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你懂啥 作者:夜气方回

字体:[ ]

 
文案
渣攻重生成小明星被自己一手调教大的情人包养~?
贱攻:“你说我贱,你懂啥?”
渣攻:“我是不懂,我也不需要懂:)”
无意识渣攻重生成痴情小明星的故事~
潇洒英俊歌王小鲜肉攻x权三代受
 
扫雷
第一人称。主攻。攻苏破天际。全文无虐。偶尔画风突变傻白甜。
受是攻重生前一手调教大的情人。
    
 
 
 
    第一章
    
    他们都说我唱歌像塞壬,一开口就把人的魂都给勾没了。
    这也不全是夸张,我确实得了新人的歌唱比赛的第一名,出的第一个solo反响就不错。
    我只是笑笑。
    可是我一笑Marry又夸张地捂住胸口:“燃哥,你别笑了,本来就这么帅,再笑我都要爱上你了!”
    有时候我觉得我的经纪人比我的那几个粉丝还要爱我。
    我抿了抿唇:“Marry姐,我不喜欢女人。”
    Marry花痴眼:“天哪,不笑的时候更酷了!”然后她又瞪了我一眼,说是瞪我,其实更像是媚眼乱飞,“姐姐当然知道你不喜欢女人啦,这年头好男人都去搞基了,真是叫人伤心。”
    我摸了摸鼻子。
    今天下午有杂志的硬照要拍,我本来就是模特出身,一年前出了车祸,我在医院里昏迷了四天,醒来之后第一件事就是卖了自己三环以内的房子,再问我妈借了笔钱付了之前的娱乐公司的违约金,然后跳槽到了现在的娱乐公司。
    我有副好皮囊,这是我重生后原主给我留下的最大的好处,去年杂志评选娱乐圈小鲜肉的时候还把我排到了第一,他们都说我有气质,眼睛里有股狠劲儿。
    虽说这话也没错,但这群小孩子懂什么。
    我本来是个大院出生的权二代,重生后没打算利用之前的身份作出什么,但那么多年积累下的气质却还在,唬唬小孩子还是够的。
    拍完照,照例是杂志的采访,采访我的是个年轻的女孩,笑眯眯的样子,问出来的问题都是规规矩矩的,我都答了公司提供的稿子。
    快结束的时候,她说:“燃哥,能再问一个问题吗?私人的。”
    我说:“能答的我自然会告诉你。”
    她吐了吐舌头:“燃哥果然跟传说中的一样严肃……我就想知道你跟林董是……?”
    我说:“林骏?”
    她点点头。
    林骏是林家本家的小儿子,论血缘的话还是我本身的外甥,打从十岁起就跟了我,后来又成了我的情人,二十岁出头被我送出了国,直到我死了都没能再见他一面。说来也怪讽刺的,跟着我的时候他总是一副死心眼儿要跟我一辈子的样子,恨不得掏出心肺来给我个天地可鉴,说要爱我一辈子,我一死他就回了国,然后身边的情人再也没断过,还男女不忌,作为我现在在的这个娱乐公司的董事,男男女女没少玩过。
    这么说倒也不是我心里有多放不下他,只是和我熟的人都知道我这人有点强迫症,啥东西都要干干净净的,连喝个水玻璃杯都得擦得连个指纹都没有,锃亮。更不用说这身边的暖床人了,前后都得是个处,才吃得下嘴,后来还玩了个十多年的养成。结果身一死那小崽子就反了天,偏偏我现在还不能说什么,总不能跟个神经病似的让人家一个少爷为一个和自己没啥关系的死人守寡吧,这能让人不牙疼吗?
    我说:“你别信杂志上炒出来的,林少爷是谁啊,我这种小明星哪儿攀得上他?”
    她说:“诶,燃哥,我们这些媒体就是喜欢捕风捉影,没办法,读者不就喜欢看这些报道嘛。您别往心里去啊,我就是问问而已,哈哈。”
    她也觉得这问题怪尴尬还没脑子的,搞得我在抱人家大腿似的,打个哈哈就混过去了。
    报纸上说我和林骏有关系,不过是捕风捉影,那天我刚出酒店,正好遇上林骏开着跑车,身边不知道是助理还是情人的漂亮小姑娘捧着一大束玫瑰花。我那时候没带墨镜口罩,完完全全地露出了自己的一张脸,在楼下等Marry来接我。
    林骏比当初似乎长高了一些,也稍微健壮了点,躺在我身下的时候他似乎还只是个青涩柔软的少年,看我的眼睛里永远藏着把钩子,勾得人魂都没了,恨不得死在他身上,干得他两条又白又直的腿合不拢,只能夹着我的藏货哆嗦。
    现在就是非常合格的金主样,攻得不得了,一双桃花眼,长得就是一副风流相,也不知道现在那两条长腿勾住我的腰是什么感觉。
    这么回味着,我的眼睛差点挪不开,不过也只是差点,在别人眼里我肯定只是瞥了他一下罢了,就好像在路上看到啥帅哥美女多看了几眼一样。
    用林骏的话来说,就是我这个人特别能端着,闷骚得要命。
    我这不是只看了他一眼吗,林骏很敏感地就看到我了。
    也不知他是怎么想的,过了一会就下车,直接把小姑娘手里的那捧花送我了。
    当时我愣了一下,瞟了一眼那女生的脸都黑了,咬牙切齿的表情明显是把我当作情敌了。
    这可是冤枉啊。我现在只是个小明星,只想好好地唱我的歌,对以前那些事可是一点兴趣都没有啊。
    林骏走过来就把花给我:“送你的。”
    声音比以前低沉一些,还怪好听的。
    我犹豫了一下,就接了。
    “谢谢林董。”
    林骏挑了一下眉:“你认识我?你是盛世的艺人?”
    我说:“我叫许燃,是个唱歌的。”
    他说:“这是我的名片,我是你可以给我打电话。”然后就把名片插在我上衣的口袋里,笑了笑又重新搂回自己的那个小姑娘了。
    我回公寓之后,顺手把那张名片扔在了茶几上,扫了一眼就把号码记下了,是个不认识的号码,想也知道他不会用以前用来联系我的号,也不知道他的名片发给过几个情人,可能数也数不清了吧。
    这么想着,我又有点烦,看自己手里的那一大束火一样的玫瑰花心里也有了火气,想索性把它扔了,但是又觉得有点可惜,家里也没有花瓶,就去买了个大瓶雪碧,把饮料倒了,见了瓶口倒点水用来放花。
    第二天报纸登出来我抱着一束花和他状似亲密的窃窃私语的照片,还配了一个劲爆的标题——“富二代酒店私会当红歌星,新欢旧爱难抉择?”顺便还把跑车和女孩子也拍了一张。
    一看这照片,Marry劈头盖脸就是一顿发火,说林骏虽然是个大金主,但是身边的人实在太多,沾上了未必好处大于坏处,而且我还没多红呢,就不知道天高地厚想要抱金主了,也不掂量一下自己几斤几两。小明星心态不好,太浮躁,是想红的大忌。
    那啧啧啧的语气,跟觉得世风日下人心不古的老太太似的。
    我说:“冤枉啊,我只是恰好遇到他而已。”
    Marry说:“不小心碰上人家还能送你花?”
    我说:“……也许是看我长得帅?”
    Marry踩着高跟鞋转身就走了,懒得理我。
    后来报纸上这事也就不了了之了,毕竟林骏身上的花边新闻太多了,观众们也懒得分清真真假假了,就随他去了。
    要不是记者问起来,我自己都快忘记了。
    再见到林骏,是在公司的年会上,我今年新出的专辑大卖,破了公司新人专辑的最高纪录,Marry在旁边说自己当初没看错人,一看就知道我迟早会红。有了销量做保障,我就有资格参加这种酒席了。
    酒席开始了一会儿林骏才姗姗来迟,身边照例围着一大群人,他笑得春风得意,面孔更是英俊。
    我穿着西装,端着酒杯跟着Marry到处见人,笑得脸都快僵了,最后Marry终于放过了我,我也懒得再跟别人寒暄,想到以前从来只有别人看我的脸色,哪有我看别人脸色的时候,就有些唏嘘,端着酒杯走到了阳台。
    这时候酒宴才进行到一半,阳台上还没什么人,我倚着栏杆朝着月亮,将酒倾洒到半空中,算是与过去那些高高在上,时时刻刻算计着别人的日子做了最后的告别,然后把杯子往地上一砸,高跟酒杯发出碎裂的轻响。
    “哟,好大的火气啊。”
    我回头,来人正是林骏。
    他穿着正式的西装,没系领带,脖子上的扣子解开了两颗,露出一小片肌肤,他的背后是娱乐圈的灯影绰绰、纸醉金迷,他面对的却是一片清冷的月光,还有我。
    我看着他有一瞬间的恍惚,仿佛他还是那个永远乖乖跟在我身后,什么都不会忤逆我的少年,而我则还是高高在上叶家家主。这不过是顷刻的幻觉。他笑容如春风拂面,可是眼睛却是冷的,我的少年永远不会这样对我笑。
    他的笑容应该是热的,烫的人心都软了,那双琉璃一样的眼睛里满满的都是自己。
    我淡淡道:“林董,失礼了。”
    林骏说:“你是今年的新人?之前没见过你。”
    我想了想,他应该是忘记了之前送过我花,我也不想提醒他记起来,就说:“我叫许燃,是新人歌手,今年刚出了第一张专辑《燃然》。”
    他嗯了一下,我看得出他有些漫不经心,我说的话他根本没记住,他虽然变了不少,但是我越看越觉得还有当年残留下来的熟悉的影子,有一些细节能让我推测出他在想什么。
    “你是唱歌的?长成这样去唱歌实在有些可惜了,现在唱片市场不景气,不考虑去演戏吗?”
    我说:“劳烦林董挂心了,我演技不怎么样,比不得人家科班出身的演员,而且我就对唱歌感点兴趣。”
    其实要论演技我的演技还算可以,再加上原主当模特的时候参加过演员的进修班,只是踏入演艺圈势必会遇到一些让我觉得恶心的人。我有些怕麻烦。
    林骏说:“你这人说话怎么这么见外?”
    我说:“客气是应该的。”
    两人无话。
    林骏说:“你这么冷淡,我怎么觉得你这么不待见我啊。”
    我说:“林董你想多了,我这种小明星巴结你还来不及呢,怎么可能不待见?还想不想在这个圈子里混了?”
    林骏说:“我哪有你说的那么恐怖。”
    他笑了一下,又朝我走了几步,一直到我身边站定,我闻到他身上缠绕着的各种各样的香水味,他们属于飞蛾扑火般奔向他的那些女明星和男明星们。
    我说:“我就是开开玩笑,以后还请林董多多关照呢。”
    林骏说:“你喝了酒,要不我叫司机送你回去?”
    我说:“不用了,公司有保姆车,汽油费还报销呢。”
    他笑了一下,伸手拍拍我的肩:“走吧走吧,别跟我客气了,免费让你搭顺风车还不好?”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