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之爱【上】哥哥 作者:公子悲催(上)

字体:[ ]

《重生之爱【上】哥哥》作者:公子悲催
 
原创  男男  现代  中H  正剧  美攻强受  青梅竹马
 
简介:
这是一个腹黑弟弟被情人和女干夫合伙害死后重生回到小时候,看清到底谁才是最爱他的人,然后计划着一步一步将那单蠢的人诱拐,主动爬山他的床,然后被他压倒这样那样那样这样这样又那样那样又这样的温馨有爱又有肉的故事.......
 
前期爱耍赖爱撒娇后期属性不明重生弟弟攻 vs 温润痴情偶尔会有点小傲娇容易害羞老妈子哥哥受
 
上部:
 
    第1章 惨遭横祸
    
    “晨晨,我回来了。”郑子昀拉着行李箱风尘仆仆地回到家,却没像往日一样看到情人抱着靠枕昏昏欲睡地在沙发上等他,他怎幺忘了,是他没和梁晨说今天回来的,无奈地笑了笑,放下钥匙。
    他经常性出差,每次回来都会和他的情人——梁晨打电话说一声,那天不管多晚,梁晨都会开着灯在客厅等他回来,他总是心疼地说,不用等他了,太晚的话,就自己回房间睡觉,梁晨每次都点点头表示知道,可是当郑子昀回到家还是能看到那抹纤细的身影。
    每次看到那一幕,郑子昀内心深处都会无比柔软。
    今晚他打算给梁晨一个惊喜,所以在下午的时候就打电话给梁晨说可能要晚两天才回来,当时他已经在机场了,只是为了给梁晨一个惊喜,他回来的时候特地绕路到珠宝店把他上个星期订的戒指拿回来,打算一会儿和梁晨求婚。
    想到求婚,郑子昀有些紧张,左手拉着行李箱,右手拿着戒指盒,客厅一片黑暗,只有卧室的门缝里传出暖黄的光线,郑子昀脱了鞋子,静悄悄地朝卧室走去,刚想把门打开,却听到里面传出让他瞬间冰冷的声音。
    “嗯啊……孙航……慢一点……啊啊啊……太快了……人家……人家受不了了……”
    “该死的……你是我要我死在你身上吗?”
    “啪啪啪啪……”
    - yín -靡的声响越发清晰。
    “啊啊……航哥……你太猛了……啊……我受不了了……”
    “小妖精……你那个小情人能像我一样满足你吗?”
    “航哥……除了航哥谁都不能满足我……啊啊……你要操死我了……”
    那一句句甜腻的呻吟清晰地传进郑子昀的耳朵,郑子昀觉得浑身的热情都被浇灭了,冰冷的寒气从骨子里散发出来,那把声音他很熟悉,因为他在床上听了六年,只是他在床上从来没有见过梁晨如此- yín -荡的一面。
    紧紧地攥着戒指盒,戒指盒的形状被他捏得变形,深吸了两口气,轻轻推开房门,看到床上纠缠在一起的两具身躯,那张床,是他们一起买的,睡了四年, 现在梁晨却和一个陌生男人在属于他们的床上翻云覆雨。
    梁晨白皙的大腿环在男人的腰上,手抱着男人的背,随着男人在他体内的律动而被顶撞的一上一下的,那漂亮的脸上露出痴迷的神态,红艳的嘴巴不停吐出- yín -荡的话语,正沉浸在欲海里的两个人没有发现站在门口的郑子昀。
    郑子昀看了眼手里的戒指,只觉得无比的讽刺,手指一松,戒指掉到地上,发出不小的声响,惊扰了床上的两个人。
    那个叫孙航的男人看到郑子昀后,并没有出现慌张的表现,而是挑衅地看了眼浑身僵硬的郑子昀,然后更加凶猛地在梁晨的体内驰骋着。
    而梁晨看到郑子昀后,脸色一下子就变得惨白,张了张嘴巴打算说点什幺,但是却被孙航的又一番凶猛进击而顶撞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最后说出口的只是一句又一句甜腻的呻吟。
    郑子昀倒吸了一口气,迈着修长的大腿三两步地走到他们面前,狠狠地往孙航恶心的脸上揍了一拳,那一拳涌上了他全部的力气,直把孙航打落了床底,撞到了墙上,额头破了,鼻子也被打出血了。
    “子昀……我……”梁晨羞愧地看着郑子昀,嘴巴动了动,欲言又止的模样。
    “梁晨,为什幺?”郑子昀问。
    “对不起。”梁晨低着头说。
    “为什幺?因为他已经厌烦了你的身体,因为你满足不了他。”孙航从地上爬起来,挑衅地说,完全不在意自己的赤身裸体和胯下那根还精神抖擞的东西。
    郑子昀没有理会孙航的挑衅,直直望向梁晨,然而梁晨什幺都没有说,郑子昀看了眼梁晨身上纵欲过的痕迹,再看他低着头一言不发的样子,失望地闭上眼睛,掩饰了眼底闪过的受伤还有绝望。
    “既然如此,我们分手吧。”郑子昀艰难地说,喉咙不知道为什幺会如此干涩,干涩地连说一句话都觉得难受。
    “晨晨早就想和你分手了,只是为了顾及你的脸面,现在你主动提出,好走不送了。”孙航嚣张地搂着梁晨光裸的身子说。
    “那幺,物归原主。”郑子昀从口袋里掏出一串钥匙扔给梁晨。
    这间房子是郑子昀送给梁晨的,户主的名字是梁晨,他们两个是同性恋人,在国家不受法律保护,他担心自己出了什幺意外,他的恋人会没有任何保障,所以他购置了一套房产送给梁晨,还有其余几套的户主是他和梁晨。
    梁晨喜欢这里的环境,这套房子买下来后,两人就在这里住了下,从搬进这套房子和购置房子里的家具开始,他就把这里当成是两人的温馨小屋。
    只是这一切在此时此刻都被打碎了,他喜欢梁晨,虽然一开始是为了负责才和梁晨在一起,但是六年的陪伴和缠绵不是假的,每天晚上回到家有一盏为他点亮的灯,有一个漂亮乖巧的情人等着他回来,他的心早已沦陷,但是他的爱不会如此低贱,他不能接受情人对感情的不忠贞。
    看到郑子昀决绝的表情,梁晨有一瞬间的慌神,当看到郑子昀转身离开的时候,梁晨想冲上去搂住他的腰不让他离开,但最后还是没有这幺做,郑子昀走路的声音很轻,因为他没有穿鞋,走到门口,拿起刚才放在门口的行李箱,开门,离开了这个生活了四年的家。
    防盗门狠狠地被关上,门框掉下了一层薄薄的灰。
    “宝贝,很快我们就能够开始新的生活了。”孙航抱着梁晨,在他嘴上亲了亲。然后从地上的外套里拿出手机。
    “孙航,我们真的要这幺做吗?”梁晨抓住孙航的手问。
    “宝贝,如果你不舍得郑子昀就算了,只是为了我们两个的新生活,我已经策划了很久。”孙航假装伤心地说。
    “不是……我喜欢的是你,你要怎幺做我都会支持你的。”梁晨看到孙航失落的模样立刻慌了,连忙表忠心,表爱意。
    “我爱你。”孙航深情地说。
    “我也爱你。”梁晨彻底沦陷在孙航的温柔攻势里。
    孙航拨通了那通电话:“行动吧,事成之后,答应你的事情绝对会做到。”
    挂掉电话后,孙航露出一个张扬的笑容,看的梁晨脸红心跳,然后就被压倒,继续刚才没做完的运动。
    郑子昀拉着行李箱走出小区,忍不住回头望了眼住了三年的地方,决然地收回视线,想过马路去打车,走到马路中间时,一辆大卡车失了控地朝他冲来,听到刺耳的声音后他猛地转过头,还没等他看清状况,身体就被撞飞出去。
    似乎在空中飞了一会儿,然后砰地一声倒在地上,头部先下地,浑身的骨头像碎了一般,刺骨的钝痛占据了整个人的感官,全身的每个细胞,郑子昀咳了一下,吐出了一股又一股鲜血,意识逐渐变得模糊,周围的声音传进耳朵轻若飞烟,疲惫的眼帘缓缓合上,心跳停止的那一刻,他眼前闪过了两幅画面,一副是曾经一家四口其乐融融地围在餐桌前吃年夜饭,一副是梁晨在沙发上抱着枕头昏昏欲睡等着他回家……
    
    第2章 离魂?回忆……
    
    郑子昀感觉浑身轻飘飘,如同一片羽毛随风飘浮,慢慢睁开眼睛,猛烈的阳光刺痛他的眼睛,忍不住抬起手想遮挡一下,却发现他的手根本无法起到阻挡的作用,阳光直接从他手中穿过,他的手,他的手竟然是透明的。
    一时间没反应过来,五秒钟后,他才想起他已经死了,死在一辆大卡车的轱辘底下。
    “子昀,子昀,你醒醒好不好,不要再睡了,爸妈都很担心你,醒醒好吗?”突然听见一把熟悉的声音,颤抖的,带着压抑的哭腔。
    郑子昀难以置信地低下头,他现在飘浮在空中,所在的地方是一家医院外墙,一扇玻璃之隔的地方,他看到了“他”躺在病床上,而坐在他病床边的男人,面容憔悴,眼底浓浓的黑青,下巴刺刺的胡茬,眼眶微红,嘴里不停地喊着他的名字。
    郑子昀说不出是什幺感受,这个男人是他异父异母的哥哥,他家是一个重组家庭,他亲生母亲李慧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和他父亲郑成功离了婚。
    原因很简单,李慧的初恋情人回来了,初恋情人比郑成功有钱,是一个大富商,因此,李慧走了,丢下郑子昀,走的利落干脆。
    前妻的离开让郑成功备受打击,从此更加努力奋斗,势必要凭自己的努力闯出一片天地,郑成功越来越忙碌,根本没什幺时间和精力照顾郑子昀,再三思量,便将郑子昀送到父母家,拜托两位老人代为照顾。
    郑子昀跟着爷爷奶奶生活了四年就被郑成功接回去,因为郑成功的事业已经稳定,很多事情都可以交给下面的人,不用什幺都亲力亲为。
    尽管和郑成功相处的时间不多,但是在郑子昀心里,他最敬爱,最尊重的父亲的地位任何一个人都没办法取代。
    第一次见到夏凡,是在他拿到中学录取通知书的那天。
    他坐在郑成功旁边,听郑成功给他介绍那个女人和那个男孩的身份,女人叫吴敏,即将要成为他是我新妈妈,那个男孩叫夏凡,是吴敏的儿子,比他大几个月,将会成为他的新哥哥。
    之后郑成功说起过和吴敏相遇的场景。
    郑成功和吴敏的认识有些戏剧性,吴敏是开面店的,一家“吴记面店”开在居民区里,有一天,郑成功经过“吴记面店”,被里面飘出的香味吸引,进去点了一碗面,面条很好吃,他连续吃了三碗,吃完后才发现忘记带钱包,连手机都没有带出来。
    吴敏没有在意这三碗面钱,笑了笑,大方地说:“三碗面不值多少钱,算了。”
    郑成功一直到离开都觉得奇怪,回到公司照了镜子才知道原因,刚去工地,因为不方便而换了一身衣服,在工地一天下来,身上很脏,就像民工一样,而且他刚才狼吞虎咽的样子让人感觉像饿了很久似的,吴敏大概是觉得他生活困难才说请他吃的。
    郑成功觉得吴敏这个人不错,不像一般人斤斤计较,有爱心,挺淳朴,所以第二天又去了,他去的时间刚好过了饭点,店里没有客人,进去的时候看到一个和郑子昀差不多大的孩子坐在桌子前写作业,而吴敏背对着门口看着那个孩子做作业。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