  我的钱就不是结婚娶媳妇用的吗?我和我妈这些钱,还不是左手倒右手?听了欧阳的话,郑源气不打一处来。不过欧阳就是这样的脾性,他自己那套逻辑,别人说什么都没用。
  郑源没再言语。欧阳也不说话。
  两人默默地消灭了一盘西瓜。
  将西瓜皮收进垃圾桶,欧阳一边盯着电视机,这会儿正在演的就是今天郑源采访的小区食堂爆炸案。没出几秒,他就面色发白。
  郑源赶紧拿起遥控器换了台。
  说起欧阳,温吞的性格却好似什么都不怕。唯独听不得、见不得的,就是各种爆炸,连电影里的都见不得。
  这个问题的源头,就是他母亲在他小时候在一次工厂意外爆炸中身亡。自此他就落下这个病根。
  “你休息吧。我走了。”吃完了西瓜,欧阳把垃圾桶里的袋子绑紧,拎在手里,脸色依旧发白,还有掩不住的失落。
  “嗯,路上小心。”
  嗯。欧阳一边向门边走一边说:“我知道你不赞成我一毕业就结婚。我也知道你现在的工作赚钱不容易。没关系,以后咱们也别因为这事儿疏远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